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帝女倾城:痴缠冷面琴王

更新时间:2019-07-19 14:06:51

帝女倾城:痴缠冷面琴王 已完结

帝女倾城:痴缠冷面琴王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青瓷吟泪分类:言情主角:楚芩扶湮

主角叫楚芩扶湮的小说叫做《帝女倾城:痴缠冷面琴王》,是作者青瓷吟泪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本是南国公主,却因为一首曲子对他念念不忘“公子你与我进宫可好?”“对不起公主,本人已心有所属,恕难从命!”她痴傻的邀请换来的确是狠狠的拒绝。可管你是冷面还是无情本只要公主想要的即使死也要得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彼时,经过先前一事,几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大家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就连楚天姿此番都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小公主楚韵却咯咯的笑了起来,众人将目光投向她,便听她道:“阿芩姐姐这里的糕点真是太好吃了,比母后那里好吃得很呢,韵儿最喜欢来阿芩姐姐这里了,又漂亮又好吃。”

原本还是紧张压抑的三人在听到楚韵此话时皆是掩面一笑,气氛竟就这样瓦解了。

楚芩见楚韵的嘴角都沾满了点心渣子,不由抿唇,而后拿着丝绢伸手去给她擦去嘴角的渣子,难怪方才她一言不发,原是默默的吃了起来,随即又笑道:“你呀,都十岁了仍不会说话,什么叫做又漂亮又好吃?你说这景色还是说这糕点”

被楚芩这样一提说,楚韵嘿嘿的笑着,又咬了一口软糯的糕点,满口含糊的答道:“都有都有,景色好看,糕点好吃。”

话一出,三人又是俱笑开来。

“咱们的小韵儿如今都十岁了呢,也不知将来会找到什么样的夫婿,瞧你这馋鬼样,我看啊,干脆给你找个做点心的厨子好了。”楚天姿打趣的笑道。

楚韵满口都是糕点,话说的不清楚,只是一听到楚天姿说要将她许配给厨子当即猛地摇头,嘴里一个劲儿的喊道:“不要不要……韵儿要一辈子都呆在阿芩姐姐的宫里……这样,就能……嗯,就能一直吃到这么好吃的……好吃的糕点了。”一番话说完,总算是将那糕点给咽了下去。

楚韵吃完还想伸手去抓那碟子,可是却摸到空空的盘底,不由扁了嘴巴,投了一个可怜兮兮的目光给楚芩,撒娇道:“阿芩姐姐,韵儿还要吃~~”

楚芩对她微微摇首,淡声道:“不可再吃了,上次你吃多了肚子疼,害的母后半夜都守在你床边照顾你,还连累太医院的老太医连夜赶来给你治病,这些你都忘了吗?”

听罢此话,楚韵终于泄气般的低下眼帘,模样好不可怜。

楚天姿此时方道:“韵儿可真是年纪尚小,不知世事呢,你身为女子又怎可一辈子不嫁人呢?而且,就算你可以,你的阿芩姐姐也不可以啊,她是早晚都要嫁人的,到时,就算你日日待在瑶华宫也是没法的。”

“啊~~”从没有人与她说过这样的话,楚韵不由得微张起小口,大眼睛眨巴许久,终于投向楚芩,问她:“阿芩姐姐,是这样的吗?”

看着用一脸迷茫看着自己的楚韵,楚芩面上淡着几乎看不出神情,她没有答她,而是将目光再度投向了那满塘荷叶。

嫁人……么。

她还真没想过呢。

若是真到那个时候,她会怎样呢?

如此这样,真的可以安于天命,坦然的接受亲事吗?

不知为何,心头蓦地堵上了一块儿……

不管了,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大不了,她就叫容谙带上她逃婚,从此浪迹天涯去也未尝不可。

想到此,楚芩的嘴角淡开了一抹笑意。

“阿芩妹妹可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楚天姿的声音又在此时响起。

楚芩微微皱眉,不去看她。

“若不是真心所爱,我宁可去尼姑庵里剃度出家,也不要嫁人。”轻轻地,楚芩的声音随风传送如每个人的耳中。

所有人俱是一愣,没有料到她会这样胆大,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她居然如此轻巧的就开了口。

楚天姿微怔在那里,一时间都忘了要如何去接口。

唯有楚韵一人少不更事,反而觉得楚芩此话颇为威风,不由得拍手叫好:“好诶好诶,韵儿也要与阿芩姐姐一般,若不是真心所爱,那就不嫁。”

楚芩闻言低低一笑,淡声道:“韵儿可知什么叫做真心所爱?”

