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你从不信我
你从不信我

你从不信我 夏小霜 著

连载中 颜铭冽许知然

更新时间:2020-06-29 11:13:11
《你从不信我》是夏小霜著作的豪门虐恋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你从不信我》精彩节选:《何必情深一场》又名《你从不信我》颜铭冽曾经说,许知然是他最爱的女人,他会永远保护她,信任她。可当误会发生时,他却一丁点的信任也吝啬于给她。他怀疑她,折辱她,甚至……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她在监狱里受尽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再说了,压根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我给你上哪找去啊?

这么想着,宋云溪的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师傅是世外高人,不会插手俗世上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我办不到。”

宋相的脸色阴沉的仿佛是要滴下来水一样,看着宋云溪,“珊儿要是有什么不测,我要你陪葬!”

“急什么?”凤眼冷冷的瞥了宋丞相一眼,“我不是还在这里,我又没说的是我不能为她解毒。”

“你?”宋相看着宋云溪,显然在对于她说出来的这句话在表示着怀疑。

宋云溪扬起唇角看着宋相,“她有什么不测,你可是要我陪葬的,你觉得这种事情我会跟你开玩笑?”

“给你三天的时间,你若是不能帮珊儿将毒给解了,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客气。”宋相恶狠狠的撂下这一句话,正准备甩袖子走人,身后就又传来了宋云溪的声音。

“那你还是现在就杀了我吧。”

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宋相气的直发抖,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横着宋云溪,“你难道是当我不敢?”

是否刚才就应该不听她的这番鬼话直接就杀了她,就不会有现下她这么嚣张的一幕了。

“呵。”宋云溪站直身子,单手微微用力,咬着牙硬是将嵌在了骨头里的羽箭给拔了出来。

顿时发紫的血液溅在了地上,宋云溪感觉脑袋一阵阵的止不住想要晕眩。

没有想到的是,宋相居然命人在羽箭上涂了毒,可真是个狠心的老东西,但是条件还没有谈完。

这一会儿,她还不能昏厥过去。

“我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不是正能证明你的心狠手辣吗?对于这件事情,我还是没有怀疑的。”

宋云溪夹枪带棒的一句话,噎的宋相的脸色有些发红。

“只是你给我三天的未免太过于为难我了,要知道,宋美珊重的可是天下奇毒,你以为只是随随便便给一颗丹药就可以万事大吉的?”

宋云溪凝视着宋相那双若有思量的眼眸,等待着他考虑下去,这会儿不能催促。

“那你说,要多久?”锐利的眼神,仿佛要将宋云溪给洞穿一般。

宋云溪仰起凤眸正于宋相对视,“十天,少一天,那你只能帮你的大女儿准备后事了。”

似乎事情有些偏离了,探查的双眼不断的在宋云溪的脸上扫视着,最终宋相的眼眸一暗。

颔首道,“好,就十天,如果十天之后你不能还给我一个活蹦乱跳的珊儿,后果,你就看着办吧。”

“走。”宋相威胁的话语留下,带着女儿夫人,弓箭手们,撤出了惜弱院。

脚步声终于消散在耳边,宋云溪的腿忍不住一软,头晕目眩,再也撑不下一刻,瞬间摔倒在了地面上。

惜弱院内,安静的一声鸟鸣都没有。

院子的正中央,中了毒的宋云溪昏倒在地上。

细细碎碎的声音不断响起,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惜弱院内,宋云溪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英武不凡的男人。

身形俊秀,看那背影极其熟悉,在男子弯腰抱起宋云溪转身的一霎那,那张如同神氐一般的面容完全如同暴露在了空气中。

让人忍不住惊讶的不是他的容颜,而是他的身份——太子,秦泽天。

先前他分明是在前院做客之后告辞了的,可是现在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实在是让人太过于匪夷所思!

任谁看见现在的情况都会感到万分惊讶吧,但是此刻却偏偏没有任何人看到,就连着唯一的当事人还昏迷了过去。

轻柔的将人放在了床榻上,想象不到的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居然能够看到这样一出精妙绝伦的好戏。

亲生父亲要杀了自己的女儿,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啊。

一出好戏看完,原本想着就这么离开的人却看到宋云溪惨烈的昏倒在了地上。

在府中连着丞相都与她敌对,又有谁会在意她此刻中毒不中毒的事情?

