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总裁 >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江进酒 著

连载中 叶舒然席慎

更新时间:2020-06-30 16:12:45
小说主角是叶舒然席慎的小说是《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进酒所编写的豪门虐恋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叶舒然想不明白,云城的打工仔到了霓城,怎么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席家二少,对她犹如陌生人。 而她,未婚,却有了他的孩子。她问:说好的结婚呢,你是真的把我忘了吗? 她也想不明白,对她不再有半分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薛辰烨看了眼对面的女人,视线落在她的手指上。

她刚洗过手,在昏黄灯光下,皮肤上的细碎擦伤更加明显了。

他问道:“很值钱?”

若不是值钱东西,怎值得忍痛把手伸进井盖?

叶舒然摇了摇头,像是把果汁当成了酒,一口气喝完了。

她找到了掉在落叶丛中的戒指,也曾试图把井盖掀开,只是以她的力气无法掀动,她的手也无法伸入井盖缝隙。

当她发现,任凭她用尽办法也无法捡回那枚戒指的那一刻,她崩溃了,多日来积攒的情绪在那一刻爆发,她哭得很惨。

她明明已经决定放下,可还是跑出来要找回那毫无意义的戒指。她觉得自己又蠢又傻,拿得起却放不下,可现在,她忽然想明白了,其实她要找回的,不是那枚戒指,只是那段岁月。

不管那个人怎么坏,可那两年的时光,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她在那两年里投入的感情,她的快乐,是属于她自己的。

她可以当成那个人死了,回忆里的席慎还是她的席慎。

薛辰烨瞧着女人不太开心的样子,并没兴趣去听别人的伤心故事,也就不再追问。

这时,老板将烤串送上来,叶舒然闻着香气,吸了吸鼻子,忍住情绪,她抬头对着面前的男人招呼道:“已经烤好了,你要是喜欢吃辣,可以再撒上些辣椒粉。”

她心里头不痛快,说完后便拿了旁边的小罐子,对着烤面筋一通撒,自己先吃了起来。

薛辰烨瞧着刚才还像是快要哭的女人,这会儿捏着根面筋吃得咬牙切齿,扯了扯唇角,低眸看了眼面前的东西。

说实在的,他并没有吃的欲望。他拎着果汁慢慢喝,看她不知不觉的把东西都吃完了。

叶舒然吃饱了一抹嘴唇,看到对面的男人只慢悠悠地喝着水,有些窘。

他一点都没吃,都是她吃的。

而更让她窘迫的是,她出来得急,身上没带钱包,手机电量耗光,这下,拿什么付账?

薛辰烨看她的表情也知道怎么了,掏出手机把账单付了。

叶舒然垂着的脑袋快要垂到地上去了,心里把席慎骂了千百遍,千刀万剐了千百遍。

要不是这王八蛋,她也不至于脑子一热就这么跑出来。

她捏着一张粗劣的纸巾递了过去,低声道:“那个……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我下次再请你。”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她先在纸巾上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对薛辰烨而言,这几十块钱的东西还不如他平时喝的一瓶水,不过未免女人啰嗦,他将纸巾接了过来,随手塞进了裤兜里。

两人离开天星街,身后的热闹渐渐远离,他们错杂的脚步声在寂静处显得单调。

薛辰烨脚步缓慢,难得享受这一刻的闲适。

到了车旁的时候,也是他们分开的时候了。薛辰烨上了车,但没有立即发动油门,而是若有所思的瞧着面前慢慢行走的女人。

他单手扶着方向盘,回想刚才的那些,扯了扯唇角,这是个有点儿意思的夜晚,竟然做了那么多他从来没做过的事。

并且接二连三,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而且,这感觉还不坏。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轻松舒服的感觉了,可在这过后,心中的那种窒闷感又袭了上来,他用力的握了下方向盘,眼角忽然瞥到中控台上放着的电影票。

那是一位电影制片人送过来的,是一部喜剧电影的首映票。

他看了看时间,这个点,还来得及。

叶舒然吃了太多东西,这会儿感觉有点撑,走了一半路停下来休息。车子忽然停在了她面前,她一愣,看着车窗缓缓降下来。

她疑惑的看过去,车内的男人捏着两张票,道:“有没有兴趣看电影?”

叶舒然微微蹙了下眉毛,这么晚了……不过反正回去也睡不着,就当彼此做伴,省得自己独处时又想东想西。

她点头同意了。

到了电影院,叶舒然才知道上映的是她白天派发传单的那部女仆电影,这勾起了她不愉快的回忆,所以观影时,她是强忍着厌恶去看的。

但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愉快,跟着旁人笑的时候大笑,流泪的时候沉默,电影里的女仆有着她的悲喜人生,而对她叶舒然来说,又何尝不是?

渐渐的,她也融入进电影角色里,忽然肩膀一沉,她止住笑容,偏头看过去,男人的脑袋靠在她肩上,睡着了。

叶舒然:……

这人不是来看电影,是来睡觉的吧?

不过,他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睡着了眉心都没松开。

叶舒然没敢动,就这么保持着一个姿势,直到电影结束散场。

薛辰烨察觉椅子翻动才醒来,一睁眼看见女人一动不动的样子,他静默了下,慢慢坐起身体。

“抱歉,有点累。”他的解释与道歉都简简单单,惜字如金。

叶舒然微微笑了下,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回应说没什么。

两人一起离开影院,薛辰烨开车将她送到了城中村的那条大马路上。

他看了眼对面破旧的矮房有些诧异:“你住在这里?”

看她的谈吐气质,不像是住在贫民区的,不过为了一件不值钱的东西她能半夜去翻井盖,又觉得没什么不合理的。

叶舒然笑了下,点头道:“嗯,这里挺安静的。”她默了默,不过,应该住不了多久,她就会离开这里,离开霓城了。

不过这些话,她没必要对一个外人说。她再次道谢,然后下了车。

这诡异的一夜,就这么过去了。薛辰烨回到市中心的别墅,洗了澡,从酒柜倒了杯红酒助眠,并未怎么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这只是一场擦肩而过的意外旅程,天亮时,一切又都重新回到轨道上。

第二天,保洁工过来拿他的衣物去清洗,从他的裤子口袋掏出一张材质粗劣的纸巾,她见纸巾上写了字,便询问道:“先生,这张纸您还要吗?”

薛承烨扫了眼,淡淡道:“扔了吧。”

虽然那个女人有趣,但他觉得以后不会再跟她有什么交集。

但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句话叫做世事难料,也许下个转角,还会遇见同一个人……

小说《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第010章 她哭得很惨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