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枕上卧枝花好

更新时间:2019-06-27 11:43:23

枕上卧枝花好 已完结

枕上卧枝花好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风朗清分类:言情主角:良玉沈宁珏

《枕上卧枝花好》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古言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风朗清,主人公叫良玉沈宁珏,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岁月静默淡如水,点点滴滴在心头。山沟沟来的小女郎中王府上任职,有幸成了王爷的同学? 这教书先生温文尔雅,惊才风逸,沈宁珏觉着真幸运,一出门就遇见了世间最好的人。从此跟在先生屁股后学习请教,端茶送水好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良玉也起身站到了秦一身边,对着秦一嫣然一笑,“先生身体不好,不宜饮酒。还是我来吧。”说着就抢过了秦一的酒杯,举到面前。

“良姑娘果然女中豪杰!只是…”石寅目光一转,轻笑道,“原来明王殿下府上的人竟要女子来挡酒,真是叫在下大开眼界。”说罢,还故作好笑的样子大笑了几声。

“石公子说笑了,我家先生是文学鸿儒,自然不在酒色上沉迷,比不得楚王殿下的人。”良玉同样笑眯眯地说着,然后挟了一筷子醋鱼,“我家先生比不得阁下皮糙肉厚,自是被明王殿下视作贵宾,不曾怠慢。既然要喝酒,那请先生先吃口菜,以免胃痛。”良玉把筷子放在秦一嘴边,然后向着他眨了眨眼。

秦一看着她的目光了然,张口吃了这一筷子醋鱼,良玉才把这杯酒给他,秦一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石寅被良玉这么一说也不恼,反倒是充满着赞赏和欣喜地看着良玉,自然地也把手中的酒喝掉了。

秦一放下酒杯,“石公子莫要见怪,良玉就是这样心直口快。”

“我倒觉得良姑娘有趣的很。”石寅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而且医术精湛,在下佩服。”

“良玉,石公子虽不曾怪罪,你也是应该向石公子好好赔罪的。”秦一左手放入右袖中,面色微愠似的皱着眉头对良玉说道。

良玉会意,“石公子宽宏大量,自是不会和小女子一般见识。”

秦一顺其自然地用左手又拿过一只酒杯,面色带愧,堂然地说道,“石公子,乃少年英才,秦某也敬你一杯。”

还未等秦一拿起酒壶,良玉就先夺过了酒壶,伸手抢过此时秦一手中的酒杯,用手覆盖在杯口,“先生不宜再饮酒,在宫中多有得罪,理应我来敬石公子一杯才是。”说着,在杯中倒入了酒,递给石寅。

石寅忽然抬起那细长的双眼,阴晴不明的一笑,似一缕寒风,慎入骨中,“良姑娘的酒,石某怎敢不喝。”接过那杯酒,勾了勾嘴角。刚举到嘴边,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放了下来,看这桌上的菜道,“实不相瞒在下看这菜着实垂涎欲滴…”

“石公子不必客气。”良玉尽量避开他的视线,客气的微笑道。

石寅拿起一双新筷子,吃了一口鲜嫩娇黄的三不粘,夸赞道,“果然不错,不愧是庆阳楼。”然后一饮而尽手中的酒。

良玉见石寅饮尽,自然也跟着一杯下肚。

放下酒杯,良玉抱着手臂,漫不经心似的看着石寅,悠悠说道,“看来石公子在宫中的气未消啊。”

石寅扶着自己身前的一缕头发,俨然一副翩翩公子模样,双眼一抬,虽是笑着,但浑身的阴冷之气不曾减过分毫,“良姑娘何以如此揣测,在下可不是如此小气之人。”

良玉倒是没有接着恭维客气下去,笑吟吟的摸着酒杯,话锋一转,“那为何在酒中下毒?莫不是觉得技不如人,所以才使阴招?”

石寅面色不改,只是微微抬了抬眉,没想到良玉如此直白,微微一笑,“原来姑娘说的是这件事啊,姑娘不也是以毒同样试探在下,在下还以为是医学之间的切磋,不想良姑娘如此误会了。”说罢双手作揖,“那在下可要给姑娘赔罪了。”

良玉可不会那些个装腔作势,最瞧不上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趁他低头的时候白了他一眼,然后又赶紧收起眼神,“石公子以酒试探于我,想来也没有为难的意思,不然也不会以醋为化解之法,必定是因为公子看到了这桌上有醋鱼,才出此一题。”

石寅哈哈一笑,眼中存了几分赞赏,“所以姑娘也以鸡蛋为化解之法,也向在下出了一题。”

“正是。”良玉不掩骄傲,缓缓把手背过身后去,学着沈宁珏平时的样子,挺着身板一副临风端庄模样。

说起来,二人在医术上都颇有造诣,若只论医术倒是有几分惺惺相惜。只可惜,良玉的性子直又以第一次见石寅便心生不喜,倒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对他生出什么好印象来了。

“良姑娘果然乃在下知音。”石寅说着又倒了一杯酒,想再与良玉喝上一杯。

双手托起酒杯,刚要开口,突然身子一晃,脸上的笑容渐僵。猛的抬起头看向良玉,“这…这是为何啊?”石寅直觉身体马上要不受控制的越来越沉,视线也有了些模糊。

良玉撅起小嘴,摇摇头,无辜的神情望着他,“石公子可别冤枉我了,小女子怎会知道公子为何如此?”又作不解模样,瘪了瘪嘴望向秦一,“先生博学,可知石公子是怎么了?”

