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恐怖 > 填命

更新时间:2018-11-05 17:42:54

填命 连载中

填命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鬼手七分类:恐怖主角:小福张静娃

热门小说《填命》是鬼手七最新写的一本恐怖类小说,主角小福张静娃,书中主要讲述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为家里续福填命,回来之后家人视我如鬼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祖先的牌位一般都放在老宅的祠堂里供着,香火越鼎盛,代表着子孙越富贵,受到祖先的庇佑,可是我爷爷死后的牌位在老宅却被倒插在地上,没有香火没有祭品。

在北方这边祭祖的风气还是挺重的,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爸去拜过爷爷,甚至有一次跟着我爸从老宅门口路过,我爸还朝着门口吐一口口水。

记忆中我爷爷是个挺好的相处的人,虽然我是被领养的,可是他并没有把我当外人。

不过爷爷也有奇怪的地方,就是对自己家的人不闻不问,唯独对我格外的好。

我爸和爷爷之间也没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而且我爸也很尊重爷爷,这么对待爷爷都是爷爷自己的吩咐的,说到拜祭,全家人估计也只有我能拜祭爷爷,因为我是领养的,和老周家没有血缘关系。

爷爷以前是村里的跌打师傅,经常帮村里人推拿正骨,算是个赤脚医生,人缘也不错,村里谁家摔伤扭到了都会叫我爷爷去看。

所以我爷爷比较忙,经常晚上要出去帮人家看看病。

有一天晚上,我爷爷去邻村给一个人做推拿,回来已经很晚了,而且身上带着伤,回来之后他就把家里的门窗全都锁好,那时候正是大夏天,我奶奶就问他大夏天干嘛把门窗都锁起来。

我爷爷让她别多问,那个年代男尊女卑,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愿意说的,女人可以听听,不愿意说的,问也没有用。

我爷爷对奶奶说:“晚上不管谁敲门都不能开门,还有把孩子看好,别让他出去。”

奶奶当时就应了下来,抱着只有一岁大点的儿子,也就是我大伯摇扇子哄他睡觉。

当天晚上我爷爷就发高烧了,整晚上说胡话,一个劲的说我错了,对不起,我不敢了……

我奶奶就整宿照顾他,半夜确实听见有人过来敲门,但是奶奶忙糊涂了,也没太在意,就是感觉每当门响的时候,我爷爷说的胡话越大声。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爷爷的状况才好一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爷爷第一件事就是爬起来找儿子,这一瞅发现儿子不见了,就问我奶奶儿子哪去了。

我奶奶也慌了,晚上临睡前就把儿子放在炕里面,然后就一直照顾爷爷,现在儿子找不到了,门窗都锁的好好的,没有开过,可是儿子就是不见了。

奶奶就发动村里的人到处找,最后只找到了一个小孩的尸体,全身上下的肉都被啃食干净了,唯一能辨识出事他们儿子的就是脖子上挂着的银锁子。

看到自己的儿子死的这么惨,奶奶直接哭晕过去了,爷爷却叹了一口气说:“这是报应!”

奶奶问我爷爷,他也不肯说,这事后来也不了了之了。后来又陆续生了三四个孩子,但没有一个活下来,要不是流产了,要不就是夭折了,而且死的都很凄惨。

那个年代每家每户都生五六个孩子,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很多孩子却被活活饿死,谁家都是生的多活下来的少,我爷爷这样的情况也不算例外,直到生我爸之后,奶奶年纪已经三十好几了,如果再活不了,估计老周家就要绝种了。

别人不知道,但我奶奶是知道我爷爷一定在外面惹了什么回来,家里糟了报应,我爸生下来的时候人很小,不足三斤,眼看又活不了了,奶奶就对爷爷说:“这孩子要是活不了了,她也不活了,你惹出来的事,你自己去抗!”

爷爷闷着头不说话,猛抽了两口旱烟,转身就出去了,一直到很晚才回来。

奶奶见他不知声,也知道骂也没用,守着襁褓里的我爸整宿不睡。

到了半夜,听到里屋有动静,就进去看,就看到我爷爷一个人躺在床上不断的打滚,嘴里喊着疼。

奶奶吓坏了,就过去看看他怎么了,结果手一摸他胳膊,就感觉一片潮湿,张灯一看,一手的鲜血。我爷爷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居然开始流血,不仅是胳膊上,身上也到处都是,外面的衣服却没有破损,鲜血染湿了衣衫。

