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

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 明月出云间 著

连载中 许寒思许律

更新时间:2020-06-22 16:41:51
主角是许寒思许律的小说叫做《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本小说的作者是明月出云间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一个恶毒反派,许寒思上辈子竭尽所能作天作地终于把自己作死了。对此许寒思其实是十分满意自己的能力和本事的。唯一后悔的是许律居然也因他的作而死去了,这明明跟许律没有任何关系这些人怎么可以这样滥杀无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比如隔着殷山许氏和离山常氏,远远在另一头的一剑山,王氏家主,王集的兄长,王云。

此刻,一丝不苟穿着身白衣玄纹法袍,端正笔挺的坐在院子里品茶下棋,丝毫不知道自家弟弟目前的险境。

而他对面,坐着一个面貌温润、气质随和的青年。青年眉目清俊、嘴角微勾,未语笑三分,是一个很容易给人好感,让人愿意亲近之人。

白皙的手食指与中指,正轻夹着一颗同样莹白色的圆润棋子,手与棋子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青年思索片刻后,缓缓落下一子,裝似不经意的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王云,露出一个清浅的笑。

“大公子,轮到你了。”

悠闲端着茶盏轻抿的王云听见对方的话,先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后轻放下茶盏,一手执起黑子,一边轻声责备。

“学洋,早就说过了,你我之间不必如此生疏,叫我王兄或者云哥就好。”

说话间,黑子以经落在了要害之处,正是之前不显,而今已成包围之势的地方。眼看着黑子以一子之力占下大片江山,隐隐有三分之二的棋盘皆为他用之势。

名为学洋的青年,十分识时务的放下手中白子,准备直接认输。然而还不等他认输,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打断了两人的交流。

“常家主,还请稍等,我家家主还有事,请等我们回报后再行。”

“常家主,此处乃我家家主私人住处,不可轻易闯入。”

“常家主请留步,。。。。”

远远看去,四五个白衣玄纹的一剑山弟子,正四散围着一个身着烟灰色宽大法袍,背后负着一把玄黑色约莫有半人的大刀。高大俊朗、健步如飞,没有停顿丝毫,显然是十分熟稔朝着院中走来的青年。

见到此人,王云悠然自得的脸上露出一个稍微大一些的笑,朗声朝外面狼狈不堪追着人跑的一剑山弟子道:

“尔等退下,让常兄进来。”

闻言勉力跟着烟灰色身形的众弟子,知晓自家家族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也允许对方进去后,纷纷停下脚步,整齐划一的朝院子鞠躬行礼,恭谨道“是”。

没了一剑山弟子故意阻扰,烟灰色法袍的人影行进速度更快了一倍不止,片刻之间已到王云二人三步之遥。看见王云对面的青年,稍有不适的皱了皱眉。

被称为学洋的青年接收到对方明显驱逐的眼神,十分自觉的站起身朝王云告退。王云显然也发现了来人的意图,只安抚的朝青年看了看,点头同意对方退下。

丝毫没有注意到青年裝似不经意间,退下去时,低垂法袍下拽紧的双拳,和深深陷入手心的指甲。

倒是刚刚到来的烟灰色法袍俊朗青年,盯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不动声色的朝王云询问了一句。

“这位就是林昌的私生子,林学洋?”

王云闻言皱紧了双眉,十分不赞同对方故意在林学洋还未完全离去时,出言相问的行为。

“常家主,千里迢迢赶来,所为何事?”

听见对方这故意生疏的称呼,知道王云有些不悦,常猎天这才停下了继续试探的意图。快走几步,坐到王云对面的位置,一抬手设置了一个小型结界。

见到常猎天这番举动,明显是有要事相商,王云也就不再计较常猎天稍显无礼的言行。

到是方才退出院子的林学洋,发现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之后,明白两人很大可能是设下了结界,便也神色不明的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王云、常猎天这两个大家族的家主在商讨什么暂且不论,另一边许寒思赶至灵力波动传来的方向时,看见的便是魏长生用灵力压制一团巨大火焰形成的火圈。

而巨大的火圈之中,静静的竖立着一把蓝冰色晶莹剔透,散发着如同湛蓝宝石般光辉的长剑——正是上辈子刺死许寒思的引冰剑。

原本一路亢奋非常,各种纠缠着魏长生就是想要提前得到引冰剑的许寒思,在真正看见这柄上辈子洞穿自己胸口的长剑时,所有的兴奋与企图,瞬间犹如被兜头而下的冰水熄灭的火焰般,消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上辈子被洞穿心口的剧烈恐惧、疼痛,和不可言说的恍然。有那么几息之间,许寒思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是不是仍然被引冰剑插在胸口,之前的一切都是临死前的幻境,一场虚无缥缈的美梦。

