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恐怖 > 尸囊人

更新时间:2018-09-15 15:56:26

尸囊人 连载中

尸囊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老睿说书分类:恐怖主角:赵有才葛才根

主角是赵有才葛才根的小说是《尸囊人》,是作者老睿说书倾心创作的一本恐怖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尸,缺人气而归一,黄土于死为尽头; 囊,承百念而阴阳,俗世黄花一场梦; 十年前,我因为工作分配到南海一个油田钻井平台上,因为一场操作失误,从油田里捞出了个漂亮女尸,怪事频频发生,工友死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说领导大飞也是个怂人,连葛大爷都不敢大声呵斥,我回到油田后,他还专门跑过来找我谈话,看他那样子,估摸着又是想要灌输一顿新思想。

我自然也免疫了,让他唠叨了十来分钟后,领导大飞一看我这表情,气得转身就走了。我也乐得回到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下衣物。

人哪,在一个地方待久了自然会有感情,我也不例外,只是这生活有点乏味了,自然需要调剂一下。

眼下时间有点晚了,我一看只好先睡一觉,等明日一早再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收拾了行李,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坐船回到了渔村,葛大爷那破屋子也实在是够寒酸的,我心想难不成要和这老家伙住在一起,心里十分的不情愿。

于是上前敲了下门,不一会葛大爷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个布袋子,还有一个尸囊袋,这玩意昨晚也没用到,就将那尸夔解决了。

我一看到他就来气,没有其他原因,就这老家伙太不靠谱了。

“走吧,去那村子看看,另外给你安排个地方。”葛大爷笑了笑,听这话似乎还有其他地方住,我也稍稍收起了一丝不耐烦的情绪。

跟着他老人家出了渔村,然后朝着十几公里外一个破旧的小村落走去。

我依稀还记得那村子叫什么黄堡村,我俩花了两个多小时才走到那村子,大老远的就觉得这破地方咋能住人呢。

村口一条小溪,已经断流了,就剩下一排进村的石墩。小溪对岸就只有数十户的人家,全部都是低矮的小土屋子。

葛大爷站在溪水边皱着眉头说:“这村子风水也太差了。”

我这时也看不懂风水,只觉得这破地方太他娘的渗人了,总觉得就像个死村一样,一丝丝阴风在四处乱晃,空气中竟然还有少量的煤灰。就连野草也是枯黄的,总之就是不能住人。

我和葛大爷进村后,在村子里转悠了下,发现都是一些孤寡老人,看着面黄肌瘦的,估计离死也不远了。

这时一个自称黄堡村村长的大叔走过来,询问我们俩有啥事。

葛大爷一直挺好奇这村子为啥变得这么差,村长一听,有些叹气,皱着眉头盯着我俩,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说出了原由。,

“这村子本来还算可以的,但自打一件怪事发生后,整个村子就变得萧条了。”村长整个人都发怵的感觉。

这事要从三年前说起,当时黄堡村好歹也是个富庶的地方,人多的时候有上千来号人。当时本村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娶了个漂亮的媳妇,惹得村里那些老光棍非常的羡慕,隔三差五都会过来调侃几句。

小伙子也没在意,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他那媳妇也是害羞,成天躲在家里。

村子里有一个小地痞秃头佬,长得那叫一个磕碜,光秃秃的脑袋上还有一块大疤,成天没事就会到处惹事,村民们那是敢怒不敢言。

这秃头佬看到小伙子那漂亮的媳妇,心生歹意,有一天晚上趁着酒意竟然冲进了那小伙子家中。可怜那小伙子细皮嫩肉,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被打倒在地。

他那媳妇吓得脸色苍白,更不是对手,挣扎中就这样被侵犯了。秃头佬往事后就离开了,小伙子的媳妇羞愤不耻,当天晚上就上吊自杀了,身上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小伙子醒来的时候看到自个媳妇上吊了,也哭得伤心过头,竟然拔刀自杀。

村子里的人听说后更是愤怒,但同时也不想让外村的人知道这事,于是一商量,决定就地下葬。

可没过几天,这村子里就发生了怪事,村民们经常能听到夜里有凄凉的哭声,时不时还能听到村子里有走动的声音。有人甚至看见那小伙子所住的屋子里头,那一面玻璃上有一个人头出现,非常的渗人。

这事持续了几天后,秃头佬一看不对劲立马跑出了村子,后来村长一想不行,请了个风水大师,最后合计着就用水葬的方式,将尸体重新挖出来,然后封入了石棺中,沉入附近一条小河里头。

