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都市 > 重生都市修仙
重生都市修仙

重生都市修仙 逆天吼 著

连载中 东楼雨盛红音

更新时间:2020-06-25 10:52:38
精品小说《重生都市修仙》由逆天吼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东楼雨盛红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代炼器宗师被对手打落凡尘,寄身在一个平凡毕业生身上,现代化都市的繁华生活在他的面前铺开了一条新的修行之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东楼雨开着那辆斯巴鲁翼豹去了一趟列士陵园,司徒禄还真够意思,第二天就把车给他弄来了,相应的一切手续都齐备,东楼雨虽然没有玩车的爱好,可是好车在手也不介意多跑跑,尤其是自己还没有恢复功力的情况下。

在东楼建军的墓前,东楼雨割开手指滴血成誓,对着那滴顺着石碑向下流的血,东楼雨轻声道:“兄弟,我占了你儿子的身体,就一定会帮他完成心愿,你安心吧!”

作完这些之后东楼雨明显感觉到了一份轻松,他知道他已经取得了前任的信任,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完成自己的诺言了。

从烈士陵园回来,东楼雨开着斯巴鲁翼豹在春雨之中慢慢的行驶着,《茉莉心Molly's_Heart》乐曲在车内施放着淡淡的哀愁,一张东楼雨放大的他和东楼建军的合影照片挂在车窗前,随着车子的行驶不停的摇呀摇的动着。

东楼雨的心情在钢琴的奏鸣中慢慢的得到施放,渐渐的轻快起来,听哀伤的曲子能心情愉快这大概全地球也就他一位了。

车子正向前走着,东楼雨忽然看到路边一个女孩儿正不住的踢着一辆雅阁第七代的轮胎,看见他的翼豹兴奋向他招了招手,大声叫道:“嗨,先生能帮个忙吗?”

这个女孩儿上身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开衫,下摆系了起来,露着**的小肚子和圆溜溜性感的肚脐,开衫的领子开到一直开到了两肩,露出里面的一件粉色运动短背心,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衩,两条坚实修长的大腿曲线秀丽的绷着,配上一双水晶凉鞋,顽皮的脚趾在不住的动着,染成了银色的趾甲不停闪着光华,再配上她紫色的头发、黑色的嘴唇,占据了半张脸的大墨镜和不住嚼着口香糖的嘴巴,整个就是一个小太妹。

东楼雨车子不停的从女孩儿的身前驶过,扬起的灰尘溅了女孩儿一身,女孩儿张口骂道:“我擦!赶尸啊!”话音没落东楼雨的车子又倒了回来,他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向女孩儿说道:“嗨,妞儿,须要帮助吗?”

女孩儿一只脚立着,另一条腿半曲,张口把口香糖吐到道上,说道:“废话,不须要喊你干什么?”

东楼雨指指她的车说道:“爆胎了吧?没带工具,没事我帮你,就是,麻烦问一下,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女孩儿从墨镜的边上丢给东楼雨一白眼:“滚!本姑娘没工夫搭理你们这帮精.虫上脑的家伙。”

东楼雨不生气的笑道:“你搞错了,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手链。”本来东楼雨都想离开了,可是当他从反光镜中看到女孩儿手链的时候一下返了回来。

女孩儿把墨镜摘了下来,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奇怪的看着东楼雨说道:“你……是说真的?”

东楼雨把翼豹熄火,然后拨出钥匙,向女孩儿一丢说道:“你要是不信拿着这个,我要是不帮你,你大可以不还我啊。”

女孩儿颠了一下钥匙孤疑的把手链摘了下来丢过去,说道:“你看这个干什么?”

东楼雨接过手链仔细的看着,脸上的神色慢慢变得欢愉起来,嘴角上溢出一丝狂热的笑意,这个手链是用四十八颗小形坚果制成的,这种坚果在修真界被叫作‘龟灵胆’是炼丹的一种原料,功能清魄安魂,平心静气,在修真界有二十种丹药以它为主药,东楼雨当初和一个丹修做过一笔交易,他为那个丹炼了一个丹鼎,然后从那个丹修手中获得了一张以龟灵胆为主药的方子,只要炼出来,就算他不去为东楼建军报仇,也能完全掌握这具身体。

东楼雨兴奋的看着女孩儿说道:“小姐,这幅手链你能卖给我吗?我愿意出高价买下来。”

女孩儿看了东楼雨一眼说道:“你还真有眼力,龟枣树整个画州也只有我姥姥家有那么一颗,最近两年也不出果了,这是最后我用了三年的工夫才攒起来的,你想买,行啊,拿你的斯巴翼豹来换。”

东楼雨跳下车一摆手说道:“开走,你的这辆雅阁留下给我。”

女孩儿狡黠的一笑,说道:“真的假的?你倒是会做生意,拿翼豹买我的手链还让我搭你一辆雅阁,算了,反正那东西我姥家还有,你给我把轮胎换上,我把它送给你当谢礼了。”

东楼雨脱了西服,二话不说一提起雅阁的半边车身,一只手拿着工具开始麻活起来。

女孩儿惊呀的看着东楼雨,说道:“哇赛,你是超人吧?”

