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言家二女

更新时间:2019-02-12 14:43:16

言家二女 连载中

言家二女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行止分类:言情主角:莫云亭言笙

主角是莫云亭言笙的书名叫《言家二女》,它的作者是行止创作的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言笙是苏城言家的二小姐,和莫云亭从小就是青梅竹马。本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却是郎无情,妾也无意。莫云亭一直都把言笙当妹妹,言笙也把莫云亭当哥哥,只是迫于长辈的要求,要他们两个结为夫妻,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是夏日,清晨却还是有些凉意的。我站在城门口,在瑟瑟凉风中微微打颤。为了不让家人发现,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原本想来吃北城的烧饼豆汁,未曾想钱袋却在路上被人偷了去。

就在我唏嘘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时候,忽觉面前黑影一闪。我就飞了。

没错,是飞。我偏头盯着旁边揽着我施展凌空诀的南风瑾,有点无语。

“何事?”南风瑾转过头冲我柔柔一笑。我觉得有点晕。一日未见,这厮竟如此和气。

“饿。”我撇了一眼越来越远的苏城,闷闷答道。

“如此……”南风瑾话未说完便皱了皱眉,揽着我往旁边一闪,躲过了那只从他耳畔飞过的破魔箭。却也被迫停在半空,因为我们四周都是浮在空中蓄力待发的破魔箭。

我满脸黑线,言婠这个智障。她是要我来个高空自由落体么?不过她此时应该在家给爹娘奉茶才是,怎会在此处?

“南风衍!放开阿笙!”言婠挡在我们前边大吼一声。

被称为南风衍的男子身形一转长臂一收,将我抱至面前,他背对着我姐姐,温柔地注视着我。

此时我才恍觉,他的确不是南风瑾。因为他的眸是暗红色。是魔。我倒吸一口凉气,有点兴奋。长这么大,妖是见了不少,魔却从未见过。

据说千万年前那场圣战之后,魔君被封印,魔族元气大伤,躲在极北苦寒之地休养生息,不再参与世间万事,妖族依附于神族,数万年来倒也算是相处和睦。只是那魔族颇受了些苦,但凡出现在神族妖族之前,皆难逃灰飞烟灭的下场。

所以这蓦然之间遇见一只魔,我难免有些好奇。却是不知为何,感觉他实属温良,定不是那传说中嗜血好杀之徒。

“南风衍!你若敢伤她一毫,我必屠尽南风一族!”言婠继续吼道。同时,破魔剑发出铮铮的声音,似乎威胁一般。

南风衍皱了皱眉,扬手一挥,破魔箭连同言婠都被定住,无声无息。御空诀!他竟然会这等上层高深的法术。我心中一惊,却未表露出来。正所谓敌不动我不动,以静制动。

南风衍微微将我抱起,用他的额头抵住我的额头,一直温柔地注视着我。他的鼻息喷在我脸上。痒痒的。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虽然我喜欢美人,但被陌生的男子这样抱着,多多少少也是会羞涩的,哪怕他是个妖孽级别的美人。我略略往后仰头,想拉开一点距离。

南风衍似乎看出我的企图,腾出一只手按住我的后脑,不让我动。

“原来你叫阿笙啊。”他轻声呢喃,语调轻得不像话,尾音轻到我都要听不到的程度。

“南风衍啊。”我低声念出他的名字。没错过他眸中的欣喜之色。

南风衍弯唇一笑,看得我差点喷鼻血。虽说他与南风瑾样貌无二,但二人给人的感觉却着实不同。

南风瑾让我觉得捉摸不透,也许他上一秒还温柔地与你说这话,下一秒就可以将剑刺进你的身体,此人,哦,此妖行事乖张,没有定性,怎么看也不是个脾气温良的主。

而面前的南风衍,一眼望去竟觉得十分乖巧,虽然用乖巧来形容男子有些奇怪,但这个词却十分地适合他。虽然是暗红色的眸子,其中却并无暴虐之色,如湖水般清澈透明,仿若孩童。

在我恍神的时候,忽觉额上一凉,再抬眼,便看到南风衍涨红的脸和他头顶两只毛茸茸**嫩的狐狸耳朵。他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然后羞涩地看着我。两只耳朵轻微地颤了颤。

我在心底“呸”了一声,我一未出阁的小姑娘还没来得及害羞,你这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狐狸羞个什么劲儿。

我翻了个白眼儿表示对他的不屑。

南风衍轻咳一声,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

“何时变得这般痞气?”南风瑾笑吟吟地扬手一挥,四周原本被定住的伏魔箭便簇簇落下,我歪头望了一眼急速下落的言婠,不自觉地惊呼一声。转瞬间却望见了南风瑾急速掠去的身影。

“安心,长兄不会让她有事。”南风衍把我的脑袋按回去。抱着我缓缓下落。

是谁说绝不与妖同流合污!绝不受妖的恩情!我方才明明瞥见言婠嘴角满意的笑。

我们落地之后,我赶紧从南风衍怀中跳出来,毕竟我也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如此这般着实有伤风雅。

我好笑地瞥了一眼南风衍低垂下来的耳朵,忽略了他怅然若失的表情,转过身,看着言婠。

言婠此时倚在南风瑾身上,估计是方才耗费了太多真气。

“你怎会在此处?”

