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穿越 > 乱隋唐
乱隋唐

乱隋唐 未济 著

连载中 秦蒙谢蕴

更新时间:2020-06-19 15:22:15
完整版小说《乱隋唐》由未济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秦蒙谢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到了隋唐时代的秦蒙,从普通的小兵,在战火中成长成威震塞北的将军,受义父靠山王的提携,再到庙堂之上,成为忧江湖之远的朝臣。璀璨如流星般的大隋,强盛如日中天的大唐,都在秦蒙叱咤疆场和治世之能的的故事中...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一章九死一生

确定所有的信息之后,秦蒙的脸色煞白,浑身忍不住哆嗦。他知道,他将要面对的,将是无法避免的生死考验。

没错,开皇二年,身随两千人的部队从弘化城开往周盘。

而且,部队的领军将领,是行军总管达奚长儒!

秦蒙希望这是做梦,但这却是血淋淋的现实。

他刚刚实习完,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也联系好了工作单位,趁着还有点时间,热衷历史与军事的他,独自到长城甘肃沿线,比较荒凉的地段,来感受曾经的古战场。

相信每个热血的青年男子,都会有这样的沙场梦想。

只不过,秦蒙的沙场梦想,来的太真实了,遭遇到一场沙暴,还没等庆幸自己还活着,就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大隋的年代,而且真的如他所愿,跟随部队,开赴战场。

关键是,大隋开皇二年的周盘遭遇战,开赴周盘的这两千人,要面对的可是十几万的突厥大军啊。

这就相当于开个游戏,直接要面对的就是满级对手啊。按照正史的记载,达奚长儒带领的两千人,最后战损十之八九,是典型的九死一生啊。

不行,必须要赶紧想办法。

严格说起来,秦蒙现在是大隋的军人,可他的脑子里,还是有两千年后的思维。别说是九死一生了,就是九生一死,能避免就尽量避免,谁知道死的那个是谁啊?

跑,肯定是不行的。现在周边一片荒凉,跑的话,别说被这支部队抓到,要砍头以肃军纪,就是跑出去,能跑哪儿?无论是碰上突厥人,还是跑回弘化城,临阵脱逃,还是摆脱不了毙命的命运。

为今之计,提醒一下达奚长儒,或许,能够避免一场恶战。为了保命,别说是改变历史了,就是篡改,也顾不上了。

要找到达奚长儒很容易,骑着高头大马,最拉风的那个就是行军总管。

达奚长儒有胡人血统,生得重眉鹰目,高鼻阔嘴。端坐在高马之上,就像是半截铁塔一样。反正隋书记载的他少有节操是看不出来,但勇猛无敌,看样子是真的。

秦蒙借口有重要军务,来到了达奚长儒面前。

“将军,我军负责巡视,务须谨慎。当前行军速度过快,当适当减缓,多派出探马,向西北方向抵近探查,倘使遭遇大股敌军,我军离弘化太远,则战不能战,退不能退,且无后援,我军危矣。”

不等达奚长儒说话,他身边的一个军官,挥起马鞭,抽了秦蒙一下。

“一小卒尔,何敢议论军情大事?速退!”

秦蒙认得,这人是达奚长儒身边一副将,名唤谢蕴,看其长相,肤白面秀,身若长猿,样子倒是很英俊,不过为人狂傲不羁,除了达奚长儒,几乎没人放在其眼里。

“算了,临阵俱为兄弟,岂可轻易侮慢?”达奚长儒轻轻说了一句谢蕴,然后对秦蒙说道:“汝言之有理,我自有分寸,回去吧。”

秦蒙有些郁闷,本想好心提醒一下,没想到却挨了一鞭子。关键是,这一鞭子,好像是白挨了,两千人的部队,依旧是朝周盘方向,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前行。

“嘿嘿,挨鞭子的滋味不错吧?你特么一个小兵,去掺和长官该操心的事情干什么?”

说话的,是秦蒙一个编队中的戍卒,刘牛儿。这家伙三十多岁,生就一副恶人面孔,因在家乡与人斗殴,被判了充军。

平常时候,刘牛儿没少欺负秦蒙这样的十八九岁的新兵,现在看秦蒙挨了一鞭子,幸灾乐祸是免不了的。

秦蒙白了刘牛儿一眼,他现在可没心情跟刘牛儿顶牛,最关键的是,怎么在即将要到来的恶战中保命。

“离周盘还有多远?”秦蒙想问题太入神了,情不自禁问了一句。

刘牛儿微微一愕,他没想到,秦蒙居然没有理会他的嘲笑,反而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现在已经在周盘范围内了,咋的,难道到了周盘,你就能升官发财了?”刘牛儿继续嘲讽。

秦蒙脸色又变了一变,看来,命中注定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

“突厥人,快看,大队的突厥人!”

就在秦蒙还在想办法的时候,前队的士兵忽然大声喊叫,紧接着,就是达奚长儒声若奔雷的喊声。

“列阵!准备迎敌!”

