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有狐出没,道长等等我
有狐出没,道长等等我

有狐出没,道长等等我 谁说如花不美丽 著

连载中 如花离尘 暖婚空间幻想现代

更新时间:2019-07-21 09:10:28
主角叫如花离尘的小说是《有狐出没,道长等等我》,本小说的作者是谁说如花不美丽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万年大妖如花刚刚灵智苏醒,就被迫去找国师离尘拿‘玉骨’了。设计了好多和他相见的桥段,威风凛凛的,千娇百媚的……没想到,最后却是初次见面就抢了他的‘鸡’。好吧,既然事已至此,如花认了,使出十八般手段留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离尘回到道观,如花正瞪圆了杏眼躺在床上,瞧见他,杏眼又大了几分。

抬手收了结界跟捆妖索,还未开口,就见如花一扭身转了过去,背朝着他,瞧那样子,分明是在赌气。

离尘体谅她尚且年幼,便坐在床畔,难得颇具耐心的哄道:“你是妖,他们是凡人,哪里挨得你一指头,你若想修习正道,便不能伤人,这也是为了你好。”

离尘还是第一次这般柔声细气的宽慰人,然而,如花管他是不是第一次,这脾气上来了,岂是他三两句话就能浇灭的?

她猛的坐起身来推了离尘一把,扬着声骂道:“你个臭道士,你分明是偏袒他们,看不起我们妖怪是不是?”

越说越气,如花索性起身往外走,边走边说:“今天我就揍他们一个鼻青脸肿,杀不得我还揍不得嘛,哼!”

离尘自听她第一句就阴下脸来,越听越觉得不像样,见她还真要往外跑,更生气了,抬手就制住如花,叫她动弹不得。

“我苦口婆心的为你好,你却执拗不灵,果然是牲畜!既然如此,还何苦修这一身人皮来!”

掌中灵力一催,将如花拢在光晕内,待光晕淡开,里面已仅剩一只雪白的狐。

白狐悬空,本能的开始挣扎,爪子都张开瓣了,粉嫩的小垫子上下飞舞。弯月一样的勾甲皆本能的探了出来,却什么也勾不住。

小白狐跟小猫崽一边大,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两只小耳朵贴在小脑袋上,乌溜溜的眸子慢慢的染上了水汽。

“吱!”猛地一折身,在空中掉了个头冲着离尘龇着牙,一副狠样,可实际呢,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离尘也没惯着她,直接将光晕一撤,小白狐吧唧一下摔在地上,跌的七晕八素。

前肢勾地,伏低了身子,却已经变不回人身。

离尘手上捏了个诀,如花顿时觉得身上好似压了一座山,刚开始还能硬撑着,到了最后只能伏在地上,将头埋在爪子里,闭着眼,一动不动。

离尘淡淡的看着,并不管她,只走到桌旁,取茶盏斟了一盏香茗。

茶盏只是素雅的青瓷,可离尘的皮肤很白,那白皙的指间几乎是透明的,比最白腻的玉还要白几分。

慢条斯理的品着茶,好一会也没见如花再闹,便收了法术,正要开口教育如花,就见白狐猛地一跃而起,转身就往门口扑去。

这下离尘是真生气了,才取下没多久的捆妖绳又甩了出去,将如花绑的严严实实像个蛹一样,将那团子拎到桌子上,指着就开始念叨。

“带你回来时是怎么说的?你答应我不伤及无辜的,可是我离尘好欺,你耍我好玩?那行,今日我就把你送走!”

如花更是不服,挣扎着将爪子从捆妖绳里探出来,张牙舞爪的就在虚空里划拉,看模样气势汹汹的。

离尘一看更来气了,抬手就对着白狐弹了一下,白狐猛地往后一仰,咕噜噜滚了半圈,顿时觉得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冲着离尘猛龇牙。

“冥顽不灵!顽劣不堪!我谅你年幼,不多加拘束,谁想你竟然出手伤人,既然如此,这次就好好罚你一次,若再有下次,你也不用跟我了,我将你镇在我这道观里,倒干净!”离尘指着那白狐一顿骂。

如花哪里听得进去,不断的挣扎。

离尘见她丝毫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索性让捆妖绳紧了几分,就听小白狐吱的叫了一嗓子,就被捆妖绳裹成了一个团子。

捆妖绳是专门针对妖的,本来就禁锢着妖族的妖力,如花又这么折腾,自然就越来越紧,可离尘却显然忽略了这点,气头上将捆妖绳更紧了几分的时候,对于如花来说,却极为痛苦。

这次如花老实了,头也不抬,就用小爪子把脸捂得严严的,连耳朵都倒了下去。

耳朵里听着离尘念叨的话,身上疼的钻心剜骨,心里只觉得委屈,自己不过是捉弄他们一下,如何就成了离尘口里的罪大恶极。

是了,自己说到底就是个妖,他是人,自然偏心,怎么会替自己着想。

想起族内老人说,人都是护短的。早知道他这样,自己就不该摸鱼耍赖非要跟着他了。

越想越委屈,只觉得心灰意冷,两人之前结伴而行的好感,似乎也难以抵消眼下的委屈跟埋怨。

离尘见如花那模样,只以为是满不在乎,越发生气,也有一些失望,“你当初跟我时,说的那些好听的,如今看来,原来都是信口胡说的。如此顽劣至极,与其等你日后飞升渡劫让天雷劈了,倒不如今日让本座将你收了!”

