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蚀心独宠:我家娇妻有点甜
蚀心独宠:我家娇妻有点甜

蚀心独宠:我家娇妻有点甜 安一 著

连载中 陆晚顾南承

更新时间:2020-06-20 10:51:49
《蚀心独宠:我家娇妻有点甜》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安一,主角叫陆晚顾南承,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顾少有位心尖宠S市人尽皆知,捅过人、坐过牢,将他真心踩在脚底,顾少对此嗤之以鼻,我爱怎么宠自己女人关你们屁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5章你是马戏团来的吧

陆晚被他抓着胳膊,肩膀上的伤口眉晃一下就被扯动一分,剧痛一阵又一阵让她认清楚,面前的男人关心的只有自己,所谓的来看她,无非是希望她守口如瓶。

陆晚没有说话,陌生的眼神,令顾容渊有些急了。

“晚晚,我知道我和妍妍在一起对你打击很大。我发誓,一定会加倍补偿你的,你和我在一起这么久,应该也很清楚,重回顾家,我和我妈在背后都付出了多少努力,绝对不能够再被顾南承压下去。”

“呵。”陆南乔冷笑,美眸潋滟:“你要怎么补偿我?”

顾容渊以为陆晚心动了,拉着陆晚的手重了几分力道:“除了名分不能给你,什么都可以给你。日后要是你生了儿子,我一定会让他进我们顾家的门,还会给他财产继承权。”

顾容渊每说一下,陆晚的心就寒了一分。

突然,已经无法将面前这个男人和记忆中那个少年重叠在一起。

“我在监狱里突然重病,和你有关系么?”陆晚想起了之前听到的话,试探了一句。

令陆晚没想到,握着她的顾容渊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虽然只有一下,她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

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顾容渊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将手抽出来,一脸失望的看着陆晚:“晚晚,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顾南承说这话分明就是在挑拨离间。”

陆晚看着突然发作的顾容渊,不禁悲从中来,顾南承说的没错,她还真是个傻子。

“和顾南承有什么关系?”陆晚艰难的开口,语调不免有些悲凉。

顾容渊见陆晚不像一年前那么好拿捏,心中虽然愧疚,手上动作却是没有停,悄悄伸进口袋,摁下了一样东西。

两人僵持住,谁也不说话,门口嘈杂声引起了屋里的关注。

“病人现在还在生病,是医生让我来给她注射药水,你们拦着我,就是耽误病人的病情。”

“晚晚,我和顾南城之间的较量,猜都能猜到。先让护士来给你打针吧。”顾容渊转了个话题,走过去开门。

陆晚还是一声不吭,眼皮子在这时,却不断狂跳,一颗心突然突突的,不安感从心里逐渐蔓延到四肢。

外边突然没了动静,护士拿着器具从外边进来,带着大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

陆晚与之对视,面前带着口罩的人给她的感觉并不像护士,没有一位护士眼中是带着一股煞气的。

护士每走一步,陆晚就盯着她。

一只装满了药水的针筒,准备往吊瓶里头注射药水,就在针筒要碰到注射吊瓶的时候,陆晚突然开声:“等下。”

“我没有发烧,就不需要注射药水了。”这药水和前几天她被打的时候,注射的药水很相似。

“晚晚,别胡闹。听护士的话。”顾容渊一脸我是为了你好的样子,像护士使了个眼色。

“我说了,我不注射药水!”陆晚再一次叫着,往门口喊:“门口有没有人啊,我不要注射药水!”

护士拿着针头,不管陆晚闹不闹,直接将针头推进吊瓶。

陆晚就知道不妙了,先发制人要将手上的针头拔掉,没曾想顾容渊居然扑过来,压制住了陆晚,不让她有所动作。

“容承?”陆晚惊恐的看着压制住自己的男人,脸上哪里还有方才的半点温情。

“晚晚,不能怪我,我也是被逼的!”

护士已经将针水推了进去,与吊瓶里透明的针水一融合,立即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陆晚疯狂的挣扎,顾容渊却将她压得死死的。

“两次你都躲过去,我就不信,你这次还能这么命大。”护士冰冷的声音响起,看着陆晚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不,陆晚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屈辱的死去。如果她能够活下来,一定要报仇。

就在液体顺着管子即将要流进陆晚身体里的前一秒,一群穿着警服的男人从门口冲进来。

顾容渊被转折一惊,钳制住陆晚的力道稍微放松,陆晚找准时机,弓起身子狠狠地给了顾容渊一脚。

顾容渊吃痛,彻底松开了钳制陆晚的力道。

陆晚的手重获自由,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掉了手上的针管。

护士不甘心就此失败,放弃了逃跑的机会。

从口袋里掏出飞刀,刀身在阳光的照耀下,寒光乍现,直直往陆晚所在的方向飞去,看来是下定决心要与陆晚同归于尽。

危急关头的陆晚爆发性极强,往右边偏了一点,小刀钉在了肩膀旁边。

“你是杂技团来的吧!”陆晚怒上心头,将小刀拔初来,就往护士在的方向飞过去。

护士挡飞刀的同时,有人迅速朝护士开了一枪。

枪声太响,震得人耳膜发疼。

几个人冲到了护士身边,检查了一下:“还活着,赶紧送去重点保护,把他给我抓了。”

简单的布置任务之后,昨晚上与顾南承说话的男人再一次出现。

“顾先生说了,等你处理好伤口,就让我带你去见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时幕。”

陆晚肩膀上的伤口被撕裂,病服上都被血渗透了,听到时幕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这么说,这一切都是顾南承安排好的?”

“等你见到顾先生之后,可以亲自问他。”

小说《蚀心独宠:我家娇妻有点甜》 第5章 你是马戏团来的吧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