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你是我躲不过的情深

更新时间:2019-01-13 10:35:35

你是我躲不过的情深 已完结

你是我躲不过的情深

来源:连城书盟 作者:月明秋静分类:都市主角:于蝶关坤年

主人公叫于蝶关坤年的小说是《你是我躲不过的情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明秋静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东城医院院长的女儿,被指定做东城首富之孙的准新娘,却不料在新婚前夕失去了清白。以为只是普通的失身却带来了剪不断的恩怨情仇,这些情仇似乎魔杖般击中她们于家的人。自己陷在和翁同旭讲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纠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有四五尺厚,偌大的龙家别墅成了一座雪城,远远望去就像一座白色的城堡。

  老太太披着毛绒大衣,戴着保暖手套指挥正在院里忙碌的正会福。五十多岁,有些臃肿的正会福扶着铲雪机在全神贯注地铲雪,后面小贵把落下的地方再认真仔细清理一下。屋内,李婶在厨房做饭。龙映晴正在自己卧室里梳妆打扮。龙在云还在席梦思上做美梦。

  可昌屋里,罗韵贤梳着头发,思考着怎么开口对可昌说留下来的话。龙可昌坐着,靠在床头,愁闷地抽着烟。

  “可昌,我跟你商量一件事情。”韵贤细声细语地开口。

  “什么事情还要商量?你尽管说就是。”可昌的眼里全是温情,二十多年的夫妻,还能这么温热,实在令人钦佩。

  “我打算等在云结婚后,留在家里。”韵贤走到床前,坐在可昌面前,凝视着他满是疼惜地眼睛,坚定地说。

  “你不怕我妈刁难你?”他担心老太太不可能因为在云结婚就改变对韵贤的看法,他的妈他明白:那不是一般的固执。他也有这种固执的基因。

  “在云都结婚了,我都做婆婆了,老太太脾气也该息了。我不相信,她还能当着孙媳妇的面给我难堪。”这个难说,韵贤也不能预料,不过她得留下来,为了映晴。

  龙可昌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也好,等到在云成熟了,我把他们夫妻弄到罗江,你也跟着去。”他还是不放心把韵贤放在妈身边。

  “你看你,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你这么多年都不在妈身边,好歹有两个孩子陪她,她不计较。你要是把孩子都弄走,她指定会反对。

  再说,你罗江的生意也没东城的生意大。妈能放在云走吗?我看,在云跟着妈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得学会跟着去管理妈经营的产业。要是还像你,一拔腿跑罗江去,那妈还不气死呀!她年纪大了,就别让她再动肝火了!我也不希望这个家里再有战争。”罗韵贤不仅贤惠,更加明白事理。

  龙可昌觉得这话有道理,赞同地点头。

  “韵贤,你要是在家里受了委屈,可一定得跟我说。”他很明白这个妻子的秉性:委曲求全。

  “你看你,你要是不放心干脆也留下来算了!你说咱们都这个岁数了,老这么寸步不离的,不让孩子笑话呀?”这个人都五十多岁了,还顽劣的像个孩子。

  “咱俩是公不离婆婆不离公,真分开了,我还真不适应。”可昌深深叹口气,握住妻子的手,感伤。

  “可昌,这辈子有你这份情意,我值了。”韵贤动容地说。

  “有你陪我,我更值!”这世界没有什么比两个人相濡以沫地牵手走一辈子更值得骄傲的事情。

  “可是……”韵贤为自己给龙家带来的困扰感到深深的内疚。

  “好老婆!你就是我的宝!”可昌知道她在自责什么,轻轻将她揽在怀里,手拂在她背后轻轻摸挲。

  门外小贵轻轻地唤他们:“先生、太太,开饭了!”

  长长的餐桌上,坐着五个人。老太太在首位,可昌和韵贤坐在老太太左边,在云和映晴坐在老太太右边。桌子上摆着丰盛的早餐,看得人口水直流,胃口大增。只是龙家的人好像没有想象的那么有胃口,每个人都是慢条斯理地嚼着口里的东西,不敢出声。

  “可昌,给亿阳打电话了吗?让他早饭后带于蝶过来一下,我有几句话要交代。还有就是,婚礼的筹备工作一点都不能马虎!这事虽然我做主,但是还得你去跑腿,毕竟你是在云的父亲,我的儿子。一些老故交,在云不怎么认识,你应该多带他走动走动。”老太太威严地交代。

  可昌放下筷子,很顺从地点点头,直到老太太嗯了一声,才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我不认识那些老故交,一群老头!”在云偷瞟了奶奶一眼任性地说。

