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一遇半妖终生误

更新时间:2019-01-25 10:20:09

一遇半妖终生误 连载中

一遇半妖终生误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猫七三九分类:仙侠主角:洛烟洛雾

小说主人公是洛烟洛雾的小说叫《一遇半妖终生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猫七三九创作的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洛烟本以为此生的意义就是寻找,后来遇到的半妖成为这一寻找路上的一星灯火,本以为自己无人可念,到最后才知道,原来身旁的半妖用自己的一生在守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后面几日,大胖时常不安,生怕清昇或者来了其他什么人要带他回妖林,直到有一日洛烟和他说“放心吧,这三年,除非你愿意,绝对没有人可以带你回妖林。”,大胖那颗惴惴不安的心这才安定下来。

大概是怀念阳光,洛烟不再窝在卧房养伤了,倒是经常使唤着大胖搬个躺椅在樟树下晒太阳睡觉,大胖也愿意搬个小凳子坐在洛烟旁边,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吹风晒太阳,以前在妖林的冷宫里,是见不到阳光的,只有等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能从阴暗的角落里爬出来看看窗外的月亮,他跟了洛烟之后才渐渐知道,晒太阳吹风是这么一件惬意和悠闲的事。

沐灯在厅堂里拿着切药材的刀有一下没一下地剁着案板上的白芷,她有些不明白,明明之前赶着都不出卧房的人,怎么突然就连卧房都不愿意待着了,天天在外头晒太阳睡觉,要是天气不好的时候,没太阳可晒,还在回廊上摆个小茶几煮水烹茶。

大胖那小屁孩也不嫌无聊,天天守在洛烟身边,一大一小两个人也不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修禅。沐灯眯了眯眼,看着院子里洛烟从衣袖里露出的半截手腕上戴着一块成色上佳的玉镯,阳光下亮闪闪的,那几根玉削一样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扶手上敲着。

沐灯大概是是被那玉镯反射的光启蒙了脑子,突然就想明白了洛烟为什么这么反常,霎时手里的刀一下子狠狠地剁在了案板上,“砰”地一声闷响像是在为自己突然地机智鼓掌。

“大胖,”沐灯站在厅堂里冲着他喊,“过来帮我去厨房洗点萝卜,晚上我们吃排骨炖萝卜。”

大胖看了眼沐灯,总觉得沐灯那兴奋地神情有些不对劲,再转头看看洛烟,还是闭着眼假寐,犹豫了一下,大胖还是起身走向了沐灯。

沐灯拉着大胖的手就往厨房飞奔,到了厨房又关上了门,那一脸兴奋的表情看得大胖几乎想夺门逃走。

“大胖,你知道这几日为什么阿烟都没在卧房养伤吗?”

大胖不做声,他其实和沐灯一样,这几日一直都在琢磨这个问题,洛烟不闷在卧房里养伤,有太阳晒太阳,没太阳就煮茶,看着好像没什么问题,但大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因为上神的伤好了一半,想晒太阳了。”大胖故意回答了一个看着挺正常的答案。

沐灯听了,急得一个栗子就敲在了他头上,“你想想,之前阿烟天天在卧房里养伤时,你能见到她吗?”

大胖听了这句话,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洛烟不闷在卧房养伤,天天晒太阳、煮茶无疑不是给了他很多时间和她相处,或许上神是在等他开口?可是等他开口说什么呢?说他不想回妖林?

“哎呦,你怎么这么笨,”沐灯瞧着大胖不做声的样子急得不行,“你就没想过拜阿烟为师吗?”

大胖听了这话,感觉心都有些发颤,可以吗?他一个前任妖王的私生子,可以拜洛烟上神为师吗?上神虽然这些日子给了他时间相处,就好似在给他机会开口,可是说不定上神只是给他机会说一说不回妖林这件事情。

“你想啊,阿烟带你出了妖林,又帮你争取了三年的时间,她只是说三年之后带你回天界,又并没有说是要把你送回妖林,”沐灯看着大胖那回不过神的样子,抓着他的肩膀晃了晃,“这些日子阿烟不就是在给你机会开口吗?”

