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民国旧事:今生只愿留此情

更新时间:2019-04-20 14:18:27

民国旧事:今生只愿留此情 已完结

民国旧事:今生只愿留此情

来源:青墨云 作者:樱桃·白分类:短篇主角:申郅琛习月

主人公叫申郅琛习月的小说叫做《民国旧事:今生只愿留此情》,它的作者是樱桃·白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小说,内容主要讲述:【1926】大上海,他是商界霸主,卻有著不為人知的身世;她來自鄉下小鎮,多年後卻成為上海一介奇女子;他是名門少爺,卻難掙脫宿命,終得流離;她一身技藝,惊艳上海灘,卻為誰焚身火海?申郅琛—她是我今生难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那个叫做‘梦’的女子从房间里出来时,习月有了些许安慰。

那女子穿着一身素雅的旗袍,脸上画着淡妆,看到习月以后,脸上那温柔的笑就没消失过。

“习小姐?今天晚上随我一起住吧,不介意吧?”梦有两个酒窝,笑的时候微微下陷。

“好”和这样的人相处真是舒服啊!习月的语气也不自觉的温和起来。

随后,习月就随着梦去到她们的房间。

那个房间里设施很简洁,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不是很大的床摆在正中间,天鹅绒丝的窗帘,半掩着窗户,微暗的灯下,投射了好多影子。

梦先走进去,坐到梳妆台前照着镜子开始卸妆,一个个钗翠珍珠从她秀发上摘下,边摘边和习月说话,“习小姐,姓习名何?”

“月,月亮的月。”习月也不拘束了,做到床上偏头从镜子中看着梦。“好听的名字,”梦摘完首饰就开始用木梳梳头发。

习月发现,她的头发真的好直好顺,乌黑发亮,在黑夜熠熠生辉。可是,在这里上班的人,不是每天都要盘头吗?怎么可能有这么直的头发?

也许,她工作的性质不同吧。

梦说起话来淡淡的,稳稳地,让人忍不住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你呢?就叫梦?”“不,我有名字,我叫殷弃。”“这名字……”“怎么?很怪异?”“不,我想说,挺好听的。”听习月这样说,殷弃微微一笑,“其实,有的时候,不过多的发表自己的看法,是很明智的,那不叫怯,那叫适者生存。”

习月微征,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在教自己吗?

不置可否,习月心中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一份,也许从她身上真的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了解更多的事情。

第二天清晨,习月微张朦胧睡眼,感到有一股强光摄入眼睛,定了好半天,才能看清楚东西。

旁边的人已经不在了,窗帘一半拉开一般虚掩着。

习月好一会之后,长舒一口气,她梦到了许多东西,她梦到自己走在湿漉漉的大街上,突然从拐弯处看到了苏渐,他跑得好快,习月追的好辛苦,她感觉自己在大叫着‘苏渐,苏渐’可喉咙里除了干涩,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最后,自己把苏渐追丢了。

梦里除了彷徨就是迷茫,最后,只定格在自己跌坐在街上的画面,现在想起来,好像身下还有一股凉气直逼身体,好象自己还坐在那湿漉漉的大街上……

习月甩甩脑袋,“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生活得自己过,我只能选择前进。”从包袱中取出一件干净的衣服,快速换好,坐在殷弃的梳妆台前,化了些淡妆,然后推开门。

一开门,就有一股烟尘气直逼双眼,待尘气散去点,习月才看到,有好多人在打扫地毯。快速下了楼,正要从众人疑惑的眼神中解脱时,习月听到两个女人在讨论些什么。

“梦姐这次可是发了!”习月可以想象得到那女人说这话时的表情。“什么?”“哎呀,昨天我从赫老板那里听到的,最近上海三霸之一那个叫什么‘申怀之’来这里摆宴那!而且他专门点的梦姐,梦姐这次?诶呦……”习月能听得出来,那女人是过度羡慕了。

只是,殷弃被点中了吗?那卢疋妺呢?她不是台柱吗?也许赫原舍不得心头之爱就把殷弃推出去了吧?想到这里,习月不禁暗卒一口,这人心险恶,殷弃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走出‘海中花’,习月大大的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往台阶下面走的时候,不自觉地定住了脚步。

我以后该往哪里走?

我以后该怎么办?

一个人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最无助。

人生最痛苦的事,是梦醒了,却发现无路可走吗?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逆袭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