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独宠妖后
独宠妖后

独宠妖后 游走的精灵 著

已完结 端木泽乔悠澜 宫廷腹黑宠婚冤家

更新时间:2019-10-11 09:59:59
独家小说《独宠妖后》由游走的精灵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端木泽乔悠澜,内容主要讲述:轻纱滑落,露出乔悠澜绝世的容貌,就如荷花初绽,更似寒梅傲雪,百般妩媚,千般诱惑,端木泽怔忡的看着她的脸道:“澜,你终是回来了吗?”“是,我是来取你的命!”说着一把长剑便直指他的咽喉。端木泽却闭上眼睛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走在杏花镇的街道上,仿佛空气中都透着甜糯的香味。

蒋芙打了一个响指,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说:“我一定要战斗到底,争取到最后的胜利。”

明明知道蒋芙嘴里的战斗是什么意思,我还是装做不解的问道:“哪里有什么战场啊!”

正在兴头上,蒋芙也不理我,自顾的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之中。自从知道了那个所谓的夏夫人并不是想象中的夏清石的夫人,显然蒋芙的情绪缓解了不少。

蒋芙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定定的看着我说:“我发现夏清石好像在看着你的时候目光柔和了好多,不过,悠澜你可不要和我抢。”

“是吗,我怎么没有觉得。”甩下一句话也不理会蒋芙一大堆告诫的话语。

我没有告诉蒋芙的是,虽然夏清石很优秀,但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做朋友还可以,至于其它……

眼看西边的太阳就要沉下去了,可蒋芙还在对着街上的一个卦摊出神。也难怪卦摊前挤着的人有增无减,如果要轮到我们还得等上一会儿。

“蒋芙,我们走吧!明天再来。”我扯扯蒋芙的衣角。

“天色晚了,走吧!”我拍拍蒋芙的肩。

不管我怎么说,蒋芙就是不为所动,到最后,我只得两眼无神目光空洞的看着那个蓄了胡子的算命先生眉飞色舞的唾沫横飞。

想不到蒋芙对算命还感兴趣,我可对这种没有根据的事情打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致,今天就舍命陪蒋芙吧!

眼看快到我们的时候,算命先生收起了帆布招牌,双手一揖说:“我得收摊了,明天再会。”

本来下一个就是轮到蒋芙的,她一看这架式不依起来,扯住帆布招牌就不松手,嘴上的话咄咄逼人:“都等了这么久,不能到我这了还要等到明天,万一明天有什么意外呢!”

见蒋芙吵了起来,其他也来算命的人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围观而是一哄而散,大概他们也明白算命先生的规矩,再争执也是无用,所以最后的局面就是孤零零的卦摊前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大概是算命先生真被蒋芙吵烦了,也大概是蒋芙拿出的一锭银子实在是诱人,算命先生复又坐了下来,长嘘一口气说:“好,那就给姑娘你算上一卦。”

听到算命先生这么说,蒋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说:“早这样就好,免得我费了那么多的口水。”说完便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算命先生把毛笔递到蒋芙面前说:“那你就在纸上随便写个什么字吧!”

“好!”蒋芙拿过毛笔拧眉想了一会儿,然事在宣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一个“游”字。

蓄着胡子的算命先生拿起宣纸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向蒋芙问道:“姑娘是想问什么?”

蒋芙双手搓了搓,半天都不好意思开口。我替她答道:“姻缘。”

又等了一会儿,就听到算命先生说:“我尤半仙算了几十年的命,从来没有差的。你们看这个游字……”

至于尤半仙都说了什么我没太记清,不过蒋芙听在心里却是受用得很,整张脸粉扑扑的,好似开满了桃花。

西边的天幕暗了下来,瞬间便有大片的乌云遮蔽了本来还算晴朗的天空。本来天就已经黑了,现在更是阴沉。

算命先生拿了蒋芙递上的银子,收拾着物什,然后一甩一甩的走远了。

其实那个算命先生说的话也不能全信,但我看着蒋芙一张幸福非常的脸,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拉着她的手说:“我们也走吧,要下雨了。”

话音刚落便有噼啪的雨滴砸了下来,只是瞬间的功夫,雨便越下越大,也顾不上找避雨的地方,我和蒋芙狼狈的在空无人迹的街上狂奔着。

几匹受惊的马迎面跑了过来,我还来不及反应,蒋芙一把推开了我,而迎头冲过来的又一匹惊马却向我扬起了马蹄。

我吓得闭上眼睛,等了一会儿并没有预期的被马踩踏的疼痛,相反的我感到正被一双温暖的臂膀包围着。

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对上一双如若含着秋水般的眼睛。下意识的挣脱,心里有一股不祥的预感:“蒋芙?”

等那几匹马被制伏的时候,我看到了蒋芙已然倒在地上,嘴角有血流出来。她看到我过去,眉眼弯了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悠澜……你没事……就好!”

