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痞子帝尊

更新时间:2018-11-06 16:48:53

痞子帝尊 连载中

痞子帝尊

来源:九库文学 作者:念忆梦魇分类:玄幻主角:凌不凡洛舞蝶

主人公叫凌不凡洛舞蝶的书名叫《痞子帝尊》,是作者念忆梦魇最新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当一个二十一世纪小痞子突然拥有了毁天灭地,举世无敌的能力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拯救世界吗?君临天下吗?还是泡泡妹子打打怪,亦或者为所欲为,翱翔诸天!女:“啊!,流氓啊!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喊人了···”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门开了……
门口站着连个身穿黑西装带着黑墨镜,一看就很不好惹,有一股彪悍气息的壮汉。
宣小小:“……”
什么情况?
身后,男人优雅低沉的声音响起:“擅闯民宅,还对我这么无礼。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死女人。”
宣小小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一瞬间,新闻里面放着的各种少女惨死出租屋,女孩独自居住却被残忍杀害之类的新闻不停地在脑海里面刷屏。
虽然潜意识告诉她,宫辞怎么说也是响当当的宫氏总裁,不会这么低级下三滥。
但是毕竟只在新闻和报纸上看到过这个男人的信息,谁知道他是不是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站在玄关咬着牙听着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越来越近,好像踩在她的心头似的,宣小小恨不得缩的小小的,谁也看不见。
“砰!”
宣小小身子整个一抖。
门猛地被关上,两名壮汉被关在了外面,危险暂时去除了,但这只是表面上的。
在宣小小看来,面前这个玩味的笑看着她的男人比外面那两个还可怕。
“怎么?知道怕了?”戳戳她的脸,和想象中的一样,果然很软很滑,看她快吓成鹌鹑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又捏了捏,捏的她终于忍不住睁大眼睛瞪他。
“你要是求求我,我就放过你,你要是不求我,呵!”
这声‘呵’让宣小小又是一抖,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不停地说服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忍,忍,忍……
手下精致的小脸抬了起来,女孩苦着脸:“我求你。”
“恩?”宫辞挑眉:“太平淡了,就这一句吗?”
宣小小咬牙,“宫先生,我求你放我出去吧,之前是我不对。”
宫辞无趣的放开她,这么快就屈服了,让他也没有借口再继续玩下去了。
啧,也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逮着她。
“你叫什么?”
突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眼前人的名字的宫辞。
“告诉我名字。”
眼睛一转,宣小小:“我叫宣柔。”
这么柔弱的名字可不适合眼前人的脾气,不过。
“宣柔吗?我记住你了。”
谁要你记住啊,宣小小有些心虚的想。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男人以后还打算和她有交集吗?
不过,就算是找,他也是找宣柔,这么想想,总是被宣柔欺负的宣小小突然多了些窃喜。
嘻嘻,就让他去戏弄宣柔吧,也算是报了仇了。
宫辞拍拍她的头:“今天就放过你,再让我逮住……呵呵……”
宣小小头一缩,这个‘呵呵’可不是什么好词。
只是借宿一晚而已,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小气。
想想你现在的名字宣小小,要记他也是记宣柔。
这么想想,心里还有一丝淡淡的幸灾乐祸……
哈哈,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叫宣小小。
“以我们之间身份地位的差距,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恩?”
见男人皱眉,她可耻的怂了:“有缘,有缘再见!”
打开门,尽量无视那两个怵在门口的壮汉,一口气的跑出‘曙光苑’。
直到一直跑到了附近的一个公园上,才算是放松了下来,呼哧呼哧的喘气。
而另一边,看着像是兔子一样一溜烟跑掉的女人,宫辞怔了怔,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女孩子啊。
碰见的都是一些规矩森严的大家闺秀,像这种,兔子一样的跳脱的,可真是不多见。
季清泽的女朋友吗?
看来这位侄子艳福不浅呐。
“啊~真是!累死我了!最好一辈子别见吧!真是!”浑然不觉被宫辞以叔叔的身份评估了的宣小小一屁股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一边用手扇风一边自言自语的抱怨:“真是,本来就够倒霉了,呼,累死了!”
“宣小小?你怎么在这里?”熟悉而又诧异的声音。
宣小小扇风的动作一僵,不是吧,还有更倒霉的?
今天是倒霉日吗?
站起来转身一看,果然,一个穿着篮球服的高大男孩跑了过来,怀里还抱着一个篮球,浓眉大眼,古铜皮肤,典型的运动型的男孩。
他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气汹汹的跑过来的。
宣小小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不远处有一些同样穿着运动服的男孩在公园篮球架下打篮球,但是其中没有她想看见的身影,不由觉得这次不能善了了。
“我问你话呢,你到处看什么看啊!”言晨越虽然已经19岁了,但是他的脾气还是很冲,想了想,得意的说:“哦~我知道了,你是在找我哥吧!别找了,他今天不跟我在一块。”
