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小说推荐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司少的亿万甜妻
司少的亿万甜妻

司少的亿万甜妻 司如酒 著

连载中 安酒酒司霖沉 搞笑豪门架空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19-11-07 15:45:08
《司少的亿万甜妻》讲述了安酒酒司霖沉之间的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江城无人不知司家大少是个妹控,安酒酒跟他并非血亲,却被他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直到四年前,她将他勾上床,第二天却将他告上法庭,然后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他找遍了全国每个角落,连根头发丝都没找到。四年后,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安酒酒委屈得撇撇嘴,她又不是故意的。

白天才被人警告了不准肖想司家女主的位置,晚上就被这个男人强势逼婚,换谁也会接受不了的好吗?

想到这里,安酒酒忍不住低试探着说了句:“阿沉,我们结婚的事情,要不再缓缓?”

司霖沉眸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

“当然不是,”安酒酒察觉出司霖沉的不悦,赶紧将自己撇清:“我只是担心奶奶知道这件事会接受不了。”

司霖沉淡漠地睨她一眼:“谁说我要让她知道了?”

他跟安酒酒的户口早就从司家老宅迁了出来,只要他们俩不主动说,奶奶还真不一定会知道他们领证的事情。

安酒酒被司霖沉这个回答噎得哑口无言,而手机那头的徐毅也正在犯难。

“大少爷,您明早约了建峰的廖总见面……”

“推迟半个小时。”

“可是廖总最不喜欢等人。”

“是么?”司霖沉面无表情:“那要不你直接打电话通知他明天别来了?”

徐毅:“……”还是当他什么都没说吧。

三言两语间,领证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安酒酒收回心神,低头专心吃着饭,冷不丁听见身旁男人突然开口又问了句:“吃药了吗?”

“啊?”安酒酒呆呆地抬起头,对上他黝黑的眸子,脑回路断了好几秒才接上:“哦,刘婶说我烧已经退了,不用再吃退烧药,晚上睡前喝点姜汤就够了。”

司霖沉唇角微勾,眼里却没什么笑意:“谁跟你说退烧药了?”

安酒酒神色茫然,不是退烧药还能是什么?

她望着他半天,张了张嘴,傻气地冒出一句:“脚上的伤是外伤,医生说用喷雾就行,不用吃药。”

司霖沉眸光越发暗沉,许久后才冷冰冰吐出一句。

“安酒酒,你是故意在跟我装傻?”

安酒酒对上他的眸子,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紧接着浑身陡然变得僵直而冰寒。

他说的,该不会是……

“避、孕、药。”

轻飘飘的三个字,一个个从他唇齿间蹦出来,却仿若惊雷般重重砸进安酒酒的耳朵里!

biyunyao……

但司霖沉突然这么问,却让她心里隐约生出了一丝希望。

光是这么想想,安酒酒都激动地快要捏不住筷子。

然而抬头对上那双冷沉的眸子,她几乎是瞬间又冷静了下来,直觉告诉她,司霖沉似乎不太希望她怀孕,否则第一天晚上他就不会刻意避开,刚才也不会问她biyunyao的事情了。

安酒酒平复了下心绪,看着司霖沉的眸子,斟酌着开口:“我不知道昨晚……”她到底还是个年轻女孩,实在没法面不改色地说出昨晚发生那些事,只能红着小脸一带而过:“我以为你没有……所以就没想到吃药的事情。”

司霖沉审视了她两秒,忽然转头对着厨房的刘静道:“刘婶,去买两盒biyunyao。”

安酒酒手一抖,碗里的米饭险些溢出来。

刘婶闻言也是怔住,看了看安酒酒,语气有些不忍:“大少爷,大小姐刚退了烧,身体还很虚,那种药吃了对女孩子身体不太好。”

司霖沉面无表情,语气也没有丝毫波澜:“可我听说人流对女人身体更不好。”

啪——

突然传来的一声脆响,将司霖沉跟刘静都惊了下,转头一看,却见安酒酒已经站起身,脸色铁青往楼上走。

脚边,则是碎了一地的白碗瓷片。

然而,安酒酒才刚迈出一步,纤细的手腕就被身后的男人牢牢握住。

“终于舍得对我发脾气了?”司霖沉唇角一点点上扬,看似是在笑,只是那双眸子却冷得叫人骨寒:“我还以为你能忍多久呢。”

安酒酒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却咬牙不肯让它掉出来,也不肯低头,只用力地去掰他的手指。

他将她眼底的绝望看得清清楚楚,眉眼间却没有半丝心软的迹象,反而勾着唇冷笑:“这么想给我生孩子?”

安酒酒仍旧不肯说话。

他看着她倔犟的模样,眸光微凝,锁住她手腕那只手也一寸寸收紧。

安酒酒疼得忍无可忍,最终眼泪还是决堤而出:“司璘沉,你放开我!你这个**!”

“我**?我怎么**了?就因为我不准你怀我的孩子?”

他神情冰冷,说出的话如尖刀般剜在她心头。

“安酒酒,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好骗?你连嫁给我都这么勉强,难道我还指望你会真心替我生孩子?”

他眼神阴鸷而锐利,仿佛能将她看穿。

安酒酒转过头擦泪,刻意避开了他的视线,谁知下一秒他却陡然捏住她的下颚,逼迫她转回头与他对视。

她又惊又怒,刚要开口质问他,却听他突然叫了一声:“软软。”

安酒酒浑身陡然僵住,整个人如同被施咒般定在原地。

软软……

那是她的乳名,却也不算是乳名。

因为这个名字,是司霖沉给她起的,也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叫过。

安酒酒是一岁多的时候跟着妈妈进入司家的,人们大多对自己小时候没太多记忆,但安酒酒却记得很清楚,在她进入司家没多久之后某天下午,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突然从半人高的窗口爬进来。

那天阳光很好,落在他黑色短发上,衬得他整个人熠熠生辉,仿佛从天而降的小天使。

安酒酒看得目瞪口呆,甚至连口水都留了出来。

男孩从窗口怕进屋,放轻脚步走到她的婴儿床前,看到她唇角的口水,嫌弃地撇了撇小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帮她擦掉。

看着擦干净后那张干净漂亮的小脸,男孩又鬼使神差地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

一捏,小脸就变成了个小包子。

“怎么可以这么软……”

他眼里闪过惊叹,不可置信地又捏了下。

真的好软,像果冻一样。

嗯……

要不再捏一下好了……

于是,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小司霖沉就从捏脸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沦为妹控,而“软软”也成了他给她取的专属乳名。

小说《司少的亿万甜妻》 第19章 软软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豪门小说
  3. 架空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