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腹黑薄总宠娇妻
腹黑薄总宠娇妻

腹黑薄总宠娇妻 白灼君 著

连载中 苏星晚薄奕清

更新时间:2020-07-02 16:45:48
小说主角是苏星晚薄奕清的小说是《腹黑薄总宠娇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灼君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昏暗的房间内没有开灯,但也没有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苏星晚恐惧的低着头,怕的发抖,因为屋子里突然出现的人,因为他脸上那张狰狞的鬼面具,更因为那些……笼罩在他身上的恐怖传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走到房门前,薄奕清扯了一把身后的苏星晚,她踉跄向前,几乎是摔进门去的。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去碰你的百合花的,我只是看花被雨水冲刷的……”

还未站稳,苏星晚便张嘴,喃喃地解释。

她本就瘦小,无措又慌张的样子,像极了儿时的薄奕清。

竟让他……更加心疼。

“去拿旁边的医药箱。”

“啊?”

苏星晚一愣。

“我不喜欢重复。”

“好。”

苏星晚连忙转过身去,看到了柜子底下的医药箱,费力拿了出来,又再次跑回了薄奕清的身边。

医药箱很重,她需要弯着腰,才提得动。

将医药箱放下之后,苏星晚这才回到原来的位置站着。

她从来没有过这么恐惧过,苏星晚全身湿透,窗户刚好开着,风扑面而来,身上发着冷意,可是苏星晚全然顾不得。

因为她一直低着头,感受着薄奕清双眼发出来的冷意。

又一阵冷风吹进来,她下意识地环住了双臂,却听到身边的男人传来冷酷无情的声音。

“将衣服脱掉。”

“啊?”苏星晚愣了,她让他将衣服脱掉做什么?

“你觉得你这样我会对你感兴趣?”

他不过是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样子,突然没了方才的兴致。

但是看着他眼中的凉薄,苏星晚忍不住咬了咬嘴唇,最后半妥协道:“只脱上面?”

见薄奕清没有说话,苏星晚慢慢的将上面的衣服脱了下来。

紧接着,薄奕清又开口道:“蹲下!”

他命令般的语气,让苏星晚有一种屈辱的感觉,但是那又能够怎么样……她现在完全没有一点主导权,只能够被他当作玩物,玩弄的对象。

苏星晚一点一点的蹲下去,每一个动作,都让她觉得无比的难堪。

她的后背虽然不如别人的光滑透亮,但是却十分的白。

上面点点的疤痕像是给肌肤上点缀了星星点点一般,落入薄奕清的眼中,竟没有报复的**。

“这是谁做的!”

薄奕清将这种怜惜全权当做是因为别人动了他的东西的愤怒。

苏星晚蹲在那里,背对着薄奕清的方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能够感受到他冲天的怒火。

她抿了抿唇,如实回答,“是母亲和姐姐打的。”

苏星晚说完这话之后,薄奕清突然没了下文,他看着她的背出神。

就在苏星晚想要站起身来的时候,薄奕清突然训斥道:“你敢站起来给我试试!”

语落,苏星晚不敢乱动。

薄奕清利落的将医药箱打开,将里面的药拿了出来,苏星晚刚才在浴室的时候受了伤,薄奕清不是没有看到。

当他的手碰到苏星晚的脊背的时候,苏星晚只感觉整个后背都僵了,随即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痛也得给我忍着,如果敢叫出来,我让你更痛。”

薄奕清嘴上说的十分的绝情,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更加的轻缓了。

不过苏星晚却颤抖的更加厉害,她整个心尖都是颤的,生怕薄奕清在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让自己更加的狼狈难看。

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而苏星晚也没有料到薄奕清会真的给自己上药。

上完药之后,薄奕清的手在她的背上一直游走,过了许久,才离开。

他起身,看着蹲在那里像是一只听话的小型犬一样的苏星晚,心中满意了一些。

对她也温柔了许多,“起来吧。”

因为刚刚蹲了太久的缘故,一下子站起来,苏星晚有些晕,猝不及防的就跌倒在了薄奕清的怀抱里。

薄奕清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突然之间倒下来,下意识的伸出手去环住她的腰。

两人此刻一同跌向后面的大床上,苏星晚的嘴,磕在薄奕清的唇上。

死定了!这是苏星晚的第一个反应。

冰凉的唇触碰在一起,苏星晚浑身僵硬。

安静,房间里安静的可怕。

苏星晚手软脚软的正准备起身离开,薄奕清却没有任何想要放开的意思,反而是把苏星晚给搂得更紧。

薄奕清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受到什么样的蛊惑,那一瞬间的触碰,他好像并不讨厌。

他的声音有些暗哑,“怎么?你们苏家人就是让你来这么勾-引我的?”

“我……”

薄奕清的眼睛实在是太人了,像是有个黑洞,仿佛要把苏星晚给吸进去。

“我刚刚一下子头晕没有站住,真不是故意的。”

“头晕,是吗?”

薄奕清轻飘飘吐出这四个字,全是玩味。

苏星晚紧张到舌尖打颤,什么话都说不清楚,越解释越乱。

就只知道一个劲的摇头。

“苏星晚,你三番两次的惹我生气,苏家是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

什么代价?

要是苏成华和季美珍付出什么代价的话,他们一定会拿母亲出气的。

不行,妈妈本来就身体不好,不能够再被欺负了。

苏星晚用尽了很大的力气,挣扎着起来,薄奕清也随之起身。

他的衬衫纽扣已经掉了一颗,面前古铜色的肌肤露了大片。

慵懒的模样诱惑着她,苏星晚越发觉得自己的心跳不可控制。

可这样的人,偏偏是恶魔。

“要怪罪的话就怪我好了,不要怪我的家人,所有的一切都冲着我来,求你了。”

苏星晚缓缓跪下,朝着薄奕清的脚边爬了过去,用手轻轻地揪住了他的裤脚。

这个女人,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他厌恶至极。

自己是发了疯,刚刚才会可怜她!

“既然这样,这份惩罚你来受就好。”

薄奕清猛地站起身,伸手揪住苏星晚的衣领。

她突然被这么揪着拖走,却没有挣扎,安安静静,任凭后背在地板上摩擦,伤痕累累。

只要不让妈妈受到牵连,她怎样被对待,都可以。

没有反抗的苏星晚,更让薄奕清恼火。

为了一个虐打她的苏家,她竟隐忍成这样!

疼痛快要穿破皮肤,苏星晚感觉全身**辣的烧疼。

她再次被丢进了浴缸里,血色的水流了下来,整个浴缸的水已经变得殷红。

哗啦!

小说《腹黑薄总宠娇妻》 第十二章薄奕清的凉薄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