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庶女要翻天
庶女要翻天

庶女要翻天 妖的前半生 著

连载中 景蝉芳荀远桥

更新时间:2020-06-06 12:06:47
小说主角是景蝉芳荀远桥的小说叫《庶女要翻天》,本小说的作者是妖的前半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景蝉芳刚穿越就被人塞了一把烂牌生母差点儿害得嫡母一尸两命,其中最关键那味药引,还是自己亲手递上去的!但是景蝉芳相信真心换真心,最终与嫡母处成姐妹,把妹妹养成女儿,还收获假古板男神一枚......问题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19章差点忘了你不是人

景兴谊只能回想了一下刚刚景蝉芳是怎么哄景蝉薇的,仿照着说道:“如果你今天能够得到先生的夸奖,我就告诉你。”

景蝉薇马上回答道:“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让先生使劲儿夸我!到时候,大哥哥可一定要说话算话呀。”

景兴谊点头说:“嗯,大哥哥一定不会欺骗五妹妹的。”

等兄妹两个到了柳氏那里,景兴诺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一见景兴谊就报怨道:“你还特意跑去送她,真是太给她脸了!”

柳氏立刻斥责道:“诺儿,不许胡说!”然后又数落他道,“你大哥关心的事情多了,哪儿像你,什么事都不管,整天只知道舞刀弄棒,仔细你父亲捶你!”

“我没有!”景兴谊立即矢口否认,但是在柳氏的目光注视下,又不得不承认了,期期艾艾的说道,“就是,偶尔,偷偷的练一小会儿。”

跟着又表起功来:“但是先生布置的功课,我都完成了!”

景兴谊马上就戳穿了他:“你那也叫完成了?文章都背不熟,就算侥幸背得的,也都是一知半解,难怪父亲要罚你!”

景兴诺嘀咕道:“我又不是景蝉芳那样的妖怪,怎么可能都背得熟嘛?”

柳氏奇怪的问:“什么妖怪?”

景兴诺愤愤的把昨天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强调道:“她那根本就是投机取巧!花半年的功夫背一本书,不能倒背如流才怪呢!”

柳氏却和景兴谊对视了一眼,心中暗暗吃惊,就是换成她们,也未必能够做到。

柳氏想到刚刚柳怀家的报来的话,就问景兴谊:“谊儿,‘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你可在哪本典籍上看到过?”

景兴谊摇摇头说:“儿子不曾看过。”

柳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但是在对薇儿这一点上,她一直做得很好,我领她的情。”

景兴谊担心的说:“就怕她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利用薇儿。”

景蝉薇听到母亲和兄长一再提到自己,实在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娘,刚刚四姐姐还和大哥哥说悄悄话呢。”

景兴谊赶紧扯了个幌子把事情糊弄过去,母亲一直希望他做个宽容大度的君子,他不想让母亲失望。

景兴谊现在有点儿明白景蝉芳为什么要这样做了,简简单单一句话,就给他惹来无数的烦恼。

因为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才能圆得回来,为此他不得不精心编织各种谎话,以使母亲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

甚至还包括堵下人的嘴!

这个死丫头,真是心机太重了!

景蝉芳心情大好的坐在马车里,听着车轱辘车和马蹄声出神。

出城的过程乏善可陈,没有行人,没有路灯,老旧的房子影影绰绰,和没有剧组拍戏时的横店影视城一样,有什么好看的?

出城二、三里才觉出点儿趣味来,远处炊烟袅袅,鸡鸣狗吠,一副早起忙碌的景象。

近处,绿油油的庄稼长势喜人,来往的农夫行色匆匆,脸上或欢欣或愁苦,却是最真实的生活写照。

景单芳贪婪的看着,直到负责“看押”的陈婆子道:“四姑娘,可不能再看了,会坏了规矩的!”她才恋恋不舍的把车帘放下来。

没想到马车向前行驶了五里地,竟然遇到一个乡间集市,就是在道路两旁摆摊那种。

道路本来就不宽,偏偏集市上又发生了一起交易纠纷,两伙人正在争吵扯皮,看热闹的人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马车不得不停下来,又费力的倒退回去一点儿,免得这些市井之人吓到车里的主子。

景蝉芳高兴得直想大笑三声,好不容易有个和外界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她怎能放过?

立即和烟翠耳语了一番。

烟翠先是头摇得像拨浪鼓,坚决不肯答应!