“我在我房里逮到了他。”言婠无比自然地伸手戳在南风瑾腰间,南风瑾面色一僵,不复方才的惬意自得。毕竟言婠那一指的力道着实不轻。

犹记得年少时师傅曾传了断骨指给言婠。所谓断骨,碎骨断筋,据说此指若是练成,顷刻间废人修为尚属小事,关键时刻此指一出,怕是大罗金仙也要命丧黄泉。这据说我不知属不属实,但这断骨指的力道我是顶服气的,我见言婠练此指时,曾将言府中那座二丈厚的奇石生生击碎,为此还被阿爹罚抄了三十遍的《女德》。

“先前多有怠慢,还望姐夫海涵。”我对着南风瑾打了个揖。我依稀记得言婠还是豆蔻年华时把乔家大公子从房间扔出去的样子。当时她说:“唯我夫可进,他人若进,杀之。”

南风瑾刚欲张口说些什么便又挨了言婠一指,顿时又僵在了原地。

“你皮痒了不是?”言婠冲我温婉一笑,细声细气的语调却让我头皮发麻。

“咳咳,继续说,逮到他之后呢?”我轻咳一声,机智地转了话题。

言婠默默不语,递给我一封信。

我心头跳了跳,感觉不太妙啊。

“灵眸起轮回

魔瞳祭阎罗

品兰聚肉身

麒麟护魂归。

本月十五,吾于云山开坛做法,期若不至,云散岚亡。

易泉子书”

这情况确实不妙啊。

清岚是由品香兰的精魂凝聚而成的灵,古书有载,品兰之精魂,凝而为灵,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

麒麟乃上古神兽,辟四方凶神,人若还阳,其魂非麒麟护送方可不为冥界厉鬼所困。这麒麟血脉莫家世代相传,尤以亭云为显。

而那灵眸,可以主人之灵为祭开启生死轮回。这般看来,这易泉老儿是要复活已逝之人啊,但那魔瞳我却未曾听闻有何奇效,难不成是要魔君的双眸?

南风瑾似乎看出我的疑惑,眼神陡然变得凌厉,沉声道:“妖族出生时若天生暗红之瞳,便称为魔瞳。魔瞳之效,祭祀冥王,平息怨气,祭祀之人,生生世世,永堕阎罗,为奴为仆,无法超生。衍天生魔瞳,出生时便被易泉子施了咒,每百年发作一次,受尽苦痛法力全失,以原形示人。你少时救下的那只白狐便是衍。”说到此,南风瑾瞥了我一眼,我慢慢回想起了那段往事。

九岁那年旬阳子带着我和言婠外出游历,途经青丘山下的密林,我远远望见一只红狐窝在草丛中,便起了好奇心去看。走近了才发现那瑟缩颤抖的是只白狐,只不过是鲜血将其染红罢了。

我心中不忍便将其带在身边照料。洗澡,上药,包扎。我忙了好几个时辰,后来便挨着小狐狸沉沉睡去。待我醒来时,便见那白狐直勾勾的盯着我瞧,暗红色的眸子灵气逼人。我冲白狐笑笑,伸手帮它顺毛。

狐狸的身体顿时就崩紧了,那双眸子动也不动地紧紧盯着我,好想我再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它就会一跃而起似的。

我见小狐狸这样紧张,玩心大起,便低头轻轻亲了它一下,小狐狸就晕了。

后来它便跟在我和言婠身边。大概三月有余,突然有一天它竟消失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

我记得当时我抹着眼泪哑着嗓子着问旬阳子是不是把我的小狐狸吃了,因为旬阳子曾威胁过我如果小狐狸再偷吃他的烧鸡他就吃了小狐狸。

当时旬阳子满脸黑线道:“老夫向来只收妖不吃妖。你与那狐狸日后若是有缘,自会再见。”

“原来是你啊。”我仰头看着南风衍,恍然大悟。

南风衍转过头去没看我,露给我涨红的侧脸。我这才想起他狐身时貌似便宜都被我占尽了。

言婠轻咳一声,接过南风瑾的话:“阿笙,灵眸能够开启轮回隧道,但灵眸之主也会因强大的反噬魂飞魄散。”言婠忧心地看着我。我了解我这个姐姐,她虽长我五岁,心智却远不及我深沉,单纯直白得紧,自幼便大大咧咧,我从小到大几乎就没见她皱过眉头,像如今这般忧心的神情,我还是第一次见。

我拥住言婠,轻拍她的后背,想让她安心。

“云山方圆千里有禁止,不能施展御空诀。今日初九,我们还有六日时间赶往巫山救人。”南风瑾顿了顿,继续道:“易泉子修为甚高,到时言笙需以灵眸之力助我与衍牵制住他,言婠你带着清岚和莫云亭用遁地术先去往青丘,而后我与衍借魔瞳之力封印易泉子,再带言笙与你们会和。”南风瑾缓缓说道。

言婠放开我,轻轻点头。

“动身吧。”言婠正色道:“路途遥远,我们要抓紧时间。”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古装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