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都市 > 迷局之与狼共舞

更新时间:2019-01-11 16:49:10

迷局之与狼共舞 已完结

迷局之与狼共舞

来源:掌中云 作者:娜一刻分类:都市主角:柳洪黎雅诗

《迷局之与狼共舞》是作者 娜一刻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迷局之与狼共舞》精彩章节节选:自古红颜祸水,美女身前是非多,生得靓丽就是惹祸的根苗,黎雅诗,洪小茜,李亚男等众多美女,因为生的美貌,受到了恶霸的欺凌,伪君子的蒙骗,无赖的纠缠,看这些性格各异的美女都是怎样来应对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雅诗仍拽着柳洪的手说:“冯震天手下有很多人,你这么去是动不了他一根毫毛的!我也想他死,可我们真的没办法啊!我们是斗不过他的。”

“没办法?”柳洪转过头来,反握住雅诗的手说:“那好,我们报警,让那小子坐牢。总不能当没事发生一样吧!”

“可你知道吗?”方雅诗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了:“他爸爸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啊!他家的亲戚几乎都是市里的干部,他在广平手眼通天啊。”

“那又怎样?那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这只是一方面,我现在告他也没证据……那是发生后,他逼我洗了澡……”

“王八蛋!”柳洪的牙都快咬碎了。

“再说,如果这事传出去,不但我没法做人,就连我父母也会抬不起头的。”

“那怎么办?黑的也不行,白的也不行,我们就逆来顺受是不是?”柳洪脑中飞转,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是解决,只觉得肺都快气炸了。

“柳洪,事到如今我只想求你一件事。”

“你说。”

“我们分手吧!好女孩有很多。我们再在一起,就算你能接受我,我自己都过不了自己的关。千错万错都怪我没听你……”

“别说了!”柳洪很坚定地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不会和你分开的!错不在你,我不会便宜那个王八蛋的。”

“柳洪我求求你了,你千万别做傻事,如果你再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就更不能原谅我自己了。”方雅诗说着又哭了起来:“我也没法呆在这里,我面对不了我身边的人,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柳洪看着心爱的人哭得如此凄惨,心都碎了:“好吧雅诗,我答应你,我陪你离开这,我们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去一个没人认得我们的地方。”

柳洪吧雅诗拥在怀里,此时他心中充满了悔恨、愤怒和悲伤。总之他现在的感觉是他一生中最难受的。

两人在桥头相拥到天亮的时候,柳洪才把雅诗送回家。两人约好各自回家收拾行装,然后十点钟在车站会合后一起离开广平。

柳洪回家时小茜还没起床,柳洪站在小茜床前看了一会儿妹妹酣睡的样子,转身离开。他没拿什么行李,只带了一些钱,并在厨房拿了一把剔骨尖刀。

他出了家门,直奔威震天,他要在走之前先废了冯震天,不然难以咽下这口恶气!

他不知道冯震天还在不在夜店,也不知道能不能在十点之前把事办完,所以他要抓紧时间,他不住地催促着出租车司机。

到了威震天门口,柳洪下了车,看了一眼表,7点20分,应该来得及。他摸了摸腰里的刀子,定了定神,盘算一下如何动手。这时手机响了,是短信,雅诗发来的,他打开一看,不由一惊。只见短信写着:柳洪,再见了!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真的无法面对你。请原谅我的自私,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记住千万不要做傻事!我不值得你那样做。别了,或许我们还会再见面,但我想短期内是不会了。

柳洪心头一疼,如被针刺。他顾不了别的了,忙把电话拨过去,但方雅诗已经关机了。

接下来的一天,柳洪打着出租车几乎跑遍了全市。雅诗家、火车站、汽车站、雅诗的朋友家、同事家,但没有人知道雅诗的去向。

天黑了,柳洪在一家饭店喝起了闷酒,一杯接着一杯……

冯长友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在市里开了一天的会,他感到很累。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过手机一看,“小雨!”立时嘴角泛起一丝笑容,用胖手挠了挠已经秃了一半的脑袋,清了清嗓子,接起了电话。

“你怎么关了一天的机啊?人家都想你啦!”电话里传来了娇滴滴的声音。

“开会嘛!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要不我早就去看你了。”冯长友胖脸上堆满了笑容。

“哎呦,当个公安局长就这么忙,你要是当了市长恐怕我永远都见不到你啦!”那个女人声音越发娇媚。

“哪里,哪里!我就是再忙,我也不会忘了我的‘毛毛雨’的……”

这时外边传来了开门声,冯长友连忙站起来,用手掩着话筒,伸着脖子往门口看。

门开了,冯震天从外边走进来,一身的酒气。

冯长友皱了皱眉头说:“是你呀!我以为是璐璐呢。今天怎么心血来潮知道回家了?”

