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的心意谁人知
我的心意谁人知

我的心意谁人知 佚名 著

连载中 方初云叶景远

更新时间:2020-06-28 11:56:45
独家小说《我的心意谁人知》由佚名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恋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方初云叶景远,内容主要讲述:《我的心意谁人知》又名《南风知我意》坊间相传,定海侯长女自幼爱慕四王爷。可叶景远恨她。恨她将自己的女人送入大牢。恨她向皇帝求下这门婚事。他恨不得让方初云去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在方初云养伤期间,叶景远又来了一趟。

他屏退了其他人,房间内只有他跟她。

方初云自顾自看着书,也不理他。

过了许久,叶景远开口了。

“就算你是陛下看中的女将军,但你知不知道,只要你杀了方沐雨,一样也会入狱!”

方初云眼皮微动。

他来,就是为了说这事?

方初云合上书,她有些倦了。

“四王爷还请放心,我不会再动方沐雨丝毫。你不用再三跟我说这句话了。”

“王爷,以后你别再来了。”方初云冷静道:“我们之间已经毫无关系,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心口的那一箭,杀死了所有的情谊。

听了她的话,看着对方合上书后故作闭目养神状,叶景远面色稍有复杂。

叶景远没法解释——他的性子也不允许自己这般主动。

箭,不是他命人放的。

事后,他也曾严查,但放箭之人早已没了踪迹。

两人此时已经形同陌路,话不投机,房间内一时充满了寒冰与尴尬。

叶景远无声的走了,没过多久,方兴国又来了。

面对自己的亲女儿,方兴国丝毫没有父女之间的温情。连方初云的伤势都没有过问,而是急不可耐的问道:“事情都闹到这个地步了,你什么时候签下休书和离?”

方初云没有回应,只是心中有些奇怪。

信,她早在拿到黄金和弓箭后就已经写好命人送了过去,定海侯怎么不知?或者,是叶景远那边出了什么情况?

心中的疑问,最后由方沐雨解开了。

“姐姐,”方沐雨脸上带着怨恨,“你还真是命大,正中心口的箭也没把你射死。也因为你,景远和我婚事又耽误了!”

方初云一脸平静:“关我什么事,四王爷跟我毫无感情,你的情郎会因为我而不娶你?”

方沐雨面带恨恨:“因为景远说,我刚脱离牢狱他便休妻再取,世人会说我方沐雨抢男人!——可是,明明一开始抢人的是你!”

听了妹妹的话,方初云笑了。“四王爷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当初成婚,我背负了铺天盖地的骂名。如今你们两人再续前缘,收到的应该是祝福才对。看来四王爷真的是非常喜欢你。”

“否则也不会因为这一点点小细节为你着想。妹妹,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难道只有我死了你才如意?”

看着方初云一脸淡然的样子,方沐雨心中无名火起,看屋内没有别人,低声说道:“这事不算完!方初云,我的好姐姐。你三番五次对我,无非仗着你是朝中将军,而我只是侯府的一介普通女子。”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般依仗权势,无法无天,早已经失了民心!诸位言官和大臣上书弹劾你,当街杀人——还是自己的亲妹妹!这般如此,皇上还怎么看你!”

方初云沉默不语,任由方沐雨洋洋得意的走出屋子。

……

几日之后。

皇帝宣方初云进宫。

这几天下来,方初云行刺妹妹的事经过发酵,已经闹得京城人尽皆知。折子也如雪花一般递到宫中。不少重臣直接发声,大臣犯法与庶民同罪。方初云必须得到严惩。

皇帝虽有心维护爱将,但众口悠悠,考虑再三,最终宣她进宫,让她给自己一个辨白的机会。

可谁成想,当着皇帝的面,方初云竟然回道:“启奏陛下,如果还有机会,臣定然不会失手!”

皇帝震怒!

一班禁卫军奉命而入,当即押方初云送至天牢!

当方初云被压出宫殿的时候,和叶景远迎面遇上。

叶景远似乎来得匆忙,一身常服,有些凌乱。他看到方初云,刚要张口说些什么。但方初云闭上眼,看也不看对方,就这么跟着禁卫军走了。

叶景远盯着方初云的背影,过来些许,转身走向宫殿……

因为将军的身份,狱卒并未为难,方初云被关入一处比较干净的单间之中,饮食上也颇为照顾。

又过了几日,皇上的旨意下来了。

方初云目无王法,当街行凶,念在平日对过有功,且是初犯,没有造成死伤。因此停职罚俸,杖三十,刑一年。

也就是说,她要在这天牢中呆一年。而三十个板子,对她来说,也只不过是一点皮肉之苦罢了。

这处罚结果,竟然意外的轻。

在牢中的日子里,魏谨言一直都有来看她,和她说说外面的事,也跟她讲讲她母亲的情况。只不过,他一直避免提到叶景远和方沐雨这两个人。

这样的日子倒也不太枯燥。

叶景远也有来过,只不过方初云见到他,里也不理。

几番下来,叶景远便不再来了。

然后,很长一段时间魏谨言也没有来。

等他再出现的时候,面色有些难看。方初云看着他,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

“初云……”魏谨言勉强从嘴中挤出几个字,“伯母她……”

皇帝特许,允许方初云从牢中出来,送母亲最后一程。

而方初云出来后,满京城盛传的消息则是四王爷即将和定海侯二女儿成亲的消息。

这种消息已经不能让方初云动容,她满心想的,只有自己的母亲。

当方初云披麻戴孝跪在坟前,却一滴眼泪也没有落下。只不过看着土一点点的淹没棺木,双目无神。

魏谨言站在她身侧,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谨言。”方初云的声音空洞,“我想去母亲的卧房。”

等方初云回到宅邸,看到空荡荡的床榻时,突然情绪崩溃,嚎啕大哭起来。

魏谨言抬起手,将她拥进了怀里。

方初云哭的嘶声裂肺。

她彻底的意识到,她失去了这世间她最为珍贵的一个人。

叶景远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

叶景远看到的是,方初云蜷缩在魏谨言的怀里,而魏谨言紧紧的抱着她。

“方初云。”叶景远开口。

魏谨言扭头,将方初云护在身后。

叶景远向前一步,方初云脸贴在魏谨言的后背上,竟是一眼也未抬。

她的眼睛红的可怕,脸色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没有人见过方初云这样,她一直都是最坚强的。

“你来做什么!”魏谨言态度强硬。“堂堂四王爷大婚将至,不跟自己的未婚妻腻腻歪歪,跑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带方初云走。”

“你有什么资格带人走,初云已经跟你没有人和关系了!”

叶景远眼中闪过一丝戾气,直接就要动手!

“本王带走自己的夫人,你才是有什么资格来阻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