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大叔暖宠小新娘

更新时间:2019-01-11 17:14:38

大叔暖宠小新娘 已完结

大叔暖宠小新娘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月夜潇湘分类:言情主角:宁婉鱼龙耀阳

主人公叫宁婉鱼龙耀阳的小说叫《大叔暖宠小新娘》,它的作者是月夜潇湘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新婚在即,宁婉鱼被未婚夫抓到了出轨视频,怒指她不守妇道。小女人有屈难申欲哭无泪,竟还遭到绑架。床上的男人轻烟慢吐,随意的道,“把孩子给我,我让你走。”“孩子,什么孩子?”“你给我生的孩子。”“我什么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台阶下,一身笔挺的黑色手工西装,佩戴蓝黑条纹领带的龙耀阳正从车上下来。

修剪的利落干净的纯黑短发,轮廓格外鲜明。

浓眉,鹰眸,高挺的鼻梁,略显凉薄的唇,唇色浅淡。

抬起头,琥珀色的眼仁像一汪深泉般锁住她。

看到站在她身边的林千业时,刚毅的五官绷紧。

周身笼罩着一股莫名冷酷的气场,矜贵深沉。

他的身后跟着聂新,还有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拎着手提文件,显然是刚从某会议处赶来。

没想到这个男人会突然出现,在场的三个人都有些意外。

愣神的功夫,林千业的手心陡然一空,原本还放置在他掌心里的戒指倾刻间进了龙耀阳的手。

都没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走进来,反应过来时他已经站到了面前。

扫了一眼手里的戒指,看向宁婉鱼,弯唇,浅笑,冰凉的指轻刮她的脸蛋:“连我送你的戒指都敢卖,真当我不舍得收拾你,嗯?”

低沉的嗓音犹如浑厚的大提琴音,宠腻包容的腔调,忍不住让人沉溺。

诱惑且慵懒的琥珀眼仁锁住她的脸,看着她从不安,到迷茫,到最后的咬唇沉寂。

宁婉鱼知道他是帮她,不让她难堪,所以,没有出声。

周围却响起一片艳羡嫉妒的声音,她无暇细听。

被他沁凉的手指一碰,女人浑身颤栗。

下意识的往后躲,他却长臂一伸将她揽进怀里。

宁婉鱼咬牙。

身后如芒刺在背的视线,四道晦暗不明的光,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在看她。

紧绷的视线迸出丝丝裂缝,愤怒。

“老板,把你们店里最贵的婚戒拿出来给我挑选。”乔烟不满的拽了下林千业的手臂,想拉回他的视线。

那男人却甩开她的手,面色阴沉的转身,离去。

“千业!”乔烟的脸胀的又红又紫,很难看,甚至有些抽搐。

她狠瞪着宁婉鱼,又看了眼龙耀阳,满目阴霾的追出去。

直到林千业与乔烟的身影消失,宁婉鱼才敛下目光,脱离龙耀阳的怀抱。

眨动的长睫下一闪而逝的痛被她掩盖。

五年的爱情好像真的就这样走到尽头。

她不再是那个被他捧进手心里的干净女孩,他的身旁有了乔烟。

分手的第二天,他们在一起,算背叛吗?

应该不算吧,毕竟是她先有了那段说不清的视频,而现在,已失去童贞的她再无法澄清自己的清白。

乔烟一直对他有意,她知道,两人在一起时林千业对乔烟的拒绝很果断。

视频出现后,他崩溃了,冷酷的提出分手,和乔烟走到一起。

现在又一起来选婚戒,而她,却连质问的资格都没有。

痛的窒息的心脏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揉捏,撕扯,痛无止境。

眼神也黯淡下去。

从龙耀阳的手里拿回戒指,挫败的口气,举到老板面前:“九万,真的不能再低了老板,我需要这笔钱,就当是扶贫了好吗?”

她的语调卑微了许多。

至于身旁这个从会议处匆匆赶来帮她保住戒指的罪魁祸首,她不想谢,也不想理,直接无视。

龙耀阳点了根烟,背靠着玻璃柜台,自始至终视线都没有离开过她。

眯着眸看着她萎靡不振垂头丧气的样子,林千业的离去好像带走了她所有神采。

指尖夹着烟,划出一道道袅白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脸。

这样的认知让他的轮廓冷硬下来。

吐出一口气,扔掉手中的烟蒂,埕亮的皮鞋踩在上面撵灭。

转过头,邪睨着她手里的戒指,看向老板,声线低沉又带着与生俱来的威慑:“我太太正在跟我闹小性,我由着她,惯着她,不过她想卖的东西恐怕你们也买不起。”

话音刚落,他冷着脸大步离去。

聂新看了眼宁婉鱼,她的表情很复杂,气愤,隐忍,无奈。

再转头看龙少,好像也生气了。

转身,与另一名手下速度跟上龙耀阳,身后响起一片诧异、惊呼、嫉妒的窃窃私语。

顾不得老板难看的脸色,宁婉鱼快步追上已步下阶梯的男人。

冲到他面前张开双臂拦着:“龙耀阳你什么意思,为什么阻止我卖戒指?”

她现在身无分文又无处可去,戒指卖不掉她连住旅馆的钱都没有。

这男人是在故意报复她吗?

瞳眸瞪大,满脸的怒意,刚刚打蔫的白白的脸倒因为这股怒而染上红晕。

龙耀阳扯下脖颈间的领带,眯眸扫了她一眼,绕过她的身体弯腰钻进车里。

他的无视让宁婉鱼更加气愤。

转身,把住车门不让他关上,与车里的他冷目相对。

火冒三丈:“海城不是只有这一家珠宝店。”

车里的男人唇角微勾,冷笑。

聂新从后视镜里看到龙少这个表情时不自觉的头皮发麻,怜悯的看向宁婉鱼。

果然,他听到龙少更为阴沉的嗓音。

“聂新,通知海城所有珠宝店,谁敢收那枚戒指就等着关门大吉。”

“龙耀阳!”她气急败坏的叫。

“开车!”

身体被他的大手推开,车门关上,速度驶离。

聂新往后视镜看去:“龙少,宁小姐还站在原地看您。”

说“看”那是客气,应该是瞪,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龙耀阳已被分解。

男人闻所未闻,阖目,轻轻的按压眉心。

手机响起来,看到上面的号码,他毫不犹豫的划开,接听:“说。”

“龙少,我们已经找到雇佣水军炒大官司的幕后人的家里,不过人已经跑了,大概是警觉到我们的追踪,现场看住在这里的应该是个女人,屋子很干净,还有女人的衣物,跑的很仓促。”

“有监控吗?”

“这里的小区很陈旧,地方又偏,没有监控。”

龙耀阳挂了电话,看向副驾驶的聂新:“之前你们是怎么找到的宁婉鱼?”

聂新回头:“有匿名人举报,我查过那个号码,没有登记,已经是空号了。”

龙耀阳捏捏鼻梁,琥珀色的眼眸闪过深沉的犀利。

除了身边亲近的几个人,没有人知道他在找她,这个举报人会不会是她?

“查一下林千业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女人。”

“龙少,那万小姐还要找吗?”

龙耀阳重新阖目,后背舒服的躺进皮椅,轻勾唇角:“她还欠我一个孩子,当然要找。”

提到孩子,聂新不再言语。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冤家小说
  3. 豪门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