楚韵默默摇首:“云儿不知,但韵儿知道阿芩姐姐的话总是没错。”

“呵……”

楚芩伸手,摸了摸楚韵的头,不语了。

彼时,一阵清风拂过,送来一缕荷香,传入鼻间,扰得人心神一阵动荡,忽而耳边传来一声悠扬,凝神去听,竟是有人在弹琴。

弹琴……

楚芩闻着琴声将目光投向荷池的对面,就见到对面池岸上,一个绰约的白衣人影临池而坐,腿间摆放着一把古琴,他的双手十指在那琴弦之上悠然拨动,那宛转悠扬的琴声便是由那指间发出。

和风将那人的衣角和青丝吹起,在空中来回飘荡,他虽是在弹琴,但是目光却并没有看向那琴面,只是将面容转向一个方向,那里是荷池的更深处,他把目光投向那里,如临风雅。

一首曲子,早已将所有人的心魂都给勾了进去,楚天姿和楚默清都凝神听着,就连很难老实下来的楚韵都睁着一双大眼睛定定的望向那处。

楚芩听的出神,她能辨识这首曲子,名为《春闱怨》,讲的是一个富家小姐,却恋上了奴仆的儿子,小姐想要与这个奴仆的儿子成亲,她的父母自然不应允,但那小姐却是认准了一样的死心眼,为此,还闹乐绝食,最后,她的父母一见这样,没有办法,只得勉强答应她可以为他们定亲,但前提是,这个男子得去进京赶考,若是能够考取功名,那么,等他归来之时就是他们成亲之日,但若是他名落孙山,那么,他们之间便再无可能。

那男子就在小姐的满心期许上踏上了去京赶考的路途,岂料,世事有变,这男子天生福薄,还未到得京城,便在半路上被山贼截杀了,而这小姐一直不知此事,只得在家中日日等待,等了一年多,这小姐的父母不愿让她再等,准备将她嫁与别人,可是小姐宁死不从,无奈,又等过了一年,后来,也不知是几年后,这小姐已经过了最美的芳华,二十多岁,仍旧在等,也不知是谁传说那男子似是在京中做了大官,娶了有权人家的千金,至此平步青云,再不会回来了。

小姐错以为这是真的,没有再做他想,同意了父母安排的亲事,成亲的当日,大红色的衣衫,大红色的轿子,大红色炮竹响彻了一条街,但当花轿抬到男方家门时,人们打开花轿,见到的却是一个宛若睡着的美丽女子静静的躺在那里,只是嘴角多了一缕不该有的红色印记,而在她的右手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玉净瓶。

人们哗然,新婚,那女子以死来祭奠。

原以为是场负心情,却不料,最终二人于地下相会,此也算一个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至此,谱成曲,流传下来。

楚芩目光灼灼,瞥见那白衣身影,见他那副临风姿态,不料他又怎会弹奏出这样哀怨的曲调?

扶湮……

楚芩忽然想要看清他此刻的表情,想去看看,他究竟是在想着什么,又是什么心情。

这样一个人儿,真是让人很是疑惑呢。

“这不是上次的那个琴师吗?听说是从天池国来的,他的琴弹得真好,难怪连父皇都夸赞于他,果真不愧为天池第一琴师。”忽然,楚天姿喃喃开口,那目光却仍是直直的望向那人,眸中闪烁的光亮,有些灼热。

见到她这般痴痴的凝望着那人,不知为何,楚芩的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喜来,她觉得别扭至极,但却又不知这别扭是出自哪里。

下意识的收回神识,楚芩转过脸,不再看向那人,不想理会那乱人心神的靡靡之音。

“九姐也觉得此人的琴弹得好?”装作貌不关心的泠然开口。

楚天姿这才意识到楚芩是在与她说话,当即回了神,怔忡道:“当然,他是我见过琴弹得最好的琴师了,连父皇都对他大加赞赏呢,怎么阿芩不是这样觉得吗?”

楚芩闻言微微哂然:“呵~是吗,可我觉得,也就一般。”

楚天姿听闻此话瞪大双眼:“这样还叫一般?果然不愧是阿芩,早就听闻阿芩的师父擅长音律,很是厉害,想必阿芩与他老人家学了这么久的音律,对这样的好技艺早就司空见惯了吧,也是呢,既然可以当你的师父,那他的琴一定弹的很好了。”

此话落在楚芩耳中令她微觉不适,她下意识的蹙眉,淡淡道:“师父他不是老人家……”

说着,她将脸微微转过脸对上楚天姿,曼声道:“而且,他从未在我面前弹过琴。”

