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上仙,好生无耻

更新时间:2019-04-30 11:39:28

上仙,好生无耻 连载中

上仙,好生无耻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鱼家小二分类:仙侠主角:琉亦若依

独家完整版小说《上仙,好生无耻》由鱼家小二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琉亦若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是上古尊神转世,霸道,腹黑,蛮不讲理她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五色九尾狐,可爱,冲动,聪明伶俐茫茫追妻路,道阻且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玙自幼便养尊处优,也没有受过什么累,一路上担惊受怕耗去了不少精力,本打算稍休息片刻便立即离开,日后再做打算,可不想这一坐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待醒来,一张英俊的脸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差一点就要鼻子贴着鼻子了,吓得方玙直接从石头上翻了过去,琉亦却不说话,一直一脸坏笑的望着方玙,方玙心口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始终徘徊着若依说的男宠,立马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哆嗦道:“喂,你干什么?先说明啊,小生我可不是什么面首啊。”

琉亦还是不说话,依旧笑着,往方玙的方向凑了凑似在打量着什么,方玙浑身一抖,渗的汗毛直竖,心里忐忑道,难不成这个男的真的有养男宠的爱好?想要求助却发现四周一个身影都没有,吓得连滚带爬的向远处跑去,刚跑没多远,腰间突然一紧,似被什么给勒住了。方玙低头看去,只见腰间紧紧绑着一手指粗的绳子,方玙顺着绳子转过身望去,琉亦正站在身后冲自己挑眉,得意的摇了摇手中的绳子,睥睨的望着方玙道:“你放心爷我虽长得风流倜傥,有财有势,但爷我对养小白脸可不感兴趣。”话落便转过身拽着绳子往前走。

方玙意图把绳子解下来,可无论怎么解,绳子就像长在身上一样,死死的绑着,而且越解越紧,方玙冲着琉亦大叫了起来:“喂,大爷你这是要带小生去哪里啊?你要是因为那姑娘的事小生向你道歉,小生就是来替人办事的,没有恶意的,我保证那姑娘一根毛都没掉,大爷啊,求求你放过小生吧。”

可是无论方玙再怎么嚎,琉亦始终无动于衷。方玙无奈下只好冲着四周求救,可周围别说人就连个鸟叫声都没有,就在方玙嗓子快喊哑的时候,琉亦突然在前面停了下来,方玙一时没停住脚,硬生生撞到了琉亦的背上,一个跟头翻到地上,弄得满身是泥,甚是狼狈,方玙这个苦啊,死的心都有了。正当眼泪要夺眶而出,一动听、熟悉的女子之声突然道:“怎么这么晚?”

感觉腰间的绳子动了动,一绝美容颜从琉亦的身前探了出来。

“咦,你怎么把他带来了?”若依惊讶道。

又瞟了一眼绳子,转头笑着问琉亦:“你不打算遛猼訑了?改成遛面首了?”

琉亦转过身笑道:“遛面首多不新鲜,爷我今天改成钓妖怪。”

“钓妖怪?”若依不解。

琉亦古怪一笑:“钓鱼要用鱼饵,这回咱们精元钓树妖。”

方玙听到若依的声音心中一喜,虽然若依与他们是一伙的,但若依并不像是那种见死不救的,忙爬起身,可刚爬起来,嘴刚张到了一半,便听到了琉亦的话,方玙脑袋‘嗡’的一声,脚下一软整个瘫坐在了地上,要不是家里还有一群美女盼着自己回去,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跌跌撞撞的爬到琉亦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苦求道:“大爷啊,您就放了小生吧,小生我就是个小仙没啥道行,而且小生我都几万岁了,连媳妇都还没娶呢,儿子都还没有呢,您要是让妖怪吸了我的精元,岂不是让小生我断子绝孙吗?”

琉亦摇了摇头,俯身怜悯的拍了拍方玙的肩膀,安抚道:“你放心,你死了以后,爷我一定给小生你办个轰轰烈烈的冥婚,让你继续毓子孕孙”说完便将绳子丢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猼訑,一脸惋惜的叹着气离开了。

若依忍着笑,亦拍了拍方玙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我们相识一场,你死了,我一定给你多烧点冥钱,在下面就不用这么命苦的给别人当男宠了,到时候娶个三妻四妾,儿孙满堂。”说罢也摇了摇头走了。

方玙转头睁睁的望向叼着绳子九尾四耳的白兽,渴望能求得一丝希望,可猼訑摇了摇兽头,也是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站在原地似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许久才拖着方玙追向那二人。

方玙受了严重的打击,在那头白兽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望向自己的时候,一口气没上来,绝望的晕了过去。

树林的中间有一块空旷的土地,此时方玙正躺在这片土地的中间,可能是昏睡了过去,双眼紧紧地闭着,但浑身不断地抽搐,脸上还布满了未干的泪痕,似乎在梦中梦见了什么可怖的事情。

只见一足有九尺之高的高个瘦身男子走到方玙身侧,用刀子在方玙手上割了一个口子,艳红的鲜血便从手掌间的缝隙流到了地上,瞬间手下的土地便染红成一片。

男子站起身向琉亦走去,此时琉亦正靠在离方玙十米外的树下,双眼微合,双手附在脑后,单腿屈起,在星星光斑下,散发着独有的男子气息。

男子对着琉亦躬身拱手道:“爷,准备好了。”

琉亦并没有睁开眼,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得到回应后,男子便走到琉亦身后,笔挺挺的站着,一动不动,活脱脱的一根木头。站在琉亦身侧的武罗望了一眼男子,媚音道:“我说熏池,你怎么成天都跟个老木头似的。人生短短几万年,你这样成日少言寡淡的岂不是浪费了大好的光阴?”