虽然才19,但身高已经179的男孩逼近了宣小小,像是一只狼一样逼近了瑟瑟发抖的小兔子:“柔表姐正到处找你呢!你倒是好啊,跑这么远。”
宣小小很想发怒,但是无奈身体不争气,一看到言晨越就手脚发软,这得归功于从小言晨越就喜欢吓唬欺负她。
在宣小小的童年阴影里,一个是小表哥言晨越,一个就是姐姐宣柔。
尤其是这两个加在一起欺负她的时候,那可就不是一般的1+1=2的简单数学题了。
“宣小小,你很能耐嘛,听说你昨天都把姨夫都气晕了,柔表姐整整照顾了一夜,你倒好,跑到这里潇洒来了。”
阳光的年轻男孩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和鄙夷:“真不知道你有没有良心,简直就像是铁做的一样,让人恶心,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表姐,说出去都怕丢脸。”
她恶心?恶心的是他们才对吧!
从小就是,宣柔给言晨越出主意,言晨越再付诸行动,曾经有一次学校组织春游,宣小小被言晨越推进山间的瀑布里。
要不是当时大表哥严晨皓当机立断跳进去将她救上来,她早就死了。
后来宣柔作证是宣小小脚滑自己摔下去,言晨越只是想要拉住她,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那一次,宣小小因为肺部进水,窒息,在医院调养了一个多月才出院,而罪魁祸首,还一副委屈的样子像家里告状说是她撒谎。
自从那一次过后,宣小小看见他是能躲就躲,他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样,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特意来欺负她了。
“喂,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你话呢?”
没得到回应,小霸王不高兴了。
宣小小:“啊?什么?”
“什么什么啊!我问你昨天晚上跑哪里去了,柔表姐很担心你,托人找了一晚上呢。”
宣柔?担心她?
她要是相信才有鬼,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二傻子被宣柔骗的团团转,说什么信什么了。
“言晨越!我昨晚上去哪里了跟你,跟宣柔都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兴趣听你在这里说宣柔多么多么关心我,现在,你让开,我要回学校了。”
言晨越好像很不可置信的样子,也是,从小一直被欺负的只会哭泣的小表姐现在居然敢当面顶回去,是让人有一些不可思议。
“宣小小,我们是担心你耶!”言晨越被气狠了。
“担心我,你们?你?你五岁把虫子丢进面包里骗我吃,七岁抓住一条蛇要咬我,九岁撕了我学校演出的衣服害我不能上台,十三岁学校春游把我推进瀑布还骗大人是我自己摔下去的,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手都被针打肿了。从小到大这样的事情不计其数,你现在告诉我,你关心我?你自己问问你自己,你信吗?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也许是昨天和家人吵得一场架和被宫辞欺负的怨气堵在心头,宣小小迫切的需要一个宣泄口。
而这个从小到大一直欺负她的表弟,撞在了枪口上。
“我有的时候就会想,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了你们的,从小就欺负我都不算,现在大家都长大了,是成年人了,你能不能别再用你那幼稚的思想和被宣柔蒙住的眼来对上我?我们只是不亲密的表姐弟而已,大家平时没什么就不用在这里虚情假意,假模假样的说关心我了吧,我真的,一点也不需要,你们!尤其是你言晨越的关心!”
可能是情绪太激动了,眼珠一颗有一颗的滑落下来,顺着光滑细嫩的脸颊一直往下……
“谁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个陷阱,就像十三岁的时候一样,说给我摘了一朵花,要送给我,我相信了,结果呢?你,我的亲表哥,一把把我推了下去,我在那么冷的水里待了那么久,要不是晨皓哥,我早就死了。因为你是晨皓哥的弟弟,后来才没有追究,但是这不代表!我原谅你了!告诉你,我宣小小,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明白吗?”
越过仿若呆住的言晨越,宣小小擦掉眼泪:
“以后,你,还有你的柔表姐,最好离我远点,离我远远的!!!”
言晨越呆住了,从来都是调皮有着无限活力的他第一次有些迷茫。
他做错了么?
可是,柔姐姐不是说,宣小小很有心计的吗?
她一定是故意这么说的,好引起他的同情心,果然是心思深沉。
可是,她说的小时候他欺负她的事情,都是真的啊,尤其是十三岁那一次,听说宣小小快死了,他真的很害怕。
哥哥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他当时真的吓坏了。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平时这么闹她习惯了,忘了他们在石头上了。
当时爸妈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就按柔姐姐说的,说宣小小自己掉下去的,他是去拉她,虽然爸妈相信了,可是他自己心里知道,是他推得她。
柔姐姐说宣小小又在家里欺负她,抢了爸爸买的她非常喜欢的一个书包,他只是想帮忙出气。
就像以前,宣小小抢了柔姐姐在学校的演出机会时,他把演出服剪坏,宣小小不能上台,柔姐姐就可以去表演了一样。
这不是他的错,是宣小小自己站不稳,谁让她要欺负柔姐姐。
他后来不是没有再欺负过她了吗?
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言晨越扬起了头:
“你干嘛说话这么难听,我们是表姐弟不是吗?你做姐姐的,难道不该让着我吗?”
表姐弟?宣小小冷笑。
“表姐弟?像你和宣柔那样的表姐弟吗?你不嫌恶心,我嫌!”
言晨越脸色瞬间变了,从理直气壮改为怯弱。
“你……你知道什么……”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校园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