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美人画魂

更新时间:2019-01-09 11:44:08

美人画魂 已完结

美人画魂

来源:连城书盟 作者:张语熙分类:灵异主角:张雅周恒

主角是张雅周恒的小说叫做《美人画魂》,是作者张语熙 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舍友是个同性恋,想要我做她女朋友。我拒绝之后,被传言说是个坐台女,我想要找她理论,可是深夜却被侵犯。最后我发现侵犯我的,不是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休时间快要结束了,楼道里已经聚集起了不少同学,听到我的尖叫之后都扒着栏杆往下看,自然也看到了教导主任的惨状。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接连不断地响了起来,我的耳朵却像自己建立起了屏障一样,把这些声音都通通阻挡在外面。

  我想要爬起来立刻离开,发软地双腿却不受我控制,生了根一样扎在原地。教导主任充血的眼睛还在看着我,我想是被控制了一样,双眼不由自主地跟他对视,看着鲜血从他身上每个部位涌出来。

  没过多久,我们待的这片水泥地就被染成了暗红色,空气中满是鲜血的腥气,那股味道直冲我的鼻子,让我胃里翻涌,简直要忍不住吐出来。

  “张雅,那不是张雅吗?她怎么在那里?”

  有人大声喊了我的名字,让我猛地回过神来,这才想到,我居然成了教导主任跳楼的第一目击者!

  为什么上天总是要跟我作对,不肯让我回到平静的校园生活中去?

  不行,我得马上离开!

  我想到天台上那个叫周恒的男生说的话,手撑着地面站直了,跌跌撞撞地朝着宿舍楼跑了过去。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刘芸芸的名字,只知道一定要找到她,为自己洗刷冤屈。

  学校里的同学听说教导主任跳楼的事,都跑过去看热闹,宿舍楼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我怕刘芸芸离开,飞快地爬着楼梯,整个楼道里只听得到我笨重的脚步声和大口喘气的声音。

  我一把推开宿舍门,左右看了一圈,没看到刘芸芸,顿时懵在了原地,想哭又哭不出来。难道我又失去了一次机会?

  这时候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了,刘芸芸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我之后还笑了笑,让我瞬间怒火上涌。

  我抓住她的胳膊就要拉着她往外走,可刘芸芸不知道为什么力气特别大,反手握住我的手腕,我就一动不能动了。

  她问我出了什么事,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我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无辜的话,指着她的鼻子说她不要脸,我为了她好隐瞒她是同性恋的事,可是她居然污蔑我是卖淫的小姐,让我被全校的同学耻笑。

  刘芸芸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她知道错了,会对学校解释清楚,让我别生气,休息一会儿。

  我应该不听她的话,把她拉去学校领导面前的。可是我看着她的眼睛,突然就觉得,我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呢?我完全可以休息一会儿,等学校忙完教导主任的事,再来解决我的问题。

  我慢慢走到床边坐下,接过刘芸芸倒的一杯水,一口气喝光,这才觉得干哑的喉咙舒服了很多。

  下一秒我突然回过神来,这都什么时候了,眼看着就连学校领导都要相信那些照片,把我当成搞**的小姐,我居然还坐在宿舍里喝水?

  我又拽着刘芸芸的胳膊,要拉她离开,可是她突然冲我笑了起来,让我不明所以。

  我想问她在笑什么,刚张开嘴,就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眼皮也睁不开,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我摇了摇头,还以为是自己太累了,又抬头看着刘芸芸。

  可是眼前的世界突然天旋地转,一切都变得模糊了,我只能看得清刘芸芸离我越来越近,那张脸几乎要贴上我的,下一秒我就失去了意识,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中,我只觉得很热,好像整个身体被放在火炉上烤一样。这时候有一双手抚上了我的身体,那双手几乎没有任何温度,凉得我一哆嗦,又觉得开心,还想让她多摸一摸,帮我驱除燥热。

  那双手的主人好像听到了我的想法,开始上下抚摸着我的身体,在我最私密的部位流连不去。

  我这时候已经有了一点意识,心里明白这种事不能发生,想要躲开,可是身体动不了,也不听我的指挥。

  那双手慢慢向下,揉捏抚弄着我敏感的部位,让我喘息不已,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又记不太清楚,脑子昏昏沉沉的,时而清醒时而眩晕,只觉得下面像是被什么粗大的东西撑开了,还带着丝丝的疼痛,让人难堪不已。

  朦胧中我只看到了刘芸芸的脸,正渴望地看着我,对着我舔嘴唇,一脸得意地笑着。

  等我再睁开眼睛,已经躺在了宿舍的床上,正对着有些发霉的屋顶。我在脑子里回想了半天,才想起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瞬间感觉天都要塌了。

  我居然被刘芸芸**了?!