奶奶亲眼见到爷爷背后本来没有伤口,却在眼皮底下出现一道爪痕,鲜血顺着伤口渗出。

我奶奶急的要去找医生,但爷爷没让,就叫她拿酒来,喝下麻痹疼痛。

这种无端出现伤口的情况一致持续到后半夜。

那边儿子奄奄一息,这边丈夫生不如死,一个妇道人家根本扛不住,也不知道怎么才过得这一晚,直到第二天,我爷爷挺过来了,他喝着酒说我爸不会有事了。

多余的话爷爷一句都没说。

从那以后爷爷就搬到老宅那边住,新房这边就留给奶奶和我爸,平时绝对不会到这边来。而我爸也真的像爷爷说的那样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爷爷平时也不让我爸去老宅那边,如果要送什么吃的喝的就放在老宅门口,他自己会来拿。

虽然爷爷和我爸他们的相处方式很奇怪,但并不妨碍我爸心里敬他爱他,甚至会因为有这么个父亲而骄傲,因为奶奶常说我爸能平安无事,爷爷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时过境迁,党的政策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再也没有听说谁家孩子饿死的事情。

可是到了我爸结婚生孩子的时候,问题再次出现了,连续要了三个孩子,每个孩子到三岁,就会得了一种怪病,没完没了的呕吐,一点东西都不能吃,半个月就已经面黄肌瘦,很快就死了,也查不出什么原因。

生我哥的时候已经是第四个,遗传了我爸的特点天生体弱,在保温箱里过了满月才出来,到了三岁之后又得了这种怪病。

我爸妈都急坏了,最后还是奶奶让我爸去找爷爷。

爷爷见我爸妈着急的样子,终于说出了原因,就是那次出门他受到了诅咒,绝户的诅咒,这些年不搭理家里人,诅咒减弱了很多,至于怎么受到了诅咒他没说。

奶奶一听当场就大哭起来,骂我爷爷是个老不死的,这种诅咒都带回家,哭喊着老周家到了我爸这代就要绝种了,以后死了怎么去面对列祖列宗。

爷爷闷着头说我哥这种情况应该是在诅咒下折了福,他让我爸妈在孤儿院领养一个八字够硬,而且不满周岁的婴儿,然后将婴儿的福气分一半给我哥,就能抱住我哥的命,所以爸妈才领养了我。

说起来我的身世也比较可怜,生下来没多久就被遗弃到孤儿院里,身上出了一张出生证其他啥也没有,爷爷看了我的八字,说我的命够硬,而且还不满周岁,条件吻合。

爷爷把不满周岁的我放在一个棺材里面,周围点上七星灯,守一夜,然后让我哥也躺进去,七星灯不灭,就这样把我的福气分了一半给我哥。

所以爷爷就给我起了一个叫周添福的名字,寓意着为周家添福添寿的意思。

爷爷说我福气给了我哥一半,以后一定会走霉运,要爸妈对我好一点,我从小无父无母本就可怜,也算是积德了。

虽然我是领养的,但是家里对我也不错,尤其是爷爷,对我比对亲孙子还要好,当然了,他依旧是那样对自己家人从来不理会,也不准家里人去看望他。

因为折了福,导致我总是遇到倒霉的事情,高考那天居然得了重感冒,结果可想而知,我爷爷见我可怜,就将他的推拿手艺传给了我。

我爷爷的推拿和普通的推拿有些不太一样,这里我们暂且不提,那个时候我也学了半拉不全的。

我哥,他的福气比我好,上了大学,后来又考上了公务员,回到村里做了村干部。光宗耀祖不说,家里的条件也慢慢好了起来。有时候我也挺羡慕我哥的,但人走霉运,最惨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走路都能把头磕出血来。加上我的成绩也就一般,就算复读重考也不一定能考上好大学,再说那个时候我家的条件也不好,一家四口就我爸一个人干活,不挨饿就不错了。

后来哥哥结婚了,结婚的对象却是我暗恋多年的同学张静娃,隔壁村的,从小和我在一个学校,长得很漂亮,皮肤白净没有多少农村女娃子的特点。

我喜欢她的事情我爸妈都知道,但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这事让我挺伤心的,也清楚了自己在这个家里始终是个外人。

那时候我正好跟着爷爷学手艺,这事一出,我也没心思学了,就自己去了外面打拼,这一去就是五六年,很少和家里联系,逢年过节回家也就是和爷爷住在老宅。

我哥和嫂子生了个大胖小子,那纠结了两代人的怪事终于告一段了,虽然说有诅咒,可是家里面依旧老少平安,而且是四世同堂,能有几个家庭有这样的福气。

但是爷爷每次说到这事的时候,都皱着眉头抽着旱烟,说:“这事不对劲,肯定没完。”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天我妈给我打电话,说家里出事了……

猜你喜欢

  1. 江湖恩怨小说
  2. 科幻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