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乡间拾遗》宋浩完结版精彩试读

时间:2019-04-12 14:49:10编辑:风苍溪

主角是宋浩的小说叫做《乡间拾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没人看依旧写所编写的悬疑推理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一会师傅就搀着表叔,也来到了稻场,这时候雾已经开始散了。我问师傅:"师傅,刚才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到自己快要睡着了。"师傅说:"那是女鬼在吸你的阳气。"我又问师傅:"那女鬼是不是没了?"师傅说:"那...

乡间拾遗

推荐指数:10分

《乡间拾遗》在线阅读

《乡间拾遗》 第十一章 招魂 免费试读

不一会师傅就搀着表叔,也来到了稻场,这时候雾已经开始散了。

我问师傅:"师傅,刚才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到自己快要睡着了。"

师傅说:"那是女鬼在吸你的阳气。"

我又问师傅:"那女鬼是不是没了?"

师傅说:"那女鬼还没有魂飞魄散,估计又是躲进洞里了。"

表叔问道:"那陈道士,你要不要进洞彻底把那女鬼铲除了。"

师傅摇摇头,说:"那洞本是女鬼的老窝,进去也不知道她会附在什么物件上,而且那里是真正的不见太阳,女鬼虽然被青铜剑所伤,但是你看她都敢在大白天动,道行很深呀。被逼急了,你真不知道她有多大的能耐呢。"

表叔问:"那她以后再出来这么办?"

师傅说:"她现在被剑所伤,应该也会对外面世界有所顾忌,估计起码几十年不会再出来,晚上我们把洞口用水泥封住,再在上面画上镇魂符。只要没人去挖开,她就出不来。"

不一会,雾便散完了,阳光洒了进来,那些猫头鹰也不知去向了,槐树依旧是槐树,没有那些垂下来的树枝了。

这时我们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少许,就看见小表哥他背着东西,领着人来了。

表叔看见他们,问道:"你们怎么才来呀?"

小表哥辩解道:"其实我们也来了一会了,但我明明记得以前的路,就是死活找不到,刚才才发现。"

众人看着师傅光着脊背,我跟表叔又是灰头土脸的,那三个人还是睡在稻场的地上,周边全是烧纸和血,急忙问怎么回事。表叔一边粗略地解释下,一边让人上山帮师傅找刺耳草疗伤。

来的人带着馒头,咸菜和水,交给我们三个吃,吃完,表叔让师傅在稻场上躺着休息会,他去洞边上指挥人用水泥封洞口。

下午四点多,洞口封好了,师傅起身,我跟着他一起来到洞口前面,他检查了一遍,说封的很严实。然后叫那些帮忙送东西的人回去,让我跟着他们回去我没有同意,师傅想主要危险已经过去了,便也没有勉强。

那帮人送走了之后,留下了十多个属相合的人,加上我和师傅及表叔小表哥一共十六个人,师傅先在水泥上用剑画了一个大大的镇魂符,又让人把一对童男童女纸人摆在洞口,用烧纸做成两把剑的形状,上面画着云雷纹,之后把剑绑在纸人后面,地上铺满烧纸,一起烧了。

师傅解释说,就让这两个小童看着女鬼。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山里开始起风了。师傅让众人先吃点馒头做晚饭,晚上要准备招魂了。

如果顺利,我们应该晚上七八点就能离开这里,如果不顺利,估计得一夜。

师傅说:"希望这个村子里的鬼魂不要捣乱。"

表叔吃完,就带着人上山拾柴去了,现在已经快要入秋了,山上晚上会变的很冷。

师傅让人把那三个人头朝北方摆着,然后在三个人的脚旁摆着三盏长明灯,小表哥已经要到了那两个外地人的生辰八字。

师傅说生辰八字就好比是人在阴间的身份证,要招魂必须用这个,不然招过来的不一定是本人,师傅把三人的八字写在三张红纸上,然后卷起来,分别烧进脚边的长明灯中。之后让人用白纸糊成一个圆筒,罩在长明灯上,防止被山风吹灭。

这时候表叔他们也回来了,在稻场的一边生了一个火堆,师傅让所有人去旁边烤烤,现在就等着天色完全变黑就开始招魂。

表叔上山的时候,已经把今天的事跟新来的人说了。

大伙觉得好奇,怎么这些女鬼都喜欢小道士呀。

师傅看看我,笑道:"不是喜欢小道士,而是因为他年纪小,阳气好。"

表叔笑道:"看来鬼也挑肥拣瘦呀,喜欢好的。"

师傅说到:"其实说到底,鬼也不过是人死后的鬼魂,跟人的脾性差不多,大多都是欺软怕硬的。所以你看看,越是那些看着没什么精神,容易遇鬼。"

我急忙辩解道:"我可都是很有精神。"

师傅笑道:"你现在还是小孩子,你看人不也是以大欺小,等你成年了,鬼就不敢接近你了。"