秦一皱着眉头,神情认真地看着他思考了一下,然后小心地开口,“莫不是…中风了?”

“有可能!”良玉一拍大腿,“石公子我帮你切个脉吧!”

“不劳费心了!”石寅强撑着连忙摆摆手,同为医者怎可让对方切脉,那实在是太丢人的一件事了。

石寅在如此状态下仍然撑住了身子,坚持着站在这里,已是一脑袋的汗了,“在下有些不适,二位改日再见,告辞了。”仍要把话都说完了,才肯转身往外走。

离去的背影都显得那么的单薄无力。

“哎,石公子怎么急着走啊,再喝一杯啊!”良玉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伸着脖子大喊了一句。

“好了,别闹了。”秦一是时候的出声。

良玉见石寅已离开,便不再憋着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捂着肚子,一直乐个不停。

秦一也跟着扬起嘴角,微微笑着,“倒是让你捡了个笑话。”

“哈哈哈哈,先生你太坏啦,你看看他刚才的模样,估计要气死了。”良玉指着秦一,咧着嘴笑着,小脸都憋的通红,仿佛是什么天大的好笑事一样。

秦一轻轻移开良玉指着他的手指,“自作自受罢了。”清风长褂,黑发梳影,款款身姿若杨柳拂岸,如此气质好似与此事毫不相干,又落落然地执起筷子,吃了几口菜。

良玉收起那些个笑,只剩一捧盈盈眼泪挂在眼角,留下刚才笑出眼泪的痕迹。手臂拄在桌子上,歪着个头,神色好奇地看着秦一,“先生何时也会对人下药了?不是您作风啊?”

秦一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休要含血喷人,可有证据。”

良玉自信的把手臂伸到对面,拿起石寅刚刚喝过的酒杯,“我只在酒里掺了一点点料,目的只是回报他而已。但这杯子上的药粉可不是我沾上去的。”

秦一含了丝赞赏的目光点点头,“想不到你有如此洞察力。”放下筷子,“他想试探,我又岂会让他失望。”

良玉对秦一这一举动简直喜欢到心坎里,平时总是记着秦一是高高在上的先生,不敢造次。今日之举动着实让良玉吃了一惊。

石寅以酒试探在先,良玉化解后又以酒回礼。如此二人之间的一番较量,乃是医者之间的博弈,所以石寅才忽略了一直在一旁的秦一,会趁他不注意来了一手。倒是叫他结结实实的吃了一闷棍。

“先生怎会有这药粉,平时并未见过你拿出来过。”良玉还有一事好奇,先生怎会有这样的东西。

只见秦一似笑非笑的看着良玉,轻声说,“我怎会没有?”然后拿出一个小药瓶,递到良玉跟前。

良玉一惊,而后不禁大笑,“原来是这个!”原来,这瓶药并不陌生,正是上次她给沈宁珏用的那个,被发现之后悉数被秦一没收,今日又出现在此,良玉才恍然明白石寅走时的样子为何如此好笑。

“正是。”秦一收起药瓶,恍若刚才阴了石寅一招的并不是他一样,不喜不悲,与平时并无不同。

良玉从来都觉得秦一高深莫测,她也不愿去揣测他在想什么,因为无论如何和自己也是没有什么干系的,如果可以她倒是更想去帮助秦一。不过今日一事倒是叫她心生出几分喜悦,在石寅刁难之时,以他的眼光不难看出石寅的伎俩,并可以如此信任自己吃下那块醋鱼,饮下酒。良玉对此,心中不禁感动。

“先生倒不怕我没有看出来那石寅的伎俩,竟敢饮下那杯酒。”良玉还是问出了口。

秦一浅笑着摇了摇头,“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又何必妄自菲薄。”

“先生…”良玉嘴一瘪,黑色的眼睛又盈了些泪珠,马上就要掉下来似的,竟是感动得要哭了。

秦一倒是没想到会如此,僵着双手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无措道,“你这是为何?”

“先生如此信任我,我感动!”良玉抹乎了一把眼睛,把那要溢出的眼泪抹了个干净,用力吸了吸鼻子,红红的眼眶水汪汪的看着秦一。

秦一不禁失笑,捏了捏她的脸蛋,“你就这么轻易的被感动了,不怕别人骗你吗。”

“先生怎会骗我?”良玉立马皱着小脸,神色认真,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秦一看着她的表情,缓缓放下手,垂下眼掩住了他的眼神,只消一会,又抬起眼点了点头,“我自然不会骗你。”

“那就对了嘛!”良玉自信的抬起脸,嘻嘻一笑。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虐恋小说
  3. 异世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