楚天姿没料到楚芩会是这样的回答,她怔怔的愣在那处,微张着嘴巴,一时之间都不知要说什么话来接了。

她们这些姐妹都知道楚芩有个擅长音律的师父,但是她们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那人长得什么样,不过在她的意识中,这能被称为师父的人,一般都是年纪很大的留着胡子的上了年纪的人,所以她便自作主张的称呼其为‘老人家’,可她又怎知道这犯了楚芩的忌讳。

虽然连楚芩自己都不知道兰潇究竟有多大了,但是,他绝不是老人家,所以,她听到楚天姿这样称呼兰潇,心中很是不满;还有一点便是,兰潇从未在她面前弹过琴,而楚天姿却偏偏又好死不死的提起此事,怎能不令她皱眉。

“阿芩,我也觉得这位琴师的琴艺很好呢。”楚默清忽然开了口,倒不是她想为楚天姿开口说话,只不过她心中微有诧异,如此琴艺,她听了都惊为天人了,楚芩怎能说一般呢。

楚芩抬眼看了楚默清一眼,随后淡下眼帘,声色闷然道:“是吗。”

她觉着心头有一股莫名的气息闷在那里,令她很不舒服。

她并非是觉得扶湮的琴弹得不好,只是故意如此说话,她执意这样昧着良心说话,不过是因为那点私心,她好似不是很喜欢她们看他的眼神,还有称赞他琴艺时那眸中含着的光亮。

她不会看错,那光亮就是倾慕。

不算楚天姿,就连心中早已有了江铭之的楚默清都对扶湮含着倾慕之情,这发现令她微微有些不适。

难道所有人都是这样吗?即使心中早已有了所爱之人,有了珍惜的人,可是,一旦见到更为风姿绰约的,便无法克制自己,投去那满是爱意的迷离眼神。

楚天姿这样的人就不说了,可是为什么连向来柔弱温和的楚默清都是如此?

她,很不开心。

“铮!”一声收尾。

惊得所有人都投去眼神,楚芩见到扶湮缓缓起身,抱着古琴,一揽衣袖,转身,翩然离去,只留下一片白影,令人魂牵梦绕,无法收回神色。

那人修长的身型已经刻印在脑海之中,楚芩慌忙的正了神色,才察觉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便被那人牵着鼻子走了。

淡了神色,楚芩终于疲累的开了口:“我有些乏了,想回去休息一下,姐姐们请回吧,韵儿,你也快些回华阳宫去吧,免得晚了又要被母后念叨。”

说罢,楚芩直接起身,也不再看三人的表情,抬脚便往自己的寝宫走去,弗儿见状赶紧跟了上去,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的渐走渐远,慢慢看不清身影。

彼时,楚天姿才敢皱起眉头,嗔道:“她这是怎么了,突然如此,难不成我又招惹到她了?”

楚默清听闻此言有些不适,便出言替楚芩辩驳道:“九姐多虑了,我想阿芩许是真的累了吧。”

楚天姿见楚默清竟敢反驳她,当即冷了脸色,斜眼倪她:“我爱如何想与你有何干系,你插什么嘴,真是扫兴。”说罢,也猛然起了身,再不去看楚默清,带着贴身侍女,快步离了荷苑。

凉亭之内就只剩下楚默清和楚韵二人默默对望,楚韵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大家怎么都离开了。

“十姐,阿芩姐姐和九姐怎么了?为什么都走了?”

楚默清原本因为楚天姿脸色有些发白,现在看了纯良的楚韵,才生出一丝笑意,柔声道:“你阿芩姐姐是累了,所以回去休息了,九姐也有事情要做,呵呵,韵儿也与十姐一道走吧,我先将你送回华阳宫交给皇后娘娘。”

听言,楚韵乖乖的点头,又不放心的问道:“阿芩姐姐不是生韵儿的气了吧。”

楚默清微微摇头,淡笑道:“怎么会呢,韵儿这么乖巧,又没做什么错事,你阿芩姐姐怎会生你的气呢。”

“可是韵儿不听话吃了好多点心啊。”楚韵天真的以为楚芩是因为她不听话多吃了糕点所以才生气离开的。

楚默清伸手摸了摸楚韵的额头,眸间带了一丝幽然:“没有,韵儿不要多想,没人生你的气,来,起来,跟十姐回去吧。”

“哦!”楚韵这才乖乖起身,将肉肉的小手递给楚默清,任她牵着将她带离了荷苑。

楚默清边牵着楚韵,心中边恻然:此刻的这般纯真亦不知可以撑到哪日,终有一日,她也必定会被这丑恶的宫廷所吞噬掉吧?到那时,她就再也不会是如今这样单纯的楚韵了……

小说《帝女倾城:痴缠冷面琴王》 第7章  偶闻琴声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江湖恩怨小说
  2. 宫斗小说
  3. 武侠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