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烈马偏吃回头草

更新时间:2019-07-22 11:49:34

烈马偏吃回头草 已完结

烈马偏吃回头草

来源:有书阁 作者:秋籽分类:短篇主角:苏柘舞施信宇

主角叫苏柘舞施信宇的小说叫《烈马偏吃回头草》,是作者秋籽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柘舞没约任何人同行,自己一个人下楼,走到停车场,坐进王佳敏配给她的宝马五系,忽然就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了?原先的青年公寓,已经被施信宇自自作主张的给退了,她的个人物品什么的,都被施信宇安排人搬到了春天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柘舞伤得不轻……至少看起来是不轻。

周欣妍立即就想起了刚才从病房跑出来,还差点和她撞在一起的那两个女人!

可转身追出病房,哪还有那两个行凶的女人的身影呢?

“可恶!一定是她们干的!竟然跑到病房来打人?”

周欣妍气得直跺脚,她立即为苏柘舞处理伤势,咬着银牙义愤填膺的说:“姐姐!她们是谁!告诉我,我要报警!让警察来抓她们!”

“不……不用了,我没事。”

苏柘舞的双眸中泛着一抹绝望的死灰色,也就是脸颊上和小腹内的疼痛,能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柘舞反倒是应该“感谢”朱梦洁和苏柘菱的。

“你怎么能说自己没事?她们……她们都把你打成这样了!”

周欣妍很不情愿,可苏柘舞说什么都不同意报警,她也无可奈何。

在为苏柘舞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势之后,周欣妍又赶紧找来了医生。

幸运的是,医生检查确认,苏柘舞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而已,并无大碍。

因为苏柘舞被打受伤,周欣妍“理所当然”的被医生严肃的批评了一顿,这让她下定决定干脆就守在病房里寸步不离了,就算是因为换药什么的原因必须得离开一会,她也会将病房的门锁好,不让任何人有机会混进来!

反正,从一开始,来探望苏柘舞的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不是来骂她的,就是来打她的,没一个好东西!

周欣妍真是无法理解,像苏柘舞这样能花高价住在特护病房里的女人,处境为嘛竟是如此悲惨?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豪门恩怨么?

不能不说周欣妍绝对是一名非常负责的特护护士——她甚至都开始为苏柘舞兼职“保镖”了。

于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待天黑了之后,病房门口突然出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想要进去的时候,周欣妍非常果断的拦住了他:“你是什么人?病人现在正在休息,不方便探视!请你离开!”

男人的声音带着醉人的磁性:“我叫施信宇,至少现在,我还是她的老公,难道我都不能进去看他么?”

“啥?”周欣妍瞪大了眼睛,愤愤不平的对施信宇说:“你就是她丈夫啊!你怎么现在才来?你再不来,你的妻子可都得被人给打死了!”

“什么?”施信宇目光一冷,眉头微皱:“你说清楚一点,这是怎么回事?”

周欣妍让开身子,为施信宇让开通路,撇嘴碎碎念道:“你自己进去看吧!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给人当老公的!”

苏柘舞其实并没有休息,她已经听到了施信宇的声音,泪水一瞬间就模糊了她的双眼:“他,他是来看我的么?可是,可是……他却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啊!”

苏柘舞的心乱如麻,爱恨交织的情感在她的内心里纠缠不清:“如果信宇他改变了主意,我要不要原谅他呢?”

从感情的角度,苏柘舞是真的放不下施信宇。

可从孩子的角度,苏柘舞却又无论如何都没法原谅他……

若不是施信宇将苏柘舞赶出别墅,又重重的关上了门,她又怎么会撞到门上,跌下阶梯,以至于流产?

越是想到孩子,苏柘舞的心就越是有如刀绞一般的疼!

最终,这种疼改过了所有其她的心绪,令她最终忍住了泪水,有史以来第一次对施信宇摆出了冷漠的表情……

至于一脸都是朱梦洁留下的爪印伤痕什么的,苏柘舞完全忽略了。

她觉得反正都是这样了,心里有点破罐破摔的意思,也没什么不好见人的。

可是,她的心理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冀:“施信宇,你给我道个歉吧!哪怕你就给我说一句‘对不起’……我也会去试着努力原谅你的好么?不!是一定会原谅你的!”

可是,施信宇却令苏柘舞失望了——他先是对周欣妍保证不会伤害苏柘舞,将不太情愿的周欣妍请了出去,然后才冷着脸问苏柘舞:“谁干的?告诉我?”

苏柘舞挤出一个冷笑:“你这是在关心我么?”

没想到,施信宇的回答却是:“至少现在,你还是我法律上的妻子——我不允许别人对我的妻子动手!”

什么叫“至少现在还是我法律上的妻子”?

这“护短”护的,怎么就那么让人心堵呢?

苏柘舞用故作嘲弄的眼神与施信宇对视,语气悠悠的说:“反正很快就不是了,你还管我那么多干嘛?结婚两年,你有一天真的关心过我?”