队伍中一阵小小的骚乱后,全部都按照命令,摆开了战斗队形。

然而,战斗队形展开以后,每个人的视野都开阔了。大家惊恐地看到,远处尘土飞扬,在飞扬的尘土中,面目狰狞的突厥骑兵,就像是决堤洪水一般,向这支两千人的小部队涌来。

地面,似乎在颤抖,突厥人的马蹄,似乎是踩到了每一个大隋士兵的心上,现在,已经不是秦蒙自己腿在哆嗦,几乎所有人,都是脸色苍白,手脚哆嗦,几乎都拿不住手里的兵器。

兵到一万,无边无际,兵到十万,铺天盖地!

突厥人似乎无穷无尽,整个世界,都似乎要被源源不断赶来的突厥人填满了。

刘牛儿平常时候,都是以悍勇的形象示人,可到了这个时候,他比秦蒙还要害怕。

“这,这可怎么办啊?那么多的突厥人,咱们,咱们,死定了。”

刘牛儿嘴里嘟嘟囔囔,无意中一扫眼,发现秦蒙虽然也是怕得要命,却是眼睛左顾右盼,似乎在想着什么办法。

“咳,秦蒙,你想什么呢?有什么……”

还没等刘牛儿说完,就听见秦蒙嗷的一嗓子喊出来。

“大丈夫屹立天地之间,死则死耳,血溅沙场乃男儿命也!岂可闻锋镝而股颤,愧对丈夫二字也!”

这一嗓子,把刘牛儿吓了一跳,他不知道,平常时候蔫头蔫脑的秦蒙,怎么会一下子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秦蒙这话倒是慷慨激昂,只不过,形象差了点,吼叫的时候,手哆嗦,腿哆嗦,吼出来的声音,也是带着颤音儿。

可这时候,没人注意秦蒙的这些细枝末节。秦蒙喊这一嗓子,也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得要有存在的必要价值。像眼下的情况,一个畏死的士兵,是不会放在任何人的心上的。

秦蒙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引起达奚长儒的注意,要想在九死一生的残酷环境中生存下去,就必须要有达奚长儒这样的巨腿抱着。

按照《隋书》的记载,周盘遭遇战,达奚长儒部众甚恐,手足股颤,几无战力。

是达奚长儒慷慨激昂,颜色愈加壮烈,才鼓舞部众与敌拼死一战。

秦蒙做的,就是达奚长儒要做的事情。那意思非常露骨了,咱们是一路的,千万照应我的周全啊。

果然,秦蒙的慷慨激昂,吸引了达奚长儒的注意。

“这位小兄弟说得好!身为男儿之身,难道似妇人一般望敌垂涕乎?突厥犯我,我等若无献出妻儿老小乞得残命之意,就当一腔热血,溅于敌虏。纵然敌众我寡,我等堂堂男儿,岂若庙堂待宰之猪羊乎?”

达奚长儒策马到了秦蒙所在编队的前面,大声表扬秦蒙,并激励自己的手下。

秦蒙虽然仅仅是说了几句话,但对于达奚长儒来说,秦蒙的话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只要是一口气泄了,不用打就完了。而秦蒙作为一个士兵,能说出这样的话,显然对于鼓舞士气是非常有好处的。

将领的言语激励,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将为兵胆,达奚长儒神色壮烈,让士兵们恐慌之意少些,但还是胆战心惊。

秦蒙厉声道:“唯死而已,奈何惧之?我等追随将军,血战到底,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难道要引颈就戮?”

刘牛儿在秦蒙旁边,感觉嘴里发干,费力咽了一口唾沫,对秦蒙悄声道:“兄弟,等会而打起来,千万照应着点。”

秦蒙此时对刘牛儿也无厌恶之心了,轻声道:“一旦打起来,可靠近将军,将军勇冠三军,只要在他身边,突厥人寻常近身不得。”

“这主意好,秦蒙,真没想到,你小子挺特么鬼的。”

说话间,突厥人的骑兵已经开始冲锋了。

呜嚯嚯——突厥人发出特有的冲锋声响,排山倒海一般冲了过来。

达奚长儒手中大枪往地上一戳,胯部稍一用力,两脚蹬住了马镫,上半身在马背上挺立起来。

战马受过严格的训练,知道这时候主人要它保持平衡,便马上动也不动。

达奚长儒右手摘下长弓,左手拽出雕翎箭,弓如满月,伴随着一声怒吼,雕翎箭发出急促的破空声,咻的一下飞了出去。

冲锋的突厥骑兵,应声翻身落马一个。

达奚长儒手上不停,接连拽出雕翎箭,一箭一个,十息之内,放翻了七个突厥骑兵。

“将军好箭法!我等追随将军,何惧之有?长官贵胄之命,尚不畏死,我等草芥之身,尚惜命乎?”

秦蒙连番慷慨陈词,不断激励士气,加之之前曾建言放缓行军速度,派斥候远距离侦察,让达奚长儒对此不得不刮目相看。

“待会儿交战,不必慌乱,只要跟我的马尾,保你无事!”

达奚长儒眼见突厥骑兵越来越近,交代了一下秦蒙,扔掉了手里的长弓,取枪端坐于马上。

小说《乱隋唐》 第一章 九死一生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