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狐祸
狐祸

狐祸 九怜 著

已完结 小周林淼 校园逆袭重生都市

更新时间:2019-10-19 14:27:36
主人公叫小周林淼的小说是《狐祸》,它的作者是九怜最新写的一本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山狐狸进村儿,祸害乡里,为了村里的小寡妇,我是跑断了腿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虽然我文化不高,但该识的字儿也都认识,那都是爷爷在家教的,而且我很喜欢看书,尤其是那种武侠小说,这时候我是深刻体会到了,反派都败于话多。

跛脚黄皮子蹿进院儿就朝我跑了过来,一溜烟儿的扒着我裤腿、胳膊,就爬上了肩膀,在我肩上兜兜转了俩圈儿,就蹲那儿不动了。

杨永忠看的一愣啊,话也不说了,一指那黄皮子,骂道,“哪里来的小畜生?道行不够趁早滚蛋!别为这闲事儿搭上小命儿!”

小畜生?

这跛脚黄皮子可不小,它蹲在我肩上,我都觉得沉甸甸的,而且杨永忠棉袄里那只黄皮子我见过,绝对没这只小跛脚大。

可见这杨永忠是在虚张声势,想吓跑跛脚黄皮子,而且他跟我白话这半天还不动手,我琢磨着也是因为他的身体到了极限,一旦动起手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

毕竟都是人,谁都怕死,他也想这事儿能靠嘴皮子解决,就是认准了非得牵林淼这个灵媒,不然我俩没准儿还真能把这事儿说道说道。

这时候有了底气,我也不跟他废话,见他还是迟迟不动手,**脆就走了过去,想把他手里那纸人儿抢回来,只要超度了杨永成的魂魄,就是他想用林淼牵灵媒,也牵不成了。

杨永忠已经老的走路都发颤了,见我往跟前儿走,果然是紧张的退了退,可能是意识到我不会服软,这神棍直接从棉袄里掏出了那两个纸片儿人,又开始哆嗦着个嘴皮子念咒。

那俩纸片儿人很快就站了起来,我也是早有准备,不等纸人儿跳下杨永忠的手掌,就从口袋里抓了一把早就准备好的朱砂,抬手我就扬了过去。

朱砂这种东西产于可吸纳日月精华的矿脉,正气极强,要是把朱砂石窝在手里,就会发现这东西不同于玉石,它握在手心里是暖的,这是因为朱砂本身就带有极强的阳气。

而平时用来画符的朱砂,有的是用白酒调制,有的是用公鸡血调制,我爷爷常年用的是白酒,因为这老爷子其实很少杀生,所以我也用酒砂。

不过,这会儿我扬过去的是早就磨好的朱砂沫子。

这一大把朱砂就让我近距离的摔那俩纸片儿人身上了,顿时,刚站起来的纸片儿人又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虽然这纸片儿人身上也画了符咒和生辰八字,但这东西是用来招鬼的,也不可能是朱砂所画,因为论起克制鬼魂的利器,这朱砂可是排在第一位。

杨永忠也被这朱砂沫子迷了眼,赶紧甩着手,就想把那纸片儿人身上的朱砂甩下去,而我早已一把抓向了他另一只手里的纸人儿。

可我这手刚碰到那纸人儿,杨永忠的棉袄袖子里突然就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是那只黄皮子。

这黄皮子从杨永忠的袖子里钻出了半个身子,扒着他的手,龇牙咧嘴的朝着我就是一通唔唔。

我乍一看到他袖子里有东西,也迟疑了一下,就这一下的功夫,杨永忠已经反应过来,马上把纸人儿护在身后倒退了好几步,跟我拉开距离。

然后我就看到那只黄皮子从杨永忠的后背爬了上来,依旧是龇牙咧嘴的,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唔唔的威胁声。

我突然有点儿紧张,是不是我这只跛脚黄皮子的道行不够高,根本没想到杨永忠那只黄皮子还敢出来。

这时候就听我耳边传来了‘咔咔’的叫声。

顿时杨永忠肩上那只龇牙咧嘴的黄皮子一拨楞脑袋瓜儿,就跟盯贼似的,警惕的看向了我肩上的跛脚黄皮子。

咔咔的叫声就是这小跛脚发出的,这声音听上去就像是,一个老头子被鱼刺卡了,正在往外咳鱼刺似的,跟我以前听到的那些黄皮子的叫声略有不同,给我也是弄得耳朵根子一阵发麻。

杨永忠肩上那只黄皮子顿时支棱了起来,那身上毛儿都乍起来了,弓着个身子,喉咙里发出了更大的唔唔声。

一看这小黄皮子没怯场,杨永忠顿时又来了底气,把纸人儿身上的朱砂沫子抖喽干净,再次念咒,只是没等那俩纸人儿再站起来,这老头子突然‘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血。

就连那鼻孔里也开始哗哗的往外淌血。

“小畜生!”杨永忠大骂一声,抬手就把他肩上那只黄皮子给拽下来,摔在了地上。

这黄皮子被杨永忠摔的发出了尖戾的叫声,但很快就爬起来,依旧支棱着,唔唔的闷叫,只是这次它支棱的对象竟然变成了杨永忠。

我也闹不清是这小黄皮子临阵倒戈了,还是它被小跛脚给控制了,反正杨永忠是着了这小黄皮子的道儿,口鼻正在不断的往外冒血,是用手捂都捂不住了。

“老子不会放过你们的!”杨永忠瞪着一双发黄的老眼珠子,声音变得非常凄厉,不过很快他就捂着口鼻朝院门口跑了过去。

见他要走,我也不想拦着,可那个困住杨永成鬼魂的纸人儿他得留下!