  对了,刘芸芸呢?

  我连忙爬起来,四下里看了看,都找不到刘芸芸。我想下床去,可是从下身传来的一阵疼痛让我顿时脸色发白,更加确信了我的猜测。

  我保存了这么多年的处女之身,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被一个女人夺去了,这让我不能接受,愣在了宿舍里只觉得茫然,连带着对自己的厌恶感。

  这时候宿舍门被敲响了,我连忙去开门,站在门外的是我的班主任和几名脸色严肃的警察。他们来找我问话,关于教导主任的死。

  警察把我带到校长室,学校里的几名领导都聚在外面,个个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我。他们的眼神中带着好奇,厌恶,有的还带着丝丝的猥亵,就是没有一丁点同情和怜悯。

  我低着头躲避着他们的目光,跟着警察走到了临时的审讯室里,听警察问我问题。

  虽然我是教导主任死时的第一目击者,可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把我今天的行程汇报了一遍之后,那两个警察就挥挥手放我离开。

  我松了一口气,对着警察鞠了一躬就走出了校长室,可是却被我的班主任拦住了。

  班主任是个严厉的中年妇女,一双锐利的眼睛透过闪着光的镜片看着我,眼中满是反感。

  她嘴巴一开一合对我说着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学校居然做出了决定,要开除我?

  我拉着班主任哀求,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可是班主任没有半点动容,一脸复杂地看着我说:“张雅,我本以为你是个乖巧的好学生,可你做出的事,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她就快步走开了,好像我是什么瘟疫携带者一样。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到现在都不明白。

  再多说什么都没用了,学校已经把我开除了。本来我还想过毕业之后找个普普通通的工作,再找个爱我的男人结婚,过普普通通的日子。

  可现在呢?我的档案里永远被记上了作风问题,到哪里都会跟着我,让我承受着来自陌生人的嘲笑。

  而这一切发生的源头,都是因为刘芸芸!

  我突然又有了力气,我不能让这一切就这么结束,让我的人生永远沾染污点。我一定要找到刘芸芸,让她为我作证,证明我的清白。

  可是刘芸芸又从学校逃走了,而且还,还**了我……

  想到在宿舍里发生的事,我忍不住发抖,抱紧了自己的身体。虽然刘芸芸是女孩子,但我身上的感觉不会错,她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也许是那些恶心的道具,破了我的身子。

  我觉得自己很脏,就像是被污染了,哪怕是最清澈的水都洗不干净我的身体。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学校里,路过的同学都毫不掩饰地对我指指点点,我也懒得去解释,只能低着头快步走开别人的视线。

  宿舍不能回,我也不敢回家。我爸妈都是很传统的人,如果让他们知道我被学校开除,还是因为这种原因,一定会把我赶出家门,跟我断绝关系的。

  没办法,我只能又回到暂住的那家旅馆,前台小姐仍旧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又偶尔看看我的身后。

  可是现在我已经没心情去理会她奇异的行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上了楼,只想扑到床上好好睡一觉。

  可是我打开房门之后,却发现我带来的背包和行李箱都被人打开了,大大小小的衣物洒了满床,我的内衣还被挂在了衣架上,明晃晃地正对着门口。

  我生气极了,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立刻冲下楼去找前台,大声质问她有没有职业道德,为什么不经过允许就进客人的房间,还乱翻我的东西?

  前台小姐被我吓到了,连忙打电话给他们经理,不一会儿,经理就苦着脸过来,向我解释保洁人员绝对没有进我的房间。

  笑话,那难道是我中途回来自己做得喽?

  我不肯接受这种说法,拉着经理就要去报警。在学校我已经受够了欺负,连住个旅馆都还要继续受气吗?

  经理当然不肯让我去报警,对我说了很多好话,又承诺让我免费在这里多住一周,我才勉强答应了。

  毕竟我现在没多少钱,又没有地方可去,也只能凑合着住下来。

  回到房间,我开始收拾被弄乱的东西,最后才发现少了一件内衣,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难道偷溜进我房间的是个变态?他会不会再来?

