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重生 > 相爷宠上天,狂妻别太撩
相爷宠上天,狂妻别太撩

相爷宠上天,狂妻别太撩 沐木覃 著

连载中 上官滢滢冯嘉靖 轮回重生耽美逆袭婚姻爱情

更新时间:2019-11-07 14:34:17
完结小说《相爷宠上天,狂妻别太撩》由沐木覃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上官滢滢冯嘉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迫跳塔,重生一世,她的灵魂附在大小姐身上,上辈子她家大小姐规规矩矩地活着却惨遭迫害侮辱,这一世她要拿回主动权,做御姐,把得罪自己的人都一巴掌呼死。 他说:你就不能好好的让我抱一下? 她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十九章夜惊-倒夜香

虽然不知道外面战况如何,但是上官滢滢能确定的是她们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彩桑手忙脚乱地开瓶子,用身子挡在门口,强忍着哆嗦道:“小姐,您快去躺在床上梦被子躲着……”

上官滢滢心头一暖,看出她的惊慌,眨了眨眼,拉过她的手低声道:“别怕,没事的,我们有那么多护卫呢。”

……

外面的厮杀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就陷入一片沉寂。

没过多久,一轮红日从地平线跃上天空,金色的阳光洒满无边无际的河面,万千金辉在清澈的河水上跳跃,还有鱼群从水底跳出来,发出扑通扑通的声音,如同昨晚有人落水的声音……

“大小姐,可以出来了。”舱室门外传来全贵的声音。

上官滢滢定了定神,整了整衣襟,对彩桑道:“我出去看看……”

“不要!大小姐!您不能出去,还是让奴婢开门吧。”彩桑紧张地拉住她的胳膊,**的小脸上因为惊吓紧张变得苍白。

上官滢滢笑着推开她的手,“我去看看,应该没事了。”说着走到舱室门口,轻轻拉开门闩。

门外刺眼的阳光照得她睁不开眼睛,忙用手挡在额前。

全贵抱拳道:“大小姐,昨晚吓着您了。”

上官滢滢闭了闭眼,适应了舱室外面的阳光,缓步走了出来,四处看了看。

甲板上.湿~湿的,应该用水冲洗过了。

舱室窗户上的黄色污渍也看不见了,周围的一切清爽干净,完全看不出昨夜有过的激烈厮杀。

上官滢滢秀眉微挑,“都清除干净了?船上一切如何?”

“是,所有水匪余孽都承受不起瓢泼夜香,他们连刀都来不及拿就纷纷自愿跳水喂鱼了。”

全贵扼腕叹息,昨晚明明他们的人都磨刀霍霍准备血战到底了,可最后除了弄一身臭愣是一个水匪没砍到,气得武功最强的高压郭直接扒了衣服扔进海里。还好他让人把甲板上的刀拾了起来,擦洗干净还贡献了两滴自己都舍不得用的大小姐赏赐的薄荷芦荟香液洒上去,直接扛着四把香喷喷的大刀送给高压郭,他才容易展开花儿似的笑。

见大小姐盯着自己,全贵慌忙回神,“船上一切安好。”

“你们也累了一晚上了,回去大家好好休息休息。”

上官滢滢说完便要往弟弟的舱室去。

碰上了从自己舱室走出来的上官建成,拦住上官滢滢,“滢滢,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夜他也被那些守在外面的护卫提醒关紧舱室,不要出来。

“这是什么味道?”吸了吸鼻子,转头皱眉问上官滢滢,忽而瞪眼大呼,“怎么像是……谁掉进茅坑里了?!”

