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凌皇后柳妃离凰

更新时间:2019-09-11 12:00:41

凌皇后柳妃离凰 已完结

凌皇后柳妃离凰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猗兰霓裳分类:言情主角:凌雪薇沈羲赫

完结小说《凌皇后柳妃离凰》由猗兰霓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凌雪薇沈羲赫,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冲龄继位的少年天子,文韬武略,傲视苍生天下尊。朝堂纷争,他被迫大婚。她是出身权贵的宰相之女,才貌双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为后,她遭受冷遇。他是温文尔雅的亲贵裕王,品貌非凡,辅佐江山众人知。一日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直到傍晚时分,皓月和小荣子才回到坤宁宫。我慌忙迎了出去,两人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我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怎么现在才回来?”我装作有些不悦地问。

“小姐,”皓月笑着,“你看这是什么?”说着,从衣袖中拿出一件用丝帕包裹的物件。

我疑惑地接过,心中沉了一下,凭感觉那是一枚簪。我镇定地打开,一只碧玉木兰簪静静地躺在我的手中。

我愣了许久,看着皓月,口气有些奇怪地问道:“这是哪里来的?”

皓月也愣了一下,“小姐,这不是您丢的吗?”她的声音满是不解。

我冷静了一下,看到身边其他侍女不解的样子,换上笑脸:“既然找到了就好,快进来吧。”

晚膳后,东暖阁里我屏退其他人,只留下皓月。

“小姐,怎么了?”皓月看着我在烛光下阴晴不定的脸,忐忑地问。

“你过来。”我手上拿着那枚簪子,看着皓月,“跟我说实话,这是从哪来的?”

“今天午膳时您还没回来,我心中焦急就去烟波亭找您,也没有见到。我寻思着您是不是已经回来了,就想正好在那里再找找您的簪子。我知道这是老夫人给您的,您这两天为了这个心情不是很好,没想到真的就在亭后面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埋在草中呢。”

我暗暗叹了一口气,抿了抿嘴唇,“你也累了,去睡吧。”

“小姐。”

皓月似乎要说什么,我摇摇手,朝她笑了一下,“去吧,皓月。还有,谢过了。”

皓月定定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地走出了房门。我无力地靠在软垫上,看着手中的簪子。怎么会又有一只?而且外表看起来和我丢的那只一模一样。

我这才想起要察看一下。母亲送我的簪子是她的陪嫁,簪的端尾有母亲的名字“兰”,很细小的字,不易被发觉。

可是,皓月刚才给我的这只没有。

我起身从赤金八宝喜鹊登枝琉璃盒中取出早上裕王给我的那只,人不由得定在了那里。

我的手颤抖着,因为,裕王给我的这只,也没有那个“兰”字。

我就这么失魂般站着,直到烛火上下跳动得很厉害,屋里一明一暗交替,晃得眼睛疼起来,我才回过神来。

裕王那边我无法弄清楚,可是,皓月这边我却还能问问小荣子。

今天应是小荣子当值守夜。我披上一件平纹蓝锦缎的披风,手上拿起一盏宫灯,轻轻走到门外。小荣子看见我正要行礼,我微笑着摇摇头,示意他跟我走。

我就这样手持宫灯在前面走着,不说话,走过长长的宫道,走过夜色中诡秘的御花园。

远远的,我看见了载着今夜侍寝的女子的紫金宝相玉盖车,那车上悬挂着玉玲珑,风一吹便有空灵高远的声音响起。我们小心地躲过巡夜的侍卫,缓缓地走着,仿佛散步一般。

小荣子不远不近地跟着我。直到我走进九曲长廊,在烟波亭里坐下,看着小荣子略带紧张的脸,微笑着说:“皓月说今天你俩在这里找到了我的簪子。小荣子,你给我指指是什么地方?”

“娘娘。”小荣子有点迟疑,我看到他一闪而过的慌乱,“在……在这儿。”小荣子指着亭后一棵修竹下。

我看着他,收起笑容,“不是说在前面那株桂花树下么?”

“啊!是奴才记错了,是在桂花树下。”小荣子有些慌了。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说吧,那簪子到底是哪里来的?”