  我开始害怕,觉得这件事可能真的不是旅店保洁做的。

  为了自己的安全,我下楼找到前台,要求查看这半天的监控记录。

  前台小姐非常不情愿,想要拒绝我。但是也许是被我刚刚威胁要报警的事吓到了,她最后还是打开了监控让我看。

  奇怪的是,监控上没有显示任何人偷偷进了我的房间,还偷走了我的睡衣。

  难道他是从窗户翻进来的?我在心里想。

  “看到了吧,根本就没有人进过你的房间!”前台小姐语气很不好地说。

  我没心情理她,转身上楼回了房间,头朝下扑在枕头里,只觉得身心俱疲。

  今天半天发生的事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限度,为什么我要摊上这种事?被害的退学不说,连身子都……

  我拼命摇了摇头,想把那件事从我的脑袋里剔除,绝对不要再次想起来了。

  这时候是下午五点,阳光已经开始退去温度,可还是明晃晃挂在天上。我把窗帘拉开,整个房间都亮堂得不得了,这让我的心情也稍微好了点。

  透过窗户,我看到对街有家炸酱面馆,门外的笼屉里蒸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这幅场景让我的肚子不由自主咕噜叫唤起来。

  我这才想起来,从早上开始我就没吃过一点东西,难怪现在头晕脑胀的,原来是低血压犯了。

  傍晚太阳落山的速度就像被人按了快进键,等我从面馆里出来,街道两旁的路灯已经全部亮了。这条街是当初城市规划时被落下的部分,不管是楼房还是小餐馆,都显得十分老旧。

  我从面馆往旅馆的方向走,这条不算太长的路段上有六个路灯,其中三个已经坏掉了,还有一个闪烁着不定的昏黄色灯光,还发出“刺啦”“刺啦”的电流声,让我觉得它下一秒就要彻底灭掉。

  低着头快速走过两个路灯之后,我不经意间看到右前方的路灯杆底下站着一个男人。

  他靠着路灯杆,一副放松的姿态,影子被路灯投下来的光拉得老长,延伸到了我的脚底下。

  灯罩因为无人清洗,被厚厚的污垢和各种死掉的小虫子黏满了,这让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五官全部隐没在黑夜里。

  但是我就是能感觉到,他一直在盯着我看。

  我不想多管闲事,这么晚了我一个女生单独在外面,还是不要跟陌生人交谈的好。

  我走过那根路灯杆,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个男人也站直了身子,慢悠悠地跟我朝同一个方向前进,这让我很介意,可是路不是我家的,我总不能不让他走吧。

  没办法,我脚下步子动的飞快,大步朝前走,直到听不到那个男人的脚步声,旅馆也到了。

  前台小姐大概已经对我有意见了,耷拉着眼皮不肯跟我打招呼,片刻之后又抬头看着我身后,眼神就是不肯跟我对上。

  我就这么招人嫌?

  我在心里嘲讽着自己,听到前台小姐用那种故意装出来的甜腻的声音说着“晚上好,先生”,走上了楼梯。

  今天折腾了一天,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好好洗个澡。因为我总觉得教导主任死时那些溅到我脸上的鲜血还在,血腥气在我鼻头萦绕不去,让我浑身别扭。

  我住的这间旅馆房间不大,进门有一个小小的玄关,右手边是一整面镶在墙上的全身镜,镜子前面是衣架,左手边就是洗手间。

  脱掉衣服挂在衣架上,我走进洗手间关上门,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安抚着我的身体和神经,让我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就在我准备洗头之前,突然觉得眼前有一道黑影晃了过去,吓得我一激灵。等我抬起头来,那倒黑影还投在洗手间的磨砂玻璃门上。

  我心脏“砰砰”跳着,抓住角落里的扫把,藏在门后面,猛地把门打开,可门外却空无一物。

  我愣了愣,难不成是见鬼了?

  不过下一秒我就笑出了声,原来那道黑影是我挂在衣架上的大衣。这可真是自己吓自己。

  我摇了摇头,抱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打了个冷战,又忙不迭地跑回洗手间锁上门,开始洗头。

  等我冲干净头发,整个洗手间已经都是白茫茫的雾气,混着洗发水的香味,在这密不透风的小屋子里,让我生出几丝睡意来。

  我扯下挂在一旁的浴巾围在胸前,准备出浴,洗手间的门后面却又出现了一道黑影。

  原本我还以为仍旧是我的大衣,不过我仔细看了看,这道影子似乎更细一些?

