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威武长女乱君心

更新时间:2019-01-12 15:43:17

威武长女乱君心 已完结

威武长女乱君心

来源:微阅云 作者:九歌分类:言情主角:阮瑾瑜安罗迦

主人公叫阮瑾瑜安罗迦的小说叫做《威武长女乱君心》,是作者九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是阮将军府嫡出长女,却沦落得连下人都不如。一场高热之后,我突然看透了人情世故。只愿此生安定,远离纷争。可权倾天下的国师大人,誉满京都的战神王爷,都与我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尔虞我诈的京都他护我周全,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先别忙着死,你母亲的遗物找到了,贼人欲在当铺出手,人赃并获。”银面男子深深看了我一眼,“阮小姐日后可以安心睡觉了。”

他走到我身边,亲自伸手把我拉起来,他掌心温热,握在我手上有粗砺感。

莲嬷嬷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他的动作,男女授受不亲,他、他、他……

我的脸烧的更厉害了,可我爹都对他恭恭敬敬的,我似乎也不太敢甩开他。

我刚站稳,他便松了手。

他提步出门,站在门廊外那老男人……哦不,是圣上,他站在圣上的身边。

莲嬷嬷莫名紧张,我搀扶了她几次,她都腿软的无法起身,我只好独自来到院中,屈膝跪下,朝圣上磕头。

“你看看,这可是你母亲的遗物?”圣上缓缓开口,语气沉甸甸的,像一块巨石压在我脖子上。

太监把一只精致的金丝楠木盒子放在我手中,盒子里躺着一对绿的透亮的水滴形耳坠子。

这耳坠子说是玉,却又比玉清透的多,绿得纯粹鲜亮,色泽明丽喜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宝石。更别提这耳坠子的做工之精湛了,上面缠枝的银丝纤细如发,银钩柔和生光。

我心里发颤,这是我娘的东西吗?我娘有这样的好东西我怎从没见过?

院子里分明站了许多人,此时却一个个盯着我,安静的能听见风从耳畔拂过。

我心里砰砰跳的很快,生怕说错了话,再惹祸上身。猛然想起字条上“沉默”两字,我索性闭紧了嘴,眼泪却悄然滑落。

“阮小姐这是睹物思人了吧,也是可怜……”银面男子轻叹一声。

“这耳坠子乃是祖母绿,虽十分罕有,但以她的性子,朕以为她早扔了……”圣上语气透着一股子浓浓的怅然和伤感,“那贼人倒是识货……她既留给了你,你就好生收着吧。”

盒子和耳坠子此时却显得格外沉重,几乎要压断我的手腕。

圣上举目看着我所住的小院子,忽而转向我爹,“这是你与杨氏的女儿?”

我爹看了我一眼,垂头躬身说,“是。”

“你就让她住这样的院子?!”圣上忽然间抬高了声调,不怒自威的气势让我爹的腰更弯了几分,“这院子里连个看门的婆子都没有?也难怪贼人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堂堂东平将军府,竟如此寒酸?是朕亏待了阮爱卿吗?你府上若是困窘,不若朕从宫里给你派来些人伺候?”

圣上脸上带着笑,出口的话却句句戳心窝子。

我爹噗通就跪下了,“臣不敢!臣……节俭惯了,倒是忽略了这些,圣上恕罪!”

这话不嫌寒颤?阮府上下,除了这个院子,哪里不是雕梁画栋?他都不觉的这话打脸吗?

“给她换个大点儿的院子,独一个老婆子伺候成何体统?叫人知道了也要笑话阮爱卿。”

我爹连忙答应。我很是一愣,这简直是……喜从天降啊?

圣上长叹一声,坐上步撵,带着人浩浩荡荡离去。

我这窄仄的院子,一下子又空荡起来。我按着腿,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裙子,抬眼瞧见我爹还没离开,他正瞪着一双眼,死死的盯着我。

“爹爹……”

他猛然抬手,狠狠给了我一个耳光,力道之大,把我掀翻在地,我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却没解气,抬脚踢在我身上,“贱人!贱人!”