  “都二十三四了,也该成家立业了!你爸在你这个年龄早就独立门户,天南地北的做生意呢?”老太太严厉地批评这个蜜糖罐里长大的娃娃。

  “奶奶,时代不同了,别老拿您那些老一套理论来约束我们这个八零后……”在云还想接着说,可昌瞪着他,哼了一声,吓得他急忙埋头吃饭。

  老太太倒没有反感,只是很享受地微微笑着听完孙子的话,溺爱地瞪了他一眼。

  “哎呀,这少爷怎么上报了?”小贵在门口突然惊奇地喊了一嗓子。老太太耳朵特别好使,沉下脸叫小贵。

  小贵欢喜着跑进餐厅,把报纸拿给老太太看。只见在《东城早报》头版头条刊登着龙在云近期结婚的消息,并且配有龙在云和于蝶的图片。老太太眉头紧皱,脸色开始越来越难看。

  在云放下碗筷,到奶奶跟前拿过报纸看了看,差点崩溃,暗想这个死正焕阁,太胆大了!居然敢不经过他允许公开自己结婚的消息。

  “去查查,是谁这么胆大敢在报纸上登这样的消息?”老太太平生最讨厌龙家的人在媒体上露面,为了不让自己家人被媒体骚扰,她几乎垄断了东城的所有媒介。

  “奶奶,不用查了。”在云胆怯地小声说:“这消息是我爆料给报社的。”他怕查出焕阁会引来更大的麻烦,索性自己承担下来。

  大家不敢置信地望着在云,这个小子居然敢触犯老太太的禁令,太胆大了!

  “在云,奶奶什么都能惯着你,唯独这个不行!”老太太气愤地一把抢过在云手里的报纸,狠狠摔在面前。

  “我说过,你们想要什么,龙家都可以满足你们。唯有在媒体露面,这条不行!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东城的媒介垄断吗?就是怕你们被这些东西骚扰!你倒好,居然想借着结婚出风头?太让我失望了!”老太太严词教训在云。

  在云不服气地小声嘀咕:“不出风头,别人怎么知道我们龙家是首富?”

  “在云!”韵贤一旁制止儿子不要违逆老太太。

  “奶奶,我错了。我就是觉得好玩,下次我绝对不敢了!我马上去报社让他们立马停止发稿。”在云良好的态度博得了老太太的谅解,她满意地点点头。

  龙在云先去报社阻止他们再发行其他类似稿子,然后直接去找焕阁。

  “这个,你解释一下!”龙在云进门见到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的焕阁,愤怒地质问。

  正焕阁满不在乎地问:“什么呀?”

  “你干的好事!”他一把将报纸甩在焕阁脸上,吓得她一下子跳起来。

  “怎么了?”焕阁心虚地瞥了一眼报纸。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奶奶早一天知道咱俩的事情?我告诉你,如果老太太真知道了,我们俩就彻底玩完!”龙在云发起脾气来,也是龙飞呼啸,怒发冲冠。

  焕阁怕了,急忙贴过去,抱着在云的胳膊,撒娇:“在云,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帮你公开宣传一下你的婚期,好让全东城的人都为你祝福嘛!”

  “为我祝福?焕阁,我是没心机但不是没心眼。你想干嘛当我不知道吗?我警告过你,老太太最不喜欢在媒体抛头露面,你偏偏要在老虎头上下锤子,你不是找死是什么?”龙在云咬牙切齿地咆哮,他可最讨厌被人训,一大早就为她挨训,心里压的火气必须要发泄出来。

  焕阁怕怕地挤出几滴眼泪:“在云,我错了。我自作聪明,我……我发誓我再也不这么做了。”

  “你给我听着,这场婚姻你阻止不了,我也不希望你阻止,哪怕它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你也给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瞧着。我幸福了,自然会让你过得很滋润,我不幸福了,你也吃不到甜头。明白吗?”龙在云不想她破坏自己坐享其成的资格,只要他绝对顺从老太太,以后龙家的一切都是他的,他可以不用动手就丰衣足食。

  “在云,我听你的,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只是我怕你会不喜欢我……”焕阁嘤嘤小哭。龙在云息了火,态度温和地搂抱着焕阁:“好了,我刚才语气是重了一些。你知道我最烦被人训,今天为了你挨了老太太的训斥,心情不痛快,发发脾气也就过了。你放心吧!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你永远是我的宝!”

  焕阁听在云话说得这么软和,委屈也就烟消云散了。

  “今晚留下来。”她柔媚地揽着在云的脖子,发嗲。

  “不行,这几天忙着张罗婚礼的事,我一刻也闲不下来。好好养身体,以后会让你醉生梦死的。”在云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哄道:“乖,听话。安安分分等着我忙完这一阵子,过后好好补偿你!”

  焕阁点点头,只是强行要了一个吻。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宫斗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惊悚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