上官滢滢偏了一下头,努力抑制嘴角才不让自己笑出声来,“爹爹,我也不大清楚。”

全贵连忙接话,“老爷,您还是随小的到这边看看。”

上官滢滢这才走过去,对她爹努了努嘴,“爹,一起去看看。”

上官建成点头,跟上官滢滢一起下到楼船最下面一层。

只见底层地上躺着十几个被捆绑了手脚的人,那个上官滢滢要她爹卖掉的船娘被堵住嘴蹲在人群中,还有些原本在舱底干活的人。

“咦?怎么还有那么多我们船上的人……”上官建成疑惑道,在楼船底层四处看了看,“抢劫的?”

“老爷,属下发现在这群雇来的船娘水手里混进了水匪,昨天这船娘陷害小姐少爷不成,就勾结同党想要洗劫我们的楼船。”全贵弯腰往河里一指,“还有几个在这边,他们昨晚后半夜趁大家都熟睡后偷偷驾小船爬到船上,护卫拼死一搏,最后才把他们一网打尽。”

看老爷拧着鼻子龇牙咧嘴比屎还臭的脸色,他还是把倒夜香的事给省略了。

本来想拉个人问问底细,谁知一靠近那些水匪,那股恶臭更是熏天,他几欲作呕,连忙朝外走,上官建成脸色很不好看,他喘着粗气问:“他们……都……是哪条道上混的?”

“回老爷,是江湖漂!”

“江……江湖漂!”上官建成一下子脸都吓白了。

人在江湖漂啊,不得不挨刀啊,见了“江湖漂”,人财打水漂……

这是一句在江南几乎家喻户晓的俗语,说的就是长江上一群穷凶极恶的水匪。

在江上的人遇到他们,只能马上投胎了。

他们下手狠辣,洗劫完财物之后,从来不留活口,尸体扔到江里,只留下空船,顺水在江上漂流,留下一艘艘“鬼船”……

虽然知道捉了船娘之后必有水匪要偷袭,但上官滢滢没有想到会是人人闻风丧胆的“江湖漂”。

还好他们事先在河底埋了粗壮的渔网,等那些水匪跳到河里时直接收网,那些匪徒就像一条条咸鱼,翻不了身了!

“船上竟然有这么多水匪?!可是我们家好像有他们的卖身契啊!”上官建成的声音些微颤抖。

全贵点点头。

就是这些人想要了她和弟弟的性命。上官滢滢愤怒,沉声讥笑道:“卖身契?爹爹以为他们会把卖身契当回事?到时候船行到河中央,把我们全都杀了,扔到河里,卖身契一把火烧了,谁还来找他们的麻烦?”

连主子都没有了,这些人的卖身契自然作废了。

上官建成的嘴唇翕合,愣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转身往上一层的舱室。

他走路的时候,身子佝偻了许多。

上官滢滢犹豫片刻,终究没有跟上去。

她站在舱门口,上官建成却返回来了,他看了看女儿,偏头问后面的全贵:“还有多久到京城?”

“要是不靠岸就还有两三天的水程。如果能多找几个纤夫,应该一两天就到了。”一个随从看着水图说道。

“嗯,不靠岸了,那船娘还卖个毛线啊!直接把他们打半死扔河里喂鱼!还有,多去找几个纤夫,一定要快点到京城。”上官建成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襟,“又热又臭,成天一身汗,人都馊了……”

上官滢滢默默低头笑了,然后跟在上官建成身后走向三楼的顶舱,她得马上去看看弟弟。

敲开隔壁舱室的门,上官景辰财刚刚起床,他揉揉惺忪的睡眼,看见上官滢滢就笑得一脸开怀,“姐姐。”

昨晚知道会有一场腥风血雨,上官滢滢特意在弟弟的膳食里加了定心安神的汤,他果然一觉睡到天光大亮。

昨天落了水,上官滢滢伸手摸摸他的额头,见他没有发烧,放了心,对小桃、小橘吩咐道:“好生照看少爷,我出去一趟。有事去吃饭的舱室寻我。”

小桃和小橘忙躬身应了。

上官滢滢吩咐全贵下去给每个舱室送些香液去去味。

上官飘香从舱室过来,看见上官滢滢便泪眼蒙蒙,急急道:“姐姐,昨晚真的是吓死我了,不能出舱室,我跟小绣抱成一团蒙在被子里都不敢说话。刚才听娘和爹爹谁是遭了水匪,简直是吓人。姐姐,你和小辰都还好吗?”