“老爷,你会打死她的,她是你的骨肉啊……”莲嬷嬷从屋里跑出来,拼了命抱住我爹的腿。

我觉得他刚踢得两脚,像是把我的骨头都踢断了,疼得呼吸都得小心翼翼。我大概根本不是我爹亲生的,继母带来的那女孩子才是他生的吧。

“贱蹄子!住大院子?派人伺候?你配吗?”他气喘吁吁,气得不轻。

看看,哪有父亲这么骂自己的女儿?

我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跪好,“爹爹息怒,别为我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呢。”

我倒并非是故意气他,是他老教我,要孝为先、孝为先。我这是孝顺他呢,他却被气得踢开莲嬷嬷,又一拳打断了院里的玉兰树,愤然离开。

我们主仆两人,像两片枯黄的落叶,各自趴在地上喘息。

到底是我年轻,恢复的快,我喘了一会儿身上就不那么疼了。我搀扶着莲嬷嬷从地上起来,扶她回屋里坐着。

她问我伤势,我摇摇头,打开那只金丝楠木的首饰盒子,祖母绿的耳坠子熠熠生光。

“嬷嬷,你见过我娘有这对耳坠子吗?”

莲嬷嬷凑上来看,她眉头皱了好久好久,却最终是摇摇头,“没有,从没见过。”

我琢磨着,明日得回外祖家一趟。我娘出嫁以前的事情莲嬷嬷或许不知情,关于这对耳坠子背后有什么事,我总得回外祖家问问清楚。

还有给我字条那蒙面人,他果真去当铺里出手这对儿耳坠了吗?他从哪儿来的耳坠?他如今是不是已经被抓了?

我脑子里有一团乱麻,还没理出头绪。夜里又被爹爹传唤。

这会儿都亥时了,府里上下也该洗洗睡了,他又叫我过去干什么?白日里还没打够?夜里再补一顿胖揍?

“烦请小哥哥带路。”心里千般不满,我还是垂头跟着爹爹身边的小厮去了。

谁知竟看见我爹在书房喝的烂醉如泥,看见我就拉着我的手哭道,“爹爹对不起你……”

我吓得赶紧去摸他的头,喝酒喝进脑子里了吗?

“是我没本事,是我对不住你娘,是我先对不起她……”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力的拍着我的肩膀,“这些年苦了你了,明日爹就给你换大院子……府上最机灵的丫鬟,可你挑!”

这是唱的哪一出呢?

我反倒比白天,他踢我,骂我贱人时还紧张起来。

“爹爹别这么说,都是女儿的错……”我话没说完,他就趴在酒桌上,醉的不省人事。

我和小厮扶他在书房里歇下,才回来睡觉。但心头的不安,却越发的明显。

爹爹酒后醉话岂能当真?但这话要是传进继母的耳朵里,不知她又会怎么对付我呢。

次日天刚亮,我就爬起来飞快的洗漱好。

“嬷嬷你在家看着院子,我今日要回外祖家一趟。”我怀里揣着那对耳坠,如揣着一团炭火般。

嬷嬷连连摇头,攥紧了我的手,“那不成,乙氏不会让你去的,万一叫她知道……”

乙氏就是我继母,“顾不得那么多,昨日险些死在她手里。这对耳坠叫我翻了身,我回去问问清楚,日后她再欺负我,也好知道用什么法子来对付。”

嬷嬷见我主意坚决,眼含担忧的放开手,叮嘱我速去速回。

我穿了件最好的衣裳,却还是没有继母房中丫鬟的衣服鲜亮。

趁着天将亮,我往西院角门小跑而去。

“站住!”几株桂花树后猛然传来一声轻喝。

眼看角门在望,我怎么甘心被拦住。我卯足力气甩开步子快跑。

“给我堵住她!”桂花树后的声音,威严凶悍。

角门口蹭蹭蹿出两三个粗壮的仆妇,张开双臂,抢食的母鸡一般,朝我扑过来。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耽美小说
  3. 幻想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