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半缘西然
半缘西然

半缘西然 妖妖 著

连载中 聂西然楚林风 搞笑异世江湖恩怨神仙妖精

更新时间:2019-09-21 10:43:17
主角是聂西然楚林风的小说是《半缘西然》,本小说的作者是妖妖创作的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被欺,被骗,被利用。就算是这样她也只能被自己的丈夫打入地狱之中。重生之后她嫁给了权势最大的摄政王,没想到摄政王不仅权势大,而且哪里都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当窗外的喜鹊发出清晨第一声啼叫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阵微风卷着清甜的花香飘入室内。

来人将窗户推开,柔和的阳光也从外面撒入室内,同时洒在了那张极大的雕花大床上和床上的人身上。

一切都是春天最有生机的样子。

床上的人眉眼动了几下,来人刚想上前去将她叫起来,床上之人却倏地睁开了眼睛,一双桃花眼中满布着恐惧和仇恨。

身边的人被吓了一跳,她站在床边,小心翼翼地开口唤了她一声:“公主?”

床上之人循声望去,却看到了一张让她震惊的脸。

“满......满月?”她的声音颤抖着,带着一些不可置信。

“公主,奴婢在。”

“你在?”她拧起了眉头,眼神有些恍惚,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之后,才缓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光滑异常,“我......我还活着?”

满月站在窗边弯着腰,不知道怎么回应她的问题。好好的大活人,不是活着难道还是诈尸么?

“月儿,你去拿铜镜来。”她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可能,声音突然沉稳了下来,手却紧紧地攥着床沿,那双纤长的手因用力而变得毫无血色。

满月从梳妆桌上拿过一面铜镜递给了她。

她迫不及待地抓过铜镜照了照自己的脸,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样子,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上扬,眼角一枚红痣带着无限的风情,眉毛一如既往的浓密,连睫毛都是清晰的纤长卷翘。鼻峰高挺,一张红唇娇艳欲滴。

更重要的是,她的脸上,再无那一道延及下颚的可怖伤疤。

这是她最熟悉,也是她最陌生的,年轻时的样子。

“满月,此时何年何月?”

“回公主,万隆十一年,槐月初六。”

“万隆十一年。”她喃喃着,缓缓闭上眼睛,仰倒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看来,老天怜她孤苦,给她个机会改变她荒唐的一生。

前世,她为情所迷,葬送了自己的一生,今生,那些害过她的人,一个都别想逃。

“公主,您到底怎么了呀?您可不要吓奴婢啊。”见她迟迟不说话,满月似乎有些着急了,竟然伸手扯了扯她的裤脚。

“无妨。”她猛地坐了起来,那一双乌黑的瞳孔仿若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了无生气,“只不过,惊异于造物主的英明,让一切都有机会扭转。”

满月眉头拧的更紧了,然她生性胆小,此刻的公主聂西然与往日淡然模样截然不同,仿若地狱修罗一般,让她不敢再有半句异议。

见满月着实被吓到了,聂西然才敛了神色,让她来为自己更衣。

万隆十一年槐月,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是她悲剧开始的时候,如今,这将是他人的悲剧,前世欠下的血债,他们今世都要一点一点,偿还。

“公主!”一个婢女从外面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内殿,脸上都有了层薄汉,显然是从不近的地方赶来的。

聂西然抬了抬眼皮看了她一眼,声音低沉,毫无波澜,“说。”

“长昭国来使,正与陛下于正宫议事,说是......说是......”小宫女吞吞吐吐地说着,还不时偷偷看她一眼,看的她好生心烦。

长昭国使臣来干什么的,她比谁都清楚,此刻也懒得看那宫女吞吐,话都说不利索。

“莫不是来求亲。”

虽然她这话是问句,偏生让那小宫女听出了几分笃定的意味。

小宫女点点头,不敢出声。

“呵,求亲。”聂西然冷笑一声,“妥,我们便去看看,他长昭国是要求个什么样的好亲事,结个什么样的好姻缘。”

聂西然一挥衣袖,不顾身后的满月,兀自向栖政殿走去。

待她行至栖政殿时,正听得那长昭使臣的一番慷慨陈词。她也不想进去,前世未曾听过这长昭使臣如何吹嘘他们赫赫有名的兵马大将军,今生可是要好好听听。要知道,万隆年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各国长公主,不得去他国和亲。

今生她可定要好好看看,看看他们是如将这兵马大将军吹捧的天上有地上无,连她父皇都让她这个长公主屈尊和亲。

“皇上,荒古国已经没落,若论这世上强国,无非便是长昭国与政渊国,如若您肯割爱将贵公主嫁入我们长昭,那自是千古绝唱!”