众人又要师傅说说遇到的鬼故事,师傅摆手说:"晚上不要谈鬼,人本来天生心里上就有点畏惧那些看不见的东西,说不定你本来很胆大,听了鬼故事之后,自然心里胆怯三分,那时候想不害怕都难。而且人是越想越害怕。"

我说到:"大胆哥稳定不怕。"

众人大多是周边村子的,基本都见过王大胆,也听过他的事,小表哥笑道:"王大胆估计哪怕是鬼都敢娶回家。"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天色越来越暗,火越烧越旺,旁边茅草里,不知道什么昆虫,渐渐都发出了叫声。我坐在师傅旁边,和众人一起围着火堆。大家一起闲话着周边村子里的事。

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很是美好,一群朴实的农民,不为了什么报酬,只是因为一颗善良的心,哪怕黑夜,也愿意在这山林中,默默地守候。

到天彻底黑下来,师傅站起来,但背伤又让他佝偻着背,对着大家说:"我们现在准备开始了。我们人分三部分,一部分去这槐树湾每家每户门口烧纸,记住,只能弯腰烧,不能站着,也不能跪着,烧纸差不多了就点一把香放在门口。记住,每个房子的门口都要烧,不管大门小门,但是也不要进屋,屋里面有什么动静也不要管,你们也不要讲话,什么话都不要讲。这个事全部由李金负责。另一部分人,等下我做几个孔明灯,你们用线扯着,就从这到河边上,来来回回喊这三个人的名字,这个老张负责。留下两个人,在这帮我忙。"

李金是我们来的路上那个李湾的人,做事很稳重,所以师傅让他负责,而老张就是指我这个表叔。

之后大家闹哄哄地分了队伍,我和小表哥留下来陪师傅。

师傅用麻秸(就是扎纸人用的,很轻很干燥。)做成框,上面糊上白纸,下面摆着蜡纸,制成孔明灯,又在白纸上用朱笔画上引魂符。

孔明灯先是放让人捧着,一会再松手,就如同热气球一样升起来,下面用棉线扯着,放飞几个灯后,表叔他们便牵着线走了。走时,师傅招呼他们:河里如果有什么动静,千万别过去看,路上走,慢点,快了怕灯被蜡烛烧了或者灭了掉下来,如果喊的时候,有声音答应,就当作不知道,继续喊。

李金的一组人已经开始在每家每户前烧纸了,师傅招呼过不能说话,他们都照办了。那时候人很单纯,没有想着出风头什么的,师傅在当地还是很有威望,所以人都信他,一切也相安无事。

师傅从道具麻袋中掏出一个铜铃,让我等下摇,师傅说铜铃清脆,自古就是招魂用的,好多寺庙边上都挂有铃铛,就是想引亡灵过来,超度他们。

师傅已经把那破烂的道袍又穿上了,手里拿着一把香,点燃了,口里念念有词,开始招魂了,我跟在师傅后面,走一步,摇一下铃铛。围着三个地上躺着的人绕圈圈。

小表哥则站在一边,手里端着一碗水,师傅交代如果有人醒了就喂水。我跟师傅就如同唱戏一样,迈着大步,走一步停一下,师傅念一句,我摇下铃铛,每次走到到小表哥身边的时候,师傅就用手指往碗中的水里沾一下。

转了几圈,小表哥突然惊恐地说道:"陈道士,我刚才感觉到有人用石头扔我后背。"小表哥站在稻场边,外面就是茅草,不可能有人在那边。

师傅说:"不用怕,那是有东西捣乱,它再扔你,你就骂,但是别回头。"

不一会,小表哥就开始骂了一句。

我们继续绕圈,小表哥突然身体一动,地上滚出来个拳头那么大的石头,小表哥带着哭腔地说:"你看他用这么大石头仍我。"

师傅盯着那边的黑暗,把手里的香对着小表哥后边方向,吹了一下,烟往那边飘去,师傅说道:"不要不识相,再惹保证让你没好果子吃。"

然后我们继续绕圈,刚走两圈,小表哥突然冲进来,说四哥张建醒了。然后就在那里帮他喂水,师傅说:"喂几口就行了,给他挪到火堆边上。让他烤烤火。"

小表哥挪过去,很是高兴张建醒了,毕竟是亲戚,他估计想照看张建,怕他迷迷糊糊别滚进火堆里,但是自己又得站我们旁边拿碗端水。

于是他站起来,对着房子那边无声烧纸的人喊道:"喂,回来两个人。"

师傅说:"不用叫人回来,张建魂刚回来,不会乱动的,而且我们站这么近,没事的。"

小表哥点点头,然后准备走回来,这时候,房子那边传来了回答:"哦,我马上来。"

关键这一声音不阴不阳,末尾还带着点笑,印象中我们这里面没有这种声音。

小表哥一听,不对劲,下意识地喊道:"不是喊你。"

师傅小声说道:"不好了,惹到不好的东西了。"

乡间拾遗

乡间拾遗

作者:没人看依旧写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乡间拾遗》《乡间拾遗》老套的故事情节,无聊的主人公性格,无聊的内容。文笔差,完全是意淫出来的小说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