狠话一出,就见小狐狸那毛团子抖了抖,离尘缓了缓,觉得似乎是听进去了,于是又苦口婆心的说道:“休行本就不易,那难道还想作恶多端最后,把自己送进去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离尘垂眸看着伏在桌上的白狐,觉得如花抖的越来越厉害,离尘皱起眉,又添了句:“改日我带你去像他们认错,你若同意,就叫一声,你若不同意,你就一直在这捆妖绳里吧!”

本来就没指望如花能立刻答应,可等了一盏茶,如花却还是一声不吭。

离尘失去了耐心干脆起身离开,想着留些时间让如花自己想想,也许她还能自我疗愈。

他心里本没有真动手的念头,看着自己的紫竹苑,将那些园圃里的药草都设上结界,以防日后若如花闹起脾气来,不好收场。

等收拾妥帖了,回屋去看白狐,却发现还在那里抖个不停。

这下离尘有些担心了,收了捆妖绳,就见没了捆绑,小白狐想一团棉花一样摊在桌上,时不时抖个激灵。

离尘面上不说,心里却担忧不已。探手摸上小白狐背脊,刚碰上,就赶到小白狐哆嗦个不停,蓬松的毛颤啊颤的。

忙顺着骨骼一寸一寸摸过去,仔细的检查着内里是否有伤到。一直摸到尾巴,确定骨头完好,才松了口气。

一把将小白狐抱起来,余光扫到桌幔湿了一片,还未细想,就发觉指间的触感不对,本来蓬松柔顺的腹毛如今都一簇一簇的,紧贴在皮肤上,洇湿了好大一片。

将小白狐翻过身环抱在臂弯里,发现一对爪子还是紧紧的捂着小脸儿,脸上的毛也已经湿透了,离尘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还从来没见过气性儿这么大的狐狸。

抱着白狐绕到屏风后,取了干巾打湿,将脸上,肚子上毛发的眼泪都擦拭掉,再换了干净的锦帕一点点将水分吸走。

虽然只是一个法术的事儿,可离尘却有点舍不得手中温软的触感。

自从当初让小家伙跟在身边,便一路都是因为她而在生气,可离尘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会有那么一点心疼。

可能是想天下的父母一样吧,孩子打完之后总要发一颗糖的。

感觉白狐似乎平静下来了一些,他屈指摩挲着白狐耳后的绒毛,慢慢的说教:“我不过是说了你几句,你还想跑?你准备跑到哪里去?不是准备一言不合就翻了我的紫竹苑吧?”低头瞧着白狐,两指头揉捏着依旧紧紧捂着脸的小爪子下面粉嫩的肉垫。

“若不用捆妖绳捆着你,以你那性子肯定跑出去给我惹祸。外面那些百姓,有些一辈子都不曾见过妖怪,我放你出去,你就乱来,你可知当朝天子一下命,若你再伤他一名子民,要我立刻就收了你,你以为我还保得住你么?”

正说着,就见小狐狸猛地放下爪子,圆溜溜的眸子瞪得滚圆,抬爪就要挠过来。

离尘忙捏住了,按了按那肉垫,又摇了摇小爪子:“还闹?”眼风一扫桌上还未收起来的捆妖绳,言下之意便是再闹就接着捆着。

如花也顺势看了那捆妖绳,方才还有些精神的小耳朵又倒了,离尘这才松开手,将狐狸抱起来上下瞧了瞧,倒没见什么外伤,毛也都干了,如今又是一只蓬松的毛团子了。

“我刚刚进宫去秉明了陛下,虽然他答应了眼下不处置你,可如果你做出伤害他子民的事情来,他身为帝王,自然不会饶过你,到时候,我哪怕以国师之名替你担保,也无济于事。”

离尘瞧着她听话了,接着说:“你虽然是妖,不惧凡人,可当今天子有真龙,你真不畏他?”

一句话说的如花又闹腾起来,这次倒是学乖了没伸爪子挠人,只是那尾巴陡然长了不少,甩来甩去的,每一下都抽打在离尘肩上,也够受的。

如花一翻身站在离尘腿上,学着人的模样一手指着离尘就开始吱吱吱的叫,声音又快又脆。

只可惜,雪白毛茸茸的一团,蹲坐在后肢上,毛茸茸的小脸看不出怒意,一点效果都没有。

离尘挑眉看着那小团子炸毛的模样,握住那小短腿,指间摩挲着粉肉垫儿,用看低智儿童的眼神看着如花道:“我又不是畜生,你这样叫,我哪听得懂?”

话音刚落,就见一阵白光,腿上一沉,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跨坐在腿上。

她身上只松松的披了一白缎袍子,领口散开,腰间的带子也不好好系着。香肩微露,乌发披散在肩头,越发衬的雪肤细腻,隐约还能瞧见一条杏黄的线绕过纤颈。

只是美人如今是柳眉倒竖,紧抿着红唇,美眸还映着水气,张口第一句就骂道:“你才是畜生!”

离尘一脸窘迫,忙不迭的起身推开她,不想劲儿使大了,女子一下跌坐在地上,袍角散开,修长纤细的长腿一览无遗。 

小说《有狐出没,道长等等我》 你才是畜生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空间小说
  3. 幻想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