施信宇眉头微皱,在他的印象里,苏柘舞一贯都是那种逆来顺受,不管受了再大的委屈也都隐忍不发的女人……怎么突然就开始与他争锋相对了呢?

施信宇有点不习惯,甚至都有点儿重新认识了苏柘舞一般的感觉。在短暂的、微不可查的的尴尬过后,施信宇果断转移了话题:“今天上午我的律师来过,你知道么?”

苏柘舞这才想起一早做过的“梦”。

原来……那都不是梦境啊!

原来……那一切都是真的啊!

她的心再一次凉透了:“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施信宇推了一张凳子坐下,带着一丝寒意问苏柘舞:“告诉我吧!那个野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我动用了所有的手段,都没能找到有关他的消息?”

虽然过去的时间并不长,但苏柘舞的社会关系本来就很单纯,以施信宇的能力,想要调查清楚并不难。

如果苏柘舞真的有一个“野男人”的话,那么别说一天了,只需要半天,施信宇也应该能将他给找出来了。

所以,施信宇心里也是奇怪:“难道……那个孩子真的是我的?为什么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碰过她?”

这种无法确定的情况,让施信宇的心里很焦躁。

以他的性格和身份,就算他根本不在意苏柘舞,他也不能允许自己的妻子在婚内有任何出轨的行为!

哪怕这只是一场名义上的婚姻也不行!

“呵呵。”苏柘舞冷笑了一声:“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说这句话的时候,苏柘舞的心里都在滴血。

她多么希望施信宇能改变主意啊!

只要施信宇能改变主意,不提离婚了,就算是失去了孩子,苏柘舞也能将委屈压在心里,试着去原谅他吧?

可是……

施信宇冷若寒霜的态度,带给苏柘舞的却是彻底的绝望!

既然都绝望了,那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忍耐了……对吧?

如果苏柘舞会骂人的话,她一定会怒发冲冠的将施信宇骂个狗血喷头。

但是苏柘舞不会骂人,就算心里再委屈,再愤恨,她能对施信宇说出来的最重的话,也不过如此而已。

可这也足够激怒施信宇了。

他站起身,捏紧了拳头,咬牙怒道:“我再问你一次!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你说是不说?”

苏柘舞毫不畏惧的盯着施信宇的眼睛,冷笑道:“呵呵,你又想要对我动手么?来吧,反正你已经杀了我的孩子,要不然再把我也杀了吧!反正,我现在动都不能动,以你的本事,很简单就能做到。”

“你!”施信宇罕见的被气得涨红了脸……

说起来,这已经是施信宇第二次被苏柘舞激怒,以至于失态了。

上一次,就发生在昨天晚上,苏柘舞告知他自己怀孕,他怀疑苏柘舞婚内出轨的时候,他在盛怒之下将苏柘舞直接赶出了家门。

这一次,基本上还是因为同样的原因……

施信宇心里就真想不明白了——明明只是一个他都不想要的女人,他哪来的那么大的怒气?

这年头,婚内出轨的事儿还少了么?

尤其是在名利场之中,红男绿女们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实际上,就算是苏柘舞真的婚内出轨过,而且传出去了……其实……在这座城市的名利场之中,那也算不得是多么令人感到丢脸的绯闻吧!

可是施信宇就是在乎了。

在乎的很没道理!

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苏柘舞和施信宇目光对峙了几秒。最终,施信宇还是松开了捏紧的拳头,他的喉结抖了抖,吞下一口气,克制住自己内心的翻涌,阴沉的对苏柘舞说:“苏柘舞,我一定会找出那个家伙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悉听尊便!”苏柘舞已然没有了再和施信宇继续斗嘴的兴趣,她很干脆的闭上眼睛,不再言语——在这一瞬间,苏柘舞突然觉得施信宇似乎再也没有了以往那种令她着迷的吸引力,她甚至突然觉得施信宇就只是一个多疑易怒还有暴力倾向的普通人罢了!

纵是再有万贯家财,资产无数那又如何?

苏柘舞真爱过的,从来都不是施信宇的钱!

真的是好怀念,曾经的那个单纯阳光的少年。

不知道施信宇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想到这个问题,苏柘舞突然就很心酸,心酸是因为他觉得施信宇其实比她还可悲还可怜!

话不投机半句多,谈话到此为止,再也进行不下去了。

“咚!”这是关门的声音,施信宇青着脸,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病房。

一直守候在病房门口的周欣妍被施信宇的表情给吓了一跳,她不敢阻拦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离开的脚步,只能任由他走远。

周欣妍迅速推开门,冲进病房,孳孳汲汲的问苏柘舞:“姐姐,你……他没有把你怎样吧?”

苏柘舞泪眼婆娑,嘴角却勉强的上弯:“没事儿,他没对我怎样,谢谢你了!”

小说《烈马偏吃回头草》 第三章 悉听尊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代小说
  2. 游戏小说
  3. 冤家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