冯震天扫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上。

冯长友把嘴贴在话筒上,低声说:“好啦,我明天去你那里,现在我要挂了。”

“不嘛……”电话里传来女人撒娇的声音,冯长友连忙挂断电话。

“恶心!”冯震天又斜了一眼父亲冯长友。

冯长友咳嗦了一声,态度严肃地说:“震天,你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别老整天醉生梦死的。你看看你妹妹璐璐,比你小那么多,每天都在为了工作努力……”

“行了!别一天老给我上政治课了,我怎么不努力了?我不也干事业呢么,我的威震天是广平最大的,里面小姐也是广平最漂亮的,不信你有时间去捧捧场就知道了。”

“住口!”冯长友很是生气:“我早晚要栽在你这个不孝子身上,你知道你开的什么夜店对我的影响多不好吗!”

“影响?”冯震天不甘示弱:“你对我的影响就好了吗?我十几岁你就当着我面往家领女人,你想过对我的影响了吗?妈妈要不是因为总和你生气至于躺在院里靠流食过两年多么?你总有时间去看别的女人,我妈病那么重的时候也不见你主动去陪陪我妈!现在她已经走了,你可以大摇大摆往家里领女人啦!”

“畜生!你……你还拿不拿我当你爸爸……”冯长友气得有些发抖。

门又开了,一个长相俊美,衣着时尚的女孩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阵势,不由也皱起了眉。她就是冯震天的妹妹冯璐。

“哥,你怎么又和爸爸吵架?你总也不回来,一回来就惹爸爸生气。”

“行了,你少管我,管好你自己得了,都快结婚了还整天在外边跑跑跶跶的,有空看住你那个邢公子吧,这个富二代难免也爱沾花惹草的!”

“你说什么呀?”冯璐瞪了哥哥一眼。

“别理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冯长友怒骂着。

“用不着你们理,我知道你们都不愿意理我,我走还不行吗!”冯震天起身就往外走。

“哥!”冯璐叫了他一声,准备拉住他。

“别理他,让他滚!”冯长友阻止了女儿。

冯震天怒气冲冲的来到楼下,一边骂着“老不死的”一边去开他跑车的门。黑暗中,忽然一条人影闪出,一把尖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谁?”冯震天大惊,酒顿时醒了,刚要反抗,只听黑影说:“别动!动就扎死你,上车!”说着,刀尖已刺入冯震天脖子半分。

“朋友,有话好说,用不着这样。你是求财还是……”还没等他说完,黑影用腿一拱,手一按,把他塞进了车里。

东平桥下,冯震天的跑车停在河堤上,开着大灯,照着双手被反绑,蜷缩在地上的冯震天。

柳洪蹲在他面前,用冰凉的刀尖拍打着他的脸,狞笑着说:“冯大少爷,天哥是吧?你也太不小心了,回家时怎么不多带几个保镖啊?**,我跟了你一天了,你还认识我吗?”

冯震天眯着眼,逆着车灯,努力想看清柳洪的样子。

柳洪突然站起来“呯”的一脚踢在他脸上,冯震天顿时鼻血长流,叫了起来:“别打!朋友,我得罪过你吗?我不认得你呀!”

“那你还记得方雅诗吗?”柳洪说着又是一脚踢在冯震天小腹上。

冯震天痛的缩成一团,他早就认出柳洪了,只不过是想拖延时间,见柳洪如怒狮一般动粗,不由心里暗暗叫苦。

柳洪没头没脑的一顿乱踢之后,又蹲下身子,看着满脸是血的冯震天问:“王八蛋!这回你认识我了吧?”

冯震天哼哼了几声说:“朋友,我今天落到你手里了,那就没话说,我没别的毛病,就是有点色,方小姐太漂亮了,哥们一时没忍住,你要什么补偿你就尽管开口好了。”

“你拿什么补偿?你有点色,**有点色就找人祸害她?”柳洪越说越怒,一把抓住冯震天的头发,把他的头提了起来,用刀指着他的喉咙问:“另外两个人是谁?在哪?”

冯震天眼见今天难逃一劫,所幸双眼一闭,说:“你要钱也好,要命也行,但要我出卖朋友,你把我冯震天看扁了。”

“妈的,你和我耍倔,讲义气是不是?我看你有多硬!”

柳洪怒不可遏,抓过冯震天反绑的双手,尖刀一挥,已割下他左手的两根手指。

冯震天疼的直冒汗,但他咬住牙没叫出来,他知道这关头叫喊求饶是无济于事的,再说他做惯了指手画脚的大哥,求饶服软的话他是轻易说不出口的。

正在这时,东平桥上射下两道手电光,有人大声问道:“谁在桥下,干什么的?”

冯震天顿时精神一振,说:“是巡警!快放了我,要不你死定了。”

柳洪一惊,他没想到在这么僻静的地方也会有人发现。他不知是不是真的巡警,但此时来人肯定对己不利。他立刻跑过去熄了车灯。

冯震天这时突然放声大叫:“我是冯震天,有人要害我,快抓坏人那!”

柳洪大怒,他本想狠狠教训这个恶棍一番就放了他,此时见他毫不服软,还扯着脖子大叫,顿时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一个箭步跃到冯震天身边,双手一用力把他从地上扭起,喝了一声:“我让你去死吧!王八蛋!”飞起一脚把捆着双手的冯震天蹬下了河堤,跌入了奔流的河水中。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空间小说
  3. 游戏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