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惹火娇妻:晚安,总裁大人
惹火娇妻:晚安,总裁大人

惹火娇妻:晚安,总裁大人 秦安安 著

连载中 谌瑾木棉

更新时间:2020-07-20 15:25:12
小说主角是谌瑾木棉的小说叫做《惹火娇妻:晚安,总裁大人》,本小说的作者是秦安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木棉,我得不到的,你这辈子都别妄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谌瑾,不要!”

男人粗暴的吻惹来木棉惊呼,她挣扎着想起身,奈何男女力量悬殊,分毫动弹不得。

“你看清楚我是谁。”木棉呼吸急促,想到谌瑾清醒时对她的憎恶,奋力推着身上的男人。

就在她要绝望之时,身上的人一顿。

“我知道……别走,让我抱一会……”

谌瑾的喃喃自语让木棉浑身一震,停止挣扎。

她任由他抱着,就好像曾经默默暗恋的时光,没有折磨,无关其他。

情不自禁的,她轻手拂上谌瑾的眉眼,目光悲痛。

谌瑾享受着这片刻温柔,却在下一秒,像是想起什么,脸色一变,握住她的手腕。

“摸够了?”

没有想到身上的人会突然发问,木棉变了脸色,想抽回手,却被抓得更紧。

“我……对不起……”

她脸色煞白,低下头,满脑子都是以往痛苦的折磨。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呢?”

谌瑾语气温柔,说出的话却让木棉毛骨悚然,狠狠打了一个寒颤。

“你就这么想我死?”

她颤抖着问身上的男人,即使知道答案,心中还是抱有一丝期翼。

“死?太便宜你了。”

他要的是让她生不如死。

谌瑾语气沉稳,眼中的恨意灼伤了木棉的眼。

她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如果当时死的是自己,多好。

“不用着急,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下去给落落赎罪的。!”

许是洞察了木棉的想法,谌瑾冷笑,捏着她的下巴,警告道:“在这之前,你最好不要做什么让我生气的事,你死了没关系,就不知道你的家人是否承受得了我的报复。”,

木棉不敢置信的看着男人,心已经痛到麻木。

“呵……”

她笑,泪水划过清瘦的脸庞,压在心底的话终是忍不住问出:“谌瑾,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你究竟,有没有心?”

谌瑾嘲讽大笑:“心?早就跟随落落一起沉到海里了。至于信你,下辈子吧!”

下辈子……

隐忍的悲痛终是爆发,木棉挣扎着奋力向床头撞去,却被谌瑾顺手一推跌倒在地。

她竟想寻死?

看着一脸死灰的女人,谌瑾心中烦闷。

该死,谁准许她死的?

一把将地上的女人扔进浴室,他居高临下命令:“伺候我洗澡!”

然而向来听话的女人迟迟没有动作。

谌瑾怒气上涌,猛地掐住木棉的下巴,冷笑:“怎么?刚刚还在勾/引我,这么快就变脸了?”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脱!”

木棉双眼无神,直直盯着地面,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她发现自己竟已想不出这个男人少时的模样,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这笑容在谌瑾看来,是挑衅。

“你找死!”

大手死死掐住木棉的脖子,他面色铁青。

木棉呼吸不畅,整个脸涨的通红,她使劲的拍打着男人的铁臂,然而一切只是徒劳。

“再问你一遍,脱不脱?”

木棉手上的动作一顿,直直盯着面前这个男人,突然想知道,他有多狠?

谌瑾心里一缩,双眼赤红,手上的力度猛地加重。

就在木棉觉得自己真的可以解脱之时,他忽然松手,狠狠一拳打在浴室的玻璃门上。

木棉剧烈咳嗽,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异常狼狈。

她被谌瑾硬按着半跪在他的面前。

“脱!”

木棉不从,倔强地转过头去,又被强行扳回。

“你最好想清楚反抗我的后果。”

木棉一滞,彻底放弃了挣扎。

男人大手罩在她的手上,她如同一个**控的木偶般,一点一点脱去两人之间仅剩的‘屏障’。

泪水止不尽的流下,她浑然不觉一般,麻木的任男人为所欲为。

许是感受不到她的回应,谌瑾大手一拉,将她拽进浴缸。

“取悦我,”

谌瑾再次冰冷的命令。

木棉神色一紧,还是机械地奉上亲吻。

谌瑾的身体早有感觉,此刻更是蓄势待发。

“果然是个饥渴的女人!”

他反客为主吻上木棉,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对上女人失去灵气的双眼,心漏跳了一拍,将她丢出了浴缸。

“像条死鱼,上你跟奸/尸似的,提不起兴趣。”

而摔在地上的木棉,已经感觉不到疼痛。

双腿因为久蹲失去知觉,她转身,一瘸一拐的想要离开,被从外而来衣着暴露的女人拦住。

女人姣好的面容和脸上的倨傲一如既往,木棉侧身准备出门。

“瑾~她是谁啊?”

像是不认识木棉,女人阴阳怪气询问。

“一个疯子,不用理会。”谌瑾语气间满是冷淡。

女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亲密跨坐在谌瑾腿上。

木棉抬腿就要离开,双腿却像灌铅了一般,动不了。

女人如妖精一般缠着谌瑾,木棉冷眼看着这活色生香的一幕。

心,止不住的一片疮痍。

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不是?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害死他心**的罪犯,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谌瑾由着眼前的女人作妖,眼角瞟向旁边的木棉,死一般的沉静……

“滚开,谁让你碰我的!”

暴躁的怒斥让木棉回神,先前还得意洋洋的女人更是一脸错愕。

一手推开仍在索求的女人,谌瑾步伐有些凌乱地迈出浴室,眼里闪过一抹狼狈。

他真是疯了,居然会在乎这个女人的情绪。

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引擎声,木棉有些嘲讽的摇摇头,转身的瞬间挨了一巴掌。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是什么心思,不过是谨玩烂了的女人,也敢让我不痛快!”

木棉揉了揉有些红肿的脸,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女人,“如果小姐不快可以可以去向谌瑾告状,若是能让他开除我,更好。”

没想到木棉会这么说,女人愣住。

她早就听说过谌瑾家里有个禁忌的女人,不能动,不能说。

若是被谌瑾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装作若无其事的,她冷哼一声,狠狠撞在木棉身上,趾高气昂离开。

木棉一个踉跄,瘫软在门口,无声苦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