大胖被沐灯晃回了神,“可是沐姨,上神她之前都没收过弟子,况且······”

“况且啥啊,之前没收过,现在可以收啊,”沐灯见大胖犹豫地样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你不想给阿烟当徒弟吗?”

“不是的,”大胖连忙摆了摆手,“我是怕上神嫌弃我。”

沐灯揉了揉他的头,“她不嫌弃你的,她嫌弃的人都不屑于看一眼,你看她还经常抱你来着。”

看着大胖终于开窍的样子,沐灯感觉很是欣慰,大概就是那种一下子拯救了两个垂死之人的欣喜。

后面几天沐灯一直撺掇着大胖去给洛烟表明心意,只是每次看到洛烟假寐的样子,大胖又觉得怎么都不好开口,一来二去就晃走了一个月,沐灯好几次都急得恨不能替大胖去说。

在药房收拾着那些采药的工具,沐灯想到大胖每次犹豫地样子,觉得痛心非常,不就是拜个师吗,搞得像是大小伙子给心爱的姑娘表白一样,畏首畏尾,这样下去说不定三年过去了都还没成。

“今天天气不好,”洛烟揣着手站在屋檐下看着远处山尖上的云雾,“等会你沐姨要去采药,你去吗?”

大胖站在洛烟身侧,他想说,“上神去我就去。”但脱口而出的却变成了:“我去了,上神一个人会不会很无聊。”

这句话一说完,大胖就有些后悔了,他站在洛烟身边时,时常觉得这个人是看不透的,她不像他以前在冷宫里接触的那些人,什么情绪什么想法都写在脸上,他只能凭自己灵敏的感觉去感知这个人的情绪,大胖大多数时候感知到的,就是洛烟是个挺寂寞的人,这种寂寞,就像是他以前在冷宫里仰望的月亮,无人可说,无人可接近。

洛烟听了这话笑了一下,抬手揉了揉他的毛耳朵,“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好不好?”

大胖感受着耳朵尖上洛烟微凉的手指,突然就觉得耳朵有些烫,于是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六七月份正是多雨的时候,山间雾气重得很,大胖跟着沐灯后面,洛烟跟在他后面。

“沐姨,为什么我们要这个时候出来采药?”大胖背着一个药篓子,有些不明白,这么个天气一会就会下雨,出来采药不是找麻烦吗?况且上神的伤还没好。

沐灯是长年在山里呆习惯了,走了四五里的山路也没觉得累,还能心平气和地和大胖说话,“采药呢,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有些药材,只能在这个时节、这个天气、这个环境去采摘,这个嘛,和做人的道理一样的。”

沐灯本想在大胖面前一展小医仙的风采,顺带传授一点人生哲学,只是洛烟并不给面子,说了一句:“这下雨天的,你也不怕一个雷劈死你,瞧给你能的,采个药还能扯上做人的道理,再说了,大胖也不是人,一个半妖做什么人。”瞬间沐灯的台子就被拆得只剩个木头柱子了,气得她转身吼了一句;“不怼我你能死吗?老天爷怎么到现在还没一个雷劈死你这妖孽。”

大胖夹在中间觉出了一点小小地欣喜,大概是为这一点热闹。

洛烟走在大胖后头,瞧着他低着头嘴角那点笑,也觉出了一些开心的味道,好像很久没这么闲散过了,不是打架,就是在打架的路上,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的时候,很少。

一行人就这么吵吵闹闹地在山路上走着,任由露水雾气沾湿衣裳,等采完药的时候,已经是大雨将至的时候了,一个惊雷劈下来,大胖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聋了。

沐灯捂住他的耳朵,笑着问他:“怕打雷吗?”

大胖今天心情也挺不错的,或许是因为洛烟也跟着一起来采药了,又或许是一路上洛烟和沐灯时不时地斗嘴,“有沐姨和上神在就不怕。”

洛烟看了眼大胖被雨水打湿的毛耳朵,往后一抿一抿的,就觉得手痒,但还是忍住了,一个上神老是揉毛耳朵多有损威严。

“嗷呜~”

“哎,有狼?”沐灯听到了很微弱地狼叫声,往声源处看了看,“听着像是小狼崽的声音,怕不是和母狼走丢了。”

洛烟走在大胖后面,瞧着他有些好奇的样子,笑着说了句:“你自己不就是狼吗?怎么还好奇狼长什么样子吗?”

