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灵异 >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更新时间:2019-03-15 10:15:08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连载中

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云片糕分类:灵异主角:叶清仪玄墨

经典小说《七月诡话:夫君不是人》是云片糕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叶清仪玄墨,内容主要讲述:我叫叶清仪,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安安稳稳一起生活到了大学。但我没想到,因为一次叛逆,我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梦境中出现的巨棺,巨棺中的神秘身影,玄门天才的历练,一件件事情,被搅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张难以破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安……”我根本控制不住一直往下掉的眼泪,这种感觉就像是我的心都被揉碎了一样,一点点,撕扯下来。我一直以为奶奶会一直在我身边,现在,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奶奶也不要了。

我甚至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就离开了。

我早就应该在奶奶给我那条红绳的时候,就要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不是来不及了。

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一个世界中,耳朵边的电话一直发烫。小安不知道在那边为什么沉默了下来。但是,我心中有很多想说的,一直一直,忍不住吐露出来。

“小安,我昨天看到了鬼把你拖走了。”

“小安,我们家有恶鬼,肯定有恶鬼。”

我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将这一切都一点点说了出来,而后,我们家的门忽然被拍得砰砰作响。奶,是奶奶!奶奶回来了是不是!

我顾不得还光着脚丫,就冲下楼来,正准备打开大门。忽然之间,有熟悉的阴冷感觉缠上了我的脚。外面有阴森森的凉气也透过门缝。

我有些不安地蜷缩下脚趾头。

“叶清仪!你快开门啊!”小安有些生气的声音穿过门来,我抖了抖,透过猫眼,小心地看了一眼。

小安的肩膀上搭了一只青灰的手,后面有个面色青黑的老太婆似乎发现了在看他,冲着我咧嘴一笑。我能看到那鬼的口中唇中不断有什么掉落下来。

白白胖胖的,是虫子吧。

它从地上捡来了一只,然后塞入了自己的嘴中,继续对我咧嘴笑着。那嘴巴黑黝黝地,看不见底,冒着森森的凉气。

我倒吸一口气,趁着那老太婆又蹲下去抓虫子吃的时候,将小安一把抓入了门内。那老鬼没想到我敢这么做,气得尖叫着上来挠门。

“叶清仪!”小安气呼呼地指着我:“为什么不给我开门!”

我犹豫了一下,指了指门外:“小安,你看看门外。”

小安迟疑了一下,凑上去猫眼,看了一眼。她表情有些疑惑:“叶清仪,你是怎么了?今天白天这么神神经经的,晚上还给我做什么梦?婆婆是怎么回事,怎么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了?”

我来不及和小安解释。那东西没了,那么,去哪儿了?我也靠近了猫眼,偷偷看了一眼。却没想到只轻轻一眼,我就被吓得坐到了地上。猫眼哪儿还是什么猫眼?已经成了一颗眼珠子。

上面被层层赤色叠叠盖住,微微跳动着,就像是一颗活体心脏。那个老鬼去哪儿了?我脑中有什么闪过,吓得一把抓住了小安的手,往下一看。

果然,那老鬼不知怎么进了我家,看到了我之后,抬头来,朝我笑了笑,我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滋味,就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一股脑儿往头上冲:“顾念安!救命啊!有鬼啊!”

那老鬼的手指头一点点往上蹭,眼看着就要摸上我大腿,我抱住了小安不住哆嗦:“有鬼,有鬼,小安,这儿有鬼,我好怕!”

“清仪,你醒醒,别怕,我在。”小安轻声地安慰着我。

我死命地想踹飞那个脚上的老鬼,一只脚乱折腾,一脚又一脚,但是那老鬼还是带着一种让我恐怖的笑容,一点点往上。

“小安,我要怎么办!我能看到鬼了!我不想看到鬼!”我吓得整个人都大叫着。

门忽然自己开了。我的神经已经完全绷成了一条线,已经无力在承受一点点的**。我就这么眼睁睁得看着是一张有些熟悉陌生的脸,那是裴璐。

这个认知,让我彻底放松下来。我抓着小安的手,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

“仪!仪!清仪!”我听到小安的声音有些凄厉,我死命想要伸手,却被一点点拖入了黑暗之中。

再次睁眼的时候,我看到了两对白惨惨的蜡烛正燃烧着。

这是哪儿?我站起身来,轻声喊了一声:“小安?小安你在哪儿?裴璐?裴璐你在么?”