“蒋芙,你也不会有事的。”我扑到蒋芙的身上,用力的摇晃着。

一个身影过来抱起来蒋芙,然后转过头对我说:“我们去医馆。”

大雨里那个一身锦衣的男子就那样抱着蒋芙,我失魂落魄的跟在后面,有一道惊雷滑过,雨水顺着湿透的头发滑了下来,我在心里念着:蒋芙一定会没事的。她才问个卦,算命的先生说她应该一路桃花,她吉人自有天相……

医馆很快就到了,锦衣男子示意我去敲门,我用力的拍击着门板。终于有人出来把我们迎了进去。

上了年纪的朗中让医童帮忙把蒋芙放在床上,我看到蒋芙的眼睛缓缓的睁了开来,她看着我,一直都含笑的看着我。

我这才想起,惊马奔来的那一刻是蒋芙推开了我,否则现在身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应该是我,而不是蒋芙,都是因为我蒋芙才……

朗中给蒋芙诊了脉,又看看她的气色,脸上的神色凝重了起来。其实看到蒋芙胸口那一个大大的染了血的蹄印,我的心就一直在揪着,只是不愿意相信朗中亲口说出那个最不愿意得到的结果。

我握住蒋芙的手,已经泣不成声:“都是因为我,蒋芙,蒋芙。”

“这位姑娘伤势很重,不宜移动,今晚只能观察一段再说,至于结果是吉是凶,我也不能肯定。”朗中尽量委婉的说道。

“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要保证她没事!”我几乎喊了出来,惊得朗中和他身边的医童一震。

觉得有人轻拍了一下我的肩,回过头正看到把我救出马蹄的锦衣男子,我甩开他的手吼道:“为什么不救蒋芙?”

大概想不到我会对他发脾气,他缓声说道:“当时情况紧急,我只能救一个人,而你又在近前,惊马不只两匹。”

我不需要理由,我需要蒋芙好好的活着,她会对着我笑,和我说悄悄话,会扯着我的手走遍每一个新奇的角落。

外面的雨一直都没有停,惊雷一个接着一个,照亮了房中每个人的脸。

我和那位锦衣公子坐在蒋芙的蹋边,沉默无言。

其间老朗中过来一次为病人施针,又命药童端来煎好的药,我接过药碗一勺一勺轻轻的喂蒋芙喝下。

想不到早一些的时候,我和蒋芙还有说有笑的去夏府上探病,转眼蒋芙就出了意外躺在病床上。

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真是世事无常。”

“你也不用太担心,没事的。”有轻润的话语传来,声音不大却有安定人心的力量。

看蒋芙的状况好了许多,我也觉得刚才真的不应该对人家发脾气,如果没有他,我想现在我也不会比蒋芙好到哪里去。

“还是要谢谢你。”我放下药碗,轻声说了一句。

“看来你的气是消了,不再气我没能救下你们姐妹两个,而是单单救下了你。”我看到锦衣男子挑了挑好看的柳眉。

“这样你来你去的也不方便,我叫乔悠澜!”我又看了看已经沉睡过去的蒋芙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蒋芙。”

“原来你们不是姐妹啊,真是难得。”锦衣男子似是有感而发。

“我们的关系外人是不会懂的,还有,请问你的贵姓?”看着他的衣饰打扮就知道家世一定不俗。

他抱了抱拳说:“我叫端木泽。”

只此而已,三个字——端木泽,便是他的全部,不沾染其他的任何。

药童端了茶水进来,我接过茶杯轻啜了一口,抬眼看向端木泽,他也斜睨了目光向这边瞥过来。

和端木泽熟实了,空气中也不再拘谨,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怏怏的,以他的身手完全可以把蒋芙和我平稳的救出马蹄,而偏偏是让蒋芙受了伤。

“只是情绪稳定了一会儿,又在心底怪我吗?”端木泽手里端着茶杯,脸上有温暖一切的笑容。

我老实的回答:“是,在怪你。”

“既然乔姑娘一直在怨我没能好人做到底,那我就尽力把你的朋友医好,不管上刀山还是下火海。”端木泽严肃道。

我被他那庄重的样子逗得笑了出来,还不至于这个样子吧!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救人与不救只在他一念之间,可是看着他脸上善良的笑容,心底里还是没来由的一阵不自在。

我坐在蒋芙的床前熬了一夜,由于惦记着蒋芙的伤势并没有睡意,而端木泽也一直那样直挺挺的陪我坐着,脸上不时泛出浅淡的笑容。

“端木公子,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出于礼貌问道。

“不要这么客气,叫我端木或者阿泽就好。”端木泽欠了欠身摆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蒋芙好像醒了过来,我看到她缓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咧了咧嘴。

“很痛是吗?”我握住蒋芙的手。

蒋芙用眼睛扫了扫室内,很快就发现了端木泽的存在,拿眼睛询问着我。

不知道怎么和蒋芙解释端木泽,我斟酌了一下措辞说:“昨天晚上是他把你抱到医馆,幸好有他,否则我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蒋芙似乎想起了昨天夜里的情形,点了点头,然后说:“我想喝水。”

看到蒋芙能够说话,我兴奋的起身去取水。

水取回来的时候,端木泽正轻声的安慰着蒋芙:“安心养伤,不会有事的。”

看端木泽的这个神情,我想起了夏清石,他安慰夏夫人的时候也是这样相似的神情,难道这个时代的男人都这么温润如玉善解人意吗!

见我拿了水壶进来,端木泽转过身说:“你的好朋友正在问我你有没有受伤。”

我摇了摇头,涌到眼眶里的泪水忍了回去。

蒋芙只是喝了几口水,就把杯子推到一边说:“不渴了。”然后眉毛扬了扬说:“悠澜不用担心我的,只是公孙府那边……”

我倒是把公孙府给忘了,如果公孙夫人知道她疼到不行的外甥女因为我而受了这么重的伤,一定会把我生吞活剥的。

我觉得有凉气从我的脊背上传过来,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放心好了,我会和姨母解释的,悠澜你不用担心。”蒋芙脸上又恢复了红润,气色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小说《独宠妖后》 第九章 雨夜魅影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腹黑小说
  3. 宠婚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