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

更新时间:2019-05-23 10:42:33

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 已完结

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

来源:微阅云 作者:美人香分类:言情主角:顾千瑶君天灏

完整版小说《将军在上:女帝要翻身》由美人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千瑶君天灏,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尝尽背叛与离别,顾千瑶发誓,有朝一日,待她归来,必定左手翻云,右手覆雨,要整个天下欠了她的,统统还回来!只是……顾千瑶失算,那个红巾少年,霸道而强势的,猝不及防的闯入了她的心扉……既然如此,乱世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千瑶也对这位君将军摸不着头脑,回想前世的记忆,自己和他好像并无交集,唯一一次便是从马上摔下时,骑的是他的马。

这家伙该不会是来自己讨债的吧?

顾千瑶想起自己从马上摔下的时候,那马儿好像也摔得挺惨的。看他不按套路出牌的作风,真的很有可能是来讨债的。

罗氏不想再与这位混世魔王纠缠,虽然猜不到这尊大佛来找顾千瑶所谓何事,但还是顺着他的心意,“那少将军与小女好好聊,老身先不打扰你们了。”

君天灏眯着眼睛笑了笑,像只狡猾的狐狸,“夫人走好。”

罗氏刚刚走到门口,右脚迈出门槛一步,便听见君天灏又悠悠的补了一句“别摔了。”罗氏差点一个跟腱不稳,向前扑去。

“哎哎哎,夫人您可别扑倒我,我对您这样没什么兴趣。”君天灏表情夸张,忙不迭的往后闪,想离罗氏远一点。

听见这句话的顾千瑶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这男人说话还挺有意思的,在尔虞我诈的宫廷和贵族圈中活了一世,偶然见到这么真性情的男子,还真的有些活久见。

罗氏扶住门框,摇摇晃晃的才站稳。都怪今天穿的太华丽,害怕头上的这些珠宝掉落,才出了这么个洋相。

站定的罗氏狠狠瞪了一眼君天灏,想把他那张乌鸦嘴撕碎了,不过转瞬间便恢复了丞相夫人得体的一面,语气冷冽,开口回应道:“君将军真是年少轻狂,什么话都敢说啊。”

“哎哟,多谢夫人夸奖,年轻确实挺好的。”君天灏那一联欠揍的样子,摆明了就是在说罗云琦老,罗云琦虽然年过四十,但是平时保养得当,在云都的贵妇中,算是年轻的一类,听见君天灏这么变着法的说自己老,简直要气炸。

“不过……”君天灏眼眸一转,看着罗氏旁边的顾千霖,十分流痞,“我对夫人旁边这美女倒是挺感兴趣的,美女,你身上好香啊。”君天灏一边说着,一边夸张的嗅着,惹得顾千霖连忙朝母亲身后躲。

“请少将军自重!”对于当面调戏自己女儿的登徒子,罗氏脸上挂不住,颜色再也和悦不起来,但也不敢拿君天灏怎样,只得冷哼一声带着自己的女儿快步离开了顾千瑶的房间,像是躲瘟疫一般的躲着君天灏。

“哈哈哈……”君天灏爽朗的笑着,也不管那母女两人是何脸色。

走两步罗氏还不忘回头怨毒的看了顾千瑶一眼,看着笑得爽朗的少年,忽然心生一计,顾千瑶不是喜欢太子吗,现在让一个陌生男子跟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样的流言传出去,只怕太子会恨透了她这么一只不检点的破鞋。

罗氏走后,君天灏才哼着小调最近顾千瑶的房间。看着捉弄完罗氏母女还面不改色的男人,顾千瑶收住笑意,旁观者清,她可是一直看着的,君天灏虽然言语上轻佻,但自始至终都没用正眼瞧过顾千霖一眼,这男人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浮躁。

男人说,他是来找自己的。刚刚罗氏没有惹他,都被他这么损了一通,自己摔了他的马,他岂不是要将自己千刀万剐了?顾千瑶有些怂的看了看君天灏。

“顾小姐,虽然我这么帅,你也不用盯着我看啊,告诉你啊,云都追我的女生已经从我家门口排到云都城外了,你得先领个号牌,不能插队。”君天灏撩了撩自己前额的头发,意气风发的开始自恋起来。

听着男人胡诌,顾千瑶哭笑不得,虽然他长得是挺好看的。

顾千瑶打量起他的外貌来,男人五官宛若雕刻一般,棱角分明,一双桃花眼很能勾人魂魄,再加上白皙的皮肤,殷红的唇,既有男儿的英武,也带着一丝邪魅的气息。

最让顾千瑶想不通的是他的皮肤,男人的皮肤真是吹弹可破啊,让她一个女人都开始嫉妒了,不是说边关的生活很辛苦,风很烈吗,怎么这男人还能保养的如此好,简直让顾千瑶都想去吹吹边关的风了。

“顾小姐,你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男人轻笑着,嘴角的弧度好似三月的春风,他走近顾千瑶,作势要帮她擦口水。

“住手!”顾千瑶制止了他,杏眸瞪了这登徒子一眼,怎么自己前世对这人久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好了好了,就你这姿色,碰了你的口水,我怕是要用天山池水净手一个月。”君天灏还是一如既往的损,说罢丢了一条手帕给顾千瑶,“擦擦吧。”

“你才流口水呢!”顾千瑶嫌弃的看着被子上的手帕,那是时下最贵的蜀锦,手帕上面还绣着一个好看的“君”字。

“我是说眼泪。”君天灏幽幽开口,叫顾千瑶无法反驳。

没去管那条手帕,顾千瑶用自己的袖子随便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完全不顾及一旁还有一个男人在看着她,“说吧,你来找我是为何?要我赔偿你的马?”

顾千瑶一时最快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都怪这男人打乱了她的思绪。

闻言,君天灏将从从怀里掏出一半的耳坠又放了回去,他倒是没有想起这一茬来,昨天这小姑娘问都不问,直接抢了他的马爬上去,不知道黑风久经战场,只听他一人的话,常人靠近不得,三步之内便会被黑风的马蹄践踏。

不过昨天也是这姑娘运气好,黑风竟然没有对她咆哮,而是在她上马之后才开始发飙,自己才有时间将她从黑风铁蹄下拉出来。

昨天救了她,她的耳坠勾在了君天灏衣服上,还想着今天过来看看她,顺带将耳环还了呢,没想到这姑娘粗心大意,关注的点居然在马上。

君天灏嘿嘿一笑,眼中透出一丝腹黑的光芒,既然顾千瑶都提了,自己何不逗逗她呢,毕竟最近云都实在是太和谐了,一点乐子都没有。

男人腹黑一笑,清了清嗓子佯装道:“那可不,我那马儿可是十六岁起便随我征战沙场的功臣,你这么一摔,可是摔了大夏的功臣啊,我那可怜的黑风,从昨天到现在是滴水未沾,草料未进,躺在马厩里奄奄一息,你说要怎么赔偿?”

君天灏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是没有吓住顾千瑶,她反而松了一口气,若是寻常的马儿被她这么一摔,到有可能有事,但是君天灏都说了,这是战马,久经沙场,什么跤没摔过,昨天那一摔,绝不会伤它一分一毫吧。

这厮明明就是来故意找茬的,顾千瑶鉴定完毕。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悬疑小说
  3. 古装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