我紧追了上去,同时追上去的还有地上那只小黄皮子。

可这杨永忠也不知是又使了什么邪法,冲出院门口往野地里跑了一会儿,就不见了。

照理说,我应该能追上他,因为他的身体真的已经到了极限,不可能比我跑的快,可就是没追上,这人找不到了,那小黄皮子也没了。

这时候,蹲在我肩上的跛脚黄皮子突然朝北边儿又咔咔了两声,我赶紧往北追,直到追进了山里,在一颗枯死的大树下找到了困着杨永成魂魄的纸人儿。

却没看到杨永忠,只在纸人儿旁边的雪地上看到了一滩血,还有进山的脚印以及一串黄皮子的小脚印。

我拿起那纸人儿,确定杨永成的魂魄还在,也就没再继续追。

这杨永忠衰老的速度如此之快,怕就是他使那种邪法的后遗症,而且这黄皮子不是随便就能养的。

跟我用吃食换来的帮助不一样,这玩意儿要是常年养在身边,那必定会有其它的约定,最常见的就是换尸,所以就算杨永忠油尽灯枯的死了,那只小黄皮子也不会放过他。

往家走着,我就琢磨一会儿该怎么把这杨永成超度了,如果他不愿意去阴间,那这也是个麻烦事儿。

我这正想着,肩上的跛脚黄皮子却是突然蹿到地上,蹲在我面前挡住了去路。

我脚步一顿,就问它咋了?

小跛脚立刻东蹿西跑的在这野地里是一阵狂奔。

这片儿地是村里农户的庄稼,冬天光溜的也没人来,所以那积雪非常的平整干净,我以为这黄皮子是在跑着玩儿,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可很快我就发现,这小东西跑过的脚印子,在雪地上组成了个字儿,是五。

这个五还算工整,而且把这字儿跑出来之后,那黄皮子就蹲我面前不动了。

我就纳闷儿啊,就问它,五个?

黄皮子还是不动。

五只鸡?我以为这小跛脚是在跟我要价。

结果虽然它很明显的抻了抻脖子,像是在咽口水,但还是没动。

我又想了一会儿,恍然道,初五?

闻言,这小跛脚立刻撒欢儿似的在我面前是一通乱转。

初五咋了?

我还是有点儿懵逼,见我问,那小跛脚立刻朝着三坡岗子那边儿一顿咔咔的叫。

我就问它这意思是不是让我初五去三坡岗子?

小跛脚又是一通乱蹿。

我也不知道它这是要干啥,因为它今晚帮了我,我就没敢拒绝,黄皮子这玩意儿事儿多,小心眼儿,我要是拒绝了,没准儿它又带着一堆黄皮子来我家拜年了。

想着,我就说初五我一定会去三坡岗子,说话算数。

听我答应,小跛脚撒欢儿似的围着我绕了一圈儿,就跑了,看样子是回去了。

我也回了家,进门儿就见林淼在屋里急的团团转,这点儿她跟林大叔是真像,一紧张就满屋子乱转。

“你没事吧?”见我回来了,林淼赶紧凑了过来,摸脑袋抻胳膊的检查我身上有没有受伤。

这一检查,不等我说话,她就看着我手里那纸人儿了,莫名的就是一哆嗦,问我把这东西拿回来干嘛?

我说这纸人儿上有杨永成的魂魄,杨永忠跑了,我得想法把这个鬼超度了,这样它就没法再惦记着跟她牵灵媒了。

其实杨永成要是死活不愿意接受我的超度,我也可以直接把这纸人儿烧了,让他魂飞魄散,就是这么做有点儿缺德。

不过,我也不介意吓唬他一下。

可谁知,我把纸人儿立在屋子里,只用一张超度魂魄的牵引符试了试,这纸人儿上的鬼就被我超度了。

看到这么简单就把事儿解决了,我还挺不适应的,但估摸着也能猜出,八成是杨永忠在我之前已经吓唬过他了,应该是没说我好话。

可能是杨永忠知道自己活不长了,才把这纸人儿留下,因为只有我能解开这定魂咒,超度杨永成去阴间,他这么做显然是已经力不从心,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超度了杨永成的魂魄,我就把那个纸人儿拿到院子里烧了,然后回屋准备睡觉,却发现这林淼没铺被窝。

我有点儿懵逼啊,随口就问她咋还没铺被窝?说着呢,我就上炕去拽被褥了。

这被褥也拽下来了,话也问完了,就看林淼站在地上,红着个小脸蛋儿,不好意思的半低着头小声问我,“咋睡?”

小说《狐祸》 第十六章 油尽灯枯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逆袭小说
  3. 重生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