东楼雨一边操作着一边嘻皮笑脸的说道:“我不是超人,我是仙人,专门下来给你换轮胎的。”

女孩儿一撇嘴说道:“屁。”

东楼雨停下手中的活,抬起头看着女孩儿说:“我说,你哪大学毕业的?特殊中文系的吧?骂人专科。”

女孩儿脸上一红,羞恼的说道:“你管得着吗,换你的轮胎吧。”

东楼雨摇头叹息说道:“本来你长的能让男人给你你打十分,你一张嘴就剩下三分半了。”

女孩儿不解的问道:“什么是三分半啊?”

东楼雨笑眯眯的说道:“三分是你的容貌,剩下半分就是我的贼胆了。”

女孩儿不禁的莞尔一笑,说道:“你的胆子就那么大啊?”

女孩儿随手在雅阁里取出一个手包,站在翼豹的边上补装,远处传来一阵警笛声,女孩儿脸色微变,看了一眼还在那里蹲着换车胎的东楼雨说道:“唉,咱们商量个事,我有急事;先开你这辆翼豹走,你回头再开我的雅阁去找我行吗?”

东楼雨也不抬头,说道:“你开走吧,本来我就说拿它换你的手链来着。”

女孩儿听着警笛声越来越近,急忙钻进翼豹说道:“我叫真凤铃,你要是在画州找不到我,就……就慢慢找吧。”说完发动翼豹急急的逃了。

东楼雨并没把这当回事,还在换着轮胎,警笛声由远致近,两辆警车在雅阁前面停下,跳下四名警察来,其中一个走到东楼雨身后,抬脚踢了踢他的**,说道:“行了,起了吧。”

东楼雨皱着眉头,瞟了一眼那个人,两个人同时一怔,这人竟是李河。

东楼雨重新低头换着轮胎说道:“你没看见**什么那么?起得来么。”

李河和东楼雨因为欧阳娜从小就不太和睦,那时东楼雨总爱用种恶作剧来捉弄欧阳娜,李河为此没少揍他,后来东楼雨见了李河就躲,当日在金皇的时候,东楼雨正是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才避开李河的。

李河听了东楼雨冷谈的话语,眉头深锁,说道:“你小子长能耐了?还学会偷车了?东楼叔叔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东楼雨一松手猛的站了起来,二目之中凶光暴射,看着李河沉声说道:“你再说一遍?”

李河被东楼雨的神态震住了,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一股恐惧感直上心头,他强撑着说道:“怎么?我说得不对吗?这辆车是画州市下属辉春县第一豆制品厂厂长刘永光的车,不是你偷的那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东楼雨神情一愕,随后咬牙切齿的道:“小娘皮,被她给耍了。”

李河自觉占到理了,重新壮起胆子说道:“你也不用说什么了,跟我回市局吧。”他是市局刑侦队的,今天被派往辉春办案,回来的途中正好碰上辉春县的人追缉这辆雅阁,这才跟着一起来的,他觉得东楼雨怎么也是市局的家属,又是欧阳娜的弟弟,欧阳娜对他的回护李河非常的清楚,所以想把他带回到市局去处理,走走关系,可以重轻发落。

可东楼雨跟本不理李河这个情,大声说道:“我凭什么和你回去?我又没干什么?不过是帮着换换轮胎,学个雷锋,就算不给我表扬也不用跟你去局里吧。”

李河对东楼雨的狡辩大为不满说道:“你说你帮着换换轮胎,那车的主人呢?”

东楼雨一指画州方向说道:“她开了我的翼豹先走了。”

李河像看**一样看着东楼雨说道:“你说你有台翼豹让雅阁的主人给开走了?”

东楼雨点点头说道:“是啊,斯巴鲁翼豹,我拿那辆车和她换了一条手链。”

李河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东楼雨!你觉得你说这话有人相信吗?”

东楼雨不屑的道:“爱信不信,我走了。”说完转身就要走,李河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说道:“不许走!这件事没完,你哪都不能……”他的话音没落东楼雨一回手抓住他的手腕把他轮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打李河;这也算是他的一个心愿了。

余下的七名人同时拨枪对准了东楼雨,东楼雨现在可没有可以无视子弹的本事,急忙取起双手,说道:“我没动啊。”

李河跳起来就要还手,东楼雨手指点着他说道:“你敢打我,我就向欧阳娜投诉你!”李河还真就不敢动手,恶狠狠看了东楼雨半天,猛的一挥手,叫道:“带走!