“娘娘,真的是在这桂花树下找到的。”小荣子又恢复了镇定:“刚才是奴才记错了。皓月姑娘找到时,奴才刚好在这竹子下面找,所以记偏差了。”

我盯着他,“小荣子,在你们几个之中,本宫是最信得过你的,如果你都骗本宫,本宫的心可就凉了啊。”

我别过脸去,望着远处栖凤台上,那十根长夜不熄的七尺巨烛发出的隐隐火光,然后闭上了眼睛。

小荣子没有说话,我等了一阵又说道:“皓月是本宫从小的贴身侍女,本宫知道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本宫好,这簪子又是陪嫁之物,对本宫意义非凡,丢了,皓月自然为本宫着急。可是……”

我停了一下,“如果因这簪子她出了什么状况的话,本宫宁可不要。”

我的心隐隐不安着。皓月今日最后看我的眼神不对,我仔细回忆着,突然想到了,那是一种不舍的惜别之情。

我“霍”地站起身,盯着小荣子,焦急地问道:“告诉我,到底是哪里来的?”

许是被我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小荣子后退了一步,想了想终于开口说道:“娘娘千万别怪皓月姑娘,她真的是为了娘娘好,想让娘娘开心的。”

我点点头,“我知道的。”

“今儿个午膳时,娘娘您没有回来,皓月姑娘着急就带了奴才去找。可沿着您平日来这烟波亭的路上,也没有看见您,皓月姑娘猜您准是回去了。”

小荣子继续道:“我们就往回走,在御花园的白玉拱桥那里看见了柳妃和安贵嫔。皓月姑娘拉着我躲到了假山后面,却不想柳妃和安贵嫔就在桥边停了下来说话。后来,安贵嫔提起皇上捡到了柳妃丢失的簪,又送了回来,便向柳妃道喜,还希望能一睹风采。”

小荣子想了想,再道:“柳妃就拿出了一个锦盒,奴才离得远,没看清。皓月看后说那枚簪子就是娘娘您那枚。然后,我们就一直悄悄地跟在柳妃她们后面。然后我们……我们就趁机……”

我睁开眼睛,“趁机什么?”

“趁机……溜进柳妃的宫中,将那簪子偷了回来。“小荣子说完连连磕头。

我摆摆手,这簪子柳妃自然怀疑不到我的头上。更何况是她冒领,自然不愿出大动作。可是,如果真的只是偷了那么简单,皓月何必用那种眼神看我?一定是还有什么事情。

“回来给了你那簪子后,皓月发现她别在腋下衣襟上的丝帕不见了。”

小荣子的声音越说越低,突然他抬起头来,上前一步跪下:“娘娘,您一定要救皓月姑娘啊!柳妃既然说是她的,又是从皇上手中得到,丢了定会细查的。这宫里的宫女服饰是不同的,若是查到……”

我点点头,“这个我知道了。”我站起身,抬手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心中却比这发丝还乱。怎么又变成是皇上捡到的了?

虽然这两枚都不是我丢的那个,但这簪子除了那个极不易被发现的“兰”字以外,外形都一模一样,难辨真假。

我的那枚,据母亲说,是外婆在母亲出嫁前,照着在寺中祈福方丈赠予的一朵木兰花打造的,簪顶的碧玉木兰有两瓣花瓣是微微下曲的,边缘还用银丝勾勒,而不论民间还是宫内都是不会这样打造一只木兰簪的。

那么,那枚属于我的到底是谁捡到了,现在又在谁手中?

裕王,还是皇上?这两枚簪又是怎么回事?

我竭力想着,却想不出所以然来。还有皓月的事,一旦柳妃查到,皓月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我这“隐居”的日子也恐怕会结束了。

现在,只能盼柳妃忘记是在哪儿丢的那簪子,盼皓月的丝帕不是在那儿掉的,盼柳妃即便是捡到丝帕也不会联想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又到底该怎么办呢?

我一夜没睡。直到天微亮,宫女太监们起来稍稍有了些动静,我才觉得有了些许的困顿。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看了看外面的日晷即将卯时,快到我平日里起身的时候。我看了看凤床里叠得整齐的被褥,想了想还是脱了衣衫,拉开被子躺下。

迷迷糊糊中,有人进来。我翻了个身,睁开眼,头有些涨。金丝绣凤的宫纱床帐被轻轻掀开,皓月惊讶地看着已睁开眼的我,“小姐,我把你吵醒了?”

我无力地笑笑,“没有,我醒来一会儿儿了。”

说完坐起身,看见皓月身后的紫樱拿着一套宫装,我吩咐道:“今天穿那件樱粉的细丝裙,就是上面绣海棠的。”

说完,靠在枕头上喘了口气。一夜没睡,感觉有些累。

“小姐。”皓月紧张地看着我:“小姐今天身体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摇摇头,给她一个轻松的微笑,“今天想绣完那幅图,不易穿得沉重。”

“小姐今日不去烟波亭了?”

