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江畔初见月
江畔初见月

江畔初见月 棠野 著

连载中 周为水蓝玉烟

更新时间:2020-07-27 16:56:16
《江畔初见月》是作者棠野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江畔初见月》精彩章节节选:延正六年,塞北战火纷叠,江南杏花初绽北风带着前朝的故事而来……她从北到南,本以为自己死在某个山林荒野,也无人问津,直到他的出现。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个山野匹夫,看着他家小姑娘在落日下喝酒,命运却总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一呼一吸之间,老奶奶便到了周为水的眼前。周为水此刻还在呆呆地望着江面。

雪依然不眠不休地往下落,周遭的一切都显得格外苍白无力。

周为水的头发上落满了雪,纤细的发丝被冰结在了一起。老奶奶轻抚着她的头发,为水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只觉得一阵暖流自心流淌而来。片刻后头发上的雪融了冰化了,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一个慈祥的老奶奶正向她微笑。

“奶奶,你是谁?”周为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老人,由于寒冷,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其中还夹杂着稚嫩的童声和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老人穿着一身粗布长衫,上面有几处补丁,长衫很薄,但老人的面色红润,就像身处阳春三月日光下里的人。老人笑眯眯地说:“孩子,跟我走?”

周为水眼眶湿红湿红的,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的家,看着那两具醒目的焦黑的尸体,在心里暗暗地下来一个决定:报仇!

她拭去眼泪,咬了咬牙,看着老人依旧笑眯眯的脸,突然回想起老人刚才走在冰面上,她突然说道:“奶奶,您是位高人对吗?收我为徒!”

声音虽然有着摆脱不了的孩子气,却有着无畏的斩钉截铁。

老人拉起她的手,低声细语地说道:“走吧。”

周为水挣脱了她的手,往家的方向跑去,回头对老人说道:“奶奶,稍等一会,我再去看一眼我的爹娘。”

乌黑发亮的发丝在银铅色的空气中飘扬,纤瘦的腰身像是飓风之中飘摇的芦苇,随时会折断。

她蹲在爹娘的尸体旁,从腰间拿出一只绣着一朵梨花的荷包,从两具尸体中分别削了一点灰烬,放进了雪白的梨花荷包里。眼泪如珍珠般顺着脸颊滚落下来,落地成冰。

周为水站在门口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这个家,转身走向老人,苍白的脸旁没有一丝血色,低声地说道:“走吧。”

老人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尸体,“那里躺着的,会不会是你认识的。”

周为水皱起眉头看过去,同时双腿已经朝尸体迈了过去,虽然已经看不清脸了,但她还是能看出来这是爱她的王大伯,周为水狠狠地一咬牙,摸了摸那支挂在腰间的笔。脸色沉得像银铅色的天空。

“走了,再也不回来了。”周为水站在村口,轻抚着那棵被烧焦的铁梨树,血色全无的脸迈向老人,“走吧。”

老人拉着她,走向了南杉浦。

周为水问:“奶奶,我走在上面会不会掉下去?”

老人轻笑着说:“不会。”

周为水走在江面上,虽说江面结了冰,而且这冰的厚度能够承受几人的重量,但她能隐约感觉到老人自心到手的内息,“奶奶,你是什么人?”

老人的目光始终平视着前方,“你觉得我像坏人吗?”

“我没见过坏人,但我觉得奶奶不是坏人。”周为水奶声奶气地说。此时老人在她心里已经是一个精神支柱了,她无条件地相信这样一个帮她烘干头发带她离开死人窟还答应教她武功的人。

“奶奶,我们要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你叫什么名字?”

“姓周,名叫为水。”

在此之前,她还是一个最远只去过车邻镇的十二岁的孩子,她以为车邻镇就是世界最遥远的地方了……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离开南杉,会离开生活了十二年的地方,更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

远远望去,南杉浦上无边无际,雪落到地上的每个地方,唯独落不到她们的身上。周为水在心里不由地想:这位奶奶真厉害。

之后就稀里糊涂地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与南杉的石子墙不同,这里的墙是黄泥,黄泥里面掺着稻草。

“这是哪啊?”周为水嘀咕着站起来,向门外走去——外面的鸟鸣吸引了她。现在不是冬天吗?怎么会有鸟声?

出门的瞬间,她被眼前所见完全震惊了:漫山遍野的山花,比车邻镇街上行走的姑娘的衣服颜色还要多,粉红桃红浅黄淡紫……郁郁葱葱的大树顶天立地,她从未见过这番好看的青翠,南杉的叶子通常还没绿透就黄了,她现在恨不得摘来一片最嫩的叶子,放进嘴里嚼上一番,一定满口清香。

迎面吹来一阵暖风,天上下起了落花雨,周为水逆着花落的方向往上看,竟发现自己身处于山谷之中,山腰山顶满是桃树,开满了桃花。

周为水满心欢喜地在随着落花起舞,竟没发现自己已经被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裙,衣裙是桃红色的,跟桃花一样鲜艳。

“为水……”半山腰处传来老人的声音。

周为水抬头一看,发现奶奶正背着篓子从山腰处踩着花瓣“飞”了下来。周为水高兴地直拍手。

“此处叫落英谷,我在这里过了大半辈子了,全段时间北上,正好到了南浦。”老人笑眯眯地放下背上的篓子,笑眯眯地看着周为水,“你以后就住这里了。”

周为水点了点头,她很喜欢这个睁眼就见碧叶山花的地方。但她并没有表现得很高兴,小眉头皱了起来,“奶奶,教我武功。”

