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君引九泉》小说大结局精彩阅读 白染云清小说全文

时间:2019-07-02 12:07:26编辑:勾嘴笑

主角叫白染云清的小说叫做《君引九泉》,它的作者是上玖殿下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缘由?”我的心沉入谷底,什么源于,我总不能同他说,当年我喜欢的人最爱红玉吧,何况,在他心中,我早已不配留在他的身边,更不配同他说一个爱字。我将腰间红玉握在掌心,扯了扯唇道:“喜欢一个东西,又有什么缘...

君引九泉

推荐指数:10分

《君引九泉》在线阅读

《君引九泉》 第十七章 司命星君 免费试读

“缘由?”我的心沉入谷底,什么源于,我总不能同他说,当年我喜欢的人最爱红玉吧,何况,在他心中,我早已不配留在他的身边,更不配同他说一个爱字。我将腰间红玉握在掌心,扯了扯唇道:“喜欢一个东西,又有什么缘由呢。”

他瞧出了我笑色中的牵强,便施施然道:“既然不见外客了,那我陪你吃茶去,人间的茶,同冥界的不大一样。”

自是不一样,冥界的茶都是谛听从人间取去的极品,而白府中的茶叶,只是寻常茶叶罢了。

“好。”我低头一笑。

谛听将神使们送走已是两个时辰后了,与云清去喝茶时我命人给谛听送了张纸条,让他谎称我回冥界有事处理,将那些神使们给打发了。谛听素来忽悠人的本事最高,我便也安心留在后院与云清赏花品茶。不过这两个时辰内,我倒是发现了一件事情,云清的字,是真的好看。

“你突然说有事不能去见那些人,难不成便是和云清在这里品茶作乐?”谛听难得正派一次,将折扇撂在桌前,感慨道,“好歹人家在前厅候了你两个时辰。”

我知道他辛苦,便拿起杯子给他斟了杯茶,悠然道:“嗯,难得清静一次,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不着急。”

“我便知道,你啊还是放不下去九万年前的事情。”谛听不客气地接过茶盏,还要出言责备我,可碍于云清在此处,还是忍住了。

“他们是来调查木夏神君的,我们则是来查探鬼魂失踪之事,互不干涉。”

谛听叹道:“到时你抓住了那个木夏神君之后,便该干涉了。此次天上派来三个神仙,一个是九天苍生司命府的司命星君,一位是南斗星君,还有一位是玄浮殿清月神官手下的玉抒神君。这三位,都来头不小,由此可见,天上还是极为重视这件事情的。”

云清执杯饮茶的动作顿了顿,我没有太大的反应,只点头凝重鼻音“嗯”了一声。

正因来的是司命星君与南斗星君,我才不能见他们……

谛听约莫是觉得我这反应太平静了,他一人唱独角戏也没什么意思,便只好拂了拂袖子爽快道:“看来你都知道了,也无须我将其中利害关系讲给你了。今日天气不错,本大人约了老朋友去茶楼听戏,就先不奉陪二位了,告辞。”

不及我说好,他便兀自化了道云消失在眼前,我的目光无意瞥过云清,却发现他的脸色凝重了不少,似乎是在想些什么事情。

谛听去了茶楼听小曲儿,一时半会也未回来,天色沉下后我见他还不回来,便不打算再继续等下去了。

披上一件墨色披风后我便出了门,云清在我房前杏花树下等着我。今日乌云蔽月,天上的星辰之光格外明亮了些,皎皎银光洒在他一袭白色衣袍上,清华高贵,玉树临风。

“走吧。”我瞧着他的身影呆了一会儿,迈至他身边。他颔首回应:“好。”

岚裳阁,听说已经在京城中落脚两年了,画铺中的老板娘花娘画艺超群,连宫中的画师都要自愧不如,达官显贵们都喜欢来找她作画,买她的扇子,而相传花娘此人性子比较怪异,她的扇子只卖高官皇室,或是有缘人。普通人若是拿不出一万两黄金来买她的扇子,便只能干瞧着了。

而所谓有缘人一说,乃是因着花娘每隔一段时日都会免费送一柄折扇给所谓的有缘人,其中有皇室公主,平民百姓,商贾贵族,甚至是卖身为奴的丫头家丁。不过但凡她将团扇送出,不久那人身边便会有命案,譬如他家主人,或是家中兄长嫂子。

正是这一把千金难求的团扇,谁也想不到它会是一把索命扇。

扇铺外有两串红灯摇曳,晃着树枝的影子,淡淡月光从九天落下,隐约可见扇铺四角墙根生了少许朦胧白烟,如是幻境。

“真的要打算进去吗?”云清压低了声音问我。我道:“只有进去了,才能一探究竟,我在人间不能久留。”

“好。”他轻轻启唇。我回过身,看着他关怀道:“我知道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若我们进去后被发现,你只管躲在我身后便好了,我是鬼君,能保你周全。”

他闻言深深瞧了我一眼,勾唇低声道:“好。”

我松了口气,安心朝着那扇铺走去。扇铺外并未有结界,伸手推开店门,屋内静谧得能听见风拂起纱幔的声音,屋内无光,只能靠着洒进屋内朦胧的月光瞧清楚四下摆设,木架子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扇子,半空中悬着几幅绘着美人的画卷,远远瞧着,真如活过来的仙女一般。