特别是当许寒思左右环顾,没有看见许律时,这种恐慌便越加的强烈,并逐渐加深,险些要控制不住自己,像上辈子贪生怕死一般团成一团,躲进角落里去。

好在魏长生发现了那把位于中心的引冰剑之后,依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同样思索出了长剑的不凡之处,并明白自己对付不了一整圈的火焰,只集中一处攻击准备突破取剑。

也正因为如此,其他部位的火焰丝毫没有下降,反倒因为要抵抗魏长生的“攻击”而逐渐增强。

一团火焰就这样升腾而起,灼烧到了许寒思额前的碎发,也惊醒了仿佛陷入梦魇的许寒思。

一朝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之后,许寒思心思电转间,直接用自身的火系功法同样燃起火焰包裹住整个人,然后带着一种势在必得的气势,直直的朝着火焰圈中心冲去。

“喂,别。。。。”

见状,魏长生正要分神出声提醒对方,这圈火焰什么都能燃烧的性质。却意外的发现,许寒思竟然畅通无阻的冲进了火焰圈的中心,眼看着一手就要抓在插在中心的湛蓝色长剑上。

魏长生惊讶张大嘴的同时,转头看着自己面前同样即将突破的火圈墙,咬咬牙加大了灵力输出水系功法,同时飞身超前略进。

这个殷山许氏二公子如此毫无防备、横冲直撞的样子,以防万一出了什么事故,到时候殷山许氏还要找自己麻烦,还是同样冲进去贴身保护得好。

魏长生一边飞身朝许寒思靠近,一边不由得想,怪不得许天晴要许律从小就贴身保护这个小少年,如此莽撞,没有许律还不知道得死多少次。

这天生受父母兄长保护的,和着从小自力更生的孩子,果真是截然不同的习性。

魏长生不由得无奈的在心中感叹,嘴边露出苦笑的同时,也盯紧了前头许寒思的身影,以防对方出事。

终于快人一步,挺过了自身的恐惧和煎熬,成功的希望近在眼前的许寒思,自然不会知道自己一直忌惮的对象,跟在自己身后突破进来的同时,正多管闲事的在担心自己。

此刻许寒思眼里,只有那把曾经夺走自己性命的湛蓝色长剑。

眼看着手指就要触摸到剑柄。

这一刻许寒思连呼吸都不自觉的停止了。

改变命运的机会,希望的曙光,近在指尖。

然而,世事无常、变化多端,真不仅仅是两个词而已。

就在许寒思志在必得的触碰上引冰剑剑柄的瞬间,一股钻心的疼痛如同闪电般,从许寒思指尖迅速直击心脏。痛得许寒思立刻缩回了手,捂住心脏蹲在原地。

不及等疼痛缓过去,察觉到身后魏长生同样发现他异常、焦急又疑惑靠近的气息,许寒思再次朝着引冰剑剑柄伸出了手。

毫无悬念的,比上一次更加强烈的剧痛,以比之前更加快的速度,沿着许寒思的指尖、经脉直击心脏。

这一回,痛得许寒思连蹲在原地都维持不住,一个不稳跌倒躺下。左手捏着右手指尖,捂住心脏的同时,许寒思不甘心的想要再次伸出颤抖的手指去把引冰剑。

这回赶至许寒思身侧的魏长生,终于发现了许寒思的不对劲。眼看着对方指尖都在颤抖,还要冥顽不灵的伸手。魏长生完全不能理解对方执着什么的同时,又有些出奇的愤怒。

一把拉下许寒思还要朝上伸出的手,魏长生大声质问对方“你是疯了么?明显不对劲还要出手,你是没长脑子么?!”

闻言许寒思只是转头凶狠的瞪住了魏长生一眼,丝毫没有要收手的意思,见自己右手被对方压制在地,又要伸出左手。

魏长生简直被这个骄纵自我的小少年给气笑了,虽不清楚对方在刚才的瞬间,两次都遭受了什么。但从许寒思被压制住仍然不停颤抖的手,和此刻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就能判断出绝对是有受伤的。

既气愤许寒思的不识好歹,又有些佩服对方这种屡败屡战的毅力,另外还是觉得小少年稚嫩了些,丝毫不会拐弯的,换个方法试试,明知道不行还硬上,不是上赶着找死。

当然魏长生心中这番计较许寒思是不知道的,魏长生又哪里知道许寒思完全是执着过盛,才陷入了一叶障目的谜团中。

当然这两个人,目前看来是绝对不会有互剖心迹的时候,就更加不会互相理解了。情况一时间陷入了僵局,眼看着搞不好两个人,一言不合还要打起来。

这时外围的火焰圈仿佛发现了入侵者,竟是开始逐渐朝中心缩***近两人。不等许寒思再有动作,魏长生突然拧紧了眉头。

“不好,王集他们有危险,不能拖了,你歇着我来!”

小说《恶毒反派的改邪归正路》 改邪18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