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娇娇

更新时间:2019-05-08 11:51:05

娇娇 已完结

娇娇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纪开怀分类:重生主角:萧思睿燕瑟瑟

精品小说《娇娇》由纪开怀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主角萧思睿燕瑟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燕家有女,倾国倾城,亭亭玉立,宠冠后宫。一朝家国破灭,跌入泥地,被新帝强行囚禁占有,难掩屈辱。饮下一杯毒酒,爱怨两消,再睁眼,她回到了十六岁。瑟瑟眼波横流,笑而不语:前世的账正好一并算一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瑟瑟想起前世的一切,痛意控制不住地上涌: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污名杀人,甚至比真刀真枪更加杀人不见血,更加残忍。

她气极反笑,唇角略弯,唇边梨涡甜蜜,说出的话却一点儿也不甜蜜:“夫人这是说自己还是说县主呢?为了自己的龌龊心思推人下水,可不就是黑心烂肚肠,心狠手辣吗?”

孔氏气得跳了起来:“好个信口雌黄,牙尖嘴利的臭丫头,你说萦儿推你下水,有什么证据?”心中却越发看不上瑟瑟:这小丫头说话都软绵绵的,想学别人逞口舌之利,还翻不出什么新鲜词来。

这是仗着荷包被要回,开始抵赖了?

瑟瑟唇边梨涡更深,眼中却无半分笑意:“真不巧,我还真有证据,夫人想不想看一看?”

孔氏断然道:“这不可能!”

她是昨儿一早得到消息的,心急火燎地赶到别院,问了陈萦身边服侍的,才知道,陈萦那天晚上先是挨了三鞭子,等到回去打开荷包一看,里面放着三颗松子糖,当即大叫一声,口吐鲜血,昏了过去。

孔氏过去看她时,陈萦兀自起不来床,话也没力气说,看着孔氏直流泪。

十月怀胎的女儿娇养到大,何曾吃过这种亏!孔氏当即怒火中烧,不过是个小小的宣抚使之女,居然敢这么对朝廷敕封的县主!

她照看了女儿一夜,听着女儿睡梦中痛苦的呻/吟,越发愤怒。今天一早,就叫上小儿子,从别院出发,到燕家兴师问罪来了。

她原没把燕家放在眼里,想得简单,带人打上门,绑着人直接去给女儿磕头赔罪,也用鞭子抽一顿,好出了一口恶气。燕家却不识相,那就休怪她狠心了。

横竖荷包已经要了回来,当初在场的人也没人敢和郡王府作对,她就把这案翻了,治燕家这臭丫头一个污蔑殴打县主之罪,看她会不会哭着来求自己。

这会儿听瑟瑟说还有证据,她想也不想地就反驳了。若有别的证据,陈萦不会不说。

瑟瑟笑吟吟地看着她,并不驳她。

孔氏目光与她对上,渐渐惊疑不定:莫非她真有别的证据?不会啊!荷包要回来了,当初在场的人自己也都敲打过,没人会为她作证。除非她能找到当初抱朴草堂的那两个下人。

但怎么可能?抱朴草堂的那位是何等人也,要不是燕家这臭丫头运气好,连见都不可能有机会见到他。何况,以那位的脾性,怎么会管这等女人家的闲事?

就算有万一,她也完全可以推说是臭丫头偷了萦儿的荷包,拿闺阁之物外流威胁萦儿,萦儿为了名声,被逼得承认了下来,其实根本没有推对方下水的事。

没错,就是这样!当初萦儿推人下水,根本没人看到,就算臭丫头有所谓的证据,她们也可以咬死不认。

孔氏想着,胆气顿壮,冷笑道:“没做过就没做过,我倒不信你还能编造出证据来。”

这可……真够**的啊!瑟瑟目光缓缓扫过对面,孔氏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倒是陈丰不敢对上她,移开了目光。

她问:“若我拿出证据,淮安郡王府管不管?还是会包庇县主,欺压民女?”

孔氏目光闪了闪。

瑟瑟笑了:“夫人不敢说吗?看来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孔氏被她一激,顿时怒了:“若萦儿真的做了错事,我让她向你磕头赔罪,送入寺庙,以赎此罪如何?”她想到受了鞭伤,趴在床上动弹不得的女儿,心中恨透了瑟瑟,又逼问一句,“若证明是你冤枉了萦儿,又当如何?”

瑟瑟道:“自然是随你处置。”

孔氏就等着她这一句,咬牙切齿地道:“好,记得你说的话。到时我要还你十鞭,让你为萦儿当牛做马。”

瑟瑟笑了笑,也不废话,回头对周老太君和燕行等人行礼道:“祖母,伯父,萧大人恰好在我们府上做客,请你们派一人,请他的随从过来做个见证。”

孔氏冷笑:“在你们府上做客,自然是帮着你们的,还能来做见证?何况一个随从能做什么证?”