  “有谁在外面吗?”

  我大声问了一句,之后没有人回答我。

  我咽了咽口水,重新操起扫把,一把把门拉开,却看到我丢掉的那件内衣正挂在门上,因为我的大力而晃晃悠悠的。

  “谁!”我顾不上自己还围着浴巾,连忙把房间门打开往外看,可是狭长的走廊上却空无一人。

  是那个小偷又来了?他为什么要把我的内衣挂在门上,难道是为了恐吓我?他想要做什么?

  愤怒和不安的感觉在我心中交织,最后我还是换上睡衣跑下了楼,敲了敲前台的桌子,对前台小姐说:“我需要找你们经理!”

  “又找经理?”她冲我翻了个白眼,还是打电话把经理叫过来了。

  我愤怒地向经理说明了情况,要求他明天必须解决这件事情。也许是我的语气太尖锐,表情太吓人了,经理一直擦着脑门上的汗,冲我连连点头。

  结果等我准备回房的时候,听到前台小姐在跟旅馆的另一个服务生小声聊天,说:“居然还冤枉小偷把她的内衣偷走了,我看啊,她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要不然怎么会带男人来旅店开房!”

  “你说什么呢!”

  她是不是从网上也看到了那些照片?认出了我,所以才对别人说我的坏话?

  我生气地走过去,瞪着她。

  前台小姐看到我了,有点心虚,眼神闪烁了几下,不过很快又冲我冷哼一声,把我推开,说她要下班了,下班时间不负责为我提供服务。

  我还想跟她争论,可她已经背上包昂首挺胸地离开旅馆走掉了,我也只能作罢,不过还想着明天再见到她的时候要好好训斥她一顿,让她不要再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这次合上房间门之后,我把沉重的衣架和电脑桌都搬了过去,把门死死顶住,这样就没有人能偷偷溜进我的房间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床边的窗帘被风吹了起来,拂到我的脚上,微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缩了缩脚趾。

  我下床去把窗户关上,又躺回来,忍不住琢磨,下午出门之前我不是把窗户锁上了吗?难道说我当时饿过头了,忘记锁了?

  想着想着,我觉得有点困了,就去把房间的灯关掉,只留下了玄关的三盏小灯,微微发着光。

  这光芒让我安心,我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上了一趟厕所,再躺回床上很快就又意识不清了。即将彻底睡过去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有水滴到了我的脸上。

  我还以为是刚刚洗手之后没擦干净,随意地用手背抹了两下又要接着睡,可是过了没一会儿,脸上又觉得湿乎乎的。

  我被这感觉弄得没办法安睡,只能皱着眉头伸手去够床头柜的纸抽,抽出两片来胡乱地抹了两把,扔到了一边。

  这下终于没有东西扰我清梦了,我觉得两秒钟之内自己就睡着了。

  然后我做了个梦,梦到我还在今天中午站的那个天台上,一只脚跨在栏杆外面,内心满是绝望,想要自杀。

  可是这个梦里没有来拉我一把的叫周恒的男生,而我自己不知道哪里想通了,突然觉得这么做不对,要把脚缩回来。

  可是从身后传来的一股大力拉扯着我的头发,让我不能往后退。我拼命地跟那股力量搏斗,不让他把我推下去。

  后来我觉得自己突然有了很大的力气,猛地从栏杆外侧翻回来,那个推搡着我的人就像电影里播放的那种慢放画面一样,像一包沙袋,从天台摔了下去。

  我扭头就想跑下楼梯,但是楼梯口却突然消失不见了,我的脚下是一片水泥地,身边出现了一群同学围着我,脸上带着惊恐和厌恶的表情,对着我指指点点,说我是个杀人犯。

  我大喊我不是杀人犯,他们下一刻都抬起胳膊,指着我的身后对我说:“看,他就是你杀的!”

  我转过头去,教导主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他的脖子已经摔断了,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头颅。

  他的双腿骨折,惨白的骨头从小腿肉和西装裤子里斜插出来,还带着嫩红的肉丝。

  我想辩解,教导主任不是我推下楼的,可是我却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教导主任的尸体很快就被从他身下汩汩冒出的鲜血染红了,那些血液慢慢流淌着,方向却都朝着我!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异世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