审讯室里,李河怒恼火的来回走着,突然一转身到了桌子前面,啪的一声用力的把一叠卷宗给拍到桌子上的龟灵胆手链上,吼道:“东楼雨!我告诉你,你那个荒诞无稽的故事就不要再编了,二十多万的一台车,你一个小保安上哪弄那么些钱去买?就算是你有那么一辆车,你是**啊,拿它换这么一条普通的手链,你一再说这个故事,你是当我们傻啊还是当你自己傻啊?”

东楼雨瞪着眼,用不弱于李河的声音回应道:“我擦,老子说了换掉了就是换掉了,那事又不犯法,我用得着和你扯淡吗?我还告诉你,你手里那条手链对我来说比斯巴鲁翼豹值钱多了,你要是给我拍坏了,我跟你没完。”

一边做笔录的警察偷偷的拿眼睛瞟着这两个人,心中纳闷东楼雨究竟是干什么的,竟能让李河这个刑警队里的小太子气成这个样子。

李河的老子李勇刚一直担任画州市刑警大队大队长,升任画州市副局长之后仍然兼任这个职务,李河在刑警队虽然没有什么职务,但私下里大家都叫他小太子,就连平日主管刑警队日常工作的副大队长伍长安都让他三分,没想到今天会被东楼雨制住。

李河平静一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缓和下来,说道:“东楼雨,咱们都是从小一起玩大的朋友,我和你姐还是那种关系,你放心我不能害你,你不要再说这些不着边的话了,好好交待一下问题,你是初犯,我会帮你……”

“去你奶奶的!”东楼雨实在听不下去了,叫道:“我什么都没干交待个屁!你爱跟谁什么关系那跟我没关系,你少拿这个来诓我,李河我还告诉你,别说我没偷那辆破雅阁,就是我偷了,你问我也不说。”

“小雨别胡说!”审迅室的门被推开了,欧阳娜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惊怒的向东楼雨说道:“你瞎说什么?没偷就是没偷,什么偷了也不说!”

东楼雨刚要反勃,欧阳娜却又转头向着李河说道:“李河,小雨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怎么可能去偷车呢?你为什么不信他?”

李河在欧阳娜的面前变得温柔了许多,他柔声说道:“小娜,你先别着急,你看看小雨说得这是什么,他总得给我点靠谱的东西吧。”说完把笔录递了过去,李河自认为这次抓住了东楼雨的把柄,这才敢在欧阳娜面前这么沉稳,欧阳娜这么多年来对东楼雨的全力回护早已引起了李河的不满。

欧阳娜看了看笔录,向桌子上一丢说道:“小雨是有一辆斯巴鲁翼豹,是他用我爸的积蓄买的,他愿意拿它来换什么手链是他的自由,怎么了?”

李河万想不到欧阳娜竟会这么回护东楼雨,气得脸都白了,尽量压制着自己的怒火说道:“小娜,你最好看清楚,这份供词能拿到上面去吗?我现在是在帮小雨呢!”

欧阳娜冷冷的道:“谢了,我们小雨没做什么错事,不须要你这种帮助。”

李河一咬牙说道:“好,东楼雨,你不是说你是跟你一个女的换的车吗,那你说说那个女的长什么样,你的斯巴鲁翼豹又是什么牌照。”

东楼雨对欧阳娜这种几呼不讲原则的回护感到非常的舒服,加上他今天给东楼建军扫完墓之后心情大好,对欧阳娜的感觉就更好了,此时不谎不忙的摘下眼镜擦了擦,说道:“我近视眼,没看清她长什么样,车牌号我也忘了,谁没事记得那个东西。”

李河冷冷的一笑,说道:“只怕是编不出来吧!你说不出来不要紧,把买车的手续拿出来,还有驾照。”

东楼雨戴上眼镜双手一摊说道:“都在车上,一齐丢了。”

李河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你怎么不把你自己丢了!小娜,现在你还要为他做证吗?”