瑟瑟道:“别人不可以,他的随从却可以。”

孔氏不信。

瑟瑟挑眉:“夫人就不问问是哪个萧大人吗?”

“哪个萧大人?”孔氏想到了一人,又觉得绝无可能,嗤笑道,“你总不能把指挥使大人请来吧?”

瑟瑟道:“夫人既这么说,那是觉得萧大人有这个资格做见证了?”萧思睿在朝中任职殿前司指挥,孔氏说的指挥使大人正是他。

孔氏闻言心里一突:不会吧?那位从来独来独往,不和大臣结交,也就是皇后娘娘家资助了他,有些情分,他怎么可能到燕家来做客?

*

萧思睿已经将燕家除了内院都走了一圈。三进的宅子委实不大,看着也有些陈旧了,却极有生活气息。朝阳的空地上晾着衣物,没有花园,却有一个不大的菜园子,角落里搭了个鸡窝,母鸡咯咯叫着,还有一只大黄狗趴在屋檐的阴影下打盹。

倒有点像农家的模样。

萧思睿忽然开口问归箭:“这样的人家,像是二十贯都拿不出的吗?”

萧思睿只有在很小的时候受过一段时间的穷。他父母亡故后,给他留下偌大的家产,却被族人强占。可很快,由于他出众的资质,被萧皇后的父亲看中,非但夺回了家产,更是重点栽培,精心供养。等到他入了军中,屡立奇功,不说别的生财之道,光是朝廷的赏赐就吃用不尽。

他实在无法想象,燕二郎也算是官家子弟,竟连区区二十贯都还不起。

二十贯,他随便请人吃顿饭都不止这个数!居然还要瑟瑟动用自己给她的见面礼来还。

归箭迟疑道:“燕家公账上应该是拿得出的,只是几位郎君与小娘子私下则未必拿得出这么多了。”

萧思睿问:“二十贯很多吗?”

归箭不知该怎么答他,这钱对这位来说当然不多,可对普通人家来说,已经是够一年的生活费用了。

他想了想,抓了一个路过的燕家仆妇问:“二十贯钱,对贵府小娘子来说是多还是少?”

那仆妇答道:“两个小娘子一个月的月钱也才一贯,二十贯自然是多的。”

一贯钱?萧思睿愕然,竟是……如此清苦吗?

先前堵在心口的那块石头似乎又回来了,萧思睿负手而立,沉默许久,忽地开口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给人送钱?”

他并是不想对她好,认她做外甥女也是让自己斩断妄念,没有别的意思。然而既然听到的这一切让他心里不舒服,那就把让他不舒服的源头解决掉。横竖银钱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数目。

归箭呆了呆:“以您的身份,想给谁钱只管赏赐便是。”

是吗?萧思睿想了下,直觉有些不妥:“送十万贯钱,也只管赏赐吗?”以她从前的脾气,会直接把银钱扔他脸上吧?现在她年纪小,脾气就算软了些,大概也不会高兴。

归箭愣住,开始结巴起来:“十、十万贯?”

萧思睿迟疑:“是不是少了些?”前世,他给她一年的脂粉钱都不止这个数了。

归箭咽了口口水,总算反应过来他要给谁送钱了,忙劝道:“这么多,给小娘子做嫁妆都够了,只怕会惹来非议。”

嫁妆?她嫁给陈括的嫁妆吗?萧思睿倒没想到这一层,心上蓦地蒙上了一层阴霾,目光冷下。正在这时,燕行匆匆走来,向他行一礼道:“大人,不知大人光临寒舍,有失迎迓,还请恕罪。”

*

孔氏等在座位上,心中忐忑不安。

一炷香后,脚步声终于从外传来。孔氏目光落到燕行陪同而来的人身上,霍地站了起来,脸色发白。

来者身材高大,容貌俊美,宛若雕刻而成的年轻面容上,浓眉锋利,目光慑人,纵然穿着最普通不过的灰布道袍,却依旧掩不住透骨而出的威严与矜贵。

萧思睿,竟然真的是他!绝不可能出现的人竟然真的出现在了燕家!

“萧大人!”孔氏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嘴唇嚅嚅,气焰全无。

萧思睿正眼也不看孔氏一下,吩咐归箭,“表姑娘既要你做证,你便去吧。”

孔氏结巴道:“表,表姑娘?”周老太君和范氏一直忙着应付孔氏,也还不知道这事,闻言也是目瞪口呆。

萧思睿对瑟瑟扬了扬下巴,神情冷淡:“不叫人?”

