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刺客残月

更新时间:2018-10-31 17:57:49

刺客残月 已完结

刺客残月

来源:欢看小说 作者:亲亲雪梨分类:武侠主角:金世安

小说主人公是金世安的书名叫《刺客残月》,本小说的作者是亲亲雪梨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只影匹马过千境,少年侠骨负盛名。缥缈江湖任纵横,谁人不识残月弓。残月身为大虞国最顶尖的刺客,名震武林,声动朝野。只是除了至亲,无人知晓他是背负着怎样的绝望,一步步成长。无愧君主与苍生,不负信任与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顷刻之间,一群官差就冲上了日升客栈的三楼。阵阵喘息声在三楼回荡,弄得人春心荡漾,官差们也躁动起来。当他们闯进这间朝向后院的房间时,梁翊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常玉娇则赶紧拉紧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王捕头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瞠目结舌,面红耳赤。他用手遮住了脸,难为情地说:“在下正在追捕刺客,坏了梁公子好事,还请梁公子见谅。”

梁翊面色不悦,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然后顺手扯过挂在床边的外套,先扔给常玉娇,然后再披上自己的衣服。

常玉娇从被子里伸出一只胳膊来,纤细**的手臂就如同羊脂玉一般,那些官差们全都看直了眼,不知偷偷咽了多少口水。常玉娇裹上外衣,慵懒的嗓音带着无法抗拒的性感:“我今天好不容易跟梁公子云雨一番,现在倒好……”

常玉娇是忘忧街的头牌,她喜欢梁翊几乎是达城人尽皆知的事情。忘忧街是西南一带有名的花街柳巷,那里青楼林立,美女云集,香醉迷人。而且这边陲女子就是比中原女子多了些风情,她们眉目含情,舞姿婀娜,随便抛几个媚眼,男人们的骨头就酥了。常玉娇在这一堆美女中出类拔萃,可以想象有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就是刚刚横死街头的蔡炳春,也早已对她的美貌垂涎三尺。

不过常玉娇眼中只有梁翊。梁翊不是达城人,他是富川兵器局府监梁若水的独子。达城县衙的人之所以对他很熟悉,不仅因为他在达城的军器所帮忙,还因为他刚来达城,常玉娇便被他迷得死去活来,为此蔡炳春十分不悦。不管什么事情,好像梁翊一掺和进来,自己就输了。蔡炳春被这个念头弄得心烦意乱,恨不得弄死梁翊。可梁翊竟然还抓了一个刺客,说是蔡炳春派去的。蔡炳春自然死活不承认,说那刺客血口喷人,便将其关进了牢房。

梁翊早已料到会是这种结局,他也不生气,更不屑与蔡炳春争风吃醋。之前,每当他看到忘忧街那些莺莺燕燕、浓妆艳抹的女子,他心里就会涌起一阵阵恐惧,生怕她们会对他图谋不轨,夺去他的贞操。对于常玉娇的投怀送抱,他也是极为排斥的,一直拒她于千里之外。无奈常玉娇反倒觉得他更有魅力,这不,也不顾全城风言风语,都找到梁翊住的客栈来了。

“那个……虽说打扰了二位的兴致,但在下还要再进去搜一下,毕竟蔡公子遇刺,这里嫌疑最大.“或许是室内的画面太过香艳,王捕头始终不敢抬头,只能硬着头皮说。而其他官差却在窃窃私语,讨论不休——原来梁公子不住官驿,竟是为了跟这常姑娘私会。

“哟,蔡炳春死啦?”常玉娇看了梁翊一眼,咯咯地笑个不停:“说实话,我现在真想出去买鞭炮,噼里啪啦地放它一天,好好庆祝庆祝!”

“常姑娘,逝者为大…”梁翊好心提醒道。可常玉娇也看到,梁翊抿着嘴唇,轻笑了一下,自信与满足,全写在了微微扬起的眉梢。

“二位,对不住了!”王捕头做了一个手势,官差们纷纷涌入屋里,原地待命。

没想到官差们会这么执着,常玉娇微微蹙起柳叶眉,给梁翊使了个眼色。梁翊整整衣衫,阴沉着脸说:“我一向最烦别人动我东西,不过我也不能妨碍你们执行公务,那就进来搜吧。如果搜不出东西来,我再找你们算账。”

梁翊坐在桌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气定神闲地喝了起来。这个房间布置得十分雅致,书桌上还整齐地放着文房四宝。达城县衙的人都知道,梁翊的行书可是小有名气,很多达城显贵都花重金求过他的字。

官差把房间翻得天翻地覆,也没什么收获。正在众人失望之际,一人突然从柜子里翻出一个精致的小箱子,提到了王捕头面前。这个行李箱比一般的要小些,但光滑油亮,一看就是名品,只因用锁锁着,官兵们不敢轻易打开。

“这里面是什么?”王捕头像发现了宝藏一样,两眼放光,巴不得这箱子里全是机关暗器。

“那是我师兄的宝贝,别乱动。”梁翊斜眼瞟了他一眼,严肃地警告道。

“哼!”王捕头才不管那么多,他迫不及待地把箱子往地上一摔,又抽出砍刀使劲一砍,精致的箱子马上四分五裂了。

众人团团围住箱子的尸体,却不由得大失所望——箱子里装的都是书。他们随意拿起来翻看,突然都面红耳赤,神情极为兴奋,贪婪地翻了一本又一本,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王捕头忍无可忍地吼道:“你们都在干什么?”

