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恐怖 > 凶棺

更新时间:2018-11-15 10:31:10

凶棺 连载中

凶棺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迷人小萝莉分类:恐怖主角:孙小瞳王石锤

主人公叫孙小瞳王石锤的小说叫《凶棺》,本小说的作者是迷人小萝莉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每个地方的丧葬习俗都是不一样的,人死了肯定是要入土为安,但是稍有不慎就会出现一些不好的事情来。在给死者安葬的时候,是要特别的尊重死者,满足死者的要求和需要,做到让死者安心的离去,早日投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丧葬习俗流传至今,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世界各民族也都有着自己的丧葬习俗,最为大家所熟知的当属土葬,次之就是火葬。

在我国南方地区则流行悬棺葬,崖葬,二次葬,水葬,而在北方蒙古,新疆,藏族等少数民族则流行着天葬,沙葬等习俗。一些偏远地区,更流行着古老而神秘的树葬,缸葬等习俗。

在解放以后,丧葬习俗也发生了一次改革,国家为了节约土地,杜绝疾病蔓延,规定除部分少数民族外,其余一律采用火葬,被业内称为现代葬礼,虽说都是火葬,可与上面所说的火葬是不同的。

对于各种葬礼的习俗,这里不做详细叙述,后文中会有详尽的概论,因为十多年来,我所主持过得葬礼习俗远远不止这些。而其中发生的诡异,恐怖的事情,更是让人难以置信。

丧葬习俗虽然不同,但每一种习俗都恪守着一个相同的规矩——棺不落地!

从丧主家里出发,到葬地这个途中棺材是不能落地的,无论是哪一种方式的葬礼。如果在途中棺材落地,有时会发生一些诡异,难以解释的事情,有时会给丧主家带来灾祸或者厄运,更甚者,就是参与丧葬的人员,也会遭受一些可怕的祸事,严重者会出现诡异的死亡。

事情要从我十八岁那年,接替二爷大了的位子开始说起。

大了,有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如果我说葬礼司仪,殡仪员,大家就明白了。有的地方大了也叫知客,知宾等,各地不尽相同,但职责是相同的,就是帮助的丧主主持好丧葬一应事宜。(解释下,丧主就是丧事的主家。)

00年,这个千禧之年对于我来说,是个千灾年。除夕夜那天晚上十点多,我和二爷正在家里守夜,突然听到有人撞开了我家的破木门,紧接着一道嚎啕大哭的声音,传进屋里。

突如其来的哭声,吓了我一跳,我气不打一处来,暗道这他妈的谁啊,大年三十的,跑到我家里哭开了,正准备窜出去看看是谁,顺便干他一阵嘴炮,二爷却把我拦住了。

他皱着眉头,走了出去。

二爷的深沉,是我不敢猜测和违逆的,从小就如此,二爷从来就不苟言笑,以至于过了新年我都十八岁成年了,在他面前依然连大气不敢出。

我跟在二爷身后走了出去,看到院子里的人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我们村的村支书刘树才,他看到二爷露面,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二爷面前,连带着站在身后的我也受了一拜。

刘树才边哭边磕头,“二爷,二爷啊,我爹走了,我爹走了。”

磕头报丧,这是我们这的习俗。哪家死了人,丧主就要去通知亲朋邻里,磕头大哭,报丧事儿。可这刘树才他爹死的有些不是时候,大年三十的晚上归天,搞得整个村里都过不好年,谁家愿意大过年的,有人跑到自己家里磕头哭丧的。

虽然我也生气,可二爷大了的身份,接触的丧事太多了,我也比常人家更容易接受,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刘树才他爹死的怎么这么着急,猝不及防。

他爹是我们村的老支书,名叫刘户,有六十多岁的样子,对现在的社会来说,人还不算太老,小病也有,可也没听说有什么大病啊,白天我还见他在村里溜达,怎么突然就死了。

“树才,快起来,”二爷弯腰把刘树才扶了起来,也是有些不相信的问道,“慢慢说,你爹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刘树才摸了一把泪,抽搐两下继续说道,“天快黑的时候,爹从外边回来,就进他屋了,中间我去看了一下,见我爹在睡觉就没叫他,可就在刚才我叫他烧香的时候,怎么叫都不醒,一抹鼻子都没气了,身子不知道啥时候都凉透了。”

说着,刘树才哭的更厉害了。

二爷倒吸了一口冷气,“走,带我去看看。”

