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重生 > 王妃难训

更新时间:2019-04-15 17:47:47

王妃难训 已完结

王妃难训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昨夜星辰分类:重生主角:段连鸢谢蕴

独家完整版小说《王妃难训》是昨夜星辰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段连鸢谢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同父异母的妹妹陷害,渣男的残忍,孩儿的惨死,让她彻底寒了心,一把大火将她烧的干净。她带着恨意重生,这一世,她不再善良,不再猪油蒙心,誓要将那些虚以为蛇的亲人打入十八层地狱。面对渣男的的再次追求,她默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段云华‘啪’的一声,将桌面上的茶盏掷落在地,整个人气恼的几乎跳了起来,额头青筋暴跳,这种丑事,夏候家的家主找他的时候,已经暗示过了,想不到居然是真的,好在整件事知道的就只有夏候家和段家,因此要压下去还是来得及的。

正在这时,高管家来报:“老爷,大小姐回来了!”

乔淑惠的脸上露出了得逞的冷笑,这贱蹄子回来的真是时候。

段楚瑶也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唇,十分期待的望向门口。

而老夫人陈氏,则重重的放下手中的茶盏,一张老脸黑成了锅底色,若段连鸢真敢勾引谦王,那么,这里等待她的将是残酷的家法。

上一世,段连鸢就是被抓个正着,想死的心都有了,乔淑惠和段楚瑶在她最悲惨的时候替她求情,还主动将谦王妃的宝座拱手相让,使得段连鸢感激涕零。

正因为如此,她才有了最后惨死的结局。

高管家的声音顿了顿,眼中略带惊讶,继续说道:“送大小姐回来的是晋王殿下,此时还在府外候着!”

这么一说,屋子里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惊讶的看着高管家,众人皆以为自己听错了,晋王谢蕴向来不问世事,虽是个不得宠的皇子,但母妃终归是夏候家的人,背后势力不可小觑。

“快迎!”段云华率先反应过来,快步走出院子,领着一众人往门口去。

一出了段府的大门,众人便见到在谢蕴的怀里躺着的段连鸢,她额头鲜血淋淋,整个人虚弱不堪。

若说段云华和陈氏还想质问什么,此时见到这种情形已经问不出口了。

“臣见过晋王!”段云华带着众家眷行礼。

乔氏和段楚瑶一见到此时的情形,脸色是青白交错,霎是好看,若说方才她们还抱着一丝侥幸,只要段楚瑶衣裳不整的回来,谦王的婚事总归能推开,但眼下,她不仅衣着整齐,还是由晋王亲自送回来。

不仅如此,此时的段连鸢还受了重伤,整个人昏迷不醒,如此一来,她们想看她媚药发作,也不可能了。

“本王刚要出府,便见到段家大小姐被人打伤躺倒在地,于是就送回来了!”谢蕴语气淡淡,将人交付给了段云华也不作停留,立即上了马车,离开了段府的大门口。

车轮辘辘,窗帘子飘起,他透过缝隙瞧了一眼那张惨白的脸。

心里错踪复杂,活了十八年,谢蕴还从未见过一个女孩能对自己下如此狠手。

想起她砸伤自己脑袋时双眼连眨都未眨的淡定模样,谢蕴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

……

乔淑惠气得心口发闷,不断起伏,好半天才平静下来,装作十分心疼的从段云华的手里接过半昏迷的段连鸢,吩咐道:“快请大夫!”

这件事到了这个地步,即使大家的心里都笃定是段连鸢想勾引谦王,但苦在无凭无证,再加上晋王临走前的那番解释,眼下,便是想将罪名扣到她的头上,恐怕也行不通了。

老夫人皱了皱眉头,一声不吭的回了院子。

这事若是牵扯上皇家,就不好随便定罪了。

很快,段连鸢便被扶进了院子,大夫也过来整治,清理了伤口,开了一些外抹与内服的药,便离开了。

段云华见她没事,也不再多作停留,反倒是乔淑蕙,从头到属寸步不离的守在段连鸢的身边,不断的替她擦脸、清洗身子,看上去,真真是对她疼爱至极,就算是伴在段连鸢身边的如意和如喜,也被乔淑惠的举动一时迷惑了。

直叹孟氏去了,还有个这般好的继母。

“如意,将刚熬好的参汤拿过来,大小姐昏睡了这么久,先喝点参汤醒醒神吧”乔淑蕙见段连鸢睡了好几个时辰也不转醒。

方才那大夫明明说段连鸢的伤并不严重,因此,她才会等在这里。

想着段连鸢的性子一向好拿捏,只要她一醒过来,她就向她提那件事,想必……她也不会拒绝,毕竟于她的身份来说,也是高攀了。

“夫人,小姐还没醒,恐怕……”如意向来口快,又是孟氏生前选在段连鸢身边的得力丫头,因此,遇事第一反应就是护着自家小姐。

当然,她也没觉得乔淑惠有什么恶意,只是此时喂汤似乎不太妥当。

乔淑惠挑了挑眉,凌利的目光剜在如意的脸上,却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她平日里的和善,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意,嗔怪道:“小丫头毕竟不懂事,这人睡久了,就怕醒不过来……”

话刚说完,段连鸢就轻咳了几声,眼皮跳动了几下,悠悠转醒,见着乔淑蕙坐在跟前,她先是惊讶的眨了眨眼,而后十分虚弱的想要坐起来,却奈何浑身无力。

“母亲……”她这副模样也不是完全装出来的,中的合欢散在体几疯窜,若不是趁着自伤的疼痛,哪里镇得住,如今药效总算散去,她整个人也像是被人抽了筋一样无力。

“快躺下,母亲见你受伤,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快告诉母亲,这伤是怎么来的?”乔淑惠忙将段连鸢按在了床,上,担忧的握着她的手,眼眶中似乎要逸出眼泪来。

看起来真真是情真意切啊。

段连鸢扯了扯嘴角,却也难为她装得如此辛苦。

“这伤……”她扶着脑袋,欲言又止的模样,足足将乔淑惠的味口调了起来。

乔淑惠眼巴巴的看着她,就巴望着从她的嘴里说出谦王谢睿的名字。

“自然是不小心摔的!”段连鸢的嘴角勾了勾,重活一世,她要是再把乔淑惠当恩人,她就是天底下第一笑话。

听了她的话,乔淑惠的眼中闪过浓浓的失望,按她对段连鸢的了解,这丫头是不会骗她的,只可惜……现在坐在她面前的段连鸢,已经不是早前那个被她拿捏的段连鸢了。

“你真的没见过谦王?”乔淑惠循循善诱,见段连鸢一脸茫然的模样,她气得一口银牙都咬碎了,尽管不相信段连鸢真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但这丫头死不承认,她也拿她没办法。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豪门小说
  3. 鬼怪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