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复仇前妻:关少情深难逃
复仇前妻:关少情深难逃

复仇前妻:关少情深难逃 张这这 著

连载中 苏锦关修筠

更新时间:2020-07-20 13:55:28
小说主角是苏锦关修筠的书名叫《复仇前妻:关少情深难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张这这所编写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想让我当那个女人的‘血袋’,就跟我离婚。”苏锦淡淡的说着,眉眼间再无留恋。关修筠扼住苏锦的下颚,沉声问道:“三年前,你不是爱我爱得连命都可以不要?死乞白赖地要嫁给我!”“是啊,我一心一意爱你,可你回...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一年前,医院的一场大火让苏锦灰飞烟灭,就连尸骨都所剩寥寥无几。

安玥心中大喜,虽然那场大火来的有些突然并莫名其妙。可是因为是在关氏名下,又没什么伤亡,只说是化学药剂打烂,把配角楼烧毁,停尸房那边损失惨重些,其他到是也没什么太大损失。

那时候,听到消息的第一刻,“连老天爷都容不下苏锦”的想法一下子就蹿到了安玥的脑海中。

关修筠不待见苏锦,又忙于照顾安玥。

苏锦的葬礼办的敷衍又草率,她本来就没什么亲人,朋友更少,关修筠索性也就没跟外界打招呼,草草了事。

站在苏锦的墓前,关修筠跟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后,工作人员全数退开。

那天,他一个人在苏锦的墓前站了很久。

稍微有点阴天,阴恻恻的凉风窜进骨子里,让人觉得难受。

不远处的苏锦藏起来默默的看着关修筠的背影。

她满身伤痕,眼泪滑落在她受伤的脸颊,是刺骨的生疼。

苏锦握紧的拳,指甲深陷入掌心,血肉模糊,就像她伤痕累累的心一样。

“走吧。”燕景明的声音在苏锦身后淡淡的响起:“告别了过去的自己,你该要重新开始了。”

苏锦转头,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把,擦掉那些像是流不尽的泪,用力的点了点头。

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其实他们去K国前后也不过只有半个多月的事儿。

苏锦在燕景明的安排下,一直都在安城,从未曾离开。

燕景明说,大隐隐于市,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苏锦这叫大隐隐于前。

在同一别墅区中,苏锦甚至拿着望远镜,每天都能看见关修筠和安玥在房间里吃了什么,他对安玥的那样温柔,那些和煦的笑意,是他从未给过她的。

不过没关系,曾经的他不愿给,如今的她也不惜的要,然而,他们欠自己的终究要还回来!

燕景明刚忙完,进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苏锦窝在沙发上正在看关于关氏的一些资料,一身舒适的居家服,随意盘起的长发,大大的框架眼镜挂在脸上……沙发、茶几及四周散满了纸张资料。

“你怎么来了?”闻声儿苏锦抬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继续自己手中的事情。

“我来给你带消息来了。”燕景明一身疲惫,扒拉开些文件,给自己腾了个地方就坐了下来,舒服的靠在沙发背上,看着依旧无动于衷的苏锦有些不解的问道:“你难道不好奇我要说什么吗?”

“你能说什么?无非就是关修筠真的在查我们,然而却一无所有。”苏锦低着头,眼睛就没从她手中的文件上挪开过。“如果你说的是这件事儿,那么我已经知道了。”

燕景明笑笑,这女人,还真是聪明的可怕。

“不止如此。”燕景明摔下重饵。

果然苏锦抬头,一双眼睛充满探寻的看着他等待下文。

“关氏的分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现在正是趁虚而入的好时机。”说话间,关修筠扔给了苏锦一份文件,“这是我送给你的,权当你首战胜利的礼物。”

苏锦拿起那份文件,是收购案的收购合同副本。

“这么便宜的价格,关修筠会跳脚吧!”苏锦看到金额的时候说道:“这个子公司我当时有点印象,发展应该还不错的,怎么就……”

“一年前我就布局了,这个价格我都觉得给高了!”燕景明不经意的笑笑说道。

“你这个男人真可怕。”苏锦打趣的说道。

“我们下周一正式入主,我希望出面的人是你!”燕景明一脸正色!

“我!?”苏锦有些忐忑。“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开始了?”

“对!”燕景明的语气不容置疑。

他们都等待这一天等待了太久了。

关氏的这个分公司,地处K国,这才是为什么两周前,燕景明带着苏锦前去K国的原因,从始至终,整个并购的过程中,燕景明都没有露面。关修筠痛失一臂也无可奈何。收购方背景强大,从始至终,背后的那个神秘操纵人都未曾露面过。

不过听说最后的交接仪式,收购方会派一个位高权重的执行官过来。

“修筠,你收拾东西要出差吗?”安玥蹑手蹑脚的像只乖巧的猫儿一样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了关修筠。

关修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伸手拍了拍安玥搂在自己腰前的手,说道:“三天左右。”

“我舍不得你呢。”安玥轻声细语。

关修筠转过身来,将两个人拉开了些许的距离,“安玥,我是去工作的。”

“我知道。”安玥扬起的头收敛了笑意,说道:“可是Gracia在K国啊,上次我见你对她……”

关修筠闻言有些隐怒,“安玥,你知道的,我除了你,心里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

“修筠,我……”安玥似乎要解释什么,可是关修筠此时正在气闷,不愿听她总是提及那些陈年旧事。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提起一个去世的人,安玥,你就这么忌讳和害怕苏锦吗?总是把她挂在嘴边,她已经死了。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小说《复仇前妻:关少情深难逃》 第10章 大隐隐于前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