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婚情不悔:顾少诱宠逃妻伍薇薇顾亦寒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10-12 17:26:44    编辑:蝶霜飞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是由作者乌龟鹿著作的总裁豪门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精彩章节节选: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可后来……深寒黑夜中,香榭大道街头落寞,又是谁站在...

作者:乌龟鹿 状态:已完结 类型:总裁
立即阅读

《婚情不悔:顾少诱宠逃妻》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婚情不悔:顾少诱宠逃妻》由桃慕慕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伍薇薇顾亦寒,内容主要讲述:顾父微微眯起眼眸,看着他那张冷脸,轻轻哼了一声,打破沉默的气氛:“亦寒,薇儿说要和你离婚,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臭小子乖乖认错的话,他就不怪他惹薇儿生气的事情。顾亦寒想到那份离婚协议书,又想到这段时...

《婚情不悔:顾少诱宠逃妻》 第19章:我答应你,暂时不离婚 免费试读

顾父微微眯起眼眸,看着他那张冷脸,轻轻哼了一声,打破沉默的气氛:“亦寒,薇儿说要和你离婚,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如果臭小子乖乖认错的话,他就不怪他惹薇儿生气的事情。

顾亦寒想到那份离婚协议书,又想到这段时间乔薇儿的所作所为,可不觉得乔薇儿是真的想要离婚,不过是想要欲擒故纵而已。

“如果她想要离婚的话,那是最好的,三年前我就跟你说过,你想要我娶乔薇儿可以,却别想我好好待她,她不配!!!”顾亦寒脸色十分难看的说道。

顾父知道顾亦寒为什么会这么排斥伍薇薇,于是说道:“亦寒,你既然娶了薇儿,就要对薇儿负责,更何况你母亲的死……”

“别提我妈……”顾亦寒直接打断了顾父的话,表情冷戾的说道:“我不杀了她,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了。”

“你!”顾父看着顾亦寒眼中森冷的寒意,额头的青筋狠狠跳动了一下,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薇儿有什么不好的?她善良孝顺,你平时工作这么忙,我生病的时候,都是她不眠不休的照顾我,就连我的老寒腿,都在她的照顾下好转不少,亲生女儿也不过如此,她这么好的女孩,你不知道珍惜,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呵……”顾亦寒冷嘲的笑了笑,讥讽道:“她这样做,不就是害怕失去你的信任,没有了荣华富贵的生活吗?这样的女人真是虚伪的让人恶心。”

“啪……”

顾父一张重重拍到书桌上,震得茶杯都发出一阵响声。

顾亦寒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顾父一声厉呵打断:“臭小子,你……你……”

顾父颤抖着手指着他,气得面色发紫,一副说不出话的模样,倏地他左手紧紧捂着胸口,身体狠狠晃了晃,直接倒进了椅子里面。

见此,顾亦寒的眼底划过一丝担忧,连忙跑到门外面,面对着下面大喊一声:“王叔,把爸的药拿上来,快!”

王叔很快就拿着药上来,他亲自伺候顾父服下,见他脸色稍稍好转一些,这才放下心来。

一旁的王叔见了,轻轻劝了一声:“少爷,老爷的心脏不好,你多让着点老爷,千万别让他在动怒,老爷的身体已经禁不起了。”

闻言,顾亦寒皱眉道:“我知道了。”

他是真的不知道,老爷子的心脏不好。

王叔在心底轻轻叹息一声,转身离开房间,把空间留给这对别扭的父子。

顾父缓和一会儿,觉着心脏没有那么难受后,重重叹息一声,平静的目光看向,缓缓道:“亦寒,我也不再勉强你其他的,但是你必须承诺,你不会和薇儿离婚,不会伤害她。”

只要他们没有离婚,万事都还有转机。

顾亦寒想都不想就准备拒绝,可在看到顾父一直还捂着胸口的手,话到了喉咙便怎么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最终,他还是选择退步,妥协道:“我答应你,暂时不会和乔薇儿离婚。”

顾父满意的笑了,想到已经回来的薇儿,想给他们一个彼此接触的机会:“薇儿今天回来了,就在房间里面,你去看看她,哄哄她,我希望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们之间就和和气气的。”

换做平时,顾亦寒连正眼都不会给乔薇儿那个女人。

但是现在看到老爷子难受的样子,以及那眼中的期待,他强迫自己点头答应。

顾亦寒离开书房后,浑身带着冷意,直接冲到伍薇薇的房间门口。

他动作粗鲁的一脚踹开门,发出的巨响声。

伍薇薇洗完澡,正在擦头发,听到巨大的开门声,将她给吓了一大跳。

她正准备转头看看是谁时,就听到男人阴恻充满恨意的声音:“乔薇儿,用老头逼我来哄你,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

伍薇薇回了一半的头,立刻僵住了。

这,这是顾亦寒的声音。

天呐!

顾亦寒回来了!!!

小说《婚情不悔:顾少诱宠逃妻》 第19章:我答应你,暂时不离婚 试读结束。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
乌龟鹿/著| 总裁| 已完结
《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是由作者乌龟鹿著作的总裁豪门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婚情不悔:靳少蜜宠妻》精彩章节节选: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可后来……深寒黑夜中,香榭大道街头落寞,又是谁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