上官滢滢安抚地笑笑,“妹妹,没事了,我和小辰都还好。”

上官飘香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姐姐,我是来谢谢你送的这个玫瑰香液的,现在舱室都不臭了。”

“你要是喜欢我再让她们那几罐给你,还有其他花香味的,随你挑。”上官滢滢笑。

上官飘香展开笑容,她本来就生得玉面樱唇,尖尖的鹅蛋脸如桃花般灿烂,“是啊吗?那真的谢谢姐姐,姐姐对我真好。”

“妹妹见外了,你平时有好东西不是常拿来分我吗!”上官飘香这个妹妹确实很大方,她有时得了东西会送些过来。

“姐姐,那我先过去看看小辰了。”

“嗯,妹妹不要对小辰提昨晚那些骇人的事,弟弟他胆儿小。”上官滢滢提醒她。

“是,妹妹晓得。”上官飘香笑道。

“嗯,劳烦妹妹了。”上官滢滢笑着点点头,“等下厨娘送早饭过去,你替我喂小辰吃。”

上官飘香忙点头,目送上官滢滢带着彩桑出去了。

上官滢滢一整晚没睡,头有点晕,她坐在临窗的炕桌上,慢慢地吃着送过来的早饭。

不是地望向窗外的河面,这么辽阔平静,哪里看得出昨晚刚发生一场血雨腥风。

窗前出现了一艘船,那船的甲板上站着两个人,一瘦高个背着手站在前头,一副清冷无争的傲慢样子,后面还跟着个小厮,那小厮似乎正对前面的男子说着什么,一副激动得要跳脚的模样。

昨晚到现在,它怎么还跟她们家的楼船保持一样的速度,看它挨得挺近的,难道是没夜香被熏到。

上官滢滢摇摇头,那又关她什么事?继续舀着碗里的饭。

对面的船上,剑影咬牙切齿地对自家公子道:“公子,您说对面的,是不是也太没人性了?我们好心好意救了他家女儿儿子,还提醒他们有水匪,他女儿倒好,吞了我们的宝箭,您说吞了就吞了吧,她还不懂得感恩,甚至还拿那什么……夜香泼我们,您说,就那东西,是个畜生她都泼不下手啊!?”

剑影低头闻了闻袖口,嫌弃地皱皱鼻子,“到现在还一股子屎臭味……”

想想昨晚他原本隐藏在甲板上等候那些水匪出手,只要他们前浪一出现,他后浪就会把他们拍死在沙滩上。

他操的都是关怀帮助对面楼船的爹娘心啊!还特意跑下底舱吩咐舵手掌握好船速,要与对面保持一致。哪曾想他的爹妈心被人当成了后娘心,直接喂了屎了!

前面的公子回过身,好整以暇地瞧了他一眼,“剑影,你是想说自己连畜生都不如吗?”

额……他们公子真的是……不出来口则已,一出口便惊天地泣鬼神啊!

剑影被噎得够呛,他分分钟都能被公子气出个好歹来!

背对船头站在这个角度,冯嘉靖脸一转就能瞥见对面的舱室窗口,一个穿着胭脂色纱裙的少女正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着米粥,她还偶尔把目光转向这边,偷偷笑得一脸得意的样子。

冯嘉靖冷着脸,在她看过来的时候,留给她一个鄙夷不屑的背影。

上官滢滢看见那个背影就想到那个人那副高傲拽得像谁都欠他二五八万似的讨厌神情,她放下汤勺直接关了窗户。

小说《相爷宠上天,狂妻别太撩》 第十九章 夜惊-倒夜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逆袭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