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司少煌简芷月 司少煌简芷月小说阅读

时间:2019-07-05 10:10:02编辑:学不乖

主人公叫司少煌简芷月的小说是《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轻创作的现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简芷月走到司少煌身边,腰身微弯,纤长白晰的手指解开他的皮带……。男人抽过枕头垫在身后,慵懒地半靠在床头。简芷月温柔顺从地沿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一路往下吻过去……。她原本有着一张清冷的面容,却在这个男人...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第1章.司少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免费试读

简芷月走到司少煌身边,腰身微弯,纤长白晰的手指解开他的皮带……。

男人抽过枕头垫在身后,慵懒地半靠在床头。

简芷月温柔顺从地沿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一路往下吻过去……。

她原本有着一张清冷的面容,却在这个男人面前心甘情愿地做着这种事,强烈的反差更令这张面容增添了一分妖冶之美,她轻轻喊了声,“少煌。”

司少煌的欲望被挑逗了起来,眸色略暗,声音稍低了一些,“上来。”

简芷月听话的爬过去,顺势脱掉了身上的外套跟连衣裙。

露出她白皙匀称的背脊,然后曲起一条长腿,慢慢靠近司少煌,每一个动作都不经意的带着极致的诱惑。

司少煌不再忍耐,直接将她按倒在床上。

……………………

司少煌的体力一向很好,这具身体似乎也比之前更加美味,令他怎么都要不够。

身下的人也一如既往的配合,发出好听的呻-吟声主动的迎合着他,司少煌凝视那张被情-欲沾染的脸庞。

最开始就是因为这张脸他才把这个人留在身边,不过五年过去,他早就忘记当初的心境。

只知道现在除了身下这个女人,他对其他的女人再也提不起兴趣,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但是他不知道习惯是不是爱?

司少煌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动作开始变得粗暴用力……。

他不会亏待跟着自己的女人,但是爱……。

或许在他的字典里,早已经没有这个字……。

最后当司少煌放过简芷月的时候,简芷月觉得自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从头到脚碾压过了一般。

……

司少煌起身去浴室的时候,轻轻在简芷月的脸颊上拍了一下:“小东西,起来穿衣服。”

简芷月勉强自己从床上起身,司少煌叫她来从来只是泄欲,不会让她留宿,这种时候她就该自己洗洗离开了。

不过今天她犹豫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的光芒,鼓起勇气对司少煌说:“司少,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简芷月以前从来不会主动询问司少煌的行踪,今天的举动显然有些异常,司少煌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说。”

简芷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张印制精美的邀请函,双手递给司少煌,眼含期盼的说:“明晚的颁奖典礼,司少你能去吗?”

这很可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影后,是对她奋斗多年的最高肯定。

她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能享受这一刻的荣光,她最想展现给他看的那个人,便是司少煌。

没有司少煌,就没有她的今天。

司少煌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他随手接过来放在床边,“看情况吧。”

简芷月闻言眼神微黯,起身去了洗手间的时候又说:“我希望你能来。”

……

简芷月回去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晚上准时去了颁奖典礼。

身为最年轻的一个影后提名者,又因为其天仙似的外表和超高的人气。

简芷月一出现就引起全场轰动,镁光灯几乎晃花了人眼,她冲过道两边的记者露出得体优雅的微笑,一路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因为顾虑到司少煌不会乐意暴露和她的关系,所以她给司少煌的是自己左前方的位置,他果然没有来。

简芷月眼中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就在此时,一个男人动作自然的坐到了她的身边,俊雅的面容上挂着浅淡的笑意,唇角上扬,“芷月。”

简芷月看到他,飞快的敛去了眼中的失望黯然,礼貌又疏离的笑道:“跃总。”

上官跃远注意到了简芷月眼里的失望,嘴角不经意地微勾。

他看着简芷月说:“今天是你这么重要的日子,司总没有过来?”

简芷月的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没有。”

上官跃侧过身低头凝视简芷月的耳垂微笑:“你没有请他?”

简芷月抿着唇没有说话,眼中黯然再次浮现,她本不愿意被人看到这一面的,但今天到底没能忍住心里的失望。

上官跃看着简芷月的表情,眼神动了动,心道司少煌可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这样一个极品女人,不多花点心思陪着宠着,难道是想给别的男人机会??