“孙瞳。”刚走两步,二爷停下来叫了我一声,转过头对我说道,“走,跟我一块去。”

听到这话,我愣住了,这种事二爷从来不让我跟着的。小时候,因为馋嘴,想跟着二爷去丧主家里蹭肉吃,差点被他打断腿,可这次居然主动让我跟着。

二爷看出了我疑惑,开口说道,“过了今晚,你也成年了,不能总在家闲着,走吧。”

他就是这么干脆和不容反抗,只能哦了一声,跟在他**后头,往刘树才家里走。

虽然有国家新规定的现代葬礼,哪家有人去世不能按照传统的土葬,只能送去火葬场进行火葬,但作为农村来说,认为火葬是对死者的大不敬,所以哪家有了死人,就趁着晚上偷偷按照土葬的规矩,将人埋了。

不过这是村支书家的丧事,动静着实比寻常老百姓家里大多了,还没到他家就已经听到了震天般的哭丧声。

刘户突然死去,短时间能够通知到的人仅仅只有村里的邻亲,虽说如此,他家里的人也着实不少,偌大的院子挤满了人,一个个长吁短叹,面露哀色。

堂屋正门口,摆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前面跪着刘树才的媳妇儿和儿子,边哭边往面前的火盆里扔纸钱。

我不知道二爷是怎么想的,不过在我看来,刘树才他爹的丧事很不同寻常,不说别的,就是这口棺材就大有问题,因为刘户是突然死亡,平常也没有什么大病,根本不像是要随时归天的人。

可刘树才他家这口棺材,是怎么来的?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的内,打造这么一口棺材?

而且看着他儿子,媳妇披麻戴孝的模样,这些一应事物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跟着二爷走到刘户的棺材前,发现就连刘户身上的寿衣也是新的,这就让人纳闷了,难道说这东西他们家早就准备好了?这根本说不通啊,谁家在没有将死之人的情况下,准备这些东西呢?

就算他是村支书,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买到这些东西,更何况这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

兴许刘树才看出了我的疑惑,带着哭腔开口说道,“这些东西,是我从疙瘩村的大姨家借来的,我做儿子的还没来的及尽孝,爹就突然走了,我不能让我爹死了还受委屈。”

二爷默然的点了点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办事儿?”

“就今晚吧,您看怎么样?”

“今晚?”二爷也是有些惊讶,“虽然急了点儿,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大了的事儿,让孙瞳来就行了。”

“我?!”

“他?!”

我和刘树才同时惊呼。

“你放心,我的本事孙瞳都学会了,肯定会给你办好的。”二爷承诺道。

我是懵了,不是让我跟着看看吗,怎么让我来当大了啊,再说了我也只有知识,从来都没有实践过,而且还是这种很急的丧事,完全没有准备。

刘树才比我还相信我自己,仅仅是惊讶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这个村支书应当最信前人福荫这些事了,可他居然同意我这个毛头小子来安排他爹的丧事儿,实在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二爷见刘树才同意了,看着我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家了。”

我还正在蒙圈中,突然发现二爷微不可察的递给我一个眼神,我心头顿时一怔,看来二爷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

就是不懂行的人也知道,棺材等一切丧事所备的事物,是不能借的,这会对被借之人不好的。有老话说,借棺等于借命,这是咒人家死呢,就是亲戚也不能这样无所顾忌。

还有一条,年前白事不发丧,要等到初五之后才能发丧,这个规矩谁都知道,可刘树才偏偏要在今晚,这就更让人生疑了。

想想还是二爷厉害,默不作声,一切随着刘树才的意思走,然后把我当成一颗雷埋了下去,自己置身事外看清一切。

二爷走了,我留下来当了一半吊子大了。

虽然二爷交了我不少东西,可我从来没实践过,也没亲身经历过,真正做起来也是吓得不行。

我先是检查了一下刘户是否还活着,这是大了必须要做的事儿,万一这人处于假死状态,把人埋了,那可就是造孽了。

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还真下一跳,无论我怎么用力,刘户的眼皮死活掰不开,就算是死了七天的人,身体在怎莫僵硬,眼皮还是能掰开的,可刘户的眼皮还有肉感,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掰不开。

我没有声张,手指在两张眼皮中间的缝隙上轻轻划了一下,有点喇手指,然后偷偷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顿时气的差点暴走。

这特码的是五零二胶水!刘树才这狗货用胶水,把他爹的眼皮死死的粘住了!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