武罗站在旁边啰嗦了一箩筐,可熏池压根就不想搭理武罗,始终站在原地一声不吭,甚至连看武罗一眼也没有。武罗也不恼,自知无趣便转头望向中间的方玙。

若依望了一眼远处昏迷不醒的方玙,虽然知晓琉亦只不过想要吓一吓方玙,但心里免不了还是有些担心,与方玙接触的时间虽不长,但也摸清了此人极其的胆小,方玙好歹也是一小仙,万一吓个好歹也不好交代,便转身走到琉亦身侧坐下低声道:“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万一他被那树妖吓死了怎么办?”

琉亦没有睁开眼,但嘴角却扯出了一丝得意,平淡道:“爷我这么心地善良,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他去冥界娶媳妇,不过是大慈大悲借个机会替他调养调养,长得那么白,定是阴气过旺,放放血,有助于身心健康。”

若依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琉亦,你不觉得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吗?”若依一本正经的望着琉亦道。

“是吗?”琉亦睁开一只眼睛望向若依,然后又将眼睛闭上,不紧不慢的道:“我怎么没觉得,不过脸皮这东西就如同包子皮,薄厚不重要,皮相好才是重点。”

若依美眸微挑:“你这是在间接的称赞你自己的皮相?”

琉亦睁开眼转首一脸为难的表情望向若依:“这都被你发现了。”站起身伸了伸懒腰,摩拳擦掌道:“看来在我精心培养下,你的见识明显突飞猛进啊。”

彼时四周突然躁动起来,速度极快的沙沙声向着中间而来,脚下的土地也在此时颤动起来。

“来了”一直静默不语的熏池突然开口道。

若依站起身正要动手,却被琉亦伸手拦住,琉亦注视着方玙的方向,跃跃欲试道:“这种事应该交给男人来干,你就在这儿好生看着爷我的雄伟英姿。”

又对武罗、熏池、猼訑吩咐道:“小的就交给你们,剩下那个大的就交给爷我****。”

“是”瞬间三道身影向四周散去。

“笨狐狸,看好了”说罢琉亦跃身向方玙而去。

亦在同时“嘭”的一声无数如同长蛇一般的藤蔓破土而出,方玙的位置正好是那物的正上方,藤蔓一出便被顶了起来,还未等那妖物露出全貌,琉亦嘴角一扬,笑道:“这小白脸可不好吃。”

话落一道金光闪过,琉亦向着藤蔓顶飞去,几乎是同时一道金光缠到方玙的腰间,一眨眼便被扔了出来,几个跟头滚到了若依脚边。

方玙刚一落地,若依脚边的泥土便突然裂开长长的口子,沙土不断往下陷,若依提起方玙的衣领便跃到了十米开外安全的地方,待站定急忙抬首望向中间。

此时树妖已经完全现了身,一颗足有十米高,三十米粗的树干上挂着密麻麻的白骨骷髅,杂乱的藤蔓不断抽打着地面,尘土翻飞,整个地面强烈震动起来,几欲站不住脚。

惊醒的方玙惊恐的望着树妖冷汗涔涔,蹬着腿向后退,要是真被吃了,别说干尸了,连皮都没了。

琉亦眼微眯,冷笑道:“怪不得熏池找不到,想不到你这树妖居然想到用人骨掩去气息。”

若依抬眼望向琉亦,如同上古神祇一般立在树妖上空,黑色长袍在风中翻飞舞动,双眸深邃,正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脚下的树妖,周身散发着淡淡金光,让人屈服的王者威压铺天而来。

若依心中叹然,韶华易逝,眼前的琉亦早已不是那个爱哭、总是胡闹的毛头小子,物是人非,曾经的沧夷阁弟子再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因为他已经足够独自承担、独自面对一切。

就在若依闪神之际,如风一般的琉亦躲过密密麻麻藤蔓的攻击,一个纵身跃到藤蔓的正中间,瞬间便被藤蔓包了起来,透不出半点空隙,一时没了动静,顿时四周便静了下来。

瘫在地上的方玙拽了拽若依的衣角,咽了咽口水:“他不会被吃了吧?”

若依哪有功夫理会,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走,想要看看怎么回事,刚走到离树妖三米的地方,树妖突然开始痛苦的扭曲起来,树干渐渐裂开了口子,一道道金光从缝中散出。

若依一惊,立马跃到方玙身侧设下结界,若依刚站稳,伴随着树妖扭曲的破天哀嚎,一道金光乍破,树妖瞬间四分五裂向四周飞去。

待平静下来,琉亦已站到二人身前,一脸得意的笑着问道:“怎么样?看了爷我的英姿后,是不是越来越崇拜了?”

若依收起结界,瞥了琉亦一眼,眼中含着笑:“还差的远呢。”

“唉”琉亦脸上一垮,背过手,摇了摇头,边往前走边一脸惋惜的叹道:“怎么越来越不会说实话了。”

“噗”若依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冤家小说
  3. 青春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