“不去了。”我在紫樱的搀扶下起身,接过玉梅递上的热手巾,回头对皓月说:“今儿个不去了,你去准备我的绣架和丝线,再添些绿线来。”

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柳妃是否已经发现簪子丢了,有没有看到那块皓月丢的丝帕,并且开始查了没有。一旦她发现,这宫里必定都会知道了。

昨夜,我吩咐告诉小荣子今天一早去暗中打探。此时,我又找来蕙菊,不动声色地要她在黄敬来时问问宫里有什么“新鲜”事。

一切都安排好,我就坐到绣架旁边,只留皓月一人侍侯。我点起淡淡的百合香,集中精力绣着那幅大漠如烟图。细密的丝线穿在银针上在手中游走,心中却在祈求上苍不要让柳妃发现那块丝帕。

直到晌午,小荣子还没有回来,我心中不免有些焦虑,手上也有些乱了。

“小姐。”是皓月的声音。

我抬起头,“怎么了?”迎面是皓月诧异的脸。

我疑惑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之前绣的一处马匹的纹理错乱了,定是自己心神不宁时手下出的错。

我叹了口气放下针线,端过身边的银莲茶碗喝了一口,对皓月说:“把这架子收了吧,今天看来是绣不完了。”

又揉揉眉心:“皓月,你去把蕙菊找来。”

“小姐累了吧,还是歇一会儿吧。”皓月关切地看着我。

“不打紧的,昨夜没有睡好,今天身上就困顿些而已。”我挥挥手:“去吧。”

“娘娘,您找我?”蕙菊走进偏殿,皓月在她身后。

我定了定神:“蕙菊,今天黄敬都送什么食材了?”

“回娘娘话,别的倒没什么,不过有新鲜的莲藕呢,这时节还是很稀罕的。”

我笑了,看着一旁的皓月,“一听到这莲藕,就想起你做的糯米藕了。”

“小姐想吃,皓月今儿个做给您不就行了?”皓月开心地笑着,又转头看着蕙菊:“那你先在这儿侍候娘娘。”

我说:“快去吧,有蕙菊在这里就够了。”

看着皓月出了偏殿往小厨房去了,我收起笑容,盯着面前的蕙菊:“跟黄敬打听的如何?”

她兴奋地说:“娘娘,可是有一件不得了的事呢。”

我心头一颤,不会……

“听说裕王昨日进宫和皇上商议国事,商量完都近丑时了,皇上翻了两个新才人的牌子,其中一个竟让送去裕王临时住的海晏堂了。您说这……”

我轻轻嘘了口气,看来外界所传的皇帝与裕王的关系非比寻常不是谬传了,只是可怜了那个才人。不过,裕王并无王妃,也许被赐给他了也是件好事,至少比在这皇宫中强。

“那个才人今早就被赐给裕王了。”蕙菊接着说。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不过接下来的话让我吃惊。

“听说是给裕王侍寝了。那才人出身也是不错的呢,而且据说貌美如花。”蕙菊感叹着。

我没有接话,喝了口茶:“没有了?”

“嗯,没有了,黄敬就说了这个。”蕙菊看着我。

我点点头,心中的石头稍稍放下了些,抿了口茶才尝出是雨前的龙井,又喝了一小口才放下:“柳妃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么?”

“哦,听说柳妃前几日掉了一枚簪,可巧皇上捡到了呢。皇上还说那簪子很特别,他也很喜欢呢。阖宫都很想知道那簪子是什么模样,今晚皇上要宴请几个兄弟和家眷,柳妃也许会戴吧。”

蕙菊帮我斟满茶杯又说道:“娘娘,您不知道,柳妃自从有了身孕,皇上待她更比从前好了呢,有什么珍贵的东西都往昭阳宫送。”

我淡淡一笑:“柳妃温柔贤淑,又怀的是皇上的头一胎,自然是不同啊。”

“不是皇上的头一胎。”蕙菊压低了声音,看看四下才说:“以前还有个李美人,五个月的时候小产了,后来人就疯了,送去冷宫了呢。”

我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她:“这个我可从没听说过。”心中却没有在意,毕竟历代皇宫里这种事情多了,也就不足为奇。

只是,彰轩帝竟把那李美人送进冷宫,就算是疯,这样也未免有点太残忍了。不过,现在心里最担心的是那簪子的事。

我放下茶碗对蕙菊说:“今儿个还没见到小荣子,你去把他给找来。”

蕙菊领命便下去了。

我静静闭上眼睛,想着该怎么办。

直到临近晚膳时分,小荣子也没有回来,不过后宫内却也没有什么动静。我心中还是有些许的不安,直到紫樱前来通报晚膳准备好了,我才从已经坐了一下午的紫檀椅上站起身来。

“小姐,您想吃的糯米藕。”

皓月笑盈盈地端上一盘清香白细的藕片,我只夹了一块尝了便放下筷子。

“略甜了。”我轻轻说着,不动声色地吃着别的。

皓月的脸色有些变,不过没说什么,小心地端了下去。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这时,宫门那儿远远传来小福子的声音:“小桂子,你怎么来了?找小荣子么?”