明明只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我的声音却像是在无边际的草原上一样,蔓延开去。我揉了揉发慌的心口,和有些发软的脚,想去找找出路。

我的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掉了,每一步都落在光滑冰冷的地板上。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出奇地平静,一点都不害怕。

每一步,我的脚都落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拍击声。这个地方,不知道是哪儿,我也不知道往哪儿走。明明看上去不大,却跟着我走得脚步而渐渐扩大。

我自己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浮动的白色光影。那和我这两天看到的鬼一点都不同,甚至可以说,还有点可爱。小小的,白白的一团,在我面前微微浮动着。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其中一个小白团一下。它像是受到了**一般,往后退了一点,而后又继续围着我的手指。我能感受到手指头上的一点点拉扯的力气。

是要带我往哪儿走么?我跟着这两个白团子的力道,一步一步。脚下的地板越来越冷,甚至隐隐有水声。我也不知道这是走了多久,直到他们都停止在了一具棺材面前。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觉得自己的心中出奇的安定,一点也害怕。白团子在棺材上微微跳动,它的意思是,让我打开吧。我犹豫了一下,走到了棺材面前。

这是一具非常巨大的汉白玉石棺,上面雕刻了很多图案。摸上去,冰冷而光滑。我沿着石棺走了一圈,想要找到什么突破口,那两个小白团子就一直跟着我,不时地落在我指尖之上。

石棺上刻着的隐约可以看出来是一对男女的故事,最后以女子死亡,男子远走他乡为结局。这上面的女子可能是我么?为什么偏偏找到了我?

我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为难。这东西实在是太大了,我能推开么?我犹豫了一下,尝试着推了推。出乎我意料的是,不过轻轻一推,那石棺就推开了。

那两个白团子马上就离开了我的指尖,冲向了石棺之中。我能感觉到白团子有些悲伤的心情。我大了大胆子,看向石棺中。

我担心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石棺中正安静地躺了一个男子,他的神色恬静而温暖,五官精雕细琢。两个白团子正安静地呆在他的发鬓之间。

如果不是在这石棺中,或许我会认为,他只是睡着了而已。那两个白团子盘旋了一会儿,忽然又飞出来,轻微拉扯着我的手指。

我有些害怕。已经做了这么多了,我不想去触碰这人。我心知肚明,他已经沉睡了不知多久了。

今年的鬼节,已经打开了我对于灵异的认知,而现在,它们要干嘛?两个白团子丝毫没有认知到我的不情愿,一直拉扯着把我往那具尸体上去。

我定了定心,轻声说道:“你们想让我开棺,我开了。现在你们想让我去碰他,是绝对不会的。你们在这儿吧,我先走了。”

我不过刚走了一步,我的脚下就被什么拖住了。我看了看,是其中一只小白团,拉着我的脚趾头。我蹲下身,将他从我的脚边轻轻摘了下来:“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不敢。”

忽然,一个白团子绕着我飞舞了起来。我听到他嘤嘤的哭声,细声细气,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哀伤和绝望。虽然心疼这个相处并不久的白团子,但是让我去碰这东西,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的。

我犹豫了一下,继续往前走。我要回去,小安还在等我,我在这儿已经很久了。

那石棺距离我的视线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我心中怅然若失。那两个白团子从最初的扯着我的脚跟,到后来,扯着我的裙子往后拖,还有一个扯着我的手指头。

他们虽然只是小小的,轻轻的一团,却还是使劲了全身的力气,一点一点拉着我往后面走。

我心中说不出来是何感觉,犹豫了一下,想到那人如玉的容颜,我想我大概并不舍得让他们失望吧。再去看看吧。我轻声对自己说道,跟着白团子们回到了那石棺面前。

那石棺散发着白蒙蒙的光,在这一片黑暗中格外柔和。我走到了面前,那人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里,也不知等待了多少年。白团子就这么静静地等待着,而他也在里面静静地等待着,就像是等待着被吻醒的白雪公主一样。

我迟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一鼓作气,将手使劲地捅过去。

柔软,冰冷。

我不知道他已经躺了多少年了,手上的感觉却让我忍不住又摸了一下。本来我会很难接受这种感觉,而事实上,这种感觉却出人意料的好。

白团子们一直在我面前,上上下下地跃动着。忽然,我的手被一双冰冷的手给抓住。

他醒过来了!