老人将篓子里的花苞全都倒进溪水里,随即又将它们全部打捞起,一个不漏,放进身旁的酒坛子里,将另一个篓子里的落花放进坛子之后,封上了坛口。

“这叫落花酿,用新鲜的落花,再放进未开的花苞,相互酝酿,方能酿出醇比其他的酒。”老人站起身来,周为水不解地盯着酒坛子。

接下来的每一日,周为水每天照旧练簪花小楷,读诗书,除此之外,系统地开始练剑练息练轻功……

时光随着门前的溪水流淌了四年,随着山间的桃花开落了四年,随着头顶的日升日落交替了四年。

“师父,”一席青衣的姑娘从半山腰向山谷飞来,穿着雪白长靴的脚尖落在一株淡紫色的山花上,背上背着一篓落花。

忽然她将背篓往溪水旁掷过去,同时拔出了腰间的短刀,朝溪水旁的老人刺过去,老人正闭着眼睛细品着刚开封的落花酿。

老人将酒盏抛向空中,接过迎面飞来的背篓,脚尖在地面画出半个弧,继而身体一转,巧妙地躲开了刺过来的短刀,两指将短刀夹在中间。

姑娘嘴角轻轻上扬,披散在身后的齐腰长发随风肆意飘散着,她松开手,一个空翻往后退了数丈远,手往侧面一摆,一把长剑便拔地而起,径直飞进了她的手心。

她的脚尖在花间一点,伴随着风和长剑的气息,落花跟在她的衣裙后,向老人刺过去。老人手握短刀,由纵变横,那剑尖与刀尖交锋,两股强劲的气流平地而起,地面上的花瓣飞向空中,空中的花瓣飞向更高的地方。

瞬间,两股气流同时消失,花瓣慢慢悠悠地往下落。

“为水,内息又强了不少。”那杯落花酿稳稳地落在老人的手上,一滴没洒,老人将其递给周为水。

周为水接过,一饮而尽,便俏皮地笑道:“师父教的好,这酒真香。”

老人双手背在身后,脸上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师父,有件事周为水百思不得其解。”周为水坐到老人身旁,“您将我从南杉浦带到落英谷,这四年来的每一天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除了每年的惊蛰芒种霜降和大寒,四年皆是如此。”

老人只是看着面前的落花随着溪水向东流去,“你看这桃花随了流水,她就不再管还在枝头的记忆了。”

周为水伸手捧来一捧水,又将其洒向空中,眼神里闪过一抹忧伤之色,“她会想念的吧。”

“今天的字练了吗?”老人拍下她肩头的花瓣。

“哎呀,忘了,这就回去练。”周为水将刚才的对话忘得一干二净,转身就向草屋跑去,“您老人家歇着去!”

山谷中的月亮十分静美,尤其是那初七初八的上弦月。

周为水时常坐在溪水前的石头上,看着水中月的倒影。这安宁的温柔,竟有些让她想要长眠于此。

骤然,溪水上闪过一丝黑影,周为水暗中握紧了腰间的短刀,紧闭双眼,感受周遭的气流。

她感受到了切切实实的气体流动!从谷口向下,越来越强,直指草屋!

紧接着一声长剑出鞘声打破了月夜的宁静。

“师父!”周为水失声地尖叫了一声,转身便飞往草屋。

仅在一息之间,草屋里的刀光剑影就永远定格在了那一瞬间——

周为水见到师父躺在血泊中,胸口上插着一把短弯刀,地上还有两黑衣人的尸体,还有两个受了重伤的活人正欲逃出山谷。

“啊!”

叫喊声无止尽地在山谷里回荡,周为水的瞳孔瞬间变得血红,拔出藏在头发中的暗丝,径直地向两人的后背弹去,暗丝立马带着血收缩回来,正中心脏。拔出长剑,疾风似的向半空中的两人砍过去,两人试图用自己的剑来挡,但是周为水的剑气太强,剑还没到达两人的头颅,他们的身体先被撕得四分五裂,笔直地落进了黑暗中。

她的头越来越痛,强忍着回到草屋,腿一软一下子倒在老人的尸体旁,老人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无力地握着她的手,“月……冥石……重现,武林大乱!”

老人用尽了最后一口气后,彻底闭上了眼。

周为水磕了三个响头后,再也支撑不住了,倒在地上。

当她再醒来时已经是次日黄昏了,她眉头锁得很紧,重复了这句话,“月冥石重现……”

她猛地站起身来:“不对!昨天是惊蛰,我怎么会记得昨天的事?”

头又开始痛了,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这人转过头来,竟然是她自己!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面目狰狞好似要将她撕成碎片。

周为水拄着剑,走到窗前拿起笔写起小楷,渐渐地内息平稳了不少,头痛也减轻了些许。她盯着眼前的字,这些字仿佛从纸上跃出来一般,一个一个砸进她的脑袋里,最终幻化为三个字——月冥石。

半个时辰后,待内息彻底稳定后,她将自己的师父安葬在溪水旁,又在旁边埋下一坛落花酿。

“师父啊,这酒就先埋在这,什么时候这一切结束了,我再回来慢慢陪您喝。”她说话的时候,似乎忘了她师父已经不在了。

周为水搜了那几人的身,并未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除了那把弯刀。她将弯刀擦拭干净带在身上,焚烧了几人的尸体,将草屋打扫得一尘不染,一把笨重铁锁锁上了门。

小说《江畔初见月》 第2章灭谷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