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官艳

更新时间:2018-10-22 09:50:56

官艳 连载中

官艳

来源:暴走看书 作者:幻想者分类:官场主角:钟昌文韩仪娆

热门小说《官艳》由幻想者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钟昌文韩仪娆,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土匪老爷子给我买了个芝麻官,被发配到一个乡野荒地,乡间美娘夜里那些事儿、清纯的山里姑娘、恶霸的女人、花楼里的姑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钟昌文冤枉的很,明明是自己被人看光身子,何谈毁人清白。

粗暴的那人名为毛鄂,动手就要宰人。

眼看这伙人真亮出了家伙,展亮的大斧刀恍的人眼花,这一刀下去,脑袋得分家,钟昌文大叫:“我看谁敢?”

刽子手一愣,还真停了,毛鄂蹬鼻子冷哼:“愣着干哈?宰了他。”

“我乃朝廷命官,你们敢动手,就等着被通缉吧。”此地刁民竟然凶残到这等地步,随意草芥人命,怪不得没人愿意到这当官。

朝廷命官——

听这话,毛鄂顿时叫道“慢着。”

“你说什么?”

头上悬着一把斧刀,钟昌文只恨太过大意,得先将他们给唬住“我是新任知县,你要是杀了我,官府绝不轻饶。”

话音方落,鸦雀无声,钟昌文悻悻得意,总算是将他们镇住了。

半响,一干人等哈哈大笑,笑的钟昌文一头雾水,有什么好笑的?难道不相信本官说的话?

毛鄂蹲下来呸了一声:“官府?哈哈,你该不会说的是赤谭的衙门吧。”

就连孙织云都头大了,就衙门那几个歪瓜裂枣,能跟毛老大对着干?

“先把他眼珠子给我挖出来。”毛鄂收容,其他人不敢再笑,但他也算退了一步,没要钟昌文的性命。

钟昌文真着急了,这群人蛮不讲理,不是山老虎就是土流氓,不好对付,仔细一想事情起因是那名小薰女子,得在她身上找办法。

“慢着,各位老大,你就算是挖了我的眼睛,也补偿不了这位小姐的清白呀!”

嗯?

毛鄂眯起眼睛,见自己女儿闻言啜泣更凶了,恨不得扒了这小子的皮。

“你是在找死。”

钟昌文在他发飙前马上道:“老大先别着急,我有个好法子,可以保住姑娘的清白。”

“我也有,那就是宰了你。”毛鄂不想废话,就算是新来的知县又如何,此地山高皇帝远,他就是土皇帝。

“慢着。”毛小薰突然不哭了,睁着眼盯着他“爹,我想听他说下去。”

钟昌文找到机会马上说:“冒犯了小姐,我就算是以死谢罪也挽救不了她的清白,不过……”

“若是让我与她成亲,说不定……”

毛小薰正当豆蔻,不过十四五岁,年龄尚小,钟昌文提出此计,毛鄂再次怒火冲天:“你这的畜生,找死。”

“老大息怒,我并没有冒犯姑娘的意思,咱们可以先定婚约,他年待小姐成年,再取消婚约即可……这是唯一保住小姐清白的方法。”

毛鄂身边有个老者,悄声跟他说了两句,他脸上的怒气才消却不少,看向自己女儿,毛小薰可怜兮兮,说“爹,我不。”说完便跑了出去。

钟昌文见此情况,正准备报出自己老爹的名头,毛鄂就道“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钟昌文眼前一亮。

“婚约可以定下,不过你得对外宣称,你是要到我毛家做上门女婿。”

钟昌文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反正到时候这笔婚约也要解除,是不是上门的都无所谓。

毛鄂这才让人松开他,见那把大斧刀离得远远的,才放心下来。

大气还没喘两下,身后的猛汉一掌就把他给击晕。

……

等醒过来时天都黑了,钟昌文头痛欲裂,他奶奶个熊,头一天就被刁民给算计了,心中一口闷气。

不过这是在哪?醒来发现在一个小屋子,四壁砖墙,一张木床,墙角一堆湿柴,连烛火都没点,黑呜呜一片。

刚点完火,有人便推门而入。

钟昌文吓得后退,见是个毛童才放松些许。

男童不过七八岁,一脸顽皮像,拿着两个馒头过来,调侃道:“你就是姑爷?”

“姑爷?”钟昌文还没回过神,问道:“这是哪啊小弟兄。”

“这是毛家。”

毛家?钟昌文鬼知道毛家是什么地方,饥肠辘辘的吞了两个馒头,才说:“这是赤谭县不?”

男童黑不溜秋的大眼珠上下打量后说:“我姐怎么嫁给个傻子?”

钟昌文一个暴栗过去:“你说谁是傻子?”

男童被敲的眼珠子兜在眼眶,气得大叫:“你竟敢打我,你给我等着。”

钟昌文可不给他跑出去的机会,清醒过来他已经猜到这是那个恶汉的老窝,这小子肯定是他儿子,一脸嚣张样简直是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抓住他又是一个暴栗:“小毛孩也敢在本官面前嚣张,真当我吃素的?”

一顿教训下来,毛量完全怂了,他还没被人怎么打过,哭爹喊娘的:“姐夫,别打了,别打我了。”

钟昌文也累了,将他绑住:“别动,我有话要问你。”

一番盘查下来,钟昌文才知道原来今天招惹上的是赤谭县一大户人家,毛家。

听说毛鄂以前混过土匪,所以一身痞气,前几年干了一票大的后就搬到赤谭来定局了,生有一儿一女,女的就是那‘毛小薰’,这男童就是毛鄂的小儿子‘毛量’。

“原来是同行,怪不得这么凶贼。”钟昌文心里不爽,要是麻子哥在身边,早就干他们个低翻天的了,憋屈!

此地不宜久留,钟昌文将毛量打晕,摸着黑想跑路,可兜兜转转没寻到正门,反倒是见到毛鄂的主房。

以前在土匪寨,只有他欺负人的份,今天吃了大亏,钟昌文心里憋气,想趁夜将他给杀了泄愤,于是爬到房檐上去观察。

抽开瓦片,瞧见里面灯火通明,听见一女子娇息的吟声。

“嗯,官人,你好厉害,小女子快受不了了。”

榻上一对活生生的春宫图一展无疑,毛鄂正双手抓住两瓣白臀,不留余力的捏着,让胯下女子喊得要死要活的:“官人,我快要被你弄的不行了。”

毛鄂喘着粗气,听着这叫声心里得意的很:“你这小浪蹄子,再叫大声点。”

眼看他就要到极限,低吼一声,死死抓住那女人的头发,用力的冲击。

顷刻便无力压在她身上不再动弹。

“官人,你好厉害。”女子恰媚奉承,欲求不满的道“我还想要。”

毛鄂将她给踢下床榻:“浪蹄子,今天我累了,赶紧滚。”

原来这家伙中看不中用,钟昌文鄙夷的笑,结果一片瓦片被推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穿越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