这个认知让我心发慌,挣扎了一番,我没能从这东西手上挣扎出来。我更慌了,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去碰这个人。

“你放开!”

尽管这个东西看上去真的很漂亮,但从我这个角度,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到他的眼瞳,泛着冷冷的金光。他不像我们人类,他的眼瞳是一条笔直的竖线,让我感觉到了无尽的阴冷。

这是个什么东西?我挣扎不过,看那两个带我过来的白团子又一蹦一跳地,看上去很欢欣雀跃。

我自己也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忽然忍不住就蹲在了地上。

“清仪,你等等!”我看小安好像有几分不开心。难道这家伙是真的喜欢裴璐?确实,裴璐是那种看上去就很让人喜欢的人,我迟疑了一下,放开了小安的手。

既然小安喜欢裴璐,或许真的可以让他们试试呢?

想着顾念安这小女人样,我忍不住轻笑两声,把空间留给了他们。偶尔,经过门缝隙的时候,我还能看见小安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裴璐的后面。

回到了房中,我继续查关于这个电影院的事情。信息虽然已经是很久之前更新的,我却还是把希望放到了那个人的身上。尝试着像发帖子的人发一条信息过去,就在家中等消息。

忽然,我忍不住拍了一下头。我怎么就这么傻呢?如果那个人是精神病人,说不定我可以从这个地方作为一个突破点。

打开网络,我搜索了一下所有的精神病院,大大小小的一共二十多家,十二年前的到目前为止,还剩下三家,其中有一家已经倒闭了很久了。

我找到了目标,立即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冲下楼去:“我找到办法了!快快快!来听我说!”

小安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裴璐正坐在椅子上,端端正正地在看……海绵宝宝?

我感到有些窘迫。小安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上来:“快说说,怎么办怎么办?”

“你们是不是忘了,他是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是不是要住院?我们去医院看看,发生什么事情就好了!”我打开了手机上的地图,指着上面的三个点:“这里,这里,这里,一共三个地方,是有可能收留过这个精神病人的。我们只要能找到他住的精神病医院,就一定能找到线索的。”

“对啊!来,我们看看!”小安兴奋地直搓手:“我们要不要这样,一人去一个医院?”

“你能看到那玩意儿不?看到你能对付不?”我忍不住打击小安。

小安顿时假哭两声:“清仪,你这样好讨厌啊!来来来,我们商量商量,先去哪家医院?”

仁爱、安定、康宁。仁爱和康宁两个精神病医院是同一家财团投资开办的。康宁在十一年前已经没落,而一般家中有精神病医院的人家都会选择去仁爱精神病医院。至于安定,是公立诊所,平时有口皆碑。所以,一些家中经济条件一般的人会选择送病人去安定精神病医院。

“先去仁爱?”我提出来。

小安拒绝了:“不行,那家私人医院,很难进去的。我们要不先去康宁?”

“康宁不好,康宁太荒了,我有点怕。”我最近见到鬼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一听要去那么荒的地方,立即就选择了逃避,说不定就能在其他两家找到呢?我一定要到别无选择的地步,才会去那边的。

“那去安定!”我和小安相视一眼,异口同声说道。

好朋友,心有灵犀!一拍手,我们就定下了去的地方。至于裴璐……他被我们选择性无视了。

做好了准备,我们就朝着目的地去。安定精神病院已经开了几十年,收留过很多的精神病人。口碑一直都很好。但是,当得知我们来意的时候,门卫大爷直接就甩手让我们走:“那个人,不是这儿治的,你们快走,去别的地方找找!”

简单排除了安定医院,剩下仁爱和康宁。仁爱进不去,康宁不敢去,我们要怎么办?

“走,走吧!总有办法的!”小安握着拳头朝我打气:“我们去到仁爱门口在做决定。清仪你别急,就算是不给查档案,溜进去看看总没事情吧?说不定那边门外大爷就和这里门外大爷一样,直接就告诉我们没那个人呢?”

我点点头,又忍不住咬住了嘴唇。我希望是在仁爱,而不是康宁。康宁,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事情在等待着我呢……

“走咯清仪!”小安兴奋地在前面带路,我紧跟其后。从头至尾,裴璐也一直闷声不吭地等跟着。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现代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