指尖拂过那些折扇,都没有问题。我昂头朝着楼上的方向看去,上面的房门紧闭,门被金锁锁住,这大抵便是令影所说的那间设了结界的屋子了吧。

风吹进窗,窗前两只铜铃叮当作响,画卷被风撕扯得厉害,我展开双臂,飞身上楼,还未靠近房间,那把金锁便一阵金光乍现,自行凝出一个结界来。

这把锁是仙家的宝贝,也怪不得令影数次都破不开。仙家宝贝素来认主得很,若不是它的主人,谁也打不开它。我不愿功亏一篑,试探地伸出手指意图去解开结界,但手还没碰到金锁,便被它的金光给灼伤了掌心。我顿然一惊,着急收回被灼伤的手,伤口还泛着浅浅的红。

云清捞住了我的手,看着我掌心的伤口凝眸道:“我来试试。”

“别。”我反手握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他接近金锁,心里惴惴不安:“你别碰它,它会伤着你的。”这玩意当年我见谛听玩过,若被它灼伤虽不是什么大事,可难免要受些皮肉之苦的。他僵住了手上的动作,眸光里温情似水,我放开他的手,五指也变得不大灵活起来,强压住心尖的那股颤动,转身继续合掌施法去想办法劈开它。

耗费了一刻钟的时间,我终于强行将这道灵力给劈了去,金锁从门扣上掉落,屋子自行敞开,烛火渐明。而烛光之下,被红绳悬在半空中的那些团扇清晰出现在眼前,空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是……骨香……

我施法断了一缕红绳,接住团扇,团扇上绘着夏日红莲,碧色莲叶。香味便是从画上传来的,而扇面上还遗留着魂魄的气息,扇柄正是用人骨所做,上了木漆,因此才看着与普通扇柄无什么两样。

“这扇子可有什么异样?”

我抬指放在扇面上,一瞬的冰冷令我不寒而栗:“是人皮。”

“人皮?”云清靠近我两步。我拧眉,再将手指搭回扇面,闭上眸子仔细感受着:“这扇柄,是用人骨所做,扇面乃是用人皮所制,至于这扇面上的花色,乃是用鲜血混上朱砂,人肉混上各种颜料所绘,怪不得,这扇子便是魂魄曾经的居所。”

云清蓦地握住了我的手,将我的手强行从扇面上取下来,沉声道:“你别碰,脏。”

我紧收五指,回身去看身后的那些团扇,每一柄皆是用人皮人骨所作,连那骨香之味,都是一般无二。

“凡人的驱壳,乃是魂魄的居所,驱壳在此,魂魄也会被封印在此处,只是这些团扇中,却没有魂魄。”我将团扇放回桌上,沉思道,“难道,这些魂魄已经魂飞魄散了?”

“小心!”

我还在思索魂魄之事,忽然肩上一沉,云清扳过我的身子,一旋身躲过那道凌厉的灵光。灵光消失在烛光尽头,我警惕地朝着屋外看去,看来已经被发现了,我抓住云清的手,拂袖化作青烟消失在屋内,瞬间转移至扇铺外。

扇铺外繁星当空,冷风摇曳着竹叶枝头,沙沙作响。我一手握着云清的手,一手凝起灵力,幻化出紫玉长笛。九天之上,一抹墨青色的身影从天而降,缓缓落在我二人眼前。

男人剑眉入鬓,双目炯炯,手执神剑面色寒若冰霜,泛白的唇扬起一抹讥讽的笑:“本神便知道你们会来,怎么,可是看够了?这人皮做的扇面,鬼君你,可是喜欢?”

他知道我是鬼君,我往云清身前迈了一步,将云清挡在身后,凝声道:“木夏神君果然好手法,本君素来以为,做神仙的当以普度苍生,慈悲为怀为本,却不想,身为天神,也可手段如此残忍。木夏神君费尽心血来收集这些亡魂,想来,颇有用处吧。”

男人冷笑,低头道:“普渡苍生,慈悲为怀?神仙对苍生慈悲,可谁又来对神仙慈悲呢。做神仙难道活该,求之不得吗?”

“身为一个神,却不能了却七情六欲,堪堪是件可怜的事情。”我淡然道。他冷哼了声,风入广袖,扬起他墨青色的外袍,他目光灼热,嘴角携着揶揄:“鬼君,难道便能舍弃这人间的七情六欲吗?”

我顿了顿,身后的云清深深瞧了我一眼。我暗暗握住手中长笛,稳声道:“我不是神。”

“哈哈哈哈……”他仰天长笑,“早在本神离开九重天的那日,本神便料到会有这一日。冥界的鬼君,本神倒要看看,你究竟比那废物黑白无常,本事大多少。”

尾音尚飘在空中,他执剑便飞身朝我前来,我拂袖将云清往后推了一步,抬手做法,凝出一个结界来:“在这里等我。”

他目光清澈:“嗯。”

小说《君引九泉》 第十七章 司命星君 试读结束。

君引九泉

君引九泉

作者:上玖殿下类型:仙侠状态:已完结

文笔真的不错,每篇文章都能紧扣人心,对人物的描写也很细腻,很值得大家去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