瑟瑟敏锐地察觉他似乎又不高兴了,心里犯起了嘀咕。

她自知自己前世得罪他得罪得狠,今世他虽然不知实情,放过了她,料也芥蒂难消,并不敢奢求他帮忙。因此她先前一声未提,却没想到他竟会主动前来,来了却又是这样一副脸色。

可不管如何,他肯来,她总是感激的。燕家势孤,若没有他在,她纵然可以借着荷包中那物拿捏住孔氏,总不免后患。

她心下感动,眉眼弯弯,配合地叫了声:“睿舅舅。”

这样乖顺柔软,倒叫萧思睿一腔郁意无处发泄,心中越发烦躁。他眼皮跳了下,点点头,径直往里走。

周老太君这时才反应过来,忙站起来要让他上座。萧思睿摇了摇手,随意挑了一张椅子坐下道:“我就过来看看,你们不用管我,继续。”

看看?他就这么往那里一坐,存在感比谁都强,还说不用管他?

孔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明明是个随便一摁就扑腾不起来的小官之女,怎么忽然就成了这位的外甥女?

瑟瑟指着归箭道:“那日归箭作为见证人也在场,县主亲口承认了什么,夫人只管问他。”

孔氏见她果然找来了证人,又见那尊大佛神情冷漠地坐在那里,心知今日讨不了好,勉强笑道:“萧大人的手下我信得过,都是误会,就不必问了吧。”

瑟瑟眨了眨眼:“都是误会?”

孔氏道:“是。”

瑟瑟又问:“不用再问问?”

孔氏赔笑:“不必了,不必了。我们这就告辞。”起身正要往外走。

瑟瑟道:“且慢。”

孔氏讶然看向她。

瑟瑟慢悠悠地道:“夫人是不是忘了什么?”

孔氏装糊涂:“没有吧。”

瑟瑟对抱月道:“夫人记性不好,她说过什么,你提醒她一下。”

抱月捏着嗓子道:“若萦儿真的做了错事,我让她向你磕头赔罪,送入寺庙,以赎此罪如何?”声音、语气足有七八分相似,叫人一听便知是孔氏的话。

孔氏脸色顿时难看至极,语带警告:“燕二娘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勿欺人太甚。”

瑟瑟嫣然:“夫人,愿赌服输,这可是你亲口应下的。”

她立在那里,眉眼如画,依旧是一副娇娇小姑娘的模样,然而步步紧逼,不留余地。孔氏再不敢小瞧她,阴下脸来。

她已经退让一步了,一个小小的宣抚使之女,竟敢揪着他们不放。

孔氏的脸如阴云密布,目光如淬了毒般看向瑟瑟。她怎么肯让女儿受这个罪?开口,声音如裹了冰渣子般:“燕二娘子,我看在萧大人的面上让你三分,休要得寸进尺。”

瑟瑟微笑:“夫人错了。”

孔氏疑惑地看向她:“怎么错了?”

瑟瑟目光清澈:“我不需你让我啊,只需把这事分说明白。若是我冤枉了县主,自会按夫人要求的,受十鞭,为县主当牛做马。”萧思睿听到这里,眉心又是一跳,然后便听到她接着说,“可若不是,还请夫人也遵守承诺。”

这是不依不饶了?孔氏的脸色彻底冷了下去:“燕二娘子,你可听过一句话,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否则认真论起来,今日到底谁该赔罪还说不定。”

瑟瑟道:“那便认真论一论。”

孔氏心中大怒,自己看在萧思睿的份上愿意放这臭丫头一码,这臭丫头居然还不识好歹。简直找死!仗着萧思睿在,她竟敢张狂如此!

她不要忘了,萧思睿再位高权重,也是我陈家的臣子,还能反了天不成?

孔氏手中的帕子几乎揉碎,转向萧思睿:“萧大人,我本愿化干戈为玉帛,无奈令甥女并不同意。如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萧思睿神情淡漠:“我说过,我就过来看看,你们不用管我。”

孔氏见他果然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心中不由一动:这位看样子对这个外甥女也并没有十分上心的样子啊。也是,听说当初还是他将落水后的燕家女送回别院的,若真的在意这个外甥女,怎么没见他上门兴师问罪?可见他对这个外甥女,也不过尔尔。说不定真的只是恰好在此,过来看个热闹。

她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和瑟瑟话赶话到这个份上,她已经知道今日之事不能善了,燕家这丫头是绝不能容了,便是她想容,对方也不肯放过她。除非她愿意让自己的萦儿再被这个臭丫头羞辱一番。

鱼死网破在所难免。这位不插手最好,若是反悔了想插手,她也有法子让他没法插手。

她心念电转,有了主意:“燕娘子一口咬定是萦儿推了她入水,我又说此事绝不可能,各执一词,争执不下,不如请个中人来评判?也好了了这段公案。”

瑟瑟没意见。倒是范氏心有疑虑:“不知这中人谁来请?”这其中大有讲究,一般来说,谁请的总会偏向于谁。

孔氏道:“公平起见,一家请一位如何?”