一个官差递过来一本书,王捕头狐疑地翻了两下,不禁也脸红起来。原来书上画的都是体态丰盈的luo女,她们眉目含春,千姿百态。王捕头羞恼地扔下书,喝斥属下不务正业。

那一刻,他回想起了达城显贵对梁翊的评价,什么谦谦君子,极为自律,洁身自好……若他们知道梁翊收藏了无数的春宫图,恐怕都会目瞪口呆,无语凝噎。

“好色,人之所欲,妻帝之二女,而不足以解忧。舜帝如此,我有这些书,又有什么奇怪的?”梁翊理直气壮,脸不红,心不跳。

官差们面面相觑,不禁问王捕头:“头儿,你不是读过很多书么?梁公子说了些什么?”

捕头大囧,一时语塞。这时坐在床上的常玉娇整了整衣衫,懒懒地说:“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这是人的欲望驱使。舜娶了帝尧的两个女儿,却不足以消除他的忧愁。梁公子虽有美人相伴,但依然需要东西泄火。”

梁翊轻轻咳嗽了几声,说道:“常姑娘,点到为止,别说得那么详细。”

“哦,原来是这样。”官差们恍然大悟,平日里就觉得梁公子温和亲近,此刻恨不得跟他称兄道弟,然后把这些书全都借走。

梁翊不紧不慢地对站在门口的老板说:“老板,这可是我去年春天专门定制的桃花心木箱子,上好的香椿树料,木匠师傅足足打磨了半个月我才拿到手。不过这玩意儿本来也不值几个钱,你让他们赔我一百两就成;至于这些书,那可是以一本五十两的价钱请专门的画师画的,数数弄坏了几本,然后折算成银子赔给我吧。那是我师兄最宝贵的东西,弄坏了,又不赔钱,他会一掌劈死我的。碰了我别的东西,我就暂且不让你们赔了。”

“看吧,我说梁公子得罪不起,让你们别进来,这可怎么办哟?”老板哭丧着脸说。

“可是打扰了本姑娘的好事,这个你们要怎么赔呢?”常玉娇妩媚一笑,娇滴滴地说道。

“是在下多有得罪。”捕头又一次涨红了脸,辩解道:“刚才有人看到三楼有刺客,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把三楼的房间全搜一下。既然这里没有什么异常,那我们这就撤了。”

王捕头刚要走的一瞬间,突然折了回来。他盯着坐在床上的常玉娇,走近了问道:“常姑娘可否下床?让我搜搜床上的东西?”

常玉娇尴尬地笑笑,说道:“这…不太方便吧?我没穿裤子。”

她越是掩饰,王捕头就越觉得床上有东西,说不定就是刺客的弓箭和衣服。他阴沉着脸,不顾常玉娇的畏缩避让,刚要强掀开被子,却被梁翊抓住了手。梁翊轻笑着说:“王捕头,没听常姑娘说吗?她衣衫不整,你硬要搜,可是十分失礼啊!”

“哼,biaozi还怕被人看?”盛怒之下,王捕头的话也粗鲁了起来。他甩开梁翊的手,呼啦一声扯开了被子。被子被掀开的那一刹那,捕头的眼睛直了。

除了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还真的什么都没有。

常玉娇哇得一声大哭起来,又拼命盖上了被子。一向笑脸示人的梁翊咬住了嘴唇,掐着王捕头的脖子,像揪小鸡一样,把他拎了出去。他一直把王捕头拽到了楼梯口,然后将他扔下一截楼梯,看到王捕头摔得四仰八叉,他才出了一口气。

“跟常姑娘道歉,要不我直接从这里把你扔下楼去。”梁翊不怒自威,语气丝毫不含糊。

王捕头被梁翊摔得头昏脑涨,嘟囔道:“得罪了……”

“声音太小了,听不到。”

“得罪了!”王捕头不耐烦地大喊一声,声音回荡在客栈里。

“这还差不多,以后谁敢欺负常姑娘,这就是下场,你们看到了么?”梁翊大喝一声,那些官差吓得浑身直哆嗦,忙不迭地扶起了捕头,连连向梁翊赔罪。梁翊斜靠在栏杆上,似笑非笑地说:“那我这箱子,还有我的书,你们是不是不打算赔了?”

“我回去请示衙门,再赔给梁公子就是了。”捕头被摔得不轻,他没想到外表斯文清秀的梁公子竟会有这么深厚的内力,说不定他还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自己真的不敢惹他。

“其实我是吓唬你们的。我就算了,如果你能请示下来,那就把银子赔给那个可怜的孩子吧。他在你们县衙口闹了一下午了,吵死了。”梁翊蹙起眉头,似乎十分不满。

捕头脸上挂不住,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后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说是有人倒在了马棚里。捕头怀疑是刺客所为,领着手下呼啦啦地走了。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重生小说
  3. 古装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