所以哪怕是她死在这里,估计都会被悄无声息的将事情掩盖过去吧。

但是,秦泽天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朝着宋云溪靠近的脚步,那股子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想着在院中她那狠辣的手段,与那灵动的思维,更让他对于宋云溪无意中就多了几分的好感,所以,没有任何原因的留下。

这样的人才,就这么死了,未免有些太过于可惜。

“还真是好本事,居然仅凭着一人之力,将丞相逼到了这样的地步,你到底是谁?”鹰眸中此刻冷意、疏离少了几分,灼灼的凝视着床榻上的那个人,却得不来解答。

近距离的观察,越来越觉得轮廓似乎似曾相识。

带着疑惑的眸子转动,却看到了一丝异样的东西。

这是!秦泽天修长的手指在宋云溪的轮廓边沿拨弄了两下,惊奇的发现,仿佛是皮肤一样的东西翘起。

轻微的撕起了一个角,秦泽天修长的手指就退了回去,是人皮面具。

纤薄如纱,完完全全的帖服在宋云溪的脸上。

这张面具果然是精妙,要不是今日这样近距离的观察,若不是今日这个人皮面具意外的翘起了一角,只怕,到现在他还被宋家的这个三小姐蒙在鼓里吧。

一张脸精美绝伦,却硬是要张丑陋的人皮面具给遮盖起来。

这样的举动,实在是让人思想不通。

不知道这个人身上还隐藏着多少的秘密,很想再去发掘一些,但是却没有忘记的是眼前的人还中着毒。

虽然不知道宋云溪中的是什么毒,但是他随身带有的却是可以解百毒的丹药。

也只能算是宋云溪好命了,今天若不是一时好奇心作祟,估计一夜之间宋云溪就会丧命黄泉吧。

显然宋丞相是将宋云溪中毒的这件事情给忘了,否则不管在怎么样,他也不会拿着自己的大女儿的性命打赌。

纵然是在昏迷当中,宋云溪整个人的防备依旧很强。

明显的感觉到被人捏着脸颊,似乎要强迫她张开嘴,硬是紧紧的咬着牙关抵死不从。

毕竟练武人的手力是非同一般,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秦泽天惊奇的发现,居然捏不开宋云溪的一张嘴。

紧紧夹紧的眉头,分明就是在抗拒。

好强的戒备心,秦泽天感叹。

但是毒留在宋云溪的体内时间越长,对于她也就越没有好处,来硬的既然不行……

秦泽天伸手点上了宋云溪的穴道,无法再将力道用在紧要的牙关上,只是那么轻易的,宋云溪就被动的张开了嘴。

看着那越来聚的越紧的眉头,秦泽天在她耳边轻语道,“不要害怕,是解毒药,我是来救你的。”

最后的防护意识坍塌,宋云溪的眉间稍微抚平了一些。

意识仍就混沌,但是鼻间却若有若无的传来一阵阵的香味。

这个香味很熟悉,但是却一时间记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闻到过。

脑袋更加昏昏沉沉,秦泽天将宋云溪的身子扶起来,盘腿坐在她的身后为她渡过去一点内力,这样能帮助她解毒更快一些。

已经过了后半夜,秦泽天这才收回了源源不断往宋云溪体内输内力的手,将宋云溪的身子放平。

只见她的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嘴唇却是干裂的有些发白,但是好在脸色看起来正常了一些。

将宋云溪重新放平躺在床榻上,秦泽天这个向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太子爷,居然亲自给宋云溪倒了一杯茶水。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享受着有待,迷迷瞪瞪的被人托起来了脑袋,手臂有些腾空,习惯性的想去抓些东西。

抓饶之间,无意识的一阵冰凉落入在了宋云溪的手掌心里。

小心翼翼再给宋云溪喂水的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么个细微的举动。

本来也就照顾了宋云溪整整一个晚上,再加上渡内力什么的,秦泽天身子也感觉到有些疲倦。

再三确定的床上的人没事之后,秦泽天这才起身悄声出了宋云溪的院子。

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了,秦泽天打了个哈欠飞身消失在了惜弱院内。

一夜间睡的混混沌沌,感觉到似乎有人的体温离自己很近很近,还有着一股子若无若无的熟悉的熏香。

脑袋已经没有了晕眩的感觉,睁开了双眼,周围已经是一片清明。

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子,却发现掌心似乎有些异样。

疑惑的摊开了手掌心,宋云溪发现居然有块玉被她握在掌心里。

带着淡淡的紫色,玉整体通透浑圆,一看就是上好的物件。

而这个玉的形状,居然是个麒麟!

皱着眉头,难道昨天晚上脑海中混混沌沌的记忆是真的?

不但被人解了毒,还疗了伤,这个物件,大约是无意识的时候从他身上给拽下来的,只是那个人是谁?

从疑惑中到清明,再从清明中到此刻的疑惑。

因为昨天晚上一直处在混沌当中,所以隐约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形,却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

这样一个模糊的脸孔让宋云溪无从查起,但是她却记得的是那股子如有若无的香味,是从昨天晚上那个人的身上传来的,很清晰的味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