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奈何流年枉情深夏满靳凉 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时间:2018-12-20 17:44:52编辑:终遇你

小说主人公是夏满靳凉 的小说叫《奈何流年枉情深》,是作者阿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不,子温带我走,子温。”夏满疯狂地扇打着靳凉,神情满是恐惧、憎恨之态。他却仿佛不知痛般,任由她的指甲无意划伤他的肌肤,泛着血丝的浅痕,一道一道,像是她歇斯底里刻刮在心尖的伤口。融入血液里的疼。“夏满...

《奈何流年枉情深》 第19章囚禁夏满 免费试读

“不,子温带我走,子温。”

夏满疯狂地扇打着靳凉,神情满是恐惧、憎恨之态。

他却仿佛不知痛般,任由她的指甲无意划伤他的肌肤,泛着血丝的浅痕,一道一道,像是她歇斯底里刻刮在心尖的伤口。

融入血液里的疼。

“夏满,他带不走你!”

靳凉强硬了态度,律法上,他们还是名义上的夫妻,所以薄子温根本拿他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带走了夏满。

靳凉将夏满带回了家,锁死了门,不许她外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被囚禁了。

“我不要在这!”她尖叫。

“夏满,我知道你很清醒,那你也应该明白我才是你的丈夫,你不待着这,你要去哪,去找薄子温吗?”他用力掐住她的肩膀,似恨不得捏碎她的骨头,“你把我往哪里放?!”

身为她的丈夫,她却口口声声喊着别人的名,当他真舍不得对她动手吗?

她果然吃痛,顿了声,冷汗涔涔流下,却不再他的面前唤一声痛。

明明,她会在薄子温面前唤怕,在他这,却只剩下了犟吗?

他抿紧了薄唇,眼里似隐忍怒火,可最终,他还是甩开了她。

“你安分的待在家里,我会请一个看护来照顾你。”

“这不是我的家,我没有家了。”她跌倒在柔软的床上,抱着自己痛哭出声。

丧子之痛,何其锥心,她如何能再心安理得与孩子的父亲待在一处,她恨他!

“夏满,记住,这是你的家,一辈子的家!”他蓦地加重了语气,摔门离去,留下她在冷寂的房间内,无助绝望。。。

“凉哥,你明知道夏满跟薄子温苟且的关系,你怎么还把她往回带啊?”靳玫委屈地靠近靳凉,正想像以往一样捏着他的手臂撒娇,却不想,他避开了。

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疲倦地揉了揉眉心,“这样的话不要再让我听到第二遍。”

“凭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孤男寡女都共处几夜了,夏满她早就背叛你了!”

“闭嘴!”

一声沉喝,是他第一次,这样去斥责靳玫。

靳玫怔了怔,委屈至极,咽呜地哭了起来,“凉哥,你居然吼我!夏满她推我下楼,要不是我命大,估计都要被摔死了,这样的女人,你带回来,你都不为我着想了么?凉哥,你明明最疼我的啊,就不怕她一个失心疯,再来害我么!”

她就不信了,她这样,哥哥会不心疼,从小到大,只要她哭,哥哥总是会投降的。

靳凉果然复杂地凝了她一眼,迟疑片刻,“你,不喜欢跟她共处一个屋檐下?”

靳玫心中一喜,面上却还在黯然垂泪,“是!”

他抿了下唇,“然如此,我为你在别处添置一栋房产,你搬到那去住吧。”

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凉哥,你说什么?”

靳凉这番话却也是经过沈思熟虑的,再次重复意思,“小玫,你知道的,她现在的处境很不好,需要静养,我只有把她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安心。所以,你一会去收拾行礼,我安排司机送你离去。”

“凉哥,凉哥!”

无论靳玫如何急切呼唤,他却拾了外裳,踱步离去。

靳玫气到尖叫,抓了水杯用力掷于地上。

“啊,夏满,我跟你没完!”

奈何流年枉情深

奈何流年枉情深

作者:阿影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奈何流年枉情深》目前看到100多章,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虽然里边出现了多位跟男主有暧昧关系的女主?!不过却并不觉得是种马文,原因很简单,男主跟张筱云的感情非常真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