“我有事想求见皇后娘娘。”一个陌生的声音,想必就是小桂子了。

“娘娘用晚膳呢。再说,娘娘是你随便见的么?”小福子有些硬气地说着,对方没了声响。

一旁的玉梅看我停了手,忙说:“娘娘,这小桂子是打更的太监,鲁莽惊了娘娘,奴婢这就让他走。”

我摆摆手:“他经常来找小荣子么?”

“是啊,他是小荣子的弟弟。”

我心中一惊,慢慢说道:“让他进来吧。”

芙蓉纱乌木屏外,小桂子跪在那里。

我缓缓道:“你有何事要见本宫?”

小桂子没有说话,低着头偷偷四下看了看。

我心中明了:“玉梅,你们先下去吧。”

看着玉梅她们出了门,小桂子匍匐上前几步,带着哭腔说道:“娘娘,小荣子没了。”

我大惊,站起身来,问道:“你说什么?”

“小荣子没了!”小桂子已哭出声来。

我颓然跌坐下,怎就没了?我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起来说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桂子听了我的话起身。虽然隔着纱屏,可是看到他我还是愣了一下,这张脸,分明和小荣子一模一样。

“娘娘,奴才是小荣子的亲弟弟。”小桂子带着哭腔说:“今儿个午饭后他来找我,神色慌张,说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要我以后好好照顾爹娘,说完就要走。我拉住他,问是怎么回事。开始他不肯说,后来说是您和皓月姑娘对他有恩,现在你们有了危险,他要报答。”

我不由抓紧了衣襟,心中像压了千斤石般沉重。

什么恩?我知道小荣子家人丁多生活不易,只不过是每月给他多些的银两,再有也就是告诉他,若家中遇到什么难事,可以去找我大哥。

只不过是这简单的事,能称做什么恩么?

小桂子接着说道:“我一再追问,他才说是柳妃娘娘冒领了您的东西,皓月姑娘为您悄悄拿了回来,可如今有可能被柳妃发现,他……他就又拿了那簪子想送回去,免得柳妃娘娘猜到皓月,再牵连到您。

小桂子这时已是泣不成声。我的眼睛也有些酸胀,用苏绣的细白手帕按了按眼角。

“皓月他们拿回来就拿回来了,一旦有事本宫自会应对。他怎么就做这种傻事呢?”

“娘娘,小荣子他知道您不想和那些妃子争什么,虽然您能保他和皓月姑娘,可是那样事情就弄大了,这也不是您想看到的。”

“也许,小荣子送回去就会没事了。”

我想安慰小桂子一下,可是他却又失声痛哭起来:“后来,我让小荣子穿了我值更的衣服,告诉他偷偷将簪子放到昭阳宫门口就行了。我不放心就远远地跟在了后面。谁知道小荣子却被昭阳宫的侍卫发现了。柳妃娘娘看到簪子,非说是他偷盗的,二话不说就下令把小荣子活活打死了。”

我咬紧了牙关,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什么都说不出口,悲伤和恐惧笼罩在我周围。这也算是我间接地害死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对我如此忠心的人。

“小桂子。”我缓缓说着:“从今日起,你就不是小桂子了,你是我坤宁宫的小荣子。”

我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桂子:“本宫会想办法将小荣子厚葬的,你家里有什么难处就尽管开口。还有……总有一天,我会还小荣子一个公道的。”

自那日后,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一个月。

回想起那天晚上,我召集了坤宁宫的所有人,发下严旨,任何人不准说出小桂子的事。

好在这些宫女太监是我一手挑出来的,平日里也从不为难他们,对我很是忠心。他们都没有说什么,默默依了旨。

我又叫来小福子,毕竟那日他能一眼看出是小桂子,我这坤宁宫里倒不怕,但是若是小桂子也就是现在的小荣子出去时,被别人认出就不好了。

灯影晃动,小福子跪在我面前不说话。我轻轻瞥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皓月,她的脸色在烛光下显得苍白无色。

我浮上笑容,唤起小福子:“本宫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分清楚小荣子哥俩的。”

小说《凌皇后柳妃离凰》 第五章 卷帷望月空长叹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贵族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