大胖听了这话也没做声,亦没有转过身,他只是心里愣了一下,原来他是半个狼妖吗?

洛烟瞧着他愣了一下的身影,心下猜出个七八分,一个妖王和人类的私生子,在妖林能有个什么好的待遇,早慧且早熟的孩子,大都是经历了比同龄人更多的痛苦。

一行三人穿过一片灌木丛,这才看到了地上的一只母狼以及一只小狼崽,那母狼应当是和山里的其他野兽打斗了一番,身上血迹斑斑,看到他们来时,连挣扎着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那小狼崽更是还没断奶的年纪,只是蜷缩在母狼身边用头去拱它。

“救不回来了。”沐灯查看了一下那母狼的伤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大胖蹲在一旁看着那母狼和小狼崽,大概是同类之间的吸引,母狼看了看大胖,又看了看蜷缩在自己身下的小狼崽,非常微弱地叫了两声。

“上神,真的不能救它吗?”大胖转过头,看着蹲在他身后的洛烟。那双眼睛现在就是平静的,没有什么情绪,于是大胖知道了,的确是救不回来了,连上神都没有办法。

“它伤得太重了,救,是要有希望能医治,而不是起死回生。”洛烟大概自己都没察觉到,说这句话时,自己的手在轻微的颤抖。

大胖依旧看着那母狼,它已经不行了,生命在它身上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流失,他看到它的瞳孔在一点一点逸散。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面对死亡,他以前在冷宫的时候,见过很多,那些人从挣扎到残喘,最后没有声息,但是这是他第一次面对死亡无能为力,他想救它,却无能为力。

大胖把那只小狼崽抱进自己怀里,然后把手放在了母狼头上,一下一下顺着它的皮毛,就好像是在安慰它一样,等母狼终于断气的时候,大胖的手停了一下。他抱着那只小狼崽,转过身对洛烟说:“我可以养它吗?”

洛烟看着他头顶上往后抿着的毛耳朵,终究是没忍住抬手揉了揉,“养着吧。”然后抬手捏了一个诀,那母狼的尸体变成了一个个小光点慢慢消失在雨幕里,“埋在土里怕还是有野兽会啃食,既然不能救它,那就希望它走得安心一些。”

大胖看着慢慢消失的光点,不知说什么好。

“想学吗?”洛烟低下头看着大胖。

大胖还愣着没反应过来时,沐灯就扯着他的袖子按着他往地上跪,“肯定是想学啊,大胖,是不是?”

大胖仰着头,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洛烟是在问他,“想学吗?”,一时大胖激动得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看见洛烟蹲了下来,平视着他,又问了一句,“想学吗?”

“想,”大胖说完这个字之后,才仿佛开窍一般,连着磕了三个响头,“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洛烟也没拦着他,受了他三个响头之后站了起来,沐灯仿佛是比大胖本人还高兴,拉着他站起身,还替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泥水。

这个时候,他看到洛烟的额头上闪了一下,出现了一个印记,是一片竹叶的样子,还没等他再仔细看看的时候,洛烟抬起了手,素白的手指落在他眉间,一阵轻微的刺痛过后,沐灯拉着他的手十分激动地喊了一句:“现在天印也赐了,你以后就是阿烟的弟子了。”

大胖傻乎乎地抬手摸了摸刚才洛烟手指停留过的地方,赐了天印,他就是洛烟上神的弟子了。

“你以后,便是我上神洛烟座下的弟子。”洛烟看着大胖那还有些缓不过来的神情,弯了弯嘴角。

大胖不知道自己是何处打动了洛烟,他现在的师父,如果说只是善良的话,这个理由未免太单薄了,但他的确好像也没有什么长处,在今天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真身是一只狼,过去的那几年,他过得小心而谨慎,并且糊涂,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反正他不想死,就一直苟延残喘地偷生,现在不一样了,从洛烟给他赐印开始,他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并且有了活下去的意义,他要为了洛烟活着。

而对于洛烟来说,大胖打动她的,只是蹲在将死母狼身边那个还单薄的背影。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总裁小说
  3. 校园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