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定下了终身
定下了终身

定下了终身 婆娑女 著

已完结 柳碧玉柳皓令

更新时间:2020-06-22 14:04:00
《定下了终身》是由作者婆娑女创作的古代虐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定下了终身》精彩节选:七岁她被送到玉朝第一家族柳家,送给自小体弱多病的柳家大少爷冲喜。至此那个与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生的恶劣少年成了她整个童年的噩梦。而离家五年后,他再出现在她面前时,面如冠玉,雄姿英发,成了她的未婚夫。可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刚进府门,柳皓令留在柳府的贴身侍卫青霜就到柳皓令的身边说:“小姐已经在您屋里等一个多时辰。”

柳皓令挑了下眉,嗯了一声就往曾经住的西厢走去。

景色依旧,一草一木都没有变化。又值夏季,正是他七年前离开的时节,恍然间倒像是他从未离开过,而那个侍女一样的柳碧玉也像从前一样在他的房里等着他,这样的想法让柳皓令不自觉牵起嘴角。

“大少爷。”忘秋倚门站着看到柳皓令立刻站直身子俯首请安。因为慌张,声音不免有些尖锐。

柳皓令蹙眉瞟了一眼越发成熟的忘秋,说:“嗯,你先下去吧。”便径直走进屋子。

听忘秋声音,柳碧玉就立刻起身,这是下意识的习惯,然后声音低沉说了声:“少爷。”

一切都没有变,这个屋子的布置,看出来每日都有人打扫,但仍有些惨淡。床上换了新被,颜色质地花色却又几乎同以前一样。灯光氤氲,连空气中的熏香都是记忆中过于撩人的沉香。还有不似早晨见到的高贵妩媚的柳大小姐,变回唯唯诺诺单薄惨白的柳碧玉。当然还有褪去了温文儒雅沉稳谦和变回了曾经顽劣刁钻偏激傲慢的柳皓令。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没变,却也似乎变了什么。

已是亥时,主院已经将宾客送走虽仍灯火通明也悄然无声。西厢柳皓令的卧房仍烛火阑珊,正值盛夏微风带着青草的香气飘进窗口。

屋内圆桌旁柳碧玉手放在金算盘上,一只纤纤玉指轻轻拨弄着金算珠,声音沉闷不似檀木算盘或是玉算盘干净清脆。纤细手挽上用红线穿过的黑珍珠在金算盘和烛光的映衬下黑的格外妖娆晶莹。

另一只手翻动账本。目光在账本和算盘之间转动,并没有多看柳皓令一眼。

柳皓令拄着手肘,歪着头,带着玩味的目光看着她。

此刻柳碧玉身穿深绿色束腰长裙,袖子宽大直至手腕处,金丝镶边。不似上午的裸露,现在她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头上只带着一个玉簪子将长发绾在脑后。若不看她的脸,还以为是三十多岁的妇人,甚是老气。

柳皓令被拉到春满楼,虽然只是喝了酒就回来,并未参加之后的玩乐,但春满楼这种妓院的酒中都会掺杂着些许催情的药。往日柳皓令也就无念无想洗澡之后就睡了,只是今日见柳碧玉如此严防死守,倒有些燥热。

“永兴十二年,烟雨茶庄盈利七千万两,五百斤的宫廷秘茶送到西域,钱清国克查氏收购一百万两黄金。柳氏绸缎盈利三千万两...”声音温沉卷着些许墨香,带着些许温润。应和着算盘敲击的声响,淡而不凉。

“尉迟家没剩人了?”柳皓令打断她,声音带着些许慵懒漠不关心。

“还有个小姐,现在应该在春满楼。其他的不是死了也都离开玉城。”柳碧玉转头看柳皓令,声音仍是冷淡。

“哦。都说你做的很好,真收拾的不错。”柳皓令提了下唇角,不知是真的称赞还是讥讽。柳碧玉权当是随口的奉承,自从柳皓令回来她已经见识了柳皓令的长袖善舞,偏偏这样的他却自有一种令人信服的稳重,让他并不显得哗众取宠。就像现在他身上衣衫半解,目光迷离,纵是有百般邪魅千般诱惑,也散发着旁人勿进的冷淡高贵气息。

听了柳碧玉整整一个多时辰的“柳家汇报”,柳皓令不耐烦的伸手问她“你的礼物呢?清风说你并未给他。”

柳碧玉从身侧的凳子上拿出一个蓝色绸缎的细长盒子递到柳皓令手中。

柳皓令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个以墨玉作扇骨的扇子。拿在手中清凉细腻漆黑如墨。“和田?”柳皓令问,手把玩着扇子。

“是,二娘送的。”柳碧玉答道,眼睛并未看他。二娘琴莲是柳皓扬的娘亲,年纪比柳碧玉只大五岁,活泼俏皮,外人看了仍像十五岁的小姑娘

“怎未画扇面?”柳皓令问。

其实白色扇面和深黑墨玉已是绝配,他已甚喜,况他的扇子往往素白,若再画上扇面不免显得累赘。只是柳皓令偏偏见不得她一派成竹在心,像是完全知道他的喜好,明明他们分开了整整七年。

“并未见到合适的画家变也不舍随意污了扇面。”柳碧玉并未想到他会这么问,只能随意找个借口搪塞,能画扇面的画手何其多,只是他千般计较万般挑剔,索性不画,也对得起这千金难求的和田墨玉。况且他自小自视清高,一身绫罗绸缎偏偏嫌铜臭市侩,今日又见他手持白折扇,心下便知他看似变了许多,实则分毫未变。况且柳家少爷要风得风又怎可能有所改变,不过是敛了些性子罢了。

“既然如此,那你来画可好?记得你同季贤夫子学过。”季贤是当今宫廷第一画师,画中圣手。

说着便将扇子塞到柳碧玉手中,侧首看她,嘴角毫不收敛挂着恶劣的笑。像极了小时候。

“碧玉画工拙劣,配不得这扇。”她终于抬眼看着这个已经长大的男孩,褪去顽劣青涩,已然沉稳大气,运筹帷幄,她不懂他又何必执着为难她。明明他知道她不不是曲华派来监视他,亦或是抢夺他财富的人。

小说《定下了终身》 第十二章 柳家汇报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