景蝉芳又耳语了一番,内容变成:“等你家姑娘进了感恩寺,很有可能就一辈子都看不到外面的世俗状况了,你忍心么?”

烟翠立刻就心软了,马上掀开帘子,对陈婆子招招手。

陈婆子过来问道:“烟翠姑娘,什么事?”

烟翠对她耳语道:“四姑娘早起贪凉,闹肚子了。”

陈婆子皱了一下眉头,这可真是!诶......哪有姑娘家早起贪凉的?

可是等到陈婆子把脑袋凑进车窗里一看,却果真看到景蝉芳捂着肚子,小脸皱成一团,看上去倒是真像要“坏事”的样子。

这下陈婆子就不敢再拦着了,马车紧挨着集市,要是四姑娘真的在这当口闹出什么笑话来,那她这个差事也就当到头了。

搞不好,临到老了还要被发卖呢,谁让这府里头,凡是一沾上这位的错处,都是要往重了罚的呢!

陈婆子叹了一口气,隔着帘子交待道:“烟翠姑娘,给姑娘挡严实些,动作要快,别把闲杂人等的目光吸引过来。”

烟翠答道:“嬷嬷放心,姑娘的帷帽戴得严实着呢,来,姑娘,把手搭在奴婢身上,奴婢扶您下去。”

陈婆子在外面听见,连忙让人把脚凳准备好。

同时把手递到车帘外等着,烟翠一掀帘子,就去握住景蝉芳的手,托着她走下马车。

烟翠和巧儿一下来,立刻就和陈婆子加派的丫鬟一起,前后左右将景蝉芳围在中间,真真是针扎不进、水泼不进。

景蝉芳对这种前呼后拥的阵仗感到非常无语,这还叫她怎么观察风土人情?

景蝉芳在临时拉起的帐幔内草草了事,实在不想回马车,就在集市外面磨磨.蹭蹭,一边听那些乡间俚语,一边观察街上出售的商品,以及人们携带的物品等等。

以此来判断这到底是什么时代,或者是等同于什么朝代。

景蝉芳从人们的生产、生活用具以及服饰上观察了半天,最终得出结论,这个时候的生产力水平,应该差不多等同于隋唐时期。

至于地理位置,则应该接近湖广一带。

在后世,湖广一带是富庶地区,但是在这个年代,还属于未开化之地。

难怪景仲明对梅姨娘害自己升不了官这件事情感到如此难以释怀。

景蝉芳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一个姑娘家,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荀远桥?

因为对这个声音,景蝉芳实在是太熟了,说人是化成灰都认得,说声音,应该就是放在集市上都能听得出来了吧?

不管这个比喻恰不恰当,反正在吵吵囔囔的集市上,荀远桥低沉的声音被湮没在喧嚣中,但景蝉芳还是一入耳就听出来了。

自然也立马就做出了反应,针锋相对的还击道:“我成不成体统关你什么事?荀衙内管的未免也太宽了!”

荀远桥就没指望会听到一个合乎礼法的回答,所以也并不怎么生气,只是走近了一点儿说道:“还不快把你的帷帽放下来?这里人多眼杂的,也不怕被人看去了!”

景蝉芳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算哪根葱啊,管我帽子怎么戴?还怕被人看去,你不是人啊?哦,还差点儿忘了,你不是人!”

荀远桥一听景蝉芳竟然骂自己不是人,不禁恼怒的说道:“姑娘也是大家闺秀,怎么能无缘无故的骂人?”

景蝉芳抬头看着天空,晾了荀远桥好半天才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荀远桥愣了一下,随即想起那天在池塘边的事情,明白景蝉芳这是在反击自己骂了她。

但是,荀远桥并不觉得自己骂错了,相反他还觉得自己应该再努力一次,以骂醒这个不知礼仪为何物的景四姑娘!

于是再次苦口婆心的说道:“姑娘出自诗礼之家,自当知道‘君子闻过则喜’是为何意,为何却屡教不改,定要做出这等失礼之事来?”

屡教不改你个大头鬼!景蝉芳暗骂一声,讥笑道:“你当我听不出你是在骂我小人呀?不过,荀衙内怎么只看见乌鸦黑,却看不见自己站在煤堆上?”

小说《庶女要翻天》 第19章 差点忘了你不是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