欧阳娜一咬下唇说道:“你不是想要那些手续吗,我会拿给你的。”

李河痛心疾首的说道:“小娜,你不要为他这么费心了,他不值得你这么做。”

欧阳娜冷冷的道:“对不起,我听不明你在说什么,小雨是我的弟弟,我为他做得都是我应该做的。”

东楼雨舒服的像喝了一杯冰镇酸梅汤,他打了个响指说道:“行了,李河,你要是不想整死我,你就给金皇酒店打个电话,保安部经理盛红音会证明我有这辆车的。”

李河气得笑了出来,欧阳娜也一脸尴尬,他们都清楚盛红音在麒麟省有着什么样的能量,她怎么会搭理东楼雨这么一个小保安呢。

李河还想再说,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李河走开两步接起来,电话中传出李勇刚的声音:“你到我办室来一趟。”李河刚想问什么事,电话就挂掉了。

李河无奈,向那个做笔录的同事打了个招呼,然后出了审迅室,来到了他老爹的办公室。

李河按照习惯敲了一下门,不等李勇刚回应就推门进来了,叫道:“爸……李局。”李勇刚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个瘦小枯干的小个子,正是夏汉杰,李河看见有外人这才急忙改口。

李勇刚向李河一摆手说:“夏师父是为了小雨的事过来的。”

李河一愕,疑惑的说:“夏师父,您……”夏汉杰一摆手道:“我听说我们的一个保安被你们扣了,说他涉嫌偷车,我来保他,另外他的一辆斯巴鲁翼豹被人偷了,希望你们帮着查一下。”

李河有些没反应过来,脱口道:“他真有一台斯巴鲁翼豹?”

夏汉杰点点头说道:“是,是我们酒店给他配的。”

李河更是不相信了,要知道夏汉杰在金皇保安部座第三把金交椅,那才配了一台‘骊威’,东楼雨一个普通小保安怎么可能配上一台斯巴鲁翼豹呢,他试探性的问道:“那个……夏师父?金皇怎么会给他配那样的好车啊?”

夏汉杰眉头一皱说道:“怎么我们给谁配什么车犯法吗?须要刑警队来管吗?如果你不放心那打个电话给盛总,让她来说明一下,另外我就是盛总派来的,她在酒店还等着我把人带回去呢。”

李河那敢去问盛红音啊,整个画州都清楚,金皇的法人是孙小芸,但实既上说了算的却是盛红音,这个女人明目张胆的开赌场,省厅派人和画州市打招呼不让去管,这会是什么样的能量啊,打死李河也不敢去问,他苦笑着说道:“夏师父,我就是问问,怎么能管到盛总那里去呢。”

夏汉杰冷哼一声说道:“那你就是不信我了?好啊,你来查我是不是做了伪证吧,不然你把我也扣下。”夏汉杰一辈子没担任过任何公职,三岁被他的师父领上山开始学习果毅拳,一身江湖气息,在画州武术界说一不二,同样是李河惹不起的人物,眼看夏汉杰翻脸李河只得求援似的向老爹望去。

李勇刚干咳一声,说道:“夏师父,我去安排一下,让小雨马上离开,你不用着急,好不好。”

夏汉杰一摆手说道:“不用了,你们两父子商量吧,我到局子外面去等你们的回话。”说完站起来就走,到了门口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河,开门出去了。

夏汉杰一走远,李河立时愤怒的叫道:“爸,这是什么事啊?”

李勇刚沉声道:“行了,你那来那么多的话,赶紧去把人给我放了。”

李河大声道:“凭什么啊?那小子明明就有问题,那个借口烂得就是骗鬼都成不了,我们就这样不管了?”

李勇刚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说道:“有什么问题?夏汉杰刚才已经把一切手续都拿过来了,什么都齐全,那辆号牌是麒J73129的翼豹也证明了今天刚刚过户到东楼雨名下的,你再问下去能问出什么来?”

李河不服的说道:“可是……”

李勇刚再次打断他的话,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河,你最好搞搞清楚,不管东楼雨的话有没有问题,盛红音出面了,你就只能放人,而且你把雅阁也追回来了,两面都有了好的交待,你何苦惹麻烦呢。”

李河气哼哼的说道:“真不知道是谁给金皇和小娜通得信,这消息也太准确了。”

李勇刚想了想问道:“这案子都有谁知道?”

李河说道:“就我和小陈,还有辉春来的几个同志,对了,刚一进警局的时候碰上杨局了,他问了一下。”李勇刚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说:“小陈和你一直在那里审案子了,辉春来的几个人已经开着雅阁回去了,杨局更不能了,那是谁呢?”他们想不到的是,就是杨志忠给欧阳娜和盛红音打了电话,他自然清楚东楼雨有一辆翼豹,只是不好出面做证,这才给欧阳娜和盛红音分别去了一个电话。

李勇刚放弃再想,说道:“不管是谁通知的,你只管放人就是了,我们没必要去得罪盛红音,更何况还有小娜呢。”

提到欧阳娜李河又是一肚皮怨气,他虽然对欧阳娜爱得极深,可是对欧阳娜毫无原则性呵护东楼雨实在让他受不了,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再去面对欧阳娜和东楼雨,给留在审讯室的助手小陈打了个电话,让他把手续办了,放东楼雨离开。

小说《重生都市修仙》 第11章龟灵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