这法子倒确实公平,燕家人没法有意见。孔氏就命陈丰亲自去请承安郡王继妃朱氏。承安郡王乃宗正寺卿,专管宗室事务,行事公平公正。他的继妃朱氏素以贤惠闻名,风评极佳,自然是个合适的人选。

最重要的,朱氏素来疼爱陈萦,自会帮陈萦说话。她的身份也压得住萧思睿,又是女流,有她在,萧思睿就算反悔了,碍于身份也不好和她争论。

另一边,听到孔氏一方的人选,燕家犯了难:承安郡王妃的身份太高,他们能请到的中人在对方面前只怕连话都不敢说,否则岂不是得罪了对方?

孔氏见燕家为难,唇边现出一丝得意的笑:燕家这群土包子,他们能认识什么人?自己可是给了他们公平的机会请中人,到时候压不过承安郡王妃,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自己非但能赢,还能赢得叫人心服口服。

正当得意,忽见瑟瑟走到萧思睿面前行了一礼。

孔氏一愕,随即差点笑出来:燕家这臭丫头到底年纪小,行事生嫩了些,她不会想请这位做中人吧?这位刚刚可是表态过不插手的,以他的性子,总不会前脚说后脚就打脸吧?

更何况,这件事本是闺阁女儿家之间的事,她特意请了承安郡王继妃做中人,摆明了要将事态限于闺阁。以萧思睿的身份,再掺和进这事,就惹人笑话了。

萧思睿也有些意外,看向瑟瑟,目光晦暗不明。

瑟瑟道:“睿舅舅,您能帮我请个中人吗?”

孔氏心道:原来她是知道这位不能当这个中人的,倒也不算太笨。可是,这件事找他又有什么用?这位至今尚未成婚,关系亲近的女眷只有那顶了天的几位,难不成他还能把那几位请过来处理这种小事?

萧思睿没有说话,指尖不紧不慢地点着座椅的扶手,似在沉吟。

瑟瑟有些紧张,指尖不知不觉绕上垂下的发丝。前世她从没求过他任何事,后来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她就更不可能对他低头了。求他帮忙,她委实没有经验可循,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若他不答应,她,她就只好放弃这个中人人选了。请来的中人派不上用偿,还不如不请。

萧思睿的目光落到她细细尖尖的玉指上,乌黑的发丝绕在指尖,白如雪,乌如檀,令他的心尖忽然生出一丝痒意。他曾经见过更诱人的美景:芙蓉帐暖,锦被翻浪,她汗湿的乌发如瀑散落,缠绕在洁白如玉的娇躯上,黑与白之间一抹娇红绽放……

他忍不住清咳一声,手上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唤道:“归箭。”,摘下拇指上雕着飞鸢图的玄铁扳指,丢给归箭道,“带上这个去镇北侯府,请太夫人来一趟。”

孔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色大变:镇北侯乃萧皇后的弟弟,镇北侯府的乔太夫人正是萧皇后的母亲,身份尊贵。萧思睿竟要把她请来?

瑟瑟也吓了一跳。她原先想着,他手下众多,武将的家眷性情总要刚强些,再有他在这坐镇,不至于太落下风,没想到他竟会直接请乔太夫人。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瑟瑟记得乔太夫人,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举止雷厉风行,性情威严果断。萧太后,哦,如今还是萧皇后,那样厉害的人,见到自己的母亲,也会变得乖顺得像猫儿一样。

萧思睿竟要把她请来?

萧思睿见她杏眼圆睁,朱唇微启的震惊模样,面上神色不动,心中的郁气却蓦地散去了许多。

孔氏颤声开口道:“些许小事,就不用惊动她老人家了吧。”

萧思睿不紧不慢地道:“事涉两位小娘子的清白,怎是小事?既然承安郡王妃不辞辛苦,想必她老人家也很乐意帮忙鉴别。”

孔氏哑口无言。箭在弦上,便是她想不发,也由不得他了。

瑟瑟看着萧思睿,眼中忍不住露出笑意:他可真是。孔氏请了承安郡王妃来压他,他就索性把乔太夫人请来,也不管此举有多夸张。真真是杀鸡用了牛刀。

萧思睿若有所觉,看了她一眼。她抿着嘴笑,悄悄对他眨了眨眼。他一愣,只觉那一刻,心弦仿佛被什么轻轻一拨,余韵嗡嗡,剩余的郁气不知不觉全都消散。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幻想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