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职场 > 万律一抹红
万律一抹红

万律一抹红 华秀兰 著

连载中 茵茵欧阳丽丽 古装种田鬼怪轻松爽文

更新时间:2019-09-30 14:00:48
小说主人公是茵茵欧阳丽丽的小说叫做《万律一抹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华秀兰最新写的一本职场推理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茵茵是211高校毕业的法律生,入行律师业5年,柔肩担正义,巾帼建功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霍小锭非常烦躁。明天公司就要开工,自己还在家里,作为车间部门主管,开工不在现场,这是对公司的极大不负责任。女朋友宗雪,还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既没答应跟他去深圳,也不知道她要去哪里打工。

霍小锭心想,宗雪好像对他没好感,不过,这也正常,两人相处只有一个星期。感情需要慢慢地培养,“一见钟情”对于大龄男女来说,这是美丽的童话故事。还是先来探探她的真实想法再说。

“宗雪,在么?明天去深圳玩。”霍小锭发微信。

“深圳不好玩,在深圳打了三年工。在家里玩,不出门了。”宗雪微信回复。

“家里也是玩,深圳也是,那就去深圳玩。”霍小锭发微信。

“深圳玩,我没钱。”宗雪微信回复。

“我租好房子在那里,一天花不了多少钱。”霍小锭发微信。

“在深圳,没钱怎么玩?”宗雪微信回复。

“我明天打给你,要多少,尽管开口。”霍小锭发微信。

“尽管开口?这钱是做什么用?”宗雪微信回复。

“当然是生活费而已,没有其它目的。”霍小锭发微信。

“不算彩礼,算生活费,明天就可以去深圳。”宗雪微信回复。

“数额多少?”霍小锭发微信。

“九万。”宗雪微信回复。

霍小锭想了很久,九万不是一笔小数额。虽然不是彩礼,只要女朋友跟自己一起去深圳生活,也算是有老婆了。这九万元放在自己手里与放在女朋友手里,没有什么区别,反正一起用。

“发银行卡号或支付宝来,今晚打四个万元,明天打五万元。做好准备,明天下午去深圳。”霍小锭发微信。

霍小锭转了四万元给女朋友,就安心地睡觉了。第二天上午,又转了五万元给女朋友。下午,就带着女朋友往深圳跑。

霍小锭2月13日开始新年后上班,当然,这一天,也开始同居。霍小锭天天上班,宗雪在家洗衣做饭。3月宗雪怀孕,霍小锭提出回家办理结婚手续,宗雪以父母养育女孩不容易,提出要三十万彩礼。对于三十万彩礼,霍小锭一来拿不出,二来在农村老家还没有这样的先例,于是不同意。4月份宗雪终止妊娠。5月份两人协议分手。

霍小锭认为,那九万元属于彩礼,宗雪要退回。宗雪认为,九万元不是彩礼,无需退回。况且,在深圳这几个月的开销,都是这九万元的一部分,已经用掉很多。1万元的金首饰与2万元现金算彩礼,一个月之内,退回。

2017年9月,霍小锭向法院起诉,要求宗雪返还彩礼九万元。霍小锭主张该款为彩礼,双方从相识、确立恋爱关系到同居时间较短,还没有四个月。结合当地风俗习惯应认定该款系是以结婚目的的给付,属于彩礼,而不是赠与。

后法院认定,霍小锭、宗雪未办理结婚登记,同居生活,时间较短,宗雪应当返还彩礼款。因宗雪曾怀孕,后终止妊娠,酌定由宗雪返还争议彩礼九万元的50%即四万五千元。

宗雪觉得法院判决不公,这九万元,明明讲的很清楚,是赠与,做生活费的,法院怎么说成是彩礼。宗雪与父母商量,还是先去咨询一下律师,再做下一步打算。宗雪父亲建议去找茵茵律师。

第二天早上,宗雪带着判决书副本及证据,找到茵茵律师。茵茵律师认真看完判决书后,眉头紧锁。

“谁提出要霍小锭给你九万元?在什么情况下提出来的?”茵茵问宗雪。

“相识八天,因霍小锭要去深圳深圳上班。他约我去深圳,我开始没同意。”宗雪说,“其实我与他的关系,我正在考虑中,还没有确定。我开始只是说,要先付生活在深圳的生活,我才去。并且明确是生活费,而不是彩礼。他也同意不是彩礼,是生活费。他分两次打款给我共九万。我这里还有微信聊天证据。”

“你们相识没有几天,这么大一笔金额,还有谁知道?”茵茵问。

“当晚微信聊天,当晚就打款给我四万。”宗雪说,“第二天上午又打款五万,下午,两人就去深圳。应该没有人知道。”

“那就没有证据证明这九万元是彩礼。”茵茵说,“从你们的微信聊天记录‘“不算彩礼,算生活费,明天就可以去深圳。”宗雪微信回复。’来看,这是赠与。”

“这九万元,我又带在深圳。”宗雪说,“两个人四个月的开销,用了很多。”

“这是你自己愿意用的,与霍小锭没有关系。”茵茵说,“你也要不回来。”

“霍小锭给付的2万元现金与1万元首饰属于彩礼,解除婚约关系,这部分要返还。”茵茵说,“你要求九万元,并没有表示要以和霍小锭结婚为前提,霍小锭本人也清楚,自愿给付九万元,而你接受该财产,并将其中一部分用于二人同居期间的生活日常开支,该九万元有赠与及二人共同生活开支的双重属性。你们在深圳同居期间四个月,你为共同生活支出了较多费用,双方分手后,你又为流产和身体恢复也支出了一定费用,其实剩下也没有多少。你们打一审官司,诉讼费就三四千,律师费也要几千元。”

“茵茵律师,那我这个案件怎么处理?”宗雪问,“这四万五千元,我是不会退的。”

“只有向中级法院上诉。”茵茵说,“才有可能改判或发回重审。”

“那请你帮我上诉。”宗雪说。

“别错过了上诉期。”茵茵说,“当事人不服地方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的,有权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霍小锭害得我流产。”宗雪说,“我能不能要他赔偿?”

“谁叫你,未婚同居的?”茵茵说,“这是你自己的错,还要人家赔你钱,那就等于法律鼓励违法。”

“我能不能全权委托你?,二审开庭时我就不去了。”宗雪说。

“随便你吧!”茵茵说。

本案上诉后,中院判决,九万元不予认定为彩礼,不应再返还。

小说《万律一抹红》 第十二章 九万元的“同居”(二)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种田小说
  3. 鬼怪小说
  4. 轻松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