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三十万绝尘军
三十万绝尘军

三十万绝尘军 佚名 著

已完结 苏尘柳采琪萧雅

更新时间:2020-07-13 14:55:18
主角叫苏尘柳采琪萧雅的小说叫做《三十万绝尘军》,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都市战神》大争乱世,天骄并起。孤儿苏尘,戎马十年,以燎原之势,踏天而行。少帅苏尘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君天酒店。

苏尘缓步入场。

抬眼望去,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便有许多目光汇聚在他身上。

在南郡、像他这样魁梧的男子,可不多见。

“这人谁呀?长得好帅。”

“器宇轩昂,卓尔不群,这气质……”

“很面生,似乎不是我们南陵郡的……”

苏尘不为所动,找个地方坐下。

就有个女子朝他走来、手中端着一个高脚杯。

她一袭黑色礼服,红色高跟鞋,身材高挑丰腴、十分惹目。

“是萧雅小姐……”

“这小子,似乎被萧雅小姐看上了。”

周围男子满脸羡慕。

萧雅芳名远播。

论家室,南陵巡抚之女。

样貌身段,更是骚媚入骨。

多少男子,梦寐以求便是与她春风一度。

不过她眼界颇高,寻常男子,可进不了她的眼。

萧雅举杯。

“帅哥,喝一杯?”

苏尘没有理会。

萧雅眉头紧皱。

这小子,居然敢无视她萧大小姐?

她冷冷道: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苏尘依旧没有理会。

萧雅彻底抓狂。

“小子,我可是南陵巡抚之女。”

“哦。”

苏尘终于给她回应。

但这回应……

萧雅大怒,自己都曝出家室,这小子不应该立马跪舔?

“给脸不要脸?本小姐请你喝酒是看得起你,更是对你的恩赐!”

“我不需要你的恩赐,请……离我远点。”

萧雅长这么大,何曾被这般羞辱过?

她举起酒杯,便泼向苏尘。

清高是吧?

高冷是吧?

泼你一脸,看你还装!

可是被泼一脸的却不是苏尘,而是她萧大小姐!

也不知为何、所有酒液全数洒在萧雅脸上。

“你!!!”

萧雅快疯掉、歇斯底里。

引发不小动静。

今晚的男主角,陈家二少陈霄缓步走来。

“雅妹,怎么回事?”

“霄哥哥,这小子……他……他非礼我!”

萧雅指着苏尘、满脸怨毒。

“呵,好大的胆子。”

陈霄看着苏尘,满脸的颐指气使。

“小子,还不跪下来给雅妹道歉!”

萧雅恶狠狠道:

“单纯下跪可难解我心头之恨,霄哥哥,我要他跪下来给我磕头,给我舔鞋!”

“雅妹,小事,都交给我。”

陈霄笑得温文尔雅,指着苏尘的鼻子。

“小子,立马跪下来给雅妹磕头舔鞋,否则你一定会死得很惨。今儿是本少大喜的日子,我也不想搞得太血腥……”

苏尘瞥了此人一眼,摇了摇头,从长风衣口袋中,掏出一副白手套,缓缓戴上。

“小子,你没听到我说什么?”

这副姿态、彻底把陈霄激怒,他一下一下戳着苏尘脑袋:

“别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本少一声令下,腿给你打折?!”

苏尘终于开口。

“能不能把你的手挪开,我最讨厌别人指我的脑袋。”

“狗东西,这倒是巧了,本少平生最喜欢指人脑袋,尤其是你这种贱民的脑袋。”

陈霄上前一步,手指距离苏尘眉心只差半寸。

他堂堂陈家二少、又哪儿把一个衣着普通的贱民放在眼里?

苏尘微微蹙眉。

“这可不是个好习惯……你再指我脑袋,我可能会拧掉你的脑袋。”

陈霄愣了片刻,便抑制不住嗤笑。

“本少脑袋就在这里,求你了,拧一个试试?”

“好。”

苏尘点头、跨前一步,就那么抓向陈霄脖颈。

陈霄也就被抓住。

“呜……”

“再见。”

苏尘雍容一笑。

咔。

脖颈断裂的声音,响彻全场。

陈霄死了。

今晚订婚宴的男主角,陈家的二少爷,居然就这么死了。

死得草率,死得荒谬,死得像个开过了头的玩笑。

苏尘放开手,陈霄瘫软在地、双腿蹬踏、身体一下一下的抽搐,眼睛睁得很圆。

里面充满不甘和荒诞。

显然不愿意相信,他居然就这么死了!

他是千金之子,贵不可言!

他拥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他今晚订婚,马上就要娶有倾国倾城之貌的韩家大小姐为妻。

他怎么能死?

还是被一个贱民杀死?

但他还是就这么死去。

寂静。

所有人都张大嘴巴。

受到惊吓。

起先见这小子敢得罪萧雅小姐,都在幸灾乐祸。

见陈家二少出马,都觉这小子马上就会变得很惨很惨。

哪知……

电光火石,陈家二少就被这小子杀了?!

他是不知道陈家有多强大?

他是吃了龙肝凤肚熊心豹子胆?

怎么敢?

他怎么敢?!

死一般的寂静、大概持续十多秒、终于有人大叫。

“杀人啦!”

“天啦,陈家二少竟然被这人拧掉了脑袋。”

“恶魔,恶魔!”

“快,快报警!”

场面变得混乱不堪。

苏尘脸上却没有丝毫波动。

缓缓褪下白手套,扔在陈霄尸身上。

“你……”

萧雅直接傻眼。

战战兢兢,冷汗直冒。

“我不打女人的。”

苏尘扫她一眼,收回目光。

又坐到沙发上,端起一杯红酒,缓缓饮了一口。

然后……吐掉。

这酒,好生难喝。

抓过来果盘,捻起一颗葡萄,慢条斯理开剥。

在他看来——

豆腐脑必须得是咸的。

吃葡萄也一定要剥皮。

他的手很好看。

剥葡萄的动作也十分优雅。

这一幕,在众人看来,那便是嚣张,写在脸上的嚣张。

……

陈家之主、陈霄的父亲陈安,急匆匆赶到时、就看到这样一幕。

他的儿子死了,被人拧断脖子,躺在地上。

杀他儿子的人,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剥着葡萄。

姿态优雅到极致,又渲染出几分慵懒。

陈安整个人、瞬间阴沉到极致。

“你是谁、竟敢杀我儿子!”

“陈先生似乎很生气?”

苏尘唇角微翘。

“消消气,儿子没了可以再生嘛,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他又剥好了一颗葡萄。

“陈先生,这葡萄很不错的,要不要来一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