他心知简芷月一定是请了司少煌。

但是司少煌终究是没有过来,不过他却没有戳破,而是道:“你是担心暴露你们的关系吗?其实你完全不必担心,司总的事没人敢乱说。”

简芷月的心里一阵混乱,上官跃再说了什么她完全没有听进去,直到镁光灯聚焦到她身上。

颁奖嘉宾第三次叫出她的名字,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哪里。

上官跃提醒她:“恭喜你,我的影后。”

这话听起来暧昧至极,让简芷月的脸色变得更加的不自然,镜头之下,她也没办法多说什么,只能淡淡地看了上官跃一眼。

优雅起身,接过像征着某种荣誉的金色奖杯。

官方发言似的感谢她像是背诵似的说完。

司少煌不在这里,这个奖杯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的意义。

…………………………

晚会之后简芷月拒绝了其他朋友的邀约,走向自己在地下停车库的车子,不过刚一打开车门,就发现上官跃从阴影里走出来,对她笑了笑,“我美丽的影后你这是急着去哪儿?”

简芷月眉头身蹙,“回家。”

上官跃缓步走过来,笑的意味深长:“回你家还是回司少煌家?”

简芷月语气中隐含一丝不悦,“跃总会不会管的太多了?”

上官跃眼神柔和下来,说:“我喜欢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这样直白的话让简芷月终于无法再逃避,她看向上官跃,认真的说:“跃总既然清楚我和司总的关系,就不要说出这样让人误会的话来。”

上官跃毫不在意地笑,“我很认真,并不怕人误会,你可以考虑一下离开司少煌跟我,我对你肯定比他对你更好,至少不会让你在这种时候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简芷月绕过他拉开车门,“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上官跃没有阻止她,只是淡淡的道:“你对司少煌这么死心塌地,那你知不知道,他之所以留着你,只不过因为你这张脸和另一个人长的很像。”

简芷月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不可思议地盯着上官跃。

上官跃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说:“怎么,你竟然不知道这件事?”

简芷月抿唇看向他,眼神隐含警惕,“跃总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官跃远耸肩一笑,“我没什么意思,只是因为喜欢你才不忍心看你蒙在鼓里,好心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你去打听一下自然就知道我没骗你。”

简芷月看了看他,片刻,脸上渐渐恢复得体的笑容,点点头,“多谢跃总,我知道了。只可惜不能考虑你的提议,让你失望了。”

她眼神清澈坚定,再次对上官跃颔首,然后驱车离去。

简芷月回到家,把奖杯随意的放在桌子上,回想起上官跃的话,心头一阵烦乱不安。

她走到镜子前,凝视里面的人,镜子里的女人身材修长匀称,凹凸有致,一切都刚刚好。

因为是明星,保养的极好,皮肤白皙无暇,挺鼻薄唇,柳叶弯眉,目若含星,不笑的时候高冷矜贵,笑起来又别有一番风味。

无论从正面侧面看都十分完美,是时下当之无愧的国民女神。

这样的女人会有男人不爱吗?

简芷月一直知道自己的魅力,但对司少煌她从来都没有过把握。

那个男人英俊不凡,家世、能力是当之无愧的商界霸主,温柔又多金,当得起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五年来,司少煌一直都对她很好,宠她、捧她,除了不对她说那个字,司太太该有的一切她都得到了,只是……。

简芷月明白他们之间还是少了什么,真正的情侣不是这样的……。

上官跃的话再次在她脑海里回响起来,扰的她不得安宁,彻夜难眠。

第二天顶着一对黑眼圈起床。

等不及助理跟经济人过来,她就先把电话打了过去:“白姐,今天的通告先帮我取消,我有点不舒服。”

电话挂断,简芷月靠在床头苦笑了一瞬——爱情嘛,多认清一下现实自然就会知道怎么死心了。

人生如此美好,偏偏要想不开动什么真情。

她把自己又蒙进被子里睡了一觉,天真的以为只要睡醒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简芷月再次醒来是被饭菜的香味儿熏醒的,她揉了揉眼睛起床下楼。

白枚正在把外卖盒子往外摆,见到她下来,冲她招了招手,“醒了就过来吃饭,吃饱了好干活。”

“无情的剥削阶级,都说了我不舒服你还要这么逼我,你的良心呢?”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简芷月的肚子已经不争气地背叛了嘴。

两只脚成了肚子的帮凶,老老实实地走到了餐桌前。

“良心是什么?我没有那个东西,但是我知道你今晚不跟我去会后悔一整个夏季的。”

小说《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第1章.司少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试读结束。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作者:小轻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真心写得不错,故事人物背景比较接近现实生活,让我有感动有启发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