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情深不负意迟迟
情深不负意迟迟

情深不负意迟迟 千叶 著

连载中 厉北言叶子月

更新时间:2020-07-09 16:20:46
主角叫厉北言叶子月的小说叫《情深不负意迟迟》,它的作者是千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六年前,她遭遇男友闺蜜双重背叛,醉酒下和陌生男人春风一度,携种出逃。 六年后,她抱着一男一女两萌娃强势回国。 天才萌宝神助攻,渣男贱女挨个儿虐个遍。 传闻,厉太太凶恶刁蛮,用两娃性命要挟才上位。 厉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她连头都没抬,就直接道了歉往前走。

“这女人!”司奕腹诽,嫌弃的拿纸巾擦了擦衣服上沾到的一小块水渍。

他低头嗅了嗅,闻到上面一言难尽的味道后,面色大变。

“真恶心!”视线落在她套裙都包裹不住的好身材上,咕哝着,“不会是被原配教训了的小三吧?”

叶子月随便挑了一套便宜的衣服换上,又厚着脸皮跟年轻女店长借了廉价香水掩盖身上的异味,最后在店长鄙夷的目光中逃也似的跑了出来。

朝着司机鞠了一躬,叶子月抿唇轻声说,“真的很谢谢你。”

中年司机憨厚又不好意思的笑,连连摆手,“举手之劳,举手之劳罢了。”

叶子月边整理头发边按响门铃。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开了。要不是她听到屋内有声响,都会怀疑孩子们被绑架了!

门一开,她的腿上立马多出两个小挂件。

叶轻轻叶宸宸一左一右的抱着她的腿。倏然,对气味敏感的叶宸宸动了动鼻子,猛地放开她的腿。

仰着小脸,担忧的去掀叶子月的衣服,“麻麻,你身上怎么臭臭的?还有一股血腥味?是受伤了吗?”

叶子月心中一惊,赶紧拿开他的小手,迅速在脑海里组织语言。

一听受伤两个字,想让麻麻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叶轻轻顿时急了,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里迅速蓄满了泪水。

两只小手扒在她身上不放,哽咽着问,“麻麻你哪里流血了?疼不疼啊。”

这么乖的女儿,叶子月可舍不得她哭,连忙抱起来哄着,“轻轻,麻麻没事。就是在下班路上滑了一跤……跌进了臭水沟里。”

女儿还好糊弄,可是这大儿子,有时候比成年人还精。

这一时半会的,叶子月只能编个烂理由出来了。

“那妈妈还疼吗?”叶轻轻睫毛上沾染了细碎的水珠,抽泣着问。

“早就不疼了,摔的时候也就一点点疼。”她比着小拇指上一小截手指,乐呵呵的说。

一双小手,在母女两个对话时候悄然顺着血腥味来源地摸索过去。

等叶子月反应过来时,她宽松的七分裤出被推到膝盖往上。

露出来的又红又肿的膝盖看着甚是吓人。

好不容易被安抚成功的叶轻轻一见,立马又瘪着小嘴哇哇大哭。

“麻麻疼,麻麻肯定好疼的……”

这熊孩子!

正想教训儿子的叶子月,对上叶宸宸那双酷似厉北言的眼睛,露出的担忧色彩后,怔忡得忘了接下来的动作。

“麻麻你比妹妹还笨,都照顾不好自己!”

叶宸宸抿着唇,小大人似的训斥。

“哥哥才是笨蛋!”

叶轻轻自尊心强,最见不得别人,特别是哥哥说她笨了,顿时就不干了,嗷嗷大叫朝着叶宸宸扑了过去。

见女儿眼中的泪水褪去,叶子月哭笑不得,朝儿子露出一个赞赏的眼神。

叶宸宸有些超脱年龄的睿智,甚至比她这个当妈的更了解自己的女儿。

身上湿答答的,又冷又热,叶子月拿了衣服走进浴室。

洗澡时,看到膝盖上被厉北言处理得惨不忍睹的伤口,叶子月一颗心又酸又涨。

她换上干净的衣服,将粘在里面的沙子清理出来后重新上药水包扎。

做完这些时已经过了十一点。没心情出去买菜,叶子月就这冰箱里的东西给两个小家伙做了一顿午餐。

吃饱后就到了午睡时间,叶轻轻缠着叶子月给她将故事。

摊开《小王子》,叶子月软绵轻缓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像是唱摇篮曲一般,轻声念着,“这么说,你也是从天上来的!你从哪个星球来……”

等到两个小家伙都睡着后,叶子月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她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到所剩无几的余额,秀眉不自觉拧起。

国外的医学同样很忙,上课就占据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到了晚上,她又得陪伴两个孩子,以至于她只能抽空写写小说来赚取稿费。

不过稿费不多,如果不是承南的帮助,她根本活不下去。

可是,她都回到国内了,又怎么好意思再接受他的帮助?再说了,她欠他的都没还呢!

正愁着,养父的电话打了进来。

男人声音威严,“小月啊,你回国了怎么也不回家住?”

似是想到家里的情况,他忙住了嘴,换话题道,“有生活费吗?要不要我再打点给你?”

再?

出国六年,她都没收到过叶严的生活费,这会儿惊讶胜过了惊喜。

骨气和两个孩子的生活保障,叶子月明智的选择了后者,“那就谢谢爸了。”

“你这孩子,跟我客气什么!”叶严口气一松,状似不经意的问,“你现在住哪?”

犹豫了几秒钟,想到养父曾经维护过自己的那两次,迟疑着报了地址,不放心的叮咛,“不要告诉母亲和妹妹我住在这里。”

叶严一顿,随即保证。

不到两分钟,短信提示音响起。

显示银行卡到账一百万。

叶子月惊到了。

养父厌恶她得紧,养父给自己这么一大笔钱,养母知道吗?

又为什么,六年对她不管不问,现在却来关心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司奕打发走了美人后嫌得无聊,想着快到下班的时间,当即决定和自己的好兄弟潇洒潇洒。

他一推开虚掩着的门,就听到厉北言语气不虞的问,“叶子月呢?让她来给我送资料!”

这蠢女人,不是喜欢他吗?不是想要独占她吗?怎么就不会像以前一样抢着给他送资料呢?难道还在生他气?

正想着,就听陈欣支支吾吾的回答,“她、她现在不在办公室……”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陈欣心中慌得一比。

她没想到厉总会亲自点名要叶子月。虽说总裁夫人得罪不得,可总裁更是万万得罪不得!

“你那小情人不会是被你气跑了吧?”

厉北言瞪了一眼胡言乱语的司奕,大手一挥,让陈欣出去。

陈欣赶紧溜之大吉。

司奕半点不见外,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四仰八叉一趟。

盯着天花板吐槽道,“我跟你说,我去医院对面买个东西都能撞到美女。可惜她是个小三,那模样怪可怜的!浑身是水,腿上还在往下滴血,说不定是被正室打得小产。”

“你说她腿上在滴血?”

抓住重点的厉北言登时坐不住了,一个箭步上前揪住司奕的衣领,语气焦急凶狠,像匹狼似的,“她长什么样,你说清楚一点!”

小说《情深不负意迟迟》 第19章 麻麻流了好多血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