本来以为这事过去了,可谁想到有一天,黄堡村开始渐渐萧条,家禽无缘无故的死亡,就连老鼠和蟑螂也逃不过去,村民们更是每隔几天就大病一场,到了最后引得周边的水流也渐渐稀少了。

最后有人说是那女人作怪,纷纷说造孽,有钱的人家都搬出了村子,只留下了一些老人还居住在这。

我听完后,心里也是气愤,这明显就是包庇吗。

“你们呀,事情做的太不地道了,咋能让这秃头佬跑了。”葛大爷连连摇头。

“我们也知道,这事出在我们身上,但事情发生了,总归要弥补不是。”村长也是连连叹气,接着说:“后来我们将棺材捞了出来,找了个无人的地方放着。”

我终于明白那尸夔为啥会出现在那山沟子里头,原来事情出在这里,这帮子家伙也真是害人,也不看看棺材严不严实,让尸夔跑了出来,还游到海里去祸害我们。

葛大爷也是老油条,知道事情出在哪里后,就对村长说:“我估摸着那女人的阴魂肯定还在村子附近,不解决掉的话,这村子恐怕也恢复不了生机。”

村长这时才知道葛大爷是干白事的,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说:“您老有什么法子,哪怕是要我去死都没关系。”

葛大爷摆摆手说:“你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找到那秃头佬,不管他在什么地方。”

随后,让村长带我们去那小伙子夫妻俩死去的屋子,说起来,那地方已经被列入了鬼屋,村里人一般都不敢靠近。

我俩进入里屋后,发现屋子竟然还保存完好,只是多了蜘蛛网和灰尘,就连上吊的那条床单都还在房梁上。

葛大爷从厨房里头摸出一把锅灰,然后参杂着糯米洒在了地上,只见地上竟然出现了一排脚印。

“看来这女人的生魂还回来过。”葛大爷这么一说把我说懵了,急忙追问:“那我们昨晚消灭的尸夔难道是假的吗?”

葛大爷摇摇头解释了一番:“尸夔是真的,但那只是女人的一个魄在尸体中主宰,没有意识,只会到处害人。”

这话我也听不明白,直到最后接触时才知道,原来人有三魂七魄,人死后其实还要一魂一魄没有脱离身体,只有埋葬进入棺材中才会离开。但不知道是不是哪个地方错了,那女人的一道非毒魄留在了体内,这是三魂七魄中的第六魄。

主宰虚邪,说白了就是人的恶念,这几乎是每一个作祟尸夔的本质。我估摸着葛大爷以前肯定是有这方面的经验,不然为啥那么清楚。

“那就是要找到尸夔的生魂,这事靠谱吗?”我对葛大爷可是不大相信了,不是不相信他的本事,而是行为。

“放心,晚上过来找找看。”葛大爷一副胸有成熟的样。

那村长就像是供奉自己老娘一样,将葛大爷送出了村子,等离开后没多久,他才带着我去了附近的一个小镇,那地方叫三门镇。人到是挺多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还有不少的商铺。

这地方比我呆在深海中的寂寞形成太大的反差了,我竟然一时间有些不适应,心想这可不行,不然到时候非得被整出个抑郁症不可。

葛大爷领着我来到镇子里头一条破旧的老街上,然后到了一个店铺门口,用钥匙打开后,里头传出了一股子霉味。那是木头腐烂的气味,我皱着眉头往里头打量,发现这屋子应该好久没有打扫了。

“以后你就在这里开个白事店铺好了,到时候收入就归你所有。”葛大爷直接将我往后的生活给定调了,说实话我不情愿,毕竟干白事,那不是说我还不是娶不到媳妇,可一想算了,还年轻就当是经历好了。

反正这老家伙肯定会传授我一些道术和风水的知识,于是我简单的打扫了下屋子,忽然间发现里头墙上有一条黑色的布,打开一看,发现竟然是六个灵位,这把我吓了一跳,赶忙问是怎么回事。

“是我那五个徒弟的。”葛大爷尴尬了,我一听,心想还可以接受,可这第六个没有名字是啥意思,这老家伙结结巴巴说:“是留着备用的。”

本来我一想没啥,估计是给他自个备用的,可转念一想就觉得太天真了,这他娘的明明就是给我准备的吗,心里那个恨啊。

后来我才知道,葛大爷为啥没有在镇上生活,原来他那老伴喜欢看大海,死了后,葛大爷也不愿再搬回来,于是就住在了渔村里头,这镇上的店铺也是偶尔过来看看。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