“孤不是不懂这个道理,只是这各国之间自有规定,长公主从来不准和亲,臣使不也应该很清楚么?”

“规矩不都是人定的?规矩立得,自然也破得。”

聂西然伫立在门外,手指轻点着腿侧,眸色沉沉。

“也确是如此,不过,孤如何舍得刚刚归国不久的长公主外出和亲呢。”

“皇上,长昭与政渊毗邻,您若是思念长公主,自可以......”

聂西然不愿意再听那长昭使臣说些翻来覆去的规劝话,也不让身边的人通报,抬脚向殿内走去。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安。”

见聂西然来了,高座之上的聂风动紧皱的眉头都舒展了开,“然儿,你怎得来了,快快平身。”

“儿臣听说长昭来使,儿臣在荒古国时与长昭的三皇子最是要好,此番定是要来看看这长昭的使臣,不然也显得儿臣不懂礼数啊。”聂西然站在了长昭使臣身边,侧身笑盈盈的看着他,“只是不知三皇子如今刚刚大婚,尔等怎还有空闲出使我政渊?”

“回长公主,臣此次是为了长公主的婚事而来。”

“婚事?”聂西然眸子瞬间眯了起来,遮住了眸中一瞬的恨意,“什么时候一国长公主的婚事还需要他国使臣前来干预?”

使臣的手微颤了颤,还是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聂西然抢先开了口。

“对了,听说长昭长公主而今也是及笄之年,正当时啊。左右本宫也已耽误了最好的时辰,不若先为臣使国长公主寻一良缘,臣使看如何啊?”

使臣一惊,刚想委婉开口拒绝,却再次被聂西然抢了先。

“对了,父皇,长昭国长公主尊贵无比,自是不敢轻待,丞相府的公子倒是能文能武,是个旷世奇才,您看如何?”

使臣也是看出来这个长公主不是个好惹的,若是再与她纠缠下去,只怕长昭国都要被她坑的底儿都不剩,当即转换了自己的目标,朝向了高座之上的政渊王,“皇上,臣此次来也是怀着赤诚的心,公主此番作为可是刻意折辱微臣。”

聂风动轻咳一声,略有尴尬,虽知道是自家公主咄咄逼人,却依旧不舍得多做指责。“好了,然儿,莫要胡闹。”

“父皇,儿臣并非胡闹。”聂西然敛了笑容,正色道,“正如臣使所言,以当今局势,长昭政渊两国和亲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只是,儿臣多年为质,错失了最好的时间,实在不适合与长昭的惊艳男儿结下良缘。但是长昭长公主就不一样了,长昭长公主自幼养尊处优,此刻又是正当婚嫁的年纪,她可是和亲最好的人选。”

聂风动支着额头,当真是细细思索的模样。

使臣不动声色地站在殿下,身后却早被汗水趿湿。此次出使政渊,如若他不仅没有完成三皇子的命令,甚至还把长公主折了进去,那只怕他是没有几天活头了。

只是此刻,政渊王还未发话,他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地反驳长公主的话,毕竟她说的句句在理,一旦他反驳的太过坚决,难保不会被政渊王看出端倪。

许久,政渊王终于动了动,坐直了身体,“然儿所言亦是有理,臣使如何看呢?”

“臣亦以为公主思虑甚是有理,只是臣身份卑微,何敢在此等大事上做主。”

“让本宫和亲也不是不可以。”聂西然突然开口,只让身边的使臣一张脸更加皱到了一起。

这个长公主实在是思维跳脱,让他根本不敢贸然接话,生怕一不小心将自己饶了进去。

“然儿,切莫胡闹。”

聂西然向聂风动郑重地行了礼,“儿臣并非胡闹。儿臣可以答应和亲,不过,儿臣只嫁长昭国的骄傲,莫平王。”使臣这次当真是惊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只微张着嘴,呆呆地看着聂西然。

“如若可,本宫嫁,如若不可,本宫便回了这门亲事。”聂西然看着早已呆滞的使臣,一字一句郑重地说完后,向聂风动辞退,离开了栖